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三峡往事

来源:新浪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5-9,星期五 | 阅读:2,715

1944年,美国工程师萨凡奇冒险考察西陵峡,提出了《扬子江三峡计划初步报告》,国民政府原则上同意。就在三峡工程的前期工作紧锣密鼓地展开之际,1947年5月,国民政府突然命令停止一切与三峡工程有关的设计工作。一切戛然而止。

三峡往事

1944年,美国工程师萨凡奇冒险考察西陵峡,提出了《扬子江三峡计划初步报告》,国民政府原则上同意。就在三峡工程的前期工作紧锣密鼓地展开之际,1947年5月,国民政府突然命令停止一切与三峡工程有关的设计工作。一切戛然而止。

孙中山最早提出在三峡建电站设想

孙中山首倡开发三峡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孙中山便提出,希望利用西方战时的工业设备和科学技术发展中国的实业。

这一年,他在上海用英文撰写 了《国际共同发展中国实业计划———补助世界战后整顿实业之方法》一文,意在引起西方实业界的注意,吸引它们向中国投资。

1919年,孙中山在上海创办 《建设》杂志时,又将上文编译为《实业计划》发表。在这一计划中编有“改良现有水路及运河”一节,其中除阐述了整治长江口至重庆间的航道、建设沿江港埠等 问题外,还着重提到了长江上游地区的水利开发。

1924年8月17日,孙中山在广州国立高等师范学校做了题为《民生主义》的演讲。在这次演讲中,孙中山更加明确地提出,应当在三峡地区建坝发电。

美国人潘绥的建议

尽管孙中山从考虑在三峡建坝开始便希望有外资介入,但对三峡建坝的最早投资意向却是在这之后20年。

1932年,中国国民政府建设委员会出面组织了一支长江上游水力发电勘测队,对三峡地区的水利水能资源进行勘察。这是在历史上对三峡地区的首次水利勘察。

该队在对三峡地区进行详细勘察后,由恽震等三位工程师提出了《扬子江上游水力发电勘测报告》。在这一报告中提出,计划在西陵峡内黄陵 庙和葛洲坝分别修建两座总装机容量为32万和50万千瓦的低水头电站,总预算1.665亿美元。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美结为盟国,美国向国民政府提供了大量资金、技术援助。1944年4月,时任国民政府战时生产局顾问的美国专家潘绥提交了一份题为《利用美贷筹建中国水力发电厂与清偿贷款方法》的报告,提议由美国贷款9亿美元并提供设备,在三峡地区修建一座装机容量为1000万千瓦的水电站和一座年产量500万吨的化肥厂,工程完工后以向美国出口化肥的方法还贷。

萨凡奇的三峡考察

1944年5月,世界著名水坝专家、美国垦务局总工程师萨凡奇(JohnLucianSovage)博士应中国政府之聘抵达陪都重庆,对长江上游的水利资源进行勘察。萨凡奇是世界著名的水利建设专家,曾主持设计过号称当时世界最大水利工程的美国田纳西水电站设计工作。

萨凡奇先考察了大渡河和岷江,接着便冒险勘察了长江三峡中的西陵峡。当时正值抗日战争相持阶段,三峡峡口外的湖北宜昌业已沦陷,日军前哨就在南津关。

在经过一番详细勘察论证后,萨凡奇提出了《扬子江三峡计划初步报告》,并在报告的附信中说:“三峡计划之初步报告,是我从事工程 40年之一大快事。我能参与研究此项空前伟大的工程,至为欣幸。”

对于萨凡奇的“初步报告”,国民政府在1945年表示原则上同意。同年,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邀集全国水利委员会,扬子江水利委员会和交通、农业、地质、科研等部门派员组成三峡水利发电计划技术研究委员会,同时在四川长寿设立了全国水力发电工程总处,在宜昌设立三峡勘测处,负责坝区的测量钻探工作。在三峡等处建设水利设施的工作在全国上下紧锣密鼓地展开了。

