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媒体札记:最熟悉的陌生人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4-17,星期四 | 阅读:1,257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徐达内 【作者微博

@互联网的那点事 :薛蛮子上线了,还点了两个赞!(资料图片)

蒙羞“天使”重返人间。

昨晚20时许,北京市公安局通过微博宣布:“犯罪嫌疑人薛必群因患有严重疾病,公安机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关于‘患有严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可以取保候审’之规定,决定对其取保候审。”

像是怕各位已经忘了薛必群是何方神圣,@人民日报在三分钟后贴出一幅7个月前央视报道截图,提醒各位,这就是昔日“大V”薛蛮子。在警方通报之外,附上中国刑事诉讼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程雷的解读,则为了强调这位美籍华人“未经批准不能返回美国”:“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以及司法实践的操作情况,取保候审主要适用于社会危险性较低的犯罪嫌疑人与被告人,核心的判断条件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社会危险性。而判断社会危险性的有无,需要综合考虑指控罪行的严重程度、人身危险性、身体条件等因素。‘薛蛮子’涉嫌聚众淫乱、寻衅滋事罪,可能被判处管制、拘役或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其认罪态度较好、身体有严重疾病等因素,表明其人身危险性与社会危险性并不严重,符合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规定的取保候审条件。不难看出,对薛必群采取取保候审既符合法律规定,也充分展示了法治的人文情怀。取保候审体现了我国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基本原则,人道主义的精神及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虽然‘薛蛮子’是美国籍,但未经经常居住地派出所的批准,其不能离开北京市,更谈不上离境、出国了……采取取保候审并不意味着对犯罪嫌疑人不再追诉,也不意味着将来审判时会判处非监禁刑……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取保候审最长不得超过十二个月。”

不管怎样,老朋友,老相识,或者老冤家,终于算是出来了。

自2013年8月23日被北京警方以人赃俱获、现场录影的方式抓了个嫖娼现行后,薛蛮子就成为了一个观察中国官方对待网络自由派大V态度的度量衡。也正是以此为开端,中国舆论场在那个多事之秋经历了极其激烈的意识形态争执与震动,官方接连以“寻衅滋事”等罪名抓捕多位网络名人,并表现出强硬的整肃决心,直接导致微博发言萧条、异议者避走微信。

所以,当消失8个月却仍拥有近1200万关注者的大V得以暂获自由,网络围观者在奔走相告之际,问出的第一句话就是:“他还会回微博吗?”此间,@李牧已经想起新浪微博预定今晚在美上市之事,@环球时报评论预言“说不定又会刺激一下微博的活跃度”。

那么,@平安北京接着回答你,他“希望将来能返回网络社会”,只不过,“届时一定要做正能量的事情,用自己的言行教育他人,力所能及作出自己的贡献”。

这篇源自公安部下属中国警察网的报道,以薛蛮子在看守所内反省时所说的“参与网络活动必须严守法律、谨言慎行”为标题,开始详细讲述这位网络大V的幡然醒悟:“从去年8月至今,7个多月的时间让‘薛蛮子’对自己在网络上的行为有了更深的认识,自言‘犯罪了,认罪了,悔罪了’。‘薛蛮子”承认,自己不经核实,推广、转发环境污染相关谣言,危害巨大。据悉,经过‘薛蛮子’推广、转发,‘自来水里的避孕药’、‘舟山人头发里汞超标’、‘南京猪肉铅超标’、‘惠州猪肝铜超标’等骇人听闻的不实言论曾一度在网络上扩散发酵,造成网友忧虑情绪迅速蔓延,引发有关地区群众对生活环境和食品安全的恐慌……。如今,‘薛蛮子’对该谣言带来的危害备感愧疚。尤其得知这些不实言论的散布让所涉地区的相关产业遭受巨大经济损失时,他说:‘我对当地渔民的损失负有责任,如果有机会,我要再次向舟山渔民道歉。我为了这件事受到法律的严惩,是完全应当的。’”

去年9月,看守所里的薛蛮子曾经在电视镜头的记录下,说到自己面对微博追捧“每天有皇帝批阅奏章的感觉”。当时,这句供词不仅成为官方媒体着重揭发对象,也确实让此前不少追随者颇感遇人不淑,“民主斗士”的光环就此褪色。

如今,警方喉舌再提“皇帝批阅奏章”论,宣布薛蛮子已对此“再次深刻反思”:“他说,网络大V在发言时,不是在自说自话,而是带着‘粉丝’的期待和信任在说话。‘薛蛮子’回忆,很早时他就意识到微博的力量。2013年4月初,河北省沧县小朱庄地下水被曝呈铁红色。当地环保局长称‘红的水未必就不达标,红小豆煮出来的饭也是红色’。局长的话引发争议,‘薛蛮子’与网友一起攻击该局长的言论。第二天,当地就免去该局长职务。‘薛蛮子’说:‘那时候我意识到微博力量太大了。’‘口水也能淹死人。’力量越大,越要受到约束,防止其被滥用。微博既传播正能量,也传播着‘薛蛮子’所说的‘负能量’。在看守所的反省,让‘薛蛮子’认识到,在网络上哪些能做、哪些可以转发,哪些不能做、哪些不能转发,这是一个严格的是非问题,‘如果不负责任地传播出去,误导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你的粉丝、粉丝的粉丝,这样传播的负面效应是巨大的。’”

