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为政治与亲属渐行渐远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5-6,星期二 | 阅读:1,641
Jason Horowitz

Simon Maina/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总统在2006年访问肯尼亚时,会见了自己的继祖母萨拉·奥格韦尔·奥尼扬戈(Sarah Ogwel Onyango)。

波士顿——奥巴马总统的姑妈泽伊图妮·奥尼扬戈(Zeituni Onyango)本月在南波士顿的疗养院去世,她最亲近的亲属来到她位于疗养院附近的公寓中收拾她的物品。房间内的墙壁上挂满了相框,里面是她与奥巴马总统的合照。

上周六,亲属们在光亮的木棺前为她守灵时纷纷哭泣,称奥尼扬戈——奥巴马父亲同父异母的妹妹——代表着“奥巴马家族的精神”,他们还讨论筹钱将她的遗体送回肯尼亚。奥尼扬戈的家人表示,奥巴马帮忙付了殡葬费,并发来吊唁信,但他没有现身,而是去打高尔夫球了。


Josh Reynolds/Associated Press 泽伊图妮·奥尼扬戈在4月8日去世。

Evan McGlin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奥巴马同父异母的哥哥马利克·奥巴马站在殡仪馆外,里头正在为泽伊图妮·奥尼扬戈举行守灵活动。

每一个关系复杂的家庭都有自己的麻烦事。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奥巴马家族也是普通人家。但这个家族的内部关系因为距离和语言产生了疏离,政治致使这种疏离进一步加剧。

奥 巴马同父异母的哥哥马利克·奥巴马(Malik Obama)说,“他过他的日子,我过我的日子。”马利克乘飞机前来为姑妈守灵,他提到61岁的姑妈奥尼扬戈时非常激动。他表示,他“不会说”自己和奥巴 马总统保持了亲密关系。“因为就连我的其他兄弟姐妹也散落各地,”马利克·奥巴马说,“现在,我觉得情况变了。”

作为总统,奥巴马一直与这个成分复杂的家族的成员保持距离,甚至都没承认与其中一些人的亲属关系。在有关总统古怪亲属的悠久传说中,不同的奥巴马家族成员曾面临被驱逐出境,遭到醉驾指控,创立了以奥巴马名字命名的基金会,撰写过回忆录。

奥 巴马当年是一名能够连接不同世界的候选人,他的一生讲述了一个堪萨斯遇上肯尼亚的故事,而这些亲属是其中的重要元素。2009年,非洲亲属代表团乘飞机前 去参加奥巴马的就职典礼,受到了王室般的礼遇。当第一夫妇在台上称赞一位姑妈的传统服饰时,这位姑妈笑容满面。他的兄弟们和叔伯们参加了一些特别的舞会。 整个家族在奥巴马的带领下参观了白宫,并在此后骄傲地与这位新总统合影。

如今,由于奥巴马已经热情接纳了在文化上与他比较接近的亲属——与他关系亲密的同母异父的妹妹,经常与他打篮球且曾就读于常春藤盟校(Ivy League)的妹夫,以及住在楼上的岳母,他与父亲一边的亲属有所疏远。

在白宫,那些看到总统对其非洲亲属的反应的官员们表示,让奥巴马为他们的言行作出解释是不公平的,因为他们之间甚少来往。白宫发言人埃里克·舒尔茨(Eric Schultz)说,“这是总统的家庭私事,我们不会发表评论。”

如今,很多亲属都有自己的事业,尽管这些事务通常都与他们与奥巴马的亲属关系有关联。奥巴马同父异母的哥哥、伴郎马利克·奥巴马目前在内罗毕和马里兰两地奔忙,经营着贝拉克·H·奥巴马基金会(Barack H. Obama Foundation)。

“我 能说什么? 基金会的发展没有我设想的那么好,”54岁的马利克·奥巴马说。“我致力于基金会的发展,成立基金会是为了纪念我的老爸。”马利克·奥巴马通过也门及利比 亚的朋友为该慈善机构筹集资金,他是穆阿迈尔·卡扎菲上校(Col. Muammar el-Qaddafi)的支持者。

多年来,马利克·奥巴马一直在推广自己的书《老贝拉克·奥巴马:一名非洲学者的成功与生活》(Barack Obama Sr.: The Rise and Life of a True African Scholar)。但他不是奥巴马亲属中唯一出书的人。

奥 巴马同父异母的弟弟乔治(Geroge)出版了《家乡:一个有关希望与生存的非凡故事》(Homeland: An Extraordinary Story of Hope and Survival)。 奥巴马同父异母的姐姐奥玛(Auma)撰写了回忆录《生命就此展开》(And Then Life Happens),并出演了纪录片《奥玛·奥巴马的教育》(The Education of Auma Obama),奥玛是与奥巴马关系最密切的非洲亲属。奥玛的白人前夫伊恩·曼纳斯 (Ian Manners)与奥巴马见过几次面,他将出版一本有关肯尼亚腐败情况的书籍,书名暂定为《我们的兄长,奥巴马》(Our Brother, Mr. President)。他曾受到奥巴马的激励,竞选英国议会席位,但没有成功。

