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特写:走在成为俄行政区崎岖道路上的克里米亚

来源:路透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4-19,星期六 | 阅读:1,591

Natalia Rudenko经营的乌克兰语语言学校,学生和教师坐在教室里,乌克兰诗人舍甫琴科的画像倒影在窗户上,2014年4月10日摄于辛菲罗波尔。REUTERS/Maxim Shemetov

路透克里米亚辛菲罗波尔4月16日(记者 Alissa de Carbonnel) – 一位学生家长要求Natalia Rudenko在辛菲罗波尔经营17年的乌克兰语语言学校现在开始教授俄语的呼声,仍在她的脑海里回响,当时有地方官员出现在她的办公室,解除了她的职务。

这些官员传达的信息是:致力于向乌克兰的大学输送学生的Rudenko以及她的学校,在这个上月通过公投脱离乌克兰加入俄罗斯的社会中不再有容身之地。

62岁的Rudenko情绪有些激动,她说:“我一点一滴地创办了这所学校。”当时她的办公室里挤满了惊愕不已的员工和学生家长。

俄罗斯政府将克里米亚纳入版图后对当地各种机构进行庞大重组,Rudenko被解职只是其中一个缩影。

对于当地的亲俄领导人来说,这是一项困惑、艰巨的任务,他们正急于在2015年1月1日截止日期前的“过渡期”内完成这项任务,当中不乏投机取巧和敷衍了事。

他们先侵占了当地从能源企业到港口、博物馆及工厂等几乎所有的乌克兰国家资产,然后再通过国有化变成俄罗斯资产。

自俄罗斯总统普京在3月21日签署法令正式将克里米亚纳入版图后,当地局势一片混乱。法院陷入瘫痪,乌克兰和西方国家银行的撤离,让当地银行网络紊乱不堪,当地与内陆的贸易关系中断。

俄罗斯警车已经开始在路上巡逻,但并不清楚受何种法律管辖。

“乌克兰法律不再适用,俄罗斯法律还未实施,”当地一家律所的一位合伙人说。

Rudenko的学校是克里米亚仅有的六家乌克兰语语言学校中规模最大的一家。众多学生家长希望学校改教俄语,因为他们将孩子的前程寄望于俄罗斯,而不是乌克兰,Natasha Melnichuk是这些家长中的一员。

“目前情况就这样,我们没有选择,”这位39岁的母亲说,她有两个儿子。“如果他们将来去俄罗斯上大学,继续学习乌克兰语已经没有意义。”

总体上,当地人认为,加入俄罗斯他们的境况会更好。但政治动荡令当地一些企业受到重创。

“做啥业务?都快黄了。规定天天变,没法儿干了,”一家葡萄园的负责人说。由于公司已被俄罗斯国有化,此人要求匿名。

造船厂Zaliv的生产活动已经暂停。受基铺示威活动影响,该公司的挪威和荷兰客户去年秋季就中断了新合约谈判。

“我们是一家100%的出口型企业,我们不知道接下来等待我们的是什么,”该公司发言人Marina Romanika说。

对于许多当地人而言,要不要留在克里米亚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过去几个月,我一直生活在如此可怕的压力下,”21岁的Anya Voznaya说,她在乌克兰国立师范大学当地分部上学。

Voznaya的父亲是一位退役的乌克兰军官,四年前他们从乌克兰中部城市Khmelnytsky搬到克里米亚。

“我父母正在办俄罗斯护照,我可能也会办,但离开还是留下,是一个艰难的选择。”(完)

 

编译:侯雪苹 发稿:王琛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路透特写:走在成为俄行政区崎岖道路上的克里米亚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3940.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