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媒体札记:茫然四顾零容忍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5-23,星期五 | 阅读:1,421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徐达内 【作者微博

中国人简直是眼睁睁地看着残忍杀戮在新疆闹市再次上演,眼睁睁地等待着愈演愈烈的族群冲突迟早殃及每一个升斗小民。茫然四顾,手足无措。

昨天上午9时08分,又是新华社对外部所属微博账号率先发出英文消息,确认一个多小时前在乌鲁木齐发生爆炸案。22分钟后,由新疆官方主办的天山网发布了正式口径:“5月22日7时50分许,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公园北街早市发生一起爆炸案,造成人员伤亡。”

随着央视和人民网等中央喉舌跟进报道,那些显示伤亡惨烈、浓烟冲天、满地狼籍的现场图片开始在社交媒体上四处流传。由中新社提供的《乌鲁木齐爆炸现场:交通渐恢复两辆汽车烧毁》图文,为聚拢在电脑和手机屏幕前的人们讲述了两个小时前的那幕骇人场景:“一位在早市卖清真蛋糕的商贩告诉记者,爆炸发生时火焰有一层楼那么高,一位卖土豆的商贩说,‘听到十几声爆炸声。’”

午后,新疆官方再度通过天山网宣布“乌鲁木齐爆炸案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并定性“严重暴恐”:“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公园北街早市发生的爆炸案是一起性质极其恶劣的严重暴力恐怖案件。初步掌握,5月22日7时50分许,暴徒驾驶2辆车冲破防护隔离铁栏,冲撞碾压人群,引爆爆炸装置,造成31人死亡,94人受伤。”

这下,人们终于明白这是多么惨烈的一次杀戮。31人遇难的数据,已经超过了曾在3月1日震动全中国的昆明火车站暴力恐怖案,而“冲撞碾压人群,引爆爆炸装置”的作案方式,更是强力冲击着想象边界。在微博上,这一过程那些自称当时正在现场的幸存者心有余悸地回忆。

根据@网易新闻客户端引述,“微博认证为亚心网总经理的@张晓宇称,大约1小时前,两辆车插着维文小旗一路扎着行人从其身边驶过,随后发生一连串爆炸”;@中国日报则记录下当地老人的泣不成声:“当地王姓老人(男)提起一小时前发生的事情,先是唏嘘不已,继而泣不成声。‘我就听的后面突然特别吵,然后那个爆炸的声音,把我吓的就赶紧跑,然后就在我前面一点点又爆了一下,没有在我面前,但是离得不远,活了60多年没有这么害怕过。’边说,老人边抹眼泪。”

“令人发指!”“丧心病狂!”“悲痛悲愤,难以言表!”——至少,在汉语世界的互联网舆论中,这些出离愤怒乃至绝望的谴责呐喊压过了万里之外的爆炸声。但是,除此之外,他们还能做些什么呢?一个月前,两个月前,同样猝不及防、无从躲避的苦痛也曾降临在13亿中国人身上,三个月三次摧残,万众一志、众志成城的凝聚力在炸弹面前显得那么色厉内荏。

甚至,作为公认20多年来中国最具强人色彩的领袖,习近平的最高警告也并不能比一个月前两个月前更严厉。13时许,央视率先播送了他的批示:“迅速侦破案件,从严惩处暴恐分子;及时组织救治受伤群众,安抚受害者家属,全面加强社会面巡控和重点部位防控,严防发生连锁反应,对暴恐活动和恐怖分子必须警钟长鸣、重拳出击。持续保持严打高压态势,全力维护社会稳定。”

20多天前,习近平以亲临反恐第一线的空前方式实行了就任总书记以来的首度新疆巡视,而就在返程专机还没来得及降落北京之际,乌鲁木齐火车南站发生自杀式爆炸案,面对这份显而易见的挑衅,他向下属下达了“坚决把暴力恐怖分子的嚣张气焰打下去”的命令。20多天后,他在亚信峰会上首次提出对恐怖主义“零容忍”的新闻也仍还在各大门户首页上展示着,更加嚣张的气焰又在新疆首府的繁华闹市中冲天而燃。

