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政府立法收紧网络言论空间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5-8,星期四 | 阅读:1,229
Neil Macfarquhar

莫斯科——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低调地签署了一项新法律,要求在网络上受欢迎的表达者向政府备案。这一举动表明,俄罗斯为了对过去相当自由的网络世界采取限制,又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律师、互联网先驱及政治活动人士在周二表示,该法案将增强政府追踪网络言论的能力。

就在几周之前,普京曾贬损互联网,称它是“中情局的特别项目”。普京周一签署的法律,借鉴了世界很多国家的政府采用的限制网络的手法。那些国家对一度受到容忍的网络自由不断地采取了限制。

Pool photo by Mikhail Klimentyev
周一,俄罗斯总统普京。一项新法案签署,要求受欢迎的博客主在政府注册。

随着越来越多的政府采取坚定举措控制互联网,网络至多处于受控的无政府状态,不在任何国家的管控范围的理念,在世界范围内逐渐淡化。就在不久前阿拉伯世界发生大规模抗议之时,Twitter这样的创新网络服务还被誉为新的公共广场。而一些国家的政府,如中国、巴基斯坦、土耳其、伊朗,以及现在的俄罗斯,也表明了态度:即使是虚拟的广场,它们也能部署坦克。

俄罗斯这部被广泛称为《博客作者法》(Bloggers Law)的新法律规定,任何日访问人数超过3000的网站都会被视为类似于报纸的媒体,应当为发布信息的准确性负责。

除了备案之外,博客作者们也不能再在网上匿名发表信息了。此外,搜索引擎、社交网络、论坛等为他们提供平台的机构,都必须在俄罗斯境内保留过去六个月内所有发布内容的电脑记录。

“这一法律将减少网络上批评和反对的声音,”大众媒体守护中心(Mass Media Defense Center)主任、俄罗斯媒体法专家加林娜 · 阿拉波娃(Galina Arapova)说。“这一整套举措似乎相当严苛,那些传播批评国家、政府及公共人物的信息的人,可能会受到严重的影响。”

普京已经利用易受摆布的俄罗斯议会通过法律,从而分散反对派、打压非政府组织、压制公众抗议。如今,凭借在举办冬奥会和吞并克里米亚后获得的民众支持,普京开始将注意力转向管理互联网,还增强自己作为全球推崇保守观念第一人的资格。

除了周一签署的互联网法律,普京还签署了一项禁止使用脏话的新法律。该法律规定,在包括文学、电影、戏剧、电视节目等艺术作品中使用四个常见不雅词语的人,将被处以高额罚款。

人们绕开了顺从的官方媒体,在互联网上发出了声音。越来越多的国家设法压制网络上的表达,俄罗斯就是其中之一。很多国家的领导人认为,互联网是反政府示威背后的关键工具,因而决心破坏它的运作。

但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今年春天在24个国家进行的民调显示,大多数人反对政府审查网络,在俄罗斯反对率达到63%,土耳其反对率为58%。

俄罗斯的另一项互联网法律于2月1日开始生效,该法赋予了政府屏蔽网站的权力。政府立即就拿这种权力来对付最直言不讳的批评者,如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ksei Navalny)和加里·卡斯帕罗夫(Garry Kasparov),以及那些报道示威活动和其他政治活动的新闻网站。

在俄罗斯,透明度的缺乏致使无数问题变得模糊不清,网络问题也是一样。很多批评人士,甚至新法律的很多支持者都表示,这项法律过于含糊,难以理解。

罗伯特·施莱格尔(Robert Shlegel)表示,就像出版业一样,网络需要受到法律的约束。施莱格尔在普京领导的统一俄罗斯党(United Russia),属于最年轻的一批议员。但他又表示,议员们对网络的了解很少。“事实上,这项法律很不成熟,”他说。“很明显,撰写条文的人其实不懂。”

例如,该法案没有说明政府如何计算每日3000人的访问量。在普京签署法律之前,两大博客平台Yandex和 LiveJournal就宣布,今后网站上公开可见的计数器将只显示3000以下的数字。

阿拉波娃表示,其他模糊不清的问题包括谁会被视为“提供商”。比如,谷歌(Google)、Twitter、Facebook这样的大型国际搜索引擎和社交媒体,需要在俄罗斯境内保存数据吗?如果不照做,会遭到罚款,甚至被关闭吗?

在加利福尼亚,Twitter和Facebook都表示正在研究这项法案,但拒绝进一步评论。

阿拉波娃表示,毫无疑问,这项法律会对网民产生寒蝉效应。例如,在腐败的政府机构工作的告密者,理论上再也不能匿名发帖了。

阿拉波娃表示,在8月1日生效前,法案的实际影响是无法衡量的。如果这项法律开始执行,首先会处以最高14.2万美元(约合88万元人民币)的罚款,甚至暂时关闭博客。

与这项互联网法一样,有关四个不雅词汇的禁令在艺术家中也引发了不安和嘲讽。(这些粗鲁词汇分别指涉男女生殖器、性行为和娼妓,在法案中也未明文写出。)很多人认为这项法律会被广泛忽略,但克里姆林宫试图审查艺术作品的想法令人感到愤怒。

“当他们说,‘不要尿床,不要用手吃东西,不要用那个词时,’我们感觉仿佛又回到了幼儿园,”知名作家维克托·V·叶罗费耶夫(Viktor V. Yerofeyev)说。“俄罗斯政府一方面说俄罗斯人是最棒的,一方面又不相信俄罗斯人民。”

Andrew Roth、Alexandra Odynova自莫斯科,Tim Arango自巴格达,Declan Walsh自伦敦,Marjorie Connelly、Noam Cohen、Peter Lattmann自纽约,Vindu Goel自旧金山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许欣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俄罗斯政府立法收紧网络言论空间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5130.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