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产业难复巅峰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6-3,星期二 | 阅读:1,681
英国《金融时报》 加里•西尔弗曼 纽约报道

与许多读者一样,我最近花了不少时间思考一个问题:为何有那么多投资者选择收益率低得可怜的美国国债。

但不久前的一个晚上,当我打开电视,看到迈克尔•杰克逊(Michael Jackson)“起死回生”,在拉斯维加斯的舞台上表演时,我开始感受到年利率2.5%的10年期政府债券的魅力。

不 久前的“杰克逊复活”当然只是幻象。真实的迈克尔•杰克逊早在近5年前就离开了我们,卒年50岁。一张全息图(即三维影像)呈现在“公告牌音乐奖” (Billboard Music Awards)的观众面前,影像在对口型“假唱”一首杰克逊将近25年前录制、但本月才发布的歌曲。

“罪恶之城”拉斯维加斯的观众们——我猜他们的心血管系统还算正常,虽然心智可能发育不全——对它钟爱有加。这个杰克逊虽然心脏不能跳动,但仍是个伟大的表演者。

但在那一刻,我悟出了重要的宏观经济意义,因为从中可以了解当今音乐业务的经营者,也能间接观察到美国企业界其他阴暗角落里那些同样无能的同行。

在我看来,这些人实在不如由华盛顿联邦政府“充分信用”所支持的固定收益工具有吸引力,尽管“充分信用”算不了什么(我知道政府的信用已经不多了)。

杰克•卢(Jack Lew)——提醒一下,他是美国财长——确实带来了希望。它主要由“基点”衡量,虽然令人忧愁,但希望是切实存在的。

相 比之下,音乐产业已经不复传统上“明日之星工厂”的强势地位。明日之星是昔日的产物:先是克罗斯比(Crosby),后是辛纳屈(Sinatra)、猫王 (Presley)、披头士(The Beatles)、滚石乐队(The Rolling Stones)、摩城唱片(Motown)、詹姆士•布朗(James Brown)、麦当娜(Madonna)和迈克尔•杰克逊。爵士让位给摇滚,再被扭扭舞取代,接下来是民谣、摇滚、灵乐、放克、重金属、迪斯科、朋克、雷 鬼、嘻哈等等(我略过了曼波音乐,但它确实在某些地方颇有影响力)。

如今,音乐产业毫无新意,不言自明,它的未来也是一片黯淡。在一年中最为隆重的一个夜晚,音乐产业想到的不过是以高科技灯光表演的方式“重新利用”一个过世之人。这场表演的制作者不是创造者,而是掘墓人。

如 果愿意,读者不妨想想,杰克逊的职业生涯在推出专辑《颤栗》(Thriller)不久后达到巅峰——1982年。换言之,距今已有将近32年。如果音乐行 业在《颤栗》首发那年如此怀旧,那么当年的颁奖演出应该播出帕蒂•佩奇(Patti Page)、菲尔•哈里斯(Phil Harris)或萨米•凯伊(Samy Kaye)的全息图(他们是1950年的榜单榜首歌手)。

就连周日公告牌颁奖之夜的许多获奖歌手, 也深受《颤栗》时代音乐主题的影响。七度获奖的贾斯汀•廷伯莱克(Justin Timberlake)是出身郊区的迈克尔•杰克逊信徒(不过他比贾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更有教养)。四次获奖的罗宾•西克(Robin Thicke)简直是美籍加拿大版的马文•盖伊(Marvin Gaye)(这应该让我们好好思考一下美国的移民政策)。两人都是像信用违约互换(CDS)那样的“衍生品”(我可对CDS的发明者没有什么不敬之意)。

令投资者伤心欲绝的是,这种创造力匮乏的表现在美国企业界已是司空见惯。看看报纸头版便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最近的一个例子是辉瑞(Pfizer)拟收购英国竞争对手阿斯利康(AstraZeneca)。一旦成功,这家美国药企将很可能降低纳税税率。但套用杰克逊一首热门歌曲的歌名来说,我怀疑此举不能帮助辉瑞更好地“治愈世界”。

类似地,AT&T达成收购卫星电视服务提供商DirecTV的协议,但不少行业分析师认为此举缺乏清晰的战略依据。

我担心,单靠收购扩张只能让事情更糟糕。随着企业越来越复杂,它们的管理职位越来越多地由律师和金融工程师担当。这就挤走了那些不守成规、能够赏识印第安纳州加里(Gary)的杰克逊一家所拥有那等才华的人。

当今的音乐产业高管只需要熟悉公司账目就行了,我猜正是出于这个原因,他们才想出杰克逊全息图这样的奇怪点子。毕竟,单纯从资产负债表的角度来看,迈克尔•杰克逊管用得多。他不再是晚年的摊销资产,而成了一笔年金。

译者/徐天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音乐产业难复巅峰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6783.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文艺评论, 音乐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