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媒体札记:情妇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4-19,星期六 | 阅读:1,443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徐达内 【作者微博

看上去,王文志已经成功复刻罗昌平。同为记者,同样通过微博实名举报副部级官员,也同样是在经历一番波折后赢得了中纪委出手。

昨晚18时30分,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告示,确认华润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宋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此时,距新华社下属经济参考报首席记者王文志卷土重来贴出包括男女床头合影在内的微博图文,指控宋林严重渎职、造成巨额国有资产流失以及利用在瑞士联合银行集团上班的情妇杨丽娟受贿洗钱,差不多正好48小时。

“这次好快!”——@新京报感慨。的确,转折来得有些出人意料。包括两天前这轮在内,宋林在过去不到一年里已经被王文志和另一名记者李建军合计先后四次举报,前三次,举报者均铩羽而归,宋林涉险过关。此番,面对王文志再度冲锋,宋林亦曾在前天早晨通过华润集团官网发布“极为愤慨”的个人声明,指责“举报内容纯属捏造和恶意中伤”,并主动提出“希望有关上级机构及相关部门尽快进行调查”。

一语成谶。上级机构的调查真的“尽快”来了。消息迅速在社交媒体上扩散,各大门户也用这则中纪委通报替换了首页上的宋林自辩。其中,凤凰网还在第一时间翻检出一篇“因种种原因迟发了将近一年的稿件”——《实名举报宋林记者:考虑过后果想勇敢一回》。

在这段因为中纪委确认宋林被查后方得重见天日的访谈中,王文林承认自己从去年7月17日开始的网络举报是针对国有资产流失,点名举报董事长宋林等高管是因这样更容易引起中纪委介入调查。而之所以选在通过自家报纸报道“华润并购金业项目被指数十亿国资流失”12天之后,再以个人身份举报,就是为了避免“个人行为与职务混在一起”。

而当凤凰网问到“你怎么评价自己的这次举报行为”时,王文志的回答是:“受新华社培养这么多年,依然认为自己是一个有正义的记者,所以说这次勇敢一回。我还是相信这个社会有正义,朋友担心我的安全,我个人也担心,但不是太担心。”

事隔将近一年,王文志对新任中纪委领导的信心终于得到回报。昨晚19时42分,这位“复刻版罗昌平”发布了大功告成后的微博:“中央反腐的决心给了我勇气。我只是尽了一个公民的责任和义务!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关心!”

稍晚,继独家披露“能源局核电司司长郝卫平被查”后,财新网发布《模特情妇引爆宋林案》,由特派香港记者代为披露了王文志没在公开举报信中讲出的部分细节:“现年36岁的杨丽娟,英文名叫Helen,出生于江苏吴江,五官清晰。‘一米七的个子,身材很不错。’有接近杨的人士向财新记者说到。‘我们很少人知道她和宋林的关系,内部只是说华润的某高管是她叔叔。’杨丽娟的同事说到,‘她很少来办公室,如果来,有时会提着大小购物袋。’在杨丽娟同事眼中,杨是性格爽快,有些江湖气的瘦高挑女子。杨丽娟的好身材得益于早年模特出身。‘她与宋林在一起很久了,曾经谈婚论嫁,但宋林最终没有兑现他的承诺。’上述人士说到,此事也被宋林的妻子知晓,并愤而去美国陪读。宋林的儿子曾在美国读书。”

根据此稿记录,“杨丽娟在未加入瑞银之前,还曾经供职于另一家欧资投行瑞士信贷(下称瑞信),她曾先在瑞信的上海办公室工作,后转入香港办公室。香港证监会的信息可以查到,杨丽娟2009年8月加入瑞信香港,2012年3月22日离开,之后去了瑞银。财新记者翻查自2009年杨丽娟加入瑞信以后华润系所有上市公司的公告,确实发现数笔与瑞信有关的交易……2012年6月杨丽娟加入瑞银后,瑞银同样获得华润旗下公司的合同。”