并且,以自己的经历为前车之鉴,薛蛮子还要提醒曾经同道中人,“所有网络活动参与者、尤其是网络大V,应负责任地发言”:“他说:‘一个人如果在网络上不自律,可能就是下一个‘薛蛮子’。未经核实、不负责任的转发绝对是错误的。网络大V也好,小V也好,都应该以我为戒。每发一条微博,都要考虑自己肩负的社会责任,如果转发不实信息,最后除了伤害自己,还伤害社会公信力,影响群众安全感。每一个发微博的人必须严守法律、谨言慎行,没有调查研究就发言,是不负责任的行为,有时候可能还是犯罪。’”

根据这篇稿件引述,“薛蛮子”在过去7个多月里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看书,主要是法律、历史、时政类的书:“‘薛蛮子’说:‘我大概看了100多本书。’民警介绍,与刚进看守所时相比,‘薛蛮子’如今在观念上有许多改变。过去‘薛蛮子’认为自己的行为不过是道德问题,现在认识到已经触犯了刑法;过去他认为‘人生苦短,要及时行乐’,尤其是得知得癌症后在生活上放纵自己,现在他认为‘人生苦短,要照顾好家人’……谈及家庭,‘薛蛮子’表示,对于自己的聚众淫乱行为感到羞耻,他感到对家人的歉疚是最大的,想起来心如刀绞。”

正是最后这部分的忏悔,成为昨晚微博上的议论焦点。@人民日报稍后整理发布的《影响力越大,越要谨言慎行守法自律——网络大V“薛蛮子”高墙内的反思》,也是在由他检讨“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跟头”、“还是因为自己虚荣心膨胀”、“未经核实不负责任的转发绝对是错误的”之后,讲述“我最大的歉疚其实是对我的夫人和孩子”:“两个10岁和12岁的孩子突然离开了父亲,还被人指手画脚。对我的夫人来说,这也同样是非常痛苦的事情,我想起来心如刀绞。我犯罪了,认罪了,悔罪了,再也不会了。这个教训已经足够深刻了,自律对每一个人都是很重要的。不管你是网络大V还是成功商人,都不能高于其他人。不管什么人,都要尊重法律、遵法守法,不守法的人必被惩罚。”

这份旨在“恳请得到从宽处理”的认罪书写道:“此前我从来没有任何犯罪记录,我希望司法机关能够考虑到我这次是初犯;同时我内心也受到了很大触动,真心悔罪,也进行了认真地反思和深刻地检讨,希望司法机关能给我一个机会。此外,我确实年老多病,我患糖尿病已经10年,还有心血管、冠心病、脑供血不足等疾病,最近又发现脑梗,再加上两年以前实施的癌症三期手术,癌细胞已经开始转移,当时也就是因为我快60岁了,大夫说我不能够接受化疗。考虑到以上这些原因,我很希望司法机关能够网开一面,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给我一个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机会。”

为了衬托严肃的反思气氛,@新华视点稍后的发布中更加添了对采访对象的神情描述:“7个月后,再度面对媒体的薛蛮子,看上去气色好了很多……这个曾经忘乎所以的网络大V,如今眼睛里满是诚恳……‘聚众淫乱也好,卖淫嫖娼也好,都是用金钱来满足肉欲,本身就意味着道德堕落。作为丈夫和父亲,我没能尽到责任,反而让夫人被迫远走他乡,两个年幼的孩子被人指手画脚,以后我该怎么面对他们呢?’薛蛮子神情显得颇为懊丧:‘想起这些就心如刀绞。’”

可是,光凭文字描述终难解渴。和去年9月一样,在由人民日报、新华社先行一步之后,央视深夜奉上足以证明供词并无造假、乃是薛蛮子亲口所述的画面。

确实气色不错。剃去了满脸灰白胡须的“天使”,看上去甚至年轻了一些。长达近15分钟的视频中,薛蛮子开口就是那句“人生中一个最大的跟头”,而后,他承认自己因为“虚荣心膨胀”而转发不实信息,因为“西方的影响”而决定及时行乐,流利的言谈间,不时显露出羞赧惭愧神情。尤其是在说到聚众淫乱之事时,镜头中的他满是强颜苦笑:“没那么多脸皮来说这个事,因为这是非常丑恶的事情,对我来说也是一个说起来难以启齿的事情……怎么面对我的夫人,这是最难的事情,我现在还没想好呢。”

