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对待关于改革的谬见

作者:枫林仙 | 来源:伯特利评论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5-5,星期一 | 阅读:1,945

中国一部分知识分子的观念滥觞于极端年代,继承了平等主义、激进主义和反智主义。这些观念酵母至今仍然在发酵。它们通过大学课堂、私人交谈、媒体渠道和公共讲坛传播给公众,特别是青年。

文/枫林仙

精神分裂似乎是眼下观念市场的流行症状。长篇大论与清晰常识常常了无干系,博学鸿词和复杂现实往往相互冲突。很可能是因为人们的身体与心灵在急速改变的中国发生了错位。如今人们越来越广泛而深刻地投身或卷入社会的现代化进程。人们一方面开始享受现代生产方式创造的丰富物质和产品,但另一方面头脑却慢了好几拍,以至于跟不上时代。精神分裂是此种巨变时代身心分裂的产物。这也是造就当前甚嚣尘上的民粹主义和激进主义思潮的根源。正是这股思潮有意无意地促成了对改革的一种严重误解。

中国一部分知识分子的观念滥觞于极端年代,继承了平等主义、激进主义和反智主义。这些观念酵母至今仍然在发酵。它们通过大学课堂、私人交谈、媒体渠道和公共讲坛传播给公众,特别是青年。这种征候反映了公共领域内话语的贫乏,体现了观念领域的不健康状态——从众和跟风,缺少独立思考,对不同意见缺少宽容,非理性情绪压倒理性言说,追随偶像,崇拜权威,缺少严肃而精准的辩驳与讨论,常识经常遭到漠视,以及轻佻与浮薄……这种风气恰恰不是开放自由的市场习气,而是喧哗讲堂上盛行的教条主义。

当这些知识分子面对现实问题时,在观念上往往是不究其真,不求其实,糊里糊涂。例如,前些年有人对中国当代思潮作出分类,结果充满了民粹主义激进调子的秦晖、张鸣等人居然被列为自由主义者。然后此种误解堂而皇之地到处流传,俨然定论。由此可见,公众对于民粹主义的警惕是何其松懈,对于观念的识别是何其粗枝大叶,掉以轻心。

一、观念世界的新物种

细究起来这些所谓自由主义者都是货真价实、纯正土产的新左派,与之前被确认的各类思潮有所不同,是一个新的观念物种。他们喜欢藏匿真实的观念取向,更喜欢贴上自己都不理解的观念画皮。其奉行的理念可以美其名曰有中国特征的社会民主主义。其中国特征包括:知识与思辩水平低下,迷恋平等主义,热衷分配,泛道德主义色彩浓烈,民粹情绪旺盛,口号多于道理,观念皆系拼凑,缺乏内在逻辑。

究其实质,他们在权力与市场这两件事上,从来没有想清楚过。按照他们的理解,市场是一个好东西,但它不够好,因为市场总是会引发贫富差距,总是让一些人无法得到他们想得到的,实现他们想实现的,需要从外部伸来一只手把这些问题给解决了。这只外来的手就是公共权力,依靠呼唤它,调教它、让它来实现公平正义和社会团结。但是历史经验告诉他们,权力可不是好玩的,所以他们也长了记性,经常地羞辱它,诅咒它,批评它,以为这样就可以限制它作恶。据说这是一种经验渐进的积累。确实,他们中的一些人号称尊奉英美经验主义,而实际上,他们并没有前者的洞察力和超越性,而只是沦为“经验”的奴隶。最后,他们只能跳大神一般祭出看家宝,宣布一人一票就能彻底解决这一切危害。

诺齐克曾说过知识分子反对市场的理由:他们的激励方式是科层式的学术评判和相应的分配机制,因而无法接受市场不讲个人美德的粗暴方式。在中国,这倒未必是一个充分的解释,因为有太多知识分子寄生于与生产性领域无关的机构之中,他们从小接受的观念就是分配,再分配,再再分配,永远分配。所谓优秀往往是顺从权威的答案和标准,得到上级的奖赏,而不是踏实工作,切实创造;所谓成功则是出人头地,众星捧月,成为某方面的权威,予取予求,从此无人敢于质疑他们。因此,对于实质性的事物,他们并不较真,一切都大而化之,得过且过。也因此,主宰他们头脑的是分配性伦理,而不是生产性伦理。捞得到是你有本事,捞不到是你倒了霉。要解决这种不公平,据说办法就是依靠权力再行分配。

然而他们找错了要害,因为要害全然不在这里。权力必须被限制,而不是被调教。价值只能被创造,而不能被分配。调教权力的想法不过是国师心态。柏拉图三赴叙拉古,想干的就是这种勾当,结果遭卖身为奴。这不是隐喻,而是古老的教训,可惜至今还少有人汲取。分配价值无非是寄生于世,不思进取,坐稳现成的奴隶。

在这两件事上没有搞明白的人可以罗列一个长长的名单:秦晖、张鸣、周保松、许纪霖、蔡定剑、姚中秋、贺卫方、江平……这些人兜售的观念都是拼凑而成的。他们不愿意努力去理解基于客观分析的社会原理,也从不认真对待现代社会思想几百年来的成果,因而对常识往往作口号式运用。甚至连停下嘴来认真理解一下这些常识的耐心都阙如。所以,他们可以杂乱无章地思考很多事情,却从来不能贯通地思考这些事情。当我们深入观察和推敲其观念的细节时,就会发现其荒谬程度绝不亚于任何诓世巨谎。他们的观念世界是靠指鹿为马、倒黑为白建立起来的。若是赵高再世,怕也只能自叹弗如。

错乱的言语不能掩盖其共同的价值诉求——平等。他们偷窃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基本自由理念,但又宣称要让机会、财产、地位等等在每一个人那里平等配置。因此,他们自相矛盾,以人道的名义,用平等去颠覆自由。这一理念的终极根源乃在于他们从未从世俗乌托邦的美好迷梦中醒来。不过现在他们长进了,把梦做得精致了一些,处心积虑地把自己打扮成不但要平等而且要自由的超越派。戏唱得太久了,以致自己都相信他们拼凑出来的七宝楼台竟然真的存在。

就在他们做着春秋大梦的时候,认真思考的人早已迈过极端年代的废墟,在追求真理的道路上行进得很远。现代社会科学和社会思想随改革开放的大潮而来,已经对这场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作出了初步的理解和领会。只不过这些实事求是的结论一点儿也不动听,总横遭误解和诅咒。信奉民粹主义的激进知识分子们罔顾现代社会科学的常识,用迷梦指控真知,用偏见诬蔑理性,还博得满堂喝彩,算是20世纪迄今中国历史屡演不衰的老戏了。

从不严肃对待思想分歧是当代观念市场的景象。有推销员,却没有商品,最后推销员只能兜售自己的人格、美德、声望和姿势了。比较的不是商品的品质,而是搞传销的身段。此时的市场竞争就不再是严肃的,而是轻浮的。所以不管你是左是右,也不管你是白是黑,大家一同混世就是上上之策。一切复杂的难题都被归结为一个问题——“你是支持权贵还是支持民众?”

也就难怪,站队哲学畅行于世。

以上摘自 《被误解的改革》引论。祝贺枫林仙新书上市。

图书信息详见:被误解的改革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认真对待关于改革的谬见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4825.html

分类: 图书评论, 多向思维.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