把最高领导人现在这句“从严惩处暴恐分子”作为头版头条,新京报在今晨社论《打击和防范暴恐需全社会合力》中,点明了这两个时间节点的特殊性:“如有舆论分析的,亚信峰会正在举行,暴恐分子挑这个时候制造恐怖事件,是想让中国难堪,想让中国各族人民恐惧。挑选一些关键时间节点,在防范薄弱、容易制造较大伤亡的地方下手,是最近两起暴恐活动的特征。”

报道中描述的事件过程可以作为佐证:“22日7时30分,阴沉沉的天上不时飘落丝丝雨滴。乌鲁木齐市人民公园旁的公园北街,蔬菜、鸡蛋、羊肉、各种调料已经摆放停当,摊贩们开始大声地招揽生意。这是当地较大的生活早市,营业时间从早7时到9时30分,每天的人流量很大。居住在附近的、习惯早起的老人们,陆续聚集到了早市上。人们慢慢踱着步,一边和老熟人打着招呼,一边逛着市场——这原本是个再寻常不过的早晨。7时50分许,血腥的一幕出现了。公园北街路口,几名暴徒驾驶两辆车疯狂冲进早市,一路冲破防护隔离铁栏,冲撞碾轧人群,并从车里不断扔出爆炸物。最终,在人群最为密集的市场中心位置引爆爆炸装置。轰隆的巨响和腾空而起的火光浓烟,瞬间将这里变成人间地狱。31个无辜的生命,因突遭暴行戛然而止。至15时许,还有90余名伤者在医院里抢救、救治。在爆炸发生后的现场,记者采访了部分亲历者。一位在早市上卖小电器的商贩回忆说,他当时正背朝街面,蹲着给小电器装电池,突然一个爆炸物落在身边不远处,感觉到一股气浪袭来,并看见周围的人纷纷倒下。我当时感觉被震蒙了,耳朵都听不见了……紧邻第一辆汽车自爆点的是一家水产店,爆炸碎片飞进这家水产店和旁边两家商铺,其中一家当铺门面和外窗玻璃已经完全损坏。水产店老板说,爆破物中含有大量玻璃碴,还有一些‘铁制罐状物破碎后形成的碎片’。水产店老板回忆说,第一辆车之所以停下来,是因为被撞击的摊车和行人堵住了道路,实在无法前行,‘大约停了2分钟后,汽车就自爆了。’……一位中年女性告诉记者,自己的父亲一早去早市,到现在都不知去向,爆炸现场也找不到父亲,十分担忧他的生命安全。另一位女士在接电话时已经失声痛哭,她说,她的老母亲已经受伤,被送往自治区中医院急救。在公园北街南出口与黑龙江路交界处,一位老人瘫坐在地上。由于受到极度惊吓,老人已经站不起来了,两名路过的女性正在搀扶老人。”

这些记录尽数摘自新华社昨晚所发两稿《“我们不能惧怕,我们要团结起来!”——乌鲁木齐市公园北街早市暴恐案件现场目击记》、《“两辆汽车横冲直撞,听到七八次爆炸声”——乌鲁木齐“5.22”暴恐案直击》。

担任起播发通稿职责的中共喉舌,需要在这个人心惶惶的危急时刻为全国媒体同行示范措词。这其中既包括沉痛的控诉——“雨啊,雨,一直在下,敢问老天你是在哭泣吗是在为那些无辜遭受暴行的百姓,为那些正在遭受悲恸的家庭哭泣吗”,也包括重点强调“新疆各族人民的极大愤慨”——“一位维吾尔族小伙子安慰大家说,他的父亲是当地派出所民警,‘现在公安人员正严加布控,这些暴恐分子一个也跑不了,都会落网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团委书记阿依努尔·买合赛提悲愤地说:“难道我珍爱的家乡要被这些毫无人性的暴恐分子变成第二个阿富汗战场吗?善良无辜的各族群众要成天提心吊胆地生活在恐惧之中吗?不打击、消除暴恐活动,新疆永无宁日!”

