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反对环保主义

作者:李子暘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5-1,星期四 | 阅读:1,145

环保主义者在抗议(资料图片)

一个人声称他想要保护环境,这并不等于他的主张就能保护环境。同样,另一个人没有这样说,也不等于他就是一个极端自私的破坏环境者。考察一个政策的全部后果——而不是这个政策想要达到的后果——这正是社会科学的任务之一。

在环保这个问题上,我的基本意见是:如果有完善的市场体制,环保基本上不会是一个问题。因此,解决环保问题的关键在于完善市场体制。靠环保主义者主张的那样,由政府大力干预,或像在家修行的弟子们主张的那样,存天理、灭人欲都不可能解决环保问题。这两种主张基本上都是破坏市场体制的。

举一个极端的例子,齐白石的绘画是不是污染?是,因为他老人家弄脏了原来干净的纸。不过,这张纸被弄脏的损失远远小于得到一张齐白石画的收益,所以,几乎没有人认为这是污染。如果荣宝斋的纸被一个笨蛋涂鸦,想来荣宝斋是一定要索取赔偿的。但荣宝斋会向齐白石索取赔偿吗?天方夜谭。

所以,污染的含义不是弄脏、破坏、喧嚣,而是损失大于受益。

没有不带来污染的行为,呼吸、写作、听音乐都必然带来污染。

因为由荣宝斋在,所以那里的纸不会被人随便涂鸦,只会被特定的人做特定的污染(买纸的人绘画)。后一种污染的收益要大得多。好像没有人提出要画家尽可能少画,以减轻污染。

用经济学的术语来说,绘画的成本是内在的,完全由买纸者来承担。这时,即使污染再严重(画得再多),也不构成什么问题。没人会感觉不满。

但有时,这种成本会不再全是内在的,会发生外溢,结果,行为实施者只承担一部分成本,这样一来,原来的平衡就会被打破,在新的成本结构中,行为实施者制造的污染会超过收益,但并没有超过他自己的收益,因为一部分成本外溢了,被其他人承担了。他负担的成本减少了。

何时会出现这种情况?荣宝斋的纸成为公有的时候。

蒙古草原就是公有的。结果大家就尽可能的放牧。因为牧场损失的成本是大家承担的,而放牧的收益却只归牧民自己。假如牧场的损失和放牧的收益都归牧民自己,牧民还会过度放牧吗?

假如是自己买的纸,会在上面随便乱画吗?不会。

牧民也不会在自己的牧场过度放牧。

环境保护问题就是这样不会成为一个问题。

需要人们尽可能少画画吗?不需要。需要牧民降低需求、少生子女、尽可能少放牧吗?不需要。需要的只是产权明晰。

环保主义为何往往提出相反的主张?

他们想把本不可调和的东西硬调和在一起——公有制和个人负责。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为什么我反对环保主义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4821.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