1946年,扬子江水利委员会组队进入三峡,对这里进行了地形测量和经济调查;资源委员会也分别与美国马力森公司和美国垦务局就坝区地质钻探、工程设计等事项签署合同。根据合同,将有46名中国工程技术人员赴美参与设计。与此同时,钻探、航空测量等各项前期准备工作也随之展开。

国民政府与三峡工程失之交臂

就在三峡工程的前期工作紧锣密鼓地展开之际,1947年5月,国民政府行政会议突然命令停止一切与三峡工程有关的设计工作。

个中原委,时任国民政府立法院长的孙科曾对下属透露了内情:1945年春天,曾有几家美国大财团对在中国进行投资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并曾明确表示愿意向战后中国的各项建设注入资金,并提供相关的器材、设备。其中,就包括拟议中的三峡水电站。

但是,在萨凡奇的计划作出来以后,中美双方都感到工程太大了一些。国民党政府当时正在大举进攻解放区,财力支绌,认为修建一个装机容量1000万千瓦的水利工程,既费时又费钱,况且当时的中国工业落后,没有可以消容这么多电力的市场,而且对如期还债也没有信心。

美国人则主要担心当时的中国时局不稳,一旦投资多了,时间一长,倘若中国政局发生变故,则有可能无法收回投资。此外,美国人还担心中国工业会因三峡工程的带动而获得发展机遇,对美国形成竞争。

鉴于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水电工程———萨凡奇设计的田纳西工程的发电量是190万千瓦,美国人也对能否在世界闻名的长江之上建设一座装机容量1000万千瓦的超大规模电站颇为担心,从技术角度上持有保留。

最后,当此计划送交美国国务院一个专门负责对外投资的委员会进行审核时,遭到否决,最终导致三峡水电站计划胎死腹中。

链接:“他者之眼”里的三峡旧影

自从摄影术诞生以来,对于三峡的不吝赞美就再也不限于文字。一些外国摄影师和探险家带着照相机来了,随后将三峡记录在他们的底片里。

1883年英国人Archibald John Little乘船游历了三峡,写有日记《Through the Yang-tse gorges, or, Trade and travel in western China》,他的夫人拍摄了大量三峡照片。

1888年,法国驻天津外交代表阿尔伯托-阿马德也将三峡摄入了自己的镜头。

清末民初,另一位到长江三峡拍摄的摄影师是英国人唐纳德-曼尼,他于1920年代溯江而上,1926年出版图书《扬子风景》,包含了50幅长江沿岸人文及自然风景照。

比唐纳德-曼尼稍早一点儿到达三峡地区的是美国人西德尼-戴维德-甘博。他于1917年到达重庆、四川成都、理县、遂宁、汶川、湖北宜昌等地,以“他者之眼”记录了这些地方人们的日常生活。

1946年,美国《生活》杂志摄影师Dmitri Kessel在三峡进行了三个星期的摄影之旅。但是,他拍摄的三峡故事却没有在1946年刊出,而是在10年之后的1956年6月。

而此时,中国早已换了天地。

 

这里是楚文化的发源地,是伟大诗人屈原和汉时出塞的昭君的故里。在这片山水之中,诞生了波澜壮阔、浪漫神奇的楚辞;其后也有无数的诗词歌赋吟唱这里瑰丽壮美的景观。图为1888年三峡风光。摄影:阿尔伯托·阿马德 供图:华辰影像

自从摄影术诞生以来,对于三峡的不吝赞美就再也不限于文字。一些外国摄影师和探险家带着照相机闯入,将三峡捕获在他们的底片之上。1888年,法国驻天津外交代表阿尔伯托·阿马德就乘船游历、拍摄了三峡。图为阿马德拍摄的云阳县城,现在云阳老城已被江水淹没。