央视今晨补充画面。维族大妈沙热古丽出镜,向那位“没有留下姓名的汉族的哥”表示感激:“我抓着受伤的手往马路边走,有一个汉族出租车司机过来了,他看到我的手受伤了就说阿姨上车吧,上车以后,出租车司机用我的手机打给女儿。”

从昆明”3.01”事件开始,“少数分裂势力暴恐分子不能代表新疆维吾尔族人民”、“暴恐活动既不是民族问题,也不是宗教问题,而是各族人民的共同敌人”的宣传口径一再升温,并随着11位维吾尔族大学生在乌鲁木齐南站暴力恐怖袭击案后发布联名声讨信而达至高潮。如今,炸弹以变本加厉的方式袭来,又一封来自高校的公开信在昨天下午的天山网上应声而至:“暴恐,又是暴恐!2014年5月22日早晨8时许,乌鲁木齐市又被暴恐袭击了!这又是一笔血债!这次袭击的对象是许多赶早市的老人和商贩,袭击点旁边就是乌鲁木齐市第五中学(学生主要为维吾尔族同学)。暴力恐怖分子行径之狠毒、手段之凶残、影响之恶劣,可谓丧心病狂、灭绝人性、令人发指,赤裸裸地暴露出恐怖主义暴力恐怖犯罪漠视基本人权,是对人类文明的践踏,是对法律尊严的践踏。作为新疆农业大学的思想政治辅导员,我们怒吼:滚出我们的世界,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暴力恐怖分子你们没有资格存在。你们这些没有人性的禽兽。在此,我们想对那些暴力恐怖分子说:中华儿女都憎恨你们,永远不要想着我们会原谅你,我们中华56个民族要做的就是把你们这些魔鬼送进地狱。作为高校老师:‘我们发誓,竭尽全力把学生培养成爱党、爱国、爱疆,充满正能量的人才,让他们懂得人世间的更多的是爱和正义,使他们和我们一样加入对你们作战的队伍,对于你们的挑衅我们随时奉陪!如果国家发出号召,我们辅导员会应征拿上正义之剑去斩断你们罪恶的双手’。这就是我们的态度:和你们殊死搏斗,将你们彻底消灭,把你们的毒瘤连根拔除,保卫我们挚爱的祖国和家乡!”

治疆大吏们的善后行动,也通过这家已将首页转为黑白素色的官办门户陆续通报。傍晚时分,由新疆主席努尔·白克力出面发表的电视讲话,以“极其卑劣、极其残忍”、“惨绝人寰”、“泯灭人性”、“穷凶极恶、惨无人道”、“反人类、反社会、反文明”等一系列贬义词形容作案者,并“代表自治区党委、自治区人民政府对暴恐分子的滔天罪行表示最严厉谴责,对在这起暴恐案件中死难的无辜群众表示沉痛哀悼,对死难者家属和受伤人员表示亲切慰问”。

根据新疆卫视引述,这位维族高官向自己的同胞和习近平总书记宣誓:“血的教训再次警醒我们,对暴力恐怖活动必须零容忍,也必须零懈怠。对这些穷凶极恶的暴恐分子,我们要以雷霆手段和有力措施,予以坚决打击、严惩不贷,绝不姑息、绝不手软!”;“对残害生命、穷凶极恶的暴力恐怖活动,发现一起、打掉一起;早发现、早打击,出重手、下重拳,先发制敌、露头就打、穷追猛打、严打狠打,始终保持严打高压态势,坚决把暴力恐怖分子的嚣张气焰打下去,更好地维护社会安定与和谐,更好地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有效地捍卫法律尊严,实现新疆繁荣发展和长治久安。”

