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主义旨在提高美国对外用兵的门槛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5-30,星期五 | 阅读:1,500
Peter Baker

Pool photo by Mario Tama 2011年12月,伊拉克一座几乎被废弃的军事基地。奥巴马总统说,美军将在2016年年底撤出阿富汗。

华盛顿——当奥巴马总统听到外界如今对其外交政策发表的评价时,他深感沮丧。叙利亚、乌克兰?阿富汗?他的批评者还想让他做什么?卷入另一场战争吗?还是说继续维持一场已然是美国历史上耗时最长的战争?

在执政五年多后,奥巴马已日益确信,就算美国必须在本土之外扮演重要的角色,它也应该避免陷入国际危机的泥沼中,不去重蹈一些前任的覆辙。是时候终结他所说的“漫长的战争季”了。

Gabriella Demczuk/The New York Times 在西点军校,奥巴马总统谈到四名学员的死让他难以释怀。

他的批评者主要来自右翼,也有一些左翼,对他们而言,奥巴马开出的是一副消极的处方,它废除了美国两党在国际舞台上持续了数十年的领导角色。被激怒的奥巴马 在周三利用他在西点军校(West Point)学员毕业典礼上的演讲,对批评之声发起了大篇幅的反驳,他还定义了自己的外交政策方针,他认为,这些政策是适合新纪元的,希望在他离任后依然 能够延续下去。

“这是在尝试提出一个“奥巴马主义”,在赢得了对塔利班(Taliban)及其盟友的战争后,它关心的是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个 世界,”新美国基金会(New America Foundation)国家安全学者彼得·L·伯根(Peter L. Bergen)说,他是受邀于本周和奥巴马共进午餐的几名外交政策专家之一。“明智的克制政策不是很激动人心,也不适合用凌厉的言辞去表达,然而,它或许 是最妥当的方针,而且无疑体现了美国的民意。”

在西点军校,奥巴马给这场辩论设定了框架,他把自己塑造成一名在孤立主义和单边主义之间保持 着合理平衡的管理者。和往常一样,他试图俘获中间派的心。甚至在措辞上,他都采取了二者兼顾的方式,他既用了民主党人在克林顿(Clinton)时期喜好 的习语“不可或缺的民族”,也用了共和党一向青睐的术语“美国例外论”。

不过,作为三军统帅,奥巴马似乎更致力于为日后动用武力设置更高的标准,他在第一任期内对恐怖主义者发动了持续的无人机攻击,派遣海豹突击队(Navy Seals)击毙了奥萨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

奥巴马指出,和他之前把美军撤出伊拉克一样,他将在2016年年底前,把美军撤出阿富汗,由此使美国不再参与这两场战争。他将通过为区域盟友提供训练和装备,逐渐把美国和恐怖分子的战争移交到盟友手中。

奥巴马说,有朝一日,当美国不再受到直接威胁时,“军事行动的门槛必须要提得更高。”他用非此即彼的二元论来表述这个选择,暗示他的批评者想用武力解决全球的许多麻烦。

从某些方面看,这是在偷换概念,因为即使是他最激烈的反对者,也不会主张美国动用地面部队去对抗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行动,抑或去阻止叙利亚的内战。不过,一些批评者表示,自奥巴马对利比亚的干预导致了混乱的结局以来,他似乎对美国动用军力有点过于敏感。

在 西点军校,奥巴马指出,有四名学员曾在2009年12月听过他在西点发表的第一次演讲,他们后来在阿富汗战争中被杀了,还有一些听过那次演讲的学员则受了 伤,他在那次演讲中宣布,美国将向阿富汗增兵。他说,“我认为,美国的安全需要这种部署。死者令我难以释怀。伤者也令我难以释怀。”

他还说,“如果仅仅是因为我在全球其他地方看到了需要解决的问题,或者是因为我担心受到批评者的指责,我就要把你们送入险境,那我就辜负了你们赋予我的职责,辜负了我们热爱的国家赋予我的职责,那些批评者认为,美国要想不给人留下软弱的感觉,唯有通过军事干预。”

他没有说服他的批评者。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政治学教授、曾任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助手的彼得·D·菲弗(Peter D. Feaver)说,此次演讲的“语气”似乎“具有鲜明的党派立场和辩解意味。”

理 查德·N·哈斯(Richard N. Haass)也曾在布什政府内任职,直到在伊拉克战争的问题上产生分歧,他说,此次演讲试图“区分”两类人之间的“差异”,一类是那些认为美国做得太多的 人,另一类是那些认为美国做得太少的人。“然而,演讲没有为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提供一个合理的理由。”哈斯说,他是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现任主席。

布什时期的助理国务卿R·尼古拉斯·伯恩斯(R. Nicholas Burns)对此次演讲留下了更好的印象,他称此次演讲是“诚恳的,讲的不错。”他还说,“总统说,现在是时候恢复常态了,他是对的,他恰如其分地把军事行动的门槛设在了一个非常高的高度。”

此 次演讲已经准备了数周,它让总统得以对最近一直头疼的烦心事表达了自己的见解。在上个月的亚洲之行中,他斥责了批评者,用棒球做类比阐述了克制性的外交方 针,他说,他更侧重于一垒安打和二垒安打,而不是全垒打。周二,他利用私下里和外交政策学者共进午餐的机会,进一步反驳了批评者,为前述类比做了辩解。

在 周三的演讲中,奥巴马似乎间或对某一批评者作出了直接回应,此人是罗伯特·卡根(Robert Kagan),他在《新共和》(The New Republic)杂志上刊登了一篇名为《超级大国休想退休》(Superpowers Don’t Get to Retire)的长篇封面报道,提出反对美国卸下在二战(World War II)后领导全球的职责。

奥巴马说,来自左右两派的干预主义者辩称,“美国愿意在全球动用武力的立场,是防范混乱的终极保证,美国在面对叙利亚的暴行或俄罗斯的挑衅时的不作为,不仅违背了我们的良心,而且还会招致日后出现更严重的侵略行为。”

不过他还说,“自二战以来,让我们付出最大代价的某些错误不是源自我们的自制,而是源自我们未及思考后果就匆忙地展开军事冒险行动。”

Michael D. Shear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张薇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奥巴马主义旨在提高美国对外用兵的门槛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6607.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