与云阳老城隔江而望的是张飞庙,为纪念蜀汉名将张飞而修建,始建于蜀汉末期,距今已有一千七百余年的历史。庙内保存有大量珍贵的字画碑刻,被誉为“巴蜀胜景、文藻胜地”。因三峡大坝建设,张飞庙现已整体搬迁,与云阳新城隔江而对。摄影:阿尔伯托·阿马德 供图:华辰影像

除了拍摄风景,这位法国人也走进村落,拍摄了重庆地区乡村的居民。摄影:阿尔伯托·阿马德 供图:华辰影像

清末民初,另一位到长江三峡拍摄的摄影师是英国人唐纳德·曼尼,他于1920年代溯江而上,1926年出版图书《扬子风景》,包含了50幅长江沿岸人文及自然风景照。图为重庆万州区万安桥,这座桥包括其所在的万州城已于2003年永沉江底。摄影:唐纳德·曼尼

比唐纳德·曼尼稍早一点儿到达三峡地区的是美国人西德尼·戴维德·甘博。他于1917年到达重庆、四川成都、理县、遂宁、汶川、湖北宜昌等地,以“他者之眼”记录了这些地方人们的日常生活。图为宜昌,江上帆船和船员。摄影:西德尼·戴维德·甘博

1917年从重庆乘船去宜昌的路上,在船上划桨的中国人。摄影:西德尼·戴维德·甘博

三峡地区的居民,靠山水而居,大小船只是主要交通工具。除了偶见西方人的轮船,这里多的是帆船和舢板,也就有了以开船为生的人们。图为1917年从重庆至宜昌,沿江而行的一条船上的三个男孩。摄影:西德尼·戴维德·甘博

宜昌古称夷陵,“宜昌”之名始于东晋,是巴楚文化交汇之地。屈原故里秭归县就在宜昌境内。长江三峡之西陵峡,西起秭归县香溪河口,东至宜昌南津关,历史上航道曲折、怪石林立、滩多水急、行舟惊险。图为1917年宜昌街头,錾冥纸的小摊。摄影:西德尼·戴维德·甘博

“西陵山水天下佳”,历代文人都在西陵峡留下佳句。如今,三峡大坝位于西陵峡中段,以三斗坪为坝址。秭归县城所在地归州已完全被江水淹没。图为1917年宜昌街头的修鞋匠。摄影:西德尼·戴维德·甘博

千百年来,人们在亘古不变的长江边生存、繁衍,生老病死。图为1917年宜昌街头,剃头的人们。摄影:西德尼·戴维德·甘博

1917年宜昌江边的小吃摊。摄影:西德尼·戴维德·甘博

在重庆,西德尼·甘博到了万州、涪陵、铜梁、云阳等地。图为重庆,佛图关的仁清门。佛图关位于重庆老城西,两侧环水,三面悬崖,自古有”四塞之险,甲於天下”之说,为兵家必争的千古要塞。古时建有夜雨寺,为古巴渝十二景之一的”佛图夜雨”胜景。摄影:西德尼·戴维德·甘博

奉节、云阳、万州,这些古城都在重庆辖区内。奉节白帝城、云阳张飞庙、万州万安桥,每一个古城都有自己的文化地标。图为1917年重庆,江边挑水人。摄影:西德尼·戴维德·甘博

古人在这般壁立千仞的地方建了自己的城,打仗、生儿育女、传承习俗文化。中国古代神话中的巫山女神,传说为天帝之女,未嫁而死,葬于巫山之阳,因而为神,在文学史上影响深远。图为1917年重庆,在高处制泥坯的人们。摄影:西德尼·戴维德·甘博

如果不是孙中山1918年提出长江上游地区应进行水利开发的设想,这里人们千古不变的生活规律或许不会被打破。1924年,孙中山明确提在三峡地区建坝发电的设想。图为1917年重庆,江中甲板上的船员。摄影:西德尼·戴维德·甘博