在此之前,努尔·白克力已与新疆“一把手”张春贤一道,出现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干部大会现场,带头肃立默哀。根据天山网子夜时分发布的新疆日报通稿,张书记宣告,乌鲁木齐市“5·22”暴力恐怖案件的发生“再次验证了中央关于新疆反恐维稳形势的判断”:“牢固树立没有与稳定无关的地区、无关的部门、无关的人,紧绷弦、出重拳、下狠手……敌人越是捣乱、破坏,越是气焰嚣张,我们越要同仇敌忾、众志成城,共克时艰,绝不让敌人的阴谋得逞……暴恐分子惨无人道的行径人神共愤,我们要认清敌人的险恶用心,引导各族群众把仇恨记到暴恐分子身上。要相信党委、政府打击暴恐分子的坚定决心,理解支持党和政府处理好善后,稳定社会局面。各级党员干部都要讲政治、顾大局,严肃政治纪律,不造谣、不信谣、不传谣,主动做好正面引导工作,增加正能量。”

张春贤需要提高他的分贝。那些因为听到爆炸声在习近平脚后跟处响起而开始担忧这位封疆大吏政治前途的人们,现在更加为他叹息“时运不济”、“宽严皆误”。一些自称在疆的微博发言者,已经变得不再有耐心,公开吁求“换人”。用新疆小羊军团网站总监杨军的微博发言来说就是:“那些天天在新疆忙碌的人啊,你们到底有没有治疆之良策?那些沉默的人啊,你们真的以为沉默和避而不谈就是和谐?那些我认识和不认识的维吾尔人啊,一次次爆炸碾压砍杀,我要听听你们的声音?!暴徒旗子上阿拉伯文写的是维吾尔的声音吗??那些被碾压被爆炸的无辜老人,他们的儿孙又会承受怎样的痛苦?”

@MC马俊则将矛头指向那些尚未开口谴责的宗教领袖:“当暴徒一次次打着宗教的旗号用一个个暴力恐怖袭击将一个宗教一个民族一个地区的人们‘绑架’,与此同时,宗教界的意见领袖们,那些我们尊敬的毛拉、阿訇、伊玛目、阿吉们,你们可知道你们的态度、你们的话语、你们的思想将会造成怎样的影响?这个时候的沉默在我看来就是最大的罪过。”

新华社电稿中所引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昨晚10时召开的全国反恐怖工作紧急视频会议上的一段话,也被这些渴求治标又治本者视作信号:“各地各有关部门负责同志要切实负起责任,真正做到守土有责,对因重视不够、工作不力、落实不到位造成暴力恐怖事件发生的,要严肃问责。”

但是,新疆官员有话要说。就在前天,张春贤刚刚主持新疆自治区党委中心组专题学习《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明确要求“在干部选拔任用标准上,要把遏制宗教极端思想渗透、坚决防止暴力恐怖案件发生、维护社会稳定作为第一责任”。同日,新疆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5月20日塔城、昌吉、阿克苏、巴州、和田、喀什6个地州人民法院对涉传播暴力恐怖音视频犯罪案件16案39人进行的公开宣判,案件罪名涉及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罪,非法制造枪支罪等,涉案被告人均被判处有期徒刑,最长刑期15年。

更重要的,由张春贤亲自推行的“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活动,正在向“最后一公里”挺进。由天山网在昨天午时推出的《乌鲁木齐暴力恐怖事件说明了什么?》,便可视作自辩:“近来如此密集的暴恐案件发生,这当然说明新疆的暴力恐怖势力已经形成组织化。但另一方面,可能恰恰也说明分裂恐怖主义感到了强烈的生存危机,所以他们试图通过更为密集、恐怖的暴力活动,来加强新疆的紧张感,打乱政府近段时间来越来越有效的治理措施,造成民族间的仇恨心理,从而扩大自己日益缩小的生存空间。这样说的理由是,政府这几年来,改变了以往较为单纯地高压、控制的方式,不仅加大了对于民生尤其是南疆农村地区的民生扶持;另一方面,通过大面积地住村干部直接进入乡村,帮助乡村各方面的建设,尤其是注意搞活南疆农村缺失了的文化建设,而且这种建设也明显注意了发挥维吾尔文化中的世俗、欢快性的优点;在半民间性质的舆论空间中,有越来越多的维吾尔同胞,尤其是维吾尔知识分子也开始出来发出建设性的声音。这样,维稳反恐高规格严控、民生有效扶持、较为良性的文化建设、维汉民间层面舆论的初步良性互动,使得新疆尤其是南疆地区出现了这么多年来都未有过的良好的综合建设、发展的势头。所以大大挤压了极端势力的生存空间。于是他们才加强了疯狂的暴力恐怖活动。”

