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船,韩国安山失去了250个孩子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5-5,星期一 | 阅读:1,388
MARTIN FACKLER

渡轮失事造成安山檀园高中250名高中生遇难,让这座城市一直沉浸在悲痛中。

韩国安山——在单调的工业城市安山,檀园高中(Danwon High School)校门外一家杂乱的商店里堆满了各种校园用品。蒙着灰尘的玻璃窗上挂着白色的运动服;钢笔和铅笔被整齐地码放在架子上;堆满冰激凌的冰柜则放在店外,吸引着路经此地的学生。

然 而,这家小店里的大部分空间,都被用于安放或许算得上是它最为重要的商品了,也就是为残酷的韩国大学入学考试准备的成摞的历史、数学和英语练习册。现在, 店老板之一金仁振(Kim In-jea,音译)怀疑,他根本卖不出多少本11年级的练习册,来年他甚至不打算囤积12年级册子的货了。

本来会购买练习册的学生们出门参加年级旅行,其中的大部分人却永远也回不来了。

檀园高中的11年级学生中,有近四分之三在两周前的沉船事故中遇难。这是最近数十年里,韩国经历的死伤最为惨重的灾难之一。

“我看着这些孩子长大,认得他们每个人的脸,”57岁的金仁振说。他就住在附近,有七户邻居经历了丧子之痛。“说这片居民区感觉空荡荡的都太轻描淡写了,真的是死气沉沉。”

对于一个因经济成就和流行文化输出而更为人熟知的国家而言,这次的损失是一种打击。然而,这起悲剧对学校周边破败的工人阶层居民区古栈1区的打击尤为沉重。居民们表示,在每栋低矮的砖砌公寓楼里,都曾居住着至少三到四名遇难学生。

古栈1区通常会因为少男少女的忙碌生活而显得生气勃勃——他们挤在当地的网吧里玩电脑游戏、三五成群叽叽喳喳地涌入元古栈公共图书馆(Wongojan Public Library)学习,或者去参加韩国无处不在的课后“补习”班。

现在,居民们描述的却是种悲伤寂静的生活,只会不时被似乎源源到来的送葬队伍所打断。这些队伍的目的地是孩子们的学校,为的是向他们致以最后的敬意。迄今为止,这里已经举行了156场葬礼。仅在周日一天,就有30场,其中的大多数死者是在沉船事故中遇难的学生。

这种阴郁的气氛笼罩了整个安山。这座港口城市位于首尔以南一小时车程的地方,工厂生产汽车零部件和电子产品,到处是千篇一律的公寓楼。当地居民称,自从事故很可能夺走了那里250名少男少女的性命后,这座有76.3万人口的城市就陷入了令人窒息的悲恸之中。

医院被75名幸存学生中的大部分人所挤满,直到这一周,几乎所有人都出了院为止。那里还停满了遗体:在韩国,医院往往也是殡仪馆。上周临近尾声的那几天,灵堂里停放的渡轮遇难者实在太多,以致于一些家庭不得不等上一天,才能排上位置。

在一座体育馆里临时搭建的纪念堂中,遇难者的照片被展示在一面覆盖着黄白两色花朵的墙上。悼念者排着队,最多要等上90分钟。队伍沿着人行道蜿蜒排开,走了好几个社区,还在附近一所小学的院子里来回折了好几个弯。上周二,纪念堂才被搬到了市立公园的一处永久场地上。

“一 所高中的整个年级都被抹去了,”安山市所属的京畿道副知事金熹谦(Kim Hee-kyeum)说。他所属的京畿道政府已向不堪重负的安山市官员给予了帮助。“不仅是250名逝去的学生。我们还要帮助他们尚在人世的同学、父母、 朋友、邻居和整个安山市。要熬过这段噩梦,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现在,装饰着鲜花的黑色灵车引领着由小轿车和大客车组成的送葬队伍,最直接地表达出了该社区的悲痛情感。

其中的一支队伍送别的是朴雅枝(Park Yae-ji,音译)。在亲人的记忆里,她是一名开朗成熟的16岁少女,会帮助上班的母亲照顾弟弟。

本周一个天色灰暗、细雨蒙蒙的上午,雅枝最后一次回到了檀园高中。此举遵循的是韩国的一种风俗,即把死者带回生前生活过的各个地点,其中包括家和工作学习场所。

葬礼的大部分时间里,她37岁的母亲严芝英(Eom Ji-young,音译)表现克制,但看到雅枝的桌上安放着白菊花的时候,她丧失了冷静,抽泣着瘫倒在地。这间教室里还有近30张课桌,但只有两张没有配上献给死者的白色花束。

教师们在走廊上列队站立,低垂着头。官员表示,葬礼实在太多,老师们必须几乎一整天都那样站立着。雅枝的家人离开的时候,又一辆灵车已经等在外面。

其他年级的学生已经返校一周有余,因此亲眼看到了许多沉痛的诀别。

市里和道里的官员表示,“艺术心理学家”正在教授这些学生如何应对校友离世,通过绘画等艺术形式来帮助他们表达哀思。在世的11年级生,包括事先选择不参加年级旅行的13人,仍未重返课堂,官员表示他们还没有确定复课的日期。

还有81名学生的遗体尚未打捞上岸。这很可能意味着,在未来一段时间里,学校还将继续接待哀伤的家人。

雅枝的妈妈感到欣慰,因为至少找回了女儿的遗体,并为她举办了体面的葬礼。

在守灵仪式上,投影仪放出照片,展示了雅芝短暂的一生:婴儿时抱在笑意盈盈的年轻父母怀中;闪亮双眸的小女孩赤脚坐在童车里;戴时髦黑眼镜、一头乌黑长发的少女站在母亲身旁,她已经长到和母亲一般高了。

严芝英似乎因为痛苦而颇为茫然,其间她掏出手机,展示了自己与女儿通过即时通讯服务进行的最后一次交流。她轻轻地用手指点击屏幕,重读女儿在那艘从仁川前往度假胜地济州岛的夜班船上,发回的每条消息。

“妈妈,我挺好的,不要担心,”她写道。“晚安!”

严芝英回复,“玩得愉快”,不过这则消息并没有被打开阅读。这表明,雅枝没再打开手机。第二天上午,船沉了。

周日拜访过檀园高中后,一家人开始送雅枝走最后一程,开车前往一座工厂式的大型火葬场。放开女儿的遗体后,严芝英瘫倒在地上。

“我的宝贝没了,我要怎么办?”她哭喊着,抓住自己母亲。“妈,告诉我该怎么办!”

雅芝的父亲朴相佑(Park Sang-woo,音译)今年41岁,曾在韩国特种部队服役,如今在工厂工作。他本来一直在努力克制自己,现在也突然抽泣起来。这对夫妇仅剩的孩子、10岁的善焕(Seon-hwan,音译)抚摸着父亲的后背。

类似的情景在这家火葬场反复上演。当天,这里接待了16个檀园高中学生家庭。火葬场主管李宰林(Lee Jae-lin,音译)表示,手下员工承载了巨大的悲痛,一旦葬礼办完了,他会送他们去进行心理咨询。

“送别一个孩子就够困难了,”李宰林说。“要怎么送别250个呢?”

Su-Hyun Lee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张薇、黄铮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一条船,韩国安山失去了250个孩子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4953.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