1932年,国民政府建设委员会听从美国顾问潘绥的建议,组织人力对三峡地区的水利水能资源进行勘察。这是在历史上对三峡地区的首次水利勘察。专家报告称,计划在西陵峡内黄陵庙和葛洲坝分别修建两座低水头电站。图为1917年重庆,江边剃头的人。摄影:西德尼·戴维德·甘博

建电站报告因抗战爆发而搁置一边。1946年,美国《生活》摄影师Dmitri Kessel来到三峡。图为其拍摄的奉节夔门和白帝城。夔门,即瞿塘峡。峡口处的大石头为滟滪堆。因其妨碍航运,已于1958年炸除,“滟滪回澜”成了历史陈迹。摄影:Dmitri Kessel

1946年,Dmitri Kessel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北京。他回忆:“1946年,我要去中国拍些故事,杂志负责人威尔逊·希克斯对我说‘如果你还需要更多的经费,可以,但请不要超过两万五千美元’”图为1946年峡谷中的船只。摄影:Dmitri Kessel

三峡之行被Dmitri Kessel认为是自己一个特别的经历。他并非独自前行,与他同行的是《生活》画报撰稿人、普利策奖获得者John Hersey,他当时也为《纽约客》供稿。图为三峡纤夫。摄影:Dmitri Kessel

三个星期里,Dmitri Kessel拍摄了当年壮美的夔门景观、峭壁之上险峻的古栈道、高唱号子的纤夫等等,将三峡地区的风土人情尽收镜头,成为今人认识三峡不可多得的影像作品。图为江边休息的纤夫。摄影:Dmitri Kessel

1946年长江边民居。摄影:Dmitri Kessel

1946年长江边。摄影:Dmitri Kessel

1946年江边造船人。摄影:Dmitri Kessel

这组三峡图片故事并未在1946年发表,直到1956年6月,才终于登上《生活》的版面。而此时,10年过去,中国已换了天地。图为江边集市。摄影:Dmitri Kessel

在《生活》摄影师到三峡拍摄之前,1944年4月,美国专家潘绥提交了《利用美贷筹建中国水力发电厂与清偿贷款方法》报告,提议由美国贷款9亿美元并提供设备,在三峡地区修建一座装机容量为1000万千瓦的水电站。图为万州水边洗衣的妇人。摄影:Dmitri Kessel

报告受到中国政府重视。1944年5月,著名水坝专家、美国垦务局总工程师萨凡奇应中国政府之聘抵达重庆,对长江上游的水利资源进行勘察,尤其冒险考察了西陵峡。当时宜昌已沦陷,日军前哨就在南津关。图为迎新年的舞龙队。摄影:Dmitri Kessel

勘察论证后,萨凡奇提出了《扬子江三峡计划初步报告》,并在报告的附信中说:“三峡计划之初步报告,是我从事工程40年之一大快事。我能参与研究此项空前伟大的工程,至为欣幸。”图为万州城内万安路十字街。摄影:Dmitri Kessel

对于萨凡奇的报告,国民政府在1945年表示原则上同意。1946年,扬子江水利委员会组队进入三峡,对这里进行了地形测量和经济调查;资源委员会也分别与美国马力森公司和美国垦务局就坝区地质钻探、工程设计等事项签署合同。图为吃饭的纤夫。摄影:Dmitri Kessel

1947年5月,国民政府行政会议突然命令停止一切与三峡工程有关的设计工作。分析认为,当时国民政正与中共较量,财力欠缺;美国人则担心倘若中国政局发生变故,则有可能无法收回投资。同时,美国人也从技术角度持有保留。图为江边人。摄影:Dmitri Kessel

1963年,84岁高龄的萨凡奇谈起三峡:“中国大坝是一定会建成的……只是对于我,已是一个失落了的美好而痛苦的梦境了。”图为1946年的夔门,如今,“夔门天下雄”几个大字已被淹没。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图说】三峡往事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5341.html

分类: 历史档案, 历史纵横.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