据此,身为暨南大学中文系教授的作者姚新勇,呼吁“普通民众一定不要过于恐慌,而国家、政府,更不要乱了方寸”:“要相信目前新疆建设的基本思路是正确的,我们需要的是时间。只要沿着目前正确的治理、建设模式前行,并且积极加强基层民主法制建设和吏治整顿,注意发挥宗教内部的正面能量和基层民众的力量,那么极端恐怖势力的空间就会越来越小。这正如,我们打渔拉网,鱼跳跃出来,是一样的道理。”

还能争取到一些时间吗?中国互联网上的人声鼎沸中夹有不忿,耐心和安全感消耗殆尽的部分民众宁愿选择“高压”。

@二逼瓦西里是其中代表之一。他在昨天下午发表留言:“独狼式的恐怖分子很难预防,也不容易定点清除,他们也不怕死。他们的行动往往造成大量无辜平民伤亡。怎么办?连坐。其家属,尤其是直系家属,应该被集体枪决,连孩子也不要放过。这样,可能会给效仿者一些警告。这也是同态复仇的做法。对付这类恐怖分子,要稍微跨越人类文明界限。”

在得到@李子暘附议“如果把反恐定义为新型战争,就势必要突破一般司法案件的界限。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后,他继续阐述自己的观点:“其实恐怖分子在乌鲁木齐的行为已经形同与整个人类社会宣战了。既然进入战争状态,那么打赢是第一目的,有点平民死伤也是为了阻止将来更多的平民伤亡。反思国家民族政策和反恐不是非此即彼的事儿,都不能耽误。而且后者更紧迫。”

身份认证为哈工大教授的@太蔟另有高论:“反恐问题上,加强安保措施固然重要,摸清恐怖分子组织及资金来源并不惜跨境打击也迫在眉睫,但更具战略性(因而也更长远)的釜底抽薪的举措是清除恐怖主义的思想根源。这根源之一便是宗教。要在宗教重灾区大力宣扬无神论,营造一种信教可耻的氛围,淡化神棍在政治中的作用,全力争取青少年。”

这一招直指宗教政策的“釜底抽薪”,不仅得到@林岳芳翘起大拇指表示“十分赞同”,还获人民日报甘肃分社社长林治波微博转发并附补充:“在国内根除宗教极端主义,在国外应像以色列追捕纳粹逃犯一样设法追捕东突等分裂势力,并对支持分裂势力的反华势力实行制裁,多管齐下,方可奏效。”

身处新疆邻省,林社长左思右想,昨天子夜再度开口:“面对令人发指的恐怖主义,爱国者主张严厉打击;而有的公知如老榕者,却主张高度自治,这是什么意思?在目前形势下高度自治,等于向分裂过渡吧?如果说西方有一些经验值得学习,其中一条就是不设民族自治区、不问民族,一律按公民对待。”

老榕的确这么说过。这位自命在汉族人中拥有最多维吾尔族朋友的新疆土特产经销商,在得闻袭击消息后,宣称“令人担心的是,最近的手法和过去有很大差异,已经非常接近塔利班的风格”。接着,在看到那些如潮水般涌来的“对恐怖分子实行恐怖政策才是最好的打击”式呐喊,他通过@老榕掌柜这个微博账号发出叹息:“最大的问题是,警方可能完全不知道他们是谁、在那里、什么时候会冲出来。如果基地在境外,那更可能两眼一抹黑。本族人感觉到谁不对劲也不一定会告诉你,因为你没法保护他。你就算派几万人下去住他们村里盯着也没用,因为你根本不懂他们的语言。境内外的情报来源可能都是问题。倒霉的是百姓。”

并且,面对由中央媒体和新疆媒体共同全力扩散的那些公开信,老榕也通过转发@艾力亚尔木塔力甫留言的方式表示不以为然:“新疆一有恐怖暴力事件,就有维吾尔族人站在民族的立场上进行谴责,事实上毫无必要,那些暴徒针对的不是某一民族,而是全体市民,对无辜大众的暴力犯罪是最卑劣最怯懦的行径,汉族无须因为个别汉人暴力犯罪道歉,维族人同样没有原罪,恐怖袭击是全人类的公敌。”

