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长弃船违背了光荣的海事传统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4-22,星期二 | 阅读:1,195
Christopher Drew, Jad Mouawad

Yonhap/Reuters
戴着口罩的李俊石被逮捕。他是两年来第二位在沉船事故中弃船逃生的船长。

自从泰坦尼克号在首航时载着船长及众多乘客沉没之后,大众文化就普遍认为,在船舶沉没时,船长应该与船共存亡。

但如今,仅两年多的时间里,已有两次船长率先逃出即将沉入水中的轮船,把自己的性命置于恐慌乘客的性命之上。第一次是在意大利,这一次在韩国。

有关这次事故的一张照片被大量转载,照片上,这名韩国船长正在他人的帮助下逃离自己的船——“岁月号”(Sewol)。他走下甲板,逃到了安全的位置,与此同时,许多乘客仍然在甲板下面,生还者认为,他们在那里被汹涌的海水和杂物碎片困住。

由于上述行为,现年69岁的韩国船长李俊石(Lee Jun-seok,音译)被国内的博客作者叫做“岁月号的魔鬼”。他也因此入狱。

海事专家称,李俊石弃船的行为令人震惊——这违反了针对船员的一个光荣的国际(和韩国)传统,该传统不仅具有法律依据,同样基于公认的行为准则。

退役的美国海军少将、前潜艇艇长约翰·B·帕吉特三世(John B. Padgett III)说,“此人让所有曾经在海上统领过舰船的人蒙羞。”

海军上校威廉·H·多尔蒂(William H. Doherty)也有着相同的感受。多尔蒂曾经指挥过海军舰只和商船,并曾在一家大型游轮公司负责安全事务。他说,李俊石置447名乘客于不顾的决定是“耻辱”,认为这件事和2012年意大利海域歌诗达“协和号”(Costa Concordia)的事故类似。他说,“既然你为将近500条生命负责,或者表示自己会这样做,那么你就不能第一个上救生船。”

长期以来,美国的民事法院一直认为,船长有义务保护乘客和船舶,但韩国和意大利的例子似乎将测试,船长在事故中是否负有刑事责任。

在沉船事故导致30多人遇难之后,意大利船长弗朗切斯科 ·斯凯蒂诺(Francesco Schettino)目前正因过失杀人等罪名受审。

截至周日,韩国沉船事故的死亡人数暂为58人,244人失踪。

专家称,大多数国家没有明确规定船长必须最后一个离船。如果船长在其他船上可以更好地指挥船上人员疏散,它们允许船长到救生船或附近的船只上。然而,韩国的法律似乎有明文规定,因此,有关部门可以因为李俊石在危机时放弃客船和乘客而逮捕他。国际海事公约《海上人命安全公约》(Safety of Life at Sea)——泰坦尼号事故之后,1914年首次出台——规定,船长对他的船以及船上所有人的安全负有责任。该公约晚些一个版本要求,在全船警报响起之后,乘客应该能够在30分钟内撤离。

“岁月号”的沉没过程持续了两个半小时,但许多生还者说,船员告诉乘客,在船内原地不动会更安全,而这可能让他们丧失了逃生的机会。(船长说,他后来发布命令,要求乘客从轮船上疏散,但目前仍不清楚该信息是否被传达给了乘客。)

美国海军的规定比针对商船的规定更加清晰。海军历史遗产部(Naval History and Heritage Command)发言人戴夫·维尔纳 (Dave Werner)说,早在1814年,海军规定就要求船长尽可能地留在出事的舰船上,尽全力最大限度地保住船只。

维尔纳援引目前的规定说,“如果必需弃船,指挥官应该是最后一个离船的人。”

拒绝弃船的军舰舰长和商船船长不胜枚举。

当泰坦尼克号这艘巨轮撞上冰山时,船长E·J·史密斯(E. J. Smith)也许开得过快,但他后来帮助挽救超过700人的举动赢得了赞誉。他坚持让妇孺率先疏散,自己却待在驾驶舱附近,和轮船一同沉没。

1956年,安德烈亚·多利亚号(Andrea Doria)和另一艘船在楠塔基特附近海域相撞之后,乘客被疏散,此后,船长彼罗·卡拉马伊(Piero Calamai)坚持独自留在侧倾的船上,希望拯救船只。由于其他的船员表示,除非卡拉马伊和他们一起走,将拒绝离开,他这才同意弃船。

1949年,美国海军的第一艘冷战间谍潜艇Cochino号起火,眼看就要在俄罗斯附近的巴伦支海沉没,船长拉斐尔·C·贝尼特斯(Rafael C. Benitez)却拒绝放弃这艘已经浮上水面的潜艇,虽然当时其他所有人都通过一块连接木板,跑到了行驶于这片凶险海域的另一艘船上。

贝尼斯特希望救下Cochino号。直到另一艘船上的人们大喊他的潜艇正迅速沉没,他才走上木板,获得了安全。机长的责任感也是全美航空1549号班机(US Airways Flight 1549)失事事件的主题之一,当时,由于撞到鸟群之后两个引擎都失去了动力,这架飞机在哈德逊河上迫降。把飞机降落在水面上之后,机长切尔西·B·萨伦伯格三世(Chesley B. Sullenberger III)在离开飞机前,两次检查正在沉入水中的机舱,确保没有人被遗忘在里面。

“岁月号”上也有英雄,他们中既有男性,也有女性。

其中一个是16岁的朴豪镇(Park Ho-jin,音译),当船徐徐沉入水中的时候,他发现一名六岁女孩独自站在船侧,身上已经被海水打湿。这个小女孩是被哥哥留在那里的,而她的哥哥回到船里寻找母亲去了。朴豪镇把这个小女孩抱在怀里,交给了在轮船旁边救生船里的人员。朴豪镇在晚些时候也登上了一艘救生船。

另一名生还的高中生说,22岁的船员朴智英(Park Ji-young,音译)帮助一些青少年穿上了救生衣,要求她们跳进黄海冰冷的海水逃命,当时,救生船正在海上等待。尽管这些学生要求她和他们一起跳进水里,朴智英却留了下来,没有给自己留下一件救生衣。“救完你们之后,我再下船,”她说,“船员最后走。”

她未能生还。人们在海上发现了她的遗体。

Thom Shanker、Choe Sang-Hun、Su-Hyun Lee 和Jiha Ham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王湛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船长弃船违背了光荣的海事传统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4252.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