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选举,就意味着民主吗?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6-5,星期四 | 阅读:2,217
Alan Cowell

Dusan Vranic/Associated Press 大马士革的一座火车站张贴了巴沙尔·阿萨德总统的海报。他在选举中赢得了第三个长达七年的任期。

伦敦——对于那些热衷于思考是否存在一种普遍适用于所有人的选举,或者说民主是否不可分割的人,这些日子着实令人兴奋。

首先是埃及的总统选举——这次投票的前提是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当选的结果已经事先确定。这次选举之前不久,乌克兰的选举刚刚试验了这样一种观念:如果一部分民众陷入反叛运动,投票权不需要是全民的。

Mohamed Abd El Ghany/Reuters 埃及官方公布选举结果称,前陆军元帅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赢得了近97%的选票。这正是胡斯尼·穆巴拉克当年的那种压倒性胜利。

叙利亚的选举将上述两场选举的特征结合在一起:结果事先确定,内战如火如荼。叙利亚人本周举行了投票,这次选举的意图是为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总统赋予第三个长达七年的任期,而在支持者的眼中,这也能向阿萨德赋予决定该国未来的合法性。

还有欧洲。欧洲联盟(European Union)中28个成员国的选民上周在欧洲议会选举中进行了投票,高呼变革的叛逆民粹派得到了极大的助推。不过几天后,欧盟领导人似乎就恢复了更熟悉的行事风格,把精力都放在了该不该让卢森堡前首相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担任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之上。欧盟委员会是欧盟中权力巨大的中央行政机构。

这个抉择不会让公众做出,而是很有可能取决于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和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这样的人物之间,关起门来进行的讨价还价。默克尔支持容克,卡梅伦反对容克。

将这些例子汇总在一起,产生了一些问题,尽管具体情况略有差异,但核心都是:选举是否已经不再是民主的图腾,而是成了民主的“阿喀琉斯之踵”?

似 乎任何人都能开展选举,举行选举的国家遍布全球,诸如津巴布韦和哈萨克斯坦。然而在独裁国家,与其说选举是民主的成果,不如说它是民主受到歪曲的象征。投 票的举动只是为了创造出合法性的幻觉,而不是为了建立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所说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

“对 于民主而言,或者更具体地说,对于自由民主而言,选举是必要的组成部分,但并不是其充分条件,”阿拉伯语新闻频道阿拉伯电视台(Al Arabiya)资深记者希沙姆·穆勒哈姆(Hisham Melhem)指出。“如果没有自由、公正、透明的选举,现代的民主制度就无法存在,但单靠选举并不能造就民主制度。”

周二来自大马士革的 画面中,最有深意的恐怕就是阿萨德和他的妻子阿斯玛(Asma)在一个投票点对着镜头摆姿势的电视画面。这样的时刻在世界各地都是选举惯例中的一部分—— 领导人驻足微笑,选票的那张纸在投票箱的狭窄开口上方悬停片刻,仿佛那是通向民主的路径,领导人的伴侣则在身旁守候。

然而在阿萨德投票时,投票站背后看不见的布景却是废城、难民和叛军。经过三年的内战,惨状在叙利亚全国比比皆是。

埃及和叙利亚的选举象征着,程序和表象胜过了民主所谓的实质。对于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那些如此强调选举机制的人来说,这可能也是一个残酷的转变。

自从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运动2011年生根以来,美国和欧洲的民主倡导者就成了最热心的拉拉队。今年2月,在推翻受俄罗斯支持的乌克兰总统维克多·F·亚努科维奇(Viktor F. Yanukovych)的过程中,他们也是这样做的。

然而从那时以来,俄罗斯已经吞并了克里米亚,叛乱者已经扩散到了整个乌克兰东部。在中东,根深蒂固的精英阶层被推翻,街头的示威者也表现出了汹涌的热情,但这并不意味着舶来的民主观念植入了当地。

“2011 年初,叙利亚各地的示威者涌上街头和公共广场。但他们心中怀有的民主愿望,是冲突中最早的牺牲品,”美国和平研究所(United States Institute of Peace)冲突应用研究中心(Center for Applied Research on Conflict)的史蒂文·海德曼(Steven Heydemann)说。“起义是否能取得民主的成果从来都是不确定的,而内战的破坏和叙利亚社会分裂的加剧,则严重破坏了民主的前景。”

阿 拉伯之春开始三年后,埃及的历史之轮又转回了原处。开罗的官方选举结果显示,前陆军元帅塞西赢得了近97%的选票。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在任时,每隔几年恰恰也会宣称赢得这种压倒性的选举胜利。曾任将领的穆巴拉克统治埃及长达三十年,直至2011年倒台。

不过,选举的有效性并不能仅靠投票者的情绪判断。

上 个月在南非,一个反对派团体建议其追随者,如果找不到替代现任总统雅各布·G·祖玛(President Jacob G. Zuma)的选项,就污损选票以示不满——在这个为了对抗种族隔离制度,赢得投票权而斗争数十年的国家,真是个奇怪的建议。(并没有多少选民听从这个团体 的号召。)

在埃及,公布的投票率约为全部合格选民的47%,远低于塞西为了令人信服地取得授权所寻求的人数。自由选举产生的伊斯兰派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Mohamed Morsi)去年被塞西推翻。穆尔西的的追随者抵制了这次的选举。在2012年把穆尔西送上台的选举中,投票率为52%。

欧洲议会选举的投票率也很低,平均只有43%。某些国家的投票率则明显更低,如斯洛伐克的投票率仅为13%。

周三时,有一点已经很清楚,那就是有数百万叙利亚人沦为难民,更多人居住在不受政府控制的叛乱区域,在它们当中并没有组织投票的举措。所以投票率有多少取决于如何定义。

官方的投票结果称,阿萨德以88.7%的得票率赢得选举,选举中投票率为73.47%。叙利亚官方称,有超过1000万人投票支持阿萨德。

阿萨德的反对者在网上发布了一段视频进行嘲讽。视频是在反对派武装控制的地区,一片凋敝残破的区域拍摄的。视频中,一名男子把一袋垃圾丢进了一个涂成白色,酷似投票箱的垃圾桶里。

翻译:王童鹤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有选举,就意味着民主吗?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6865.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