其实,“维吾尔族人没有原罪”这个说法本身,完全符合中共官方的“政治正确”。麻烦的是,如何在熙熙攘攘的市井生活中,将那些为谋求新疆独立或发泄自身不满而以命相搏的维族人与其他同胞有效分辨开来。

每逢此间困境,微博上的人们总会去寻找@黄章晋。

像是已经习惯了,这位在新疆长大的汉族知识分子这次没有太多发言,只是以“乌鲁木齐今天很冷”为标题,参与转发着案发现场的市民燃烛献花哀悼画面,任由他此前所作《新疆维吾尔社会正陷入深重危机》、《十字路口的新疆》在互联网上流传。是“南都网评论”昨天在微信公号中旧文重录,将黄章晋的“盛世危言”重新扩散开来:“或许用新疆维吾尔传统社会正陷入一种濒临瓦解崩溃的危局来描述有夸大事实之嫌,但极高的失业率、严重的吸毒贩毒、愈来愈多人群深陷非正当营生、地下宗教的迅速抬头、社会道德瓦解、艾滋病泛滥等现象,放在任何一个国家和社会,都可将之描述为一场严峻的社会危机。而切糕党、小偷仅仅是这个危机溢出到内地的一部分。内地人能看到的,仅仅是水面上的冰山。我相信在内地的维吾尔族同胞在碰到小偷和切糕党这个问题时,会反覆强调说,这不是维吾尔人的全部,维吾尔人不应被因此妖魔化。但是,如果不正视这类正在日益腐蚀维吾尔社会肌体的现象,尤其是它背后整个的社会危机,维吾尔社会很快会变成一个让人痛惜的沉沦的民族。”

和黄章晋一样,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公开诟病从前苏联沿袭而来的民族政策,例如,@互联网信徒王冠雄昨日就提出建议:“逐步改变学前苏联的民族区域自治,而效仿美国的种族熔炉,不人为区隔而是逐渐认同”。

这个话,人民日报还是不能说出口。

新疆财经大学法学院院长德全英今晨得在最高党报上讲述自己的思路,包括“必须进一步加大国际合作力度”、“制定一部统一的、完整的反恐法”以及“要以现代文化为引领,加强思想文化领域工作”:“境内外‘三股势力’勾结起来,不会轻易放弃在意识形态领域对中国边疆地区思想文化领域的渗透工作,他们会利用所谓‘人权’‘民族自决’‘宗教自由’等话语,在境内外制造各种舆论,对青少年隐秘地渗透。因此,既要在新疆地区通过坚持‘反暴力、讲法治、讲秩序’,深化反分裂斗争;也要重视社会矛盾纠纷的排查化解,防范‘三股势力’利用社会矛盾;还要积极开展人权领域的话语斗争,主动引领舆论话语,使国际社会充分了解中国少数民族人权进步发展的事业和成就。同时,搞好民族团结、宗教和谐,既满足信教群众的正常宗教需求,又有效抵御宗教极端思想的渗透,有力发挥各族群众在反恐维稳斗争中的主力军作用,筑牢新疆社会团结稳定的根基。”

此外,以习近平李克强批示为头条,人民日报另于头版辅以评论员文章《“零容忍”铲除暴恐分子》:“在接二连三的暴恐袭击中,暴恐分子精心选择时机,以残害无辜群众的暴恐行径,制造恐怖气氛和轰动效应,以此向党和政府示威施压……习近平主席在亚信会议第四次峰会的讲话,阐明了党和国家的鲜明立场。暴恐分子的罪恶行径,撼动不了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的大局,只会更加坚定各族人民同仇敌忾的意志,只会更加坚定党和政府严厉打击的决心。多行不义、自取灭亡,这是暴恐分子的必然下场。”

