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正义和宪法

来源:标尺自媒体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4-21,星期一 | 阅读:1,286

美国高院大法官从提名到最终确认都是美国媒体和社会高度关注的大事。而围绕大法官任命的国会听政程序也将引发民众对各项议题的广泛讨论和思考。美国社会的变化,不仅和选什么样总统有关,更和高院大法官的决断有相当大关系。美国大法官一经确认,任期是终身制,也就是可以做到退休。他们做裁决只遵照法律,不受参众两院以及总统,大众的意见的影响。

也就是说,没有人可以左右大法官断案的权力。不管你喜不喜欢高院大法官的意见,都是这些人说了算。因此,在每位法官提名确认前,大家得擦亮眼睛,看清楚。

奥巴马总统上任不久,就面临要提名更换退休大法官的这件事。他曾说自己希望的最佳人选是一个富有同情心,懂得社会公正(正义)的人。说到公正,我们先看看中国的文化,历史里最公正的莫过于铁面无私包青天了。包青天的形象,大家都知道,大黑脸,印堂还有一只月牙,据说是玉帝给他的天眼,为的是让他断案时,明察秋毫!对比包公,西方正义之神忒弥斯的样子,就显得奇怪了!首先不是高大威武的男子,而是清纯圣洁的妇女,她身着白袍,左手提秤,右手挥剑!她没长第三只眼,仅有的双眼,都是被蒙着的!西方人的解释是,司法纯靠理智,不靠感官印象。在正义之前,面貌,性别,人种,族群都不重要,人与人是平等的!这似乎在警示法官,你们不管审谁,断什么案子,都应该平等对待,忠实于法律。的确,法官如此冷静审慎不善同情,总会让人觉得冷酷不顾社会公正。然而,所谓社会公正是一个空泛而抽象的概念,左派嘴里的社会公正大多数是指弱势群体没有得到应有的机会,应该给与补偿之类的诉求,然而法官基本责任是守护宪法和法律,不是保护和补偿弱者。

尤其是高院大法官,他们裁决绝不能基于他个人对社会公平的认识和理解,而是要基于对宪法的解释和捍卫。美国宪法很重要,不仅是对法官又要求,而且对议员也有要求,比如美国宪法第六条还特别要求参众两院的所有立法委员,以及行政人员和司法官员都要宣誓效忠宪法。而《美国法典》(Title 28, Chapter I, Part 453)对每一个高院法官上任,都要求他们如此宣誓:

“我,某某,庄严地宣誓,今后将秉公执法,不徇私不偏袒,平等对待穷人和富人,我将忠诚地,不偏不倚地践约和履行美国宪法和法律加于我的所有职责,请上帝帮助我。”

我们可以看出,大法官要秉公执法其中两点是非常重要的,第一,对人不偏袒;第二,忠于宪法。这里并没有提到所谓的社会和经济的层面上的正义,更没有说什么同情心的。对正义理解大多时候是因人而异。例如,很多人认为罗宾汉的劫富济贫是正义,是实现了社会公正,但是按照宪法,每个人合法拥有的私有财产都应该受到法律保护,富人不在例外,暴力劫富济贫恰恰是违法行为。再比如,美国不少人认为优待黑人上大学值得提倡的,有益于社会平等,是对种族歧视的补偿。但是各类种族定额以及种族优待的政策却直接违背《独立宣言》承诺的所谓“人人平等”的原则。

关于平等对待,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给出了最好的解释:“所谓‘善意’的区别对待就是向众人兜售一种这样的观点,所谓由于多年而且明显不可治愈的缺陷的少数族群,如果得不到政府的关爱,就没法参与竞争。这类政策等于给这些少数族群贴上了次等人的标签,很有可能把他们惯出一些凡事依赖的陋习,或者养成所谓“受到特殊待遇,理所当然“的人生态度。”

托马斯大法官是黑人,但他常引用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Frederick Douglass)的话来反驳对黑人的优惠政策,“如果黑人不能靠自己的双腿直立,那就让他摔倒吧,我要求的只不过是给他一个机会,让他靠自己的双腿站起来,别去管他!”。托马斯说:“正如道格拉斯所言,我相信不用大学管理者的干预,黑人一样可以在各个方面实现美国梦。”

关于忠于宪法,托马斯反复强调大法官一定要有把自己的观点与释宪的方式用防火墙来分隔的决心。托马斯大法官认为最重要的是如何遵从立宪先贤的看法,拒绝把法官作为矫正社会不平衡的用具。他说:“我们释宪要按照它起草时的原意,而不是想我们该如何起草宪法”。因此,他也被自由左派扣上“原旨主义者”的帽子。但是,对于多数的美国民众来说,他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宪法先生”。

如今,奥巴马总统所谓法官要有“爱心”,要对不幸的人给予“同情”,无非是希望法官能都在裁决中善待弱势群体。但是,如果法官真的如此审案,怎么保守不偏不倚,平等对待的法律的根本原则?法官断案要基于法律,这是最起码的准则,绝对不能基于自己的同情心或自己的派别,否则公正将不复存在,法院成为另一个政治争斗的战场。

自由左派人士在这个问题上始终是搞不清楚的,总把法律严格要求下的断案和同情心驱使下的政治混为一谈。当然,我们并不否定其中“同情心”是出于善意,但是这个世界的罪恶往往是由于某些人初始的善意制造出来的。而且在这种所谓的善意背后,却让自以为是的正义凌驾于既定的宪法和法律之上。

华盛顿的政客们为一个个的救助案推波助澜,无非要解救民众脱离金融危机的危害,但这种善意却造成了国会把立法权委派给行政部门的违宪行为。几周前通过的AIG的奖金税法,表面上是要还纳税人的一个公道,但是却又成为一个破坏宪法的不良示范。难道在自由左派眼中,社会正义和同情心可以完全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

2009 .5. 14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平等,正义和宪法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4075.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