奥尼扬戈也出版了回忆录,书名是《凌辱的眼泪》(Tears of Abuse)。1988年,她在奥巴马第一次到访肯尼亚时见到了他,当时曾提醒他不要远离自己的非洲家族。

2000 年,奥尼扬戈利用有效签证来到美国。据奥巴马的亲属透露 ,2001年,当奥巴马担任伊利诺伊州参议员时,奥尼扬戈帮助照看了奥巴马刚出生的女儿萨莎(Sasha),并在芝加哥为奥巴马家处理家务琐事。在寻求政 治避难失败后,奥尼扬戈非法滞留美国。在2008年竞选期间,当记者发现她住在波士顿的公共住房里时,奥巴马的助手表示,奥巴马不知道她非法滞留美国,并 退还了她265美元(约合1655元人民币)的竞选捐款。

2010年,奥尼扬戈获得庇护许可,并向一名面试官炫耀称,“我是奥巴马总统的姑妈。如果他做了错事,我是世界上唯一有权揪他耳朵,扇他的人。”

1988年与非洲家族的联系对奥巴马的自我发现历程,以及最终产生政治雄心具有重要意义。

奥 巴马在回忆录《我父亲的梦想》(Dreams From My Father)中,对姑妈泽伊图妮用“迷失”来描述一名失去联系的家庭成员进行了思考。当时,奥巴马家族的主要相关例子就是奥巴马的叔叔奥尼扬戈·奥巴马 (Onyango Obama),也被叫做奥马尔(Omar)的他在年轻时来到了波士顿,并在那儿非法居住了几十年。2011年,他在邻近城镇弗莱明汉因为醉驾指控被逮捕,他告诉记录人员,“我想,我会给白宫打个电话。”

随 着大选临近,白宫似乎不想和这位叔叔有任何瓜葛,后者身上也背着未执行的驱逐令。白宫官员表示,没有任何记录显示总统曾和他的这位叔叔见过面,不过,去年 9月,他的这位名叫奥马尔·奥巴马(Omar Obama)的叔叔在法庭上表示,在1988年入读哈佛法学院(Harvard Law School)之前,侄子曾和他在坎布里奇共度了几周时间。

他在听证结束后说,“让侄子和自己待在一块是件好事,”还说在自己的家族中,“我兄弟的孩子就是我自己的孩子。”

舒尔茨当时尴尬地承认,总统在上世纪80年代末确实曾和叔叔在一起生活,“那之后,他们每隔几个月就会见一次面,不过,总统离开法学院之后,两人就断绝了联系。”他还说,“总统已有20年没见他,有10年没和他说过话了。”

在 奥尼扬戈弥留人世的最后几周里,是奥马尔·奥巴马在帮忙照顾她,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目前在弗莱明汉的一家酒行工作。他安排了守灵事宜,之后还帮忙召集了一 次筹款活动,好凑够钱把她的遗体送回肯尼亚。最近的一个下午,奥马尔拒绝评论他和总统之间的联络情况,当时他正在酒行的停车场里处理一只被丢弃的酒瓶,他 只是说,“你对我的家族的了解,不会比我多。”

总统的另一位叔叔赛义德·奥巴马(Said Obama)在肯尼亚接受采访时说,他并不因为总统和家族中人保持距离而怨恨他。他说,“他可以选择和那些让他感觉自在的家人待在一块。”

让总统感觉自在的家人包括玛雅·苏托洛-吴(Maya Soetoro-Ng),她是奥巴马母亲和第二任丈夫的女儿,她的第二任丈夫是印度尼西亚人。奥巴马和另一名同父异母的兄弟的关系要淡薄的多,后者也与那个地区有着一定的关联。

马 克·奥科斯·奥巴马·狄善九(Mark Okoth Obama Ndesandjo)选择的人生道路,大体上和总统是平行的,他毕业于另一所常春藤盟校,母亲是一名美国白人女性,目前他生活在中国,他既是一名钢琴师, 也是作家和商人,他经营着一家以奥巴马为品牌的文化基金会,正在宣传自己的一本回忆录《奥巴马的旅程:跨越三种文化的自我探索冒险之旅》(An Obama’s Journey: My Odyssey of Self-Discovery Across Three Cultures),这本书用毫不客气的笔触描绘了他已过世的父亲,探寻了他自己和总统之间的坎坷关系。

在圣诞节期间走访内罗毕的狄善九在电话里说,他和他在非洲的其他奥巴马家族的族人,已有好一段时间未曾听到总统的音信了。狄善九说,“当总统任期步步向前推移时,贝拉克几乎是在想方设法地抛开自己的家族,而早年时,他对自己的家族却投入了满腔热情。”

Reuben Kyama自肯尼亚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许欣、张薇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奥巴马为政治与亲属渐行渐远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5005.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