文中还特辟章节引用了一段昨晚起流传于微信上的新疆民众誓言:“从现在开始,新疆只有两种人,热爱和平的普通人,和不知死活的亡命歹徒。从现在起,新疆只有两种声音,严惩不法分子,和安抚无辜伤员及家属。从现在开始,新疆只有一种心情,捍卫我们的和平生活,绝不允许任何人触碰我们的底线。从现在起,新疆只有一种态度,反恐维稳,军民一心,绝不手软。”

《新疆各族各界干部群众谴责“5·22”暴恐案,坚决捍卫安定团结大好局面》一旁,则是《国际社会强烈谴责“5·22”暴恐案,支持中国打击恐怖主义活动》。与头版《普京向习近平致慰问电》相呼应,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的强烈谴责也被人民日报放在最前方。

过去几天里,中共喉舌一直在以亚信峰会和天然气合同为据高调赞赏中俄情谊,厉声抨击美国以“网络窃密”为由起诉5名中国军官。这一敌友之别,通过突然响起的爆炸声而延续。

当一些人抓住新华社曾在昨天上午使用过“车辆碰撞导致爆炸发生”的措词而怒斥之时,另一些人则为@美国驻华大使馆使用“针对无辜平民的暴力袭击”形容事件而愤愤不平。在这其中,又以@人民日报昨天傍晚的挺身代言最有风向标意义:“美驻华使馆把新疆恐怖袭击讲成暴力袭击。有中国网友反问:我们能把911说成是交通事故吗?!”

这一动向被中新社捕捉扩展,深夜汇总成为《美国驻华使馆对“暴恐”的双重标准在中国惹众怒》,并获各门户推荐在首页:“美国驻华使馆又跳出来,继上次称昆明暴恐事件为暴力行为之后,再次称此次乌鲁木齐暴恐事件为‘暴力袭击’……这种典型的、毫不掩饰的双重标准激起了中国网民的愤怒,他们纷纷表示对美国方面的谴责。”

及至今晨3时,终有修订措辞的声明传来。@央视新闻特为说明:“美国白宫22日发表声明称,这是针对无辜平民‘卑劣’且‘骇人听闻的’暴力袭击事件,美国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美方向受害者和他们的家人表示慰问和同情。这是美国首次在正式声明中将在新疆发生的暴力袭击定性为‘恐怖袭击事件’。”

看上去,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起初并没有特别在意这其中的字眼差别,昨天下午,在转发@美国驻华大使馆“最深切的慰问和同情”时,他只是提出要求:“请美国政府停止对热比娅的支持,让民主基金会别再给她和新疆分裂组织拨款。请你们高声公开谴责在新疆发生的暴力恐怖活动,那样的话,暴恐分子会少一分猖狂。”

今晨社评也是沿着“暴恐分子就是想吓倒、动摇我们”的思路,继续呼吁“我们一不能怕,二不能烦”:“恐怖分子增加了中国人的生命风险,他们的最大目标就是要吓住我们,烦死我们,搅乱我们的生活。这几乎是一场‘战争’,我们每个人都成为了‘战士’……治理新疆已被证明并非易事,中国社会也应对此坦然正视。我们是多民族的大国,大一统的延续总体上给中华民族带来了好处,但我们也会因此承受一些代价和问题……治理新疆需要与时俱进,需要找出当下真正的主要矛盾,既不轻看,也不夸大。一定要释放维吾尔民族广大干部群众热爱和平美好生活的强烈愿望,让他们成为与暴力恐怖主义做斗争的主力军。恐怖分子的确就是一小撮人,千万别放任我们对他们可能‘很多’的想象。”

胡总希望大家淡定。然而,同仇敌忾的舆论气氛还得继续营造。

今天上午,新华网首页头条展示《国际社会强烈谴责乌鲁木齐暴力恐怖袭击》,并向新浪腾讯搜狐网易凤凰提供了统一跳转的专题《新疆人民向暴恐怒吼》,这里汇总了新疆高校师生、新疆宗教人士、共青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新疆自治区青联、新疆自治区学联、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各族各界青年等一干团体的同声喝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责编霍默静 [email protected]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金融时报》媒体札记:茫然四顾零容忍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6291.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