这两段说法推翻了昨天早晨出现的另一份华润方面声明。当时,是第一财经日报在《宋林亲密合影照成舆论焦点》中引述“接近华润高层的人士”之反问——“宋林是一表人才,你看看这个女的,像和宋林有什么关系吗”,并转达宋林三点意思:“一是他和杨丽娟没有任何不正当关系;二是他从未利用职权和影响对杨丽娟的工作进行安排;三是华润集团和杨丽娟之间没有任何业务往来。”

另一位目前同样人在香港的举报者也接着爆料。根据@京华时报昨晚发布的采访,李建军声称,从去年起有关部门对于宋林的调查就一直没有停止,“今年两会期间也能看到,他整个人瘦了很多,心理压力很大”。而在王文志举报的当天,“他应该在深圳看病,后来马上就回到了香港”。在昨天上午,“宋林还在写有关的澄清报告,下午应该就是被中纪委调查了”。

此外,这位事实上比王文志还早一个多月实名举报华润电力的前山西晚报记者,还透露王文志在微博上举报的杨丽娟是“早期的情妇”,宋林而后“在香港又找了一名情妇”。

也就在这些揭发昨夜接踵而至之际,华润官方网站撤下了此前挂在首页的宋林个人声明,代之以集团公告,称“将全力配合调查工作,并努力确保各项业务正常开展”。

晴天霹雳,尘埃落定。

必须承认,从扛着测量仪测油库的实习生起步,一直到2008年当上中国53家副部级央企之一的董事长,宋林确是商业高手,乃至奇才。今晨出版的东方早报,便在揭发“生意盟友刑利斌被抓后宋林曾前往香港躲避”的同时,也详细介绍了其个人奋斗史,以及经营战略:“在驾车去广西亲自了解了水泥的生意模式后,宋林开始带着经理人团队重新梳理华润水泥的发展战略,并将水泥列为华润集团重点发展的板块,集中力量向水泥投入。之后几年里,华润水泥的变化也让香港资本市场瞠目结舌,甚至入选哈佛商业案例:2006年,用4亿多港元私有化退市,经过3年改造,2009年重新上市融资60多亿港元。”

当然,每逢高官落马,中国市场化媒体总是乐于发掘出那些当年主席台上的豪言壮语,作为颇具讽刺效果的背景报道,新京报这次也不例外。与评论《“求调查”的宋林为何“嘴硬”?》相映成趣的,是以下记录:“自1985年以实习生身份进入华润集团以来,宋林已在华润工作30年。现在,他的华润生涯或将到此为止。耐人寻味的是,20余天前,宋林在华润集团官网的专栏中写道,‘在高级管理团队层面,对德的要求应该要大过对能力的要求。’”

而这家媒体引自“接近此事件的不愿具名人士”的一个说法,更获各大门户今晨首页重点展示:“去年王文志举报宋林后,高层领导即已批示严查,‘但据说遇到阻力,被‘顶’了近一年’。”

从这个视角看,京华时报今晨所刊《宋林案发前央企纪检是否空转》,也算遥相呼应:“尤记得去年王文志首次举报宋林后,国资委曾于7月19日表态称,已经注意到相关举报与媒体报道,并将研究相应措施。‘若存在违法违纪行为,将依法依纪严肃处理。’但这一暌违,就是九个月。宋林案在举报人坚持举报近一年后,终于进入调查程序。这说明了中央纪检部门的介入,有利于推动案件调查。但相应的问题是,为什么企业的纪检组织,乃至国资委的纪检组织,未能担此重任?”

