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在美国大学中的地位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4-27,星期日 | 阅读:1,401
英国《金融时报》 吉莲•邰蒂

20年前,美国的文化人类学家奥林•斯塔恩(Orin Starn)前往秘鲁对安第斯山脉的一个贫穷部落开展了研究。这是典型的文化人类学研究活动。

但自那以后斯塔恩有了另一个重要的发现:有时翻转镜头去研究一下当代美国生活中的部落甚至更为有趣。他最近发表了一本关于泰格•伍兹(Tiger Woods)的著作。该书引人入胜,将高尔夫球作为一种文化象征进行了研究。自诩是一名“体育人类学家”的斯塔恩还研究了长曲棍球的棘手问题。他现在是美国北卡罗来纳州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的一名教授。

其中原因显而易见。从银行家转行当记者的比尔•科汉(Bill Cohan)曾撰文爆料过高盛(Goldman Sachs)和贝尔斯登(Bear Stearns)的内幕。科汉最近出版了《封口费》(The Price of Silence)一书,这本引人入胜的书详尽无遗地讲述了2006年杜克大学男子长曲棍球队队员被控强奸的丑闻事件。我在拜读之后唯一感到意外的是,虽然现在曝光了这么多原始资料,却没有更多的学者研究这种新兴的体育人类学。

科汉这部600页的鸿篇巨著显示出,美国一流大学(以及许多法律和媒体部门)的高调言辞与肮脏现实之间日益脱节。就体育而言,权力、金钱、种族主义和文化各种问题交织得尤为明显,以至于一些当代人类学家认为,就文化影响力和经济实力而言,体育实际上远比当今西方世界的宗教更有吸引力。正如斯塔恩在评论科汉的这本书时所说:“如果你从头梳理杜克大学的这桩丑闻,没人想象得到一个体育项目的预算竟然接近5000万美元。这种在经费、精力和关注度上对体育运动的巨大投入,显然超过了应有的限度。”

我们有必要简单回顾一下这桩丑闻的细节。尽管这桩丑闻在美国国内家喻户晓,但在其他国家则并非如此;对于像我这样在英格兰长大的人来说,它们仍显得相当怪异。在英国,长曲棍球是一项有益健康的业余运动,打比赛的主要是私立学校的十几岁的少女们。

故事始于2006年3月。当时杜克大学的男子长曲棍球队在赛季中连连取胜,于是举办了一场酒气熏天的聚会,还请了脱衣舞女表演。(一篇讲述长曲棍球运动优势地位的文章爆料称,原来教练在聚会开始前给了球队1万美元的“聚餐费”)。

在聚会变得乌烟瘴气之后,一位(黑人)脱衣舞女宣称被三个男球员(大多为白人)强奸了。当地一位激进的总检察长以球队曾发表过令人不快的种族主义言论为由而支持她的控诉。然而,那些球员的有钱的父母聘请了顶尖律师进行反击。最终法庭没有支持舞女的强奸指控,球员们被宣布无罪,并获得了杜克大学6000万美元的赔偿金。

随后,这位激进的总检察长被取消律师资格。媒体招致了铺天盖地的批评,被认为利用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这些能激起强烈感情的问题,将这场风波转变成了一场政治迫害。或者正如杜克大学校长理查德•布罗德黑德(Richard Brodhead)所说:“最让我感到恐怖的是,在发现事实真相之前,真实的人类生活已经被迅速出现的言之凿凿的定论操纵。”

到目前为止,这桩丑闻令人震惊。但或许最引人瞩目的是整个丑闻背后不为人所知的问题:体育在大学里异常尊崇的地位——大学有些本末倒置了。然而,体育在大学里的这种影响力和尊崇地位遭致人们的嫉恨,而当丑闻出现时,他们就会借机发泄心里的积怨。于是政治迫害发生了。

那么现在情况有所改变吗?最近一流大学校园喜欢宣称情况已经改变。它们现在出台了许多防止酗酒、性侵和“运动员”文化的计划;大学领导人(和检察官)也往往在提起起诉前更加谨慎地审查证据。但在现实中,大学校园里的“运动员”行为案件依然层出不穷,从商业和文化影响力来看,大学体育实际上仍在不断膨胀。因此人们对最近的全美大学篮球联赛总决赛感到愤怒。

或许这并不令人意外:正如人类学家们知道的那样,每个社会都有能够让各个团体凝聚在一起的权力网络和习俗。但人类学的另一个基本常识是,无论在华尔街还是在大学校园里,当没有人谈论的时候,习俗在维持权力结构方面最为有效,无论它多么令人不快。那么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有关2006年丑闻的好消息是,它激发了有关标准的辩论。

然而,坏消息是,斯塔恩的问题依然在很大程度上没有得到讨论:大学为何让体育占据如此主导的地位?

译者/邹策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体育在美国大学中的地位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4551.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教育观点, 新闻视线.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