“真是”,“老顽童”不停摇头,“不敢想,真是不敢想”。

此外,央视还播放了得以暂时脱下囚衣的薛蛮子在医院检查身体时的场景,画面中,身患癌症的他倒是恢复了几分谈笑风生的模样,颇有轻松自在之感。办案民警适时出镜宣布,“我们按照相关的规定,先后带他去肿瘤医院、天坛医院做相关的检查,配合用药,现在他的病情,基本上是一个平衡的状态。”

治病救人,还得包括精神改造。为了表现薛蛮子在看守所里“看了100多本书”的成果,镜头特意对准他手头捧着的那本《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就这样,在大V的配合下,在喉舌媒体的分工协作中,一则改造灵魂、重获新生的故事得以塑造完毕。

以这些文字和视频素材为据,门户网站昨晚起纷纷首页展示薛蛮子的悔过言辞,那句“犯罪了,认罪了,悔罪了”也化为今晨多家都市报标题。除了腾出半个版刊登《专家解读:未经批准不能返回美国》和《“薛蛮子”的忏悔》,人民日报还特意高悬一副手铐,以编者按传达警示之意:“‘薛蛮子’谈起了他对自己所犯罪行的认识,表达了深刻的忏悔,展示出诚恳的态度,也给了像他一样的网络大V发自肺腑的忠告。现将其高墙内的悔过、反省之语整理刊发,以警世人。”

但是,包括环球时报在内,今天出版的各地纸媒均未有针对此事的评论。8个月前围绕薛蛮子被抓而升腾的争辩,仍然是通过微博延续。

先是@新华视点那句“薛蛮子被捕前身患多种疾病,生活很不节制,作息时间混乱。进入看守所后,他的日常起居有了规律,健康有所恢复”,成为网络调侃对象。@小党讥道,“老同志们别没事去301了,都去看守所吧”;@慕容一村更是直白:“身体不好的时候关进去,好转之后放出来,这尼玛是看守所还是疗养院?还能再白痴点吗?如果薛蛮子之前身体状况欠佳,那早就该办理取保。而不是在被捕大半年后,在‘健康有所恢复’的情况下因病取保。官方报道不仅没有说清问题,反倒留下了许多疑问:他取保候审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他在看守所中都经历过什么?有多少不堪和疼痛?官方语焉不祥、逻辑错乱的话语到底是想说明什么?隐瞒什么?”

当@诗人潘婷发问“一个嫖娼查半年,他们到底想知道什么情节呢”之后,自有@培根之土献上“神最右”:“别起哄,人正数精子呢。”

至于那些对官方以“聚众淫乱”为名、行“打压大V”之实的推测,也有零星浮现。@刘晓原律师冷笑连连:“薛蛮子涉嫌的不是聚众淫乱罪吗?怎么就给其他大V也敲响了警钟?呵呵,此地无‘淫’三百两呀!”;@谢文亦有观后感:“明明是嫖娼罪抓进去的,说的事却全是网络言论问题。关了半年多,却还在刑事调查阶段,抓人的罪名和调查的内容两回事,真是妙哉。”

另有多个以批判公权力为己任的微博账号开口谴责“选择性执法”,以@神观点为代表:“薛蛮子被抓央视滚着播、人民日报等跟苍蝇似的轮番嗡嗡,昨晚出狱时,你们又集体行动……他嫖宿幼女了么?嫖娼要发票了么?公款包二奶了么?试问当发生这些事情时你们为何哑了?蛮子嫖娼只会影响自己家庭和谐;而法官集体嫖娼,却事关司法公正。这有的媒体,到底持着什么样的新闻价值观?”

说起来,这些由高层宣传官员直接管理的喉舌媒体,近期正在带头推广“净网行动让网络更清朗”的价值观。四天前,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联合宣布,自2014年4月中旬至11月,在全国范围内统一开展打击网上淫秽色情信息“扫黄打非·净网2014”专项行动。随后,包括新浪读书频道、3G书城、多酷文学网、幻剑书盟、红薯网在内的多家网站被关闭整顿,都市时报还带来了《昆明一对夫妻自拍淫秽视频出售被抓》的消息。

亦正如中国警察网那篇报道开头所述,社会公众对包括薛蛮子在内的其他“网络大谣”关注重新升温,正是因为“秦火火”涉嫌诽谤罪、寻衅滋事罪一案在上周五的开审。此前,薛蛮子的对手们,坚持认定“秦火火”与薛蛮子之间存在直接利益关系。

如今,薛大V算是凭借“惩前毖后”的认罪态度,脱下囚衣。而那位在庭上颇显猥琐的草根名人,尽管同样表示“希望我的行为能警示他人”,并在最后陈述时说出“九个感谢”,但还是没能收获好运。9时许,央视播报快讯:“网络推手秦志晖(网名:秦火火)涉嫌诽谤、寻衅滋事一案,今日上午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第三法庭公开宣判。法院判处被告人合并执行有期徒刑3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责编霍默静 [email protected]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金融时报》媒体札记:最熟悉的陌生人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3886.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