华商报亦由作者马想斌将矛头对准“国企贪腐‘机会主义’”:“国企巨头一个接着一个‘倒下’,似乎隐约‘印证’着公众的联想……央企作为一个介乎于‘政府和企业’之间的中间角色,如果是一般的政府官员,还有同级纪委、上级政府和社会的监督,但在国企内对一把手的监督几乎形同虚设……法治精神和取消央企行政级别、政企分开、对国有企业市场化的改革,才是宋林这种贪腐‘机会主义’的终结者。”

作为中央喉舌官方账号,@新华视点昨晚亦连发两段微评:“这一逆转出人意料,更进一步坚定了人们对反腐败的信心。让心虚的贪官们更恐慌吧”;“中纪委的消息一锤定音,让被举报者的否认声明成了废纸。更给那些‘带病工作’的人提了个醒儿:真相就在那里,否认别忙着上路。要想否认有力量,当初就别做亏心事儿。纸包不住火,为官当自重。”

人民网看上去尤为兴奋。前天,其微博就有过“别以打击谣言的名义拒绝监督”之论,昨晚,更以李大钊名言“庶民的胜利”作为口号:“今日被举报,明日获调查,这是庶民的胜利,更是官民携手的见证。今天,‘实名举报-官方回应-纪委调查’已经成为新的反腐模式。当腐败陷入人民的汪洋大海,贪官更将何处藏身?希望实名举报多些,再多些!”

“人们看到的只是中纪委对王文志二次举报的快速反应,但他认为针对宋林的一些前期调查早在王去年7月第一次举报之后,很可能就已在进行了”——这是环球时报引述的学者分析。该报今晨以“秒决”形容中纪委的速度,声称调查宋林“向社会释放了十分强烈的信号”:“无论是谁犯了严重贪腐,不管揭发的途径是什么,只要被查实,对他的处理就会毫不犹豫进入程序。‘零容忍’决不是一句空话和戏言,而且它不附带任何条件和顾忌……反腐败行动的之深之广之坚决,已经突破中国社会近代以来的全部记忆,它的强度在世界上也已堪称首屈一指。中国建立现代治理体系的希望由此出现一个重要突破口,尽管它的前方仍有着巨量工作有待完成。让我们支持这个突破口的强力开辟,珍惜这个事关国家前途的重要机会。中国今天所做的事情必将载入青史。”

不过,也正像其昨日评论员文章《记者网上举报贪腐该不该被提倡》中所担心的那样,在用微博呼吁“为这些勇敢的记者点赞”同时,环球时报再次讲述“复杂中国”论:“从罗昌平实名举报刘铁男获成功,到这次王文志将宋林推下马,两名记者似在闯出媒体人开展舆论监督的新形式。不能说这种形式已经成型,它还有着一些不确定的附带效应。反腐败正走在制度化的途中,记者网上实名举报贪腐的价值目前仍处在一事一议的状态,它们的正能量需要每一名这样做的媒体人帮着扩大、积累。陈永洲对中联重科进行媒体爆料和实名举报,最后以诽谤罪陷入囹圄,这是一个相反的例子。记者实名举报贪腐的威望在经历从成功推倒贪官到自陷丑闻的复杂洗礼,最新的事实是,王文志为记者的这项声誉新添了一分。”

当然,网络围观者中,绝不乏“反腐还得靠情妇”的讥笑声。并且,王文志举报的这位华润集团董事长,虽然与罗昌平所举报的刘铁男一样都是副部级官员,但毕竟其主要身份是上市公司掌门人——政治权力与资本市场的交织,给阴谋论者提供了巨大的想像空间。石扉客在其微信公众号“石码头”中,即在分析了宋林案和刘铁男案的二次传播接力后,引述钛媒体主编赵何娟的一个财经观察视角:“去年六月华润三九重组,宋林7月被举报,重组暂停;近日华润三九再度宣布重组,宋林再被举报。”

王文志之所以重装上阵,是不是接到了某种来自中纪委的暗示?是不是背后有人?这些窃窃私语,对宋林来说恐怕都不再有实际意义了。

况且,昨天另一条有关情妇的消息,因女主角之“德艺双馨”,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夺去了风头。标明源自潇湘晨报的消息写道:“刚刚落马的中国科协党组书记申维辰,是今年首名被查的正部级官员,亦是首名落马的中纪委委员。有网友传申维辰情妇为山西籍著名女歌手,曾是《乔家大院》中的女演员。另据消息称,申维辰进京仅3年多,落马主要是因山西事发。他长期在山西任职,当地对他有3句话概括:‘卖了许多地,拍了一部戏,睡了一群女人。’所谓一部戏,就是曾在内地热播的电视连续剧《乔家大院》,申维辰任总策划。此番出事,主要是在卖地和女人问题上被中纪委盯上。另据传言称,早前,中纪委在调查另一起案件时,总政歌舞团一山西籍著名女歌手因涉案被问话时,交代曾与申维辰有过一段‘私情’。”

