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资本主义前途光明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4-22,星期二 | 阅读:1,654
杰里米·里夫金

Ji Lee; original painting by Eugène Delacroix

我们正在开始见证一个资本主义的核心悖论,这个悖论曾经推动资本主义发展到巅峰,但现在却威胁着它的未来。这个悖论就是:竞争市场固有的活力让成本大幅下降,以至于许多商品和服务几乎变成免费的,而且非常丰富,不再受制于市场力量。尽管经济学家永远支持降低边际成本,但他们从未料到,一场技术革命可能会让这些成本降到接近零的水平。

1999年,这一悖论初现端倪。当时,音乐服务提供商Napster开发了一个能让数百万人不向制作人和艺术家付一分钱,便可共享音乐的网络,重创音乐产业。接着,类似现象严重打击了报业和图书出版业。消费者开始通过视频、音频和文本共享他们自己的信息和娱乐内容,几乎不用花钱,完全绕过了传统市场。

边际成本的大幅降低重创了这些行业,而且现在正开始重塑能源业、制造业和教育行业。尽管太阳能和风能技术的固定成本不菲,但除此之外获得每单位能量的成本较低。这种现象甚至渗透进了制造业。数以千计的业余爱好者已经在用3-D打印机、开源软件和作为原料的再生塑料自己制造产品了,他们的边际成本几乎为零。与此同时,超过600万学生参加了免费的大型在线公开课程,这些课程内容发布的边际成本几乎为零。

行业观察人士承认,零边际成本经济的现实令人毛骨悚然,但称免费产品和服务会诱惑足够多的消费者购买更高端的产品和专业化服务,确保利润率大到足以让资本主义市场继续增长。但愿意为额外的优质商品和服务付钱的消费者人数有限。

如今,这种现象即将影响整个经济。一种可怕的新技术基础设施——物联网——正在出现,可能会在未来二十年的时间里,把经济生活中很多领域的边际成本降低到接近零的水平。这种新的技术平台正开始把所有事情、所有人联系在一起。目前,超过110亿个感应器被和自然资源、生产线、电网、物流网络和回收利用流程绑定在一起,放置在住宅、办公室、商店和车辆中,为物联网提供大数据。到2020年,预计至少会有500亿个感应器和物联网相连。

人们可以连上物联网,利用大数据、分析方法和算法提高效率,将生产和共享诸多产品和服务的边际成本降到接近零的水平,就像他们眼下对信息产品的处理方法一样。比如,美国有3700万栋大楼安装了与物联网相连的仪表和感应器,提供有关输电网中用电量和价格变化的实时信息。这最终会让用太阳能和风能装置进行绿色发电并当场存储的家庭和企业来为软件编程,在电价上涨时脱离电网,使用自己的绿色电能,并以近乎零的边际成本与邻居共享多余的电。

思科(Cisco)预计,到2022年,物联网给私营领域带来的生产力收益将超过14万亿美元(约合87万亿元人民币)。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的一份研究估计,到2025年,物联网带来的生产力进步会影响全球经济的一半。

尚未解决的问题是,如果数以百万计的人都能近乎免费地制造和分享产品及服务,那么这种未来经济将如何发挥作用?答案在于公民社会。组成公民社会的非营利性组织会负责我们在生活中作为一个共同体生产和共享的东西。按美元计算,非营利性组织是一股强大的势力。从2000年到2010年,非营利性组织的收入增幅强劲,高达41%——经过通胀调整——是同期国内生产总值增幅16.4%的两倍多。2012年,美国的非营利领域贡献了国内生产总值的5.5%。

今天,让社会公地(commons)更有意义的是,我们正在建设一个物联网基础设施,它能优化协作、普遍接入和覆盖范围,所有这些都对社会资本的创造,以及共享经济的开启至关重要。物联网是一个能改变游戏规则的平台,能让新兴的协作公地与资本主义市场一起繁荣。

这种协作性而非资本主义的方式关乎共享接入,而非私人所有制。比如,全球有170万人是汽车共享服务的用户。最近一项调查发现,加入该服务后,汽车共享服务用户拥有的车辆数减少了一半,他们更愿意使用汽车,而不是拥有它。数以百万计的人正在利用社交网站、再分配网络、租赁机构和合作机构,以很低或接近零的边际成本共享汽车、房屋、衣物、工具、玩具和其他物品。2013年,共享经济预计的收入为35亿美元。

受零边际成本现象影响最大的莫过于劳动力市场。在这个市场上,不见员工身影的工厂和办公室、虚拟零售以及自动化物流和运输网络正变得更加普遍。无怪乎新的工作机会都存在一些倾向于不以营利为目的,且能增强社会基础设施的协作公地领域——教育、卫生保健、扶贫、环境修复、儿童护理、老年人护理、弘扬艺术以及娱乐。在美国,从2001到2011年,非营利性组织从130万个增加到了160万个,增幅接近25%,而营利性企业的数量只增加了0.5%。在美国、加拿大和英国,目前非营利领域的从业人员在劳动力中所占的比例超过10%。

尽管增长显著,但许多经济学家称,非营利领域不是可以自给自足的经济力量,而是依赖政府福利项目和私人慈善的寄生之物。恰恰相反。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34个国家非营利领域的总收入中,将近50%来自各种收费,政府扶持占这些收入的36%,私人慈善占14%。

至于资本主义制度,它可能会在未来长期伴随着我们,虽然它的作用会进一步精简,主要是将网络服务和解决方案汇集在一起,让它作为强大的利基市场的参与者,在即将到来的时代繁荣发展。然而,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在一定程度上处在市场之外的世界,在这里,我们正在学习如何在一个日益相互依赖、协作,且全球化的公地中共同生活。

杰里米·里夫金(Jeremy Rifkin)是《零边际成本社会》(The Zero Marginal Cost Society)一书的作者。

本文最初发表于2014年3月16日。

翻译:陈亦亭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反资本主义前途光明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4134.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标签: ,

一条评论 发表在“反资本主义前途光明”上

  1. 正道使者说道:

    是啊?(汗)(晕) || @zhangge2201: 链接打不开。 || @DSY176932695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