“性趣”为何缺失?

译者: 假仙女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6-8,星期日 | 阅读:1,759
原文:Why we go off sex

交往初期性致盎然,后来却越来越欠缺,到底是为什么呢?

© Rex

人人皆知,刚一开始,性致高涨,随时待命。而随后,交往的时间长了,“那件事”就变得无关紧要了。

我们找来各种借口,太忙、太累、没那个心情。这么重要的“心情”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要说这“性奋”,我们还得回到最初,我们时刻都有那个心情的时候。让人兴奋不已的,是我们可以去触摸、去拥抱、去抚慰,也就是对另一个人的拥有。那个人完全独立,随时都可以自由从我们身边离开,神奇的是他们却没有离开。

总结成公式:性趣=拥有+自由

© Getty

这种想要进入另一个人身体的强烈愿望,源自我们的一种迷惑不解,他们为何允许我们如此这般亲近,而我们半清醒的意识里,却不断在担心这情况能否持久下去。

然而,喜欢一个人,意味着我们总是想要削减他们离开我们单独生活下去的能力。说好听点,我们近乎无情地想侵犯爱人的自由。逐渐地,我们消灭了一开始引起“性趣”的那份独立精神。

性驱动下,还有一样东西也被消耗贻尽:害怕。听起来可能很奇怪,但是叫人跟自己“爱爱”,通常都是有风险的。对方可能断然说不,甚至“想都别想”。性是一种请求。

只有对拒绝感到安心,我们才会发出请求。起初我们还不够了解爱人的时候,我们感到安心,因为我们是独立的。我们有各自的习惯,自己的想法,也对自己有绝对的自主权。事没成,我们走开就是,也可以腆着脸叫对方做点什么,加强体验,比如扮成水手,或是挥鞭子的教练。

时间一长,风险就大了。我们自我满足的意识变弱了。为了共同的家,以及事情变糟后还能一走了之,我们已经放弃了自己的“堡垒”。为了爱,我们打断了自己独立 意识的支柱,把两个人编织在一起。我们能大大方方称为自己所有的东西,越来越少了,反而随时要跟对方请求:买我喜欢的沙发,我不想去他父母家过圣诞节,回校深造想仰仗他的收入……

© Getty

这种情况下,再提要求好似就太不合理了。于是做那事时,我们就不说想要对方戴面具或穿长靴。在每日的谈判对手前,我们不想有失信用或是颜面。

把事情一股脑丢开要容易得多,电脑是个无利害关系的好伙伴,事后找它来发发幻想就好。

© Getty

有一件奇怪的事,若是大吵一架要闹分居,性*事准保就又提上日程了。夫妻吵架总是床头吵架床尾合。两人明白了两件事情,对方不在这性趣就没得对手了。首先:理论上双方都可以离开对方。其次:虽然不会很容易,但你总是能独立过下去。

爱爱的质量就靠这个来维系,这个自由与自信结合的飘渺感。两人的结合越加依靠互相扶持,这个感觉就变得越加令人害怕。

要想找回昔日的那种颤栗,我们却需要从闹分手中汲取教训,不过最好不要闹到真的分手,这样就真的太令人悲痛了。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性趣”为何缺失?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6965.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科技驿站, 趣味科技.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