如果说这还只是暗示,还只是在门户内页隐秘流传的爆料,那么,当拥有过亿用户的网易新闻客户端昨天下午推出“曝申维辰情妇是女歌手谭晶”标题,并配上那位军旅歌手笑意盈盈的宣传照,丑闻扩散速度就已不可遏制。文中,系进一步援引港媒报道:“网友们还翻出谭晶的个人资料,称她老公叫邓中翰,中星微电子有限公司董事长。2009年12月2日,‘中国工程院2009年当选院士名单’正式公布,邓中翰成为最年轻的中国工程院院士。3月25日,山西省司法厅副厅长苏浩被调查。据称,苏在任太原市公安局长时,2011年曾被内地传媒踢爆有包养情人、私生子等事。苏曾托时任中宣部副部长的申维辰对媒体发‘禁令’,但申不理不睬。直到苏表态愿离开太原公安局,并推荐申的一名亲信竞争太原公安局长一职,申才对苏浩丑闻下‘禁令’。消息指,苏浩被拘后,为报新仇旧恨,将申的各种问题和盘托出。多方证据吻合之下,中纪委决定将申拿下。”

尽管指名道姓的谭晶之论,目前还只能存活于网络论坛间,搜狐今早首页专题《落马贪官放豪言:玩遍女明星》玩的也是心照不宣,但及至今早,中纪委网站又确认了一位宣传系统官员落马:“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五局副局长高剑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立案调查”。自有熟稔本系统人事架构的@中青报曹林提醒:“查了一下,五局应该是‘网络新闻宣传管理局’吧,而前段时间自杀的国新办副主任李伍峰曾在2002.12-2012.07任外宣办五局的局长,后李赴三峡总公司挂职党组成员。”

只不过,稍顷,这位供职于团中央机关报的评论员只能抱怨自己这条微博已被屏蔽。

作为微博上的最高宣传喉舌,@人民日报这两天倒是一再表明“封堵只会带来猜疑,公开才能赢得互信”、“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才是长久之道”。昨夜,晚安帖如是写道:“围绕华润宋林展开的‘剧情’,再次见证微博的力量。这个降临中国5年的社交平台,拓宽了民意表达渠道,增进沟通交流,也扩大对立分歧。愿官民合力,爱护微博这个意见共同体、情感共同体。微博相伴,我们一起走过。”

是的,2014年4月17日,至少对微博举报成功的王文志是个好日子,对在当天赴美上市的这个社交媒体平台来说更是好日子。尽管已经走下流量巅峰,商业运营也迟迟未见曙光,但新浪微博仍是中国首屈一指的公共舆论场,民主斗士和娱乐明星在这里各取所需、自得其乐,连取保候审的大V薛蛮子重返人间后,也赶忙来给自己在央视中的忏悔画面点了个赞。

值此大喜之日,什么样的赞美都不为过。薛大V昔日合作伙伴、社会化媒体营销研究者杜子建昨夜即有献词:“百度可以写进网络历史里,阿里可以写进商业历史里,腾讯可以写进社交历史里;而微博,却必须写在人类文明史里。这才是微博独特且伟大的地方”;被邀请至纳斯达克现场见证历史的新周刊执行总编辑封新城,同样感慨万千:“其它网站上市都还是经济行为,唯微博不同,因为微博跟中国的进程有关。”

只不过,@南都评论此时敲响的晚钟少了些理想主义:“5年的时间,微博经历了‘围观改变中国’的幻觉岁月,也目睹了大V纷纷落马的现实篇章,更迎来了娱乐爆表的巅峰时刻。在风险和利益之间,它终究摸清了定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责编 霍默静 [email protected]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金融时报》媒体札记:情妇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3920.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