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力开发高风险页岩气资源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4-14,星期一 | 阅读:1,284
Keith Bradsher

Jonah M. Kessel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国四川省涪陵城外的农田内,可以看到大型的钻井设备。这里发现了页岩气。

中国焦石镇——去年4月,在这个到处是玉米梯田的幽僻山谷,村民们刚要入睡,突然被一声巨响震得惊悸不已。一团火焰腾空而起,冲击波撼动了整个山谷,农舍和商铺的窗子都被震得格格作响,一股未知的刺鼻气体很快窜进了各家各户。

五金商店店主张孟苏(音译)说,“太可怕了——有车的人纷纷逃出村子,我们没有车的人只能留下等死。”

很快,村民们意识到了这个午夜火球的来源:他们小村子里的一个页岩气钻井架。

在寻找可水力压裂开采页岩气的世界性行动中,这个郁郁葱葱的山谷代表着一块最新的待开发地区。页岩气开采的兴起已经彻底改变了能源行业,刺激了数十亿美元的投资。

与美国和欧洲一样,中国想要摆脱对能源进口的依赖。中国能源巨头中国石化说,公司已在焦石镇发现了中国第一个具有商业可行性的页岩气田。该公司的开发还能解决另一个紧迫的问题,因为中央政府正在寻求遏制对煤炭的过度依赖,这种依赖已经让中国的蓝天变成黑色,使中国成为全球变暖的最大诱因。

然而,通向能源独立和清洁化石燃料的道路充满了潜在的陷阱。页岩气开发带来的工作场所安全、公共卫生和环境威胁都在相关讨论中赫然突显——问题是,这些短期风险是否会妨碍中国的长期目标。

全世界的能源行业都面临着批评的声音,批评涉及大型页岩项目的经济可行性,以及水力压裂开采方式对环境的影响。但是,对这里六个小村子的村民的采访,以及对北京、美国和欧洲的行业高管和专家的采访均显示,中国寻找页岩气的过程带来了更大的挑战。

在中国,企业的开采深度必须是在美国的两到三倍,导致开采的成本和噪音都大大增加,危险性也可能有所增强。中国能源巨头还对自己的作业严格保密;他们很少与当地社区沟通,一些事故中死了不少人。

仍然充满争议的焦石镇事故引发了当地居民的深重担忧。

村民们说,当时,工作人员告诉他们,钻井架爆炸当夜有八名工人死亡。村民们说,后来,中石化的官员和村里的干部下了命令,不准居民讨论这件事。如今,村民们都在抱怨污染的河流和田地。

刘家珍是一名种植芥菜的农民,有三个孩子。从他们居住的地方走路到事发地点只要五分钟。她说,“当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火球,经理们都在往山上逃命。”

刘家珍说,火焰蹿得比附近山脊上的松树还高,吞没了钻塔的钢架,而钻塔差不多有100英尺高(约合30米)。她说,大火烧了好几个小时。

中国石化称这次事件是一次受控的气体燃烧,并且否认有人死亡。中石化拒绝详述其页岩气工程,但却表示操作是安全的,不会对环境造成伤害。

中石化总裁李春光在3月底的一次采访中说,焦石镇没有出现任何问题。他说,“那种说法没有根据。”

焦石镇的繁忙景象表明,中石化在这里有了一个重大发现。

开采地点共有十几个,其中一些由进料管道连接在一起,另有100口井正在规划当中。四四方方的亮蓝色天然气压缩设备正在被安置在大块的平整土地上,附近至少有两个钻井架。一条两车道的道路铺设在涪陵的一个山口,用来运送总共1100卡车的各气井所需钢材、水泥和其他物资。涪陵是离这里最近的城市。

几个世纪以来,这个山谷完全与世隔绝,以至于这里16个小村的居民说着和13英里(约合21公里)以外的涪陵截然不同的方言。截至去年8月,焦石镇还只有两层的水泥建筑和泥砖平房;中石化的工人住在活动房屋里,经理们则租下了水泥住房的二楼。六个月后,至少20个塔吊起重机让高楼拔地而起。

顶尖能源咨询公司伍德马肯兹咨询公司(Wood Mackenzie)的亚太天然气和电力研究主管加文·汤普森(Gavin Thompson)说,焦石镇的气田是“我们在中国看到的最接近于突破性项目的东西”。他指出,但中石化没有提供什么细节,而他像大多数西方专家一样,也未能访问这个山谷。

达拉斯Breitling Energy公司为中石化在中国西部的开采提供建议已有四年,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总裁克里斯·福克纳(Chris Faulkner)说,这家能源巨头不愿就健康、安全和环境问题进行公开讨论,因为这可能会促使一些群体担心会发生最坏的情况。

他说,“他们要是认为,自己可以开采1000口井,同时又不会有人去用谷歌搜索‘水力压裂’,这样想就太傻了。”他接着说,即使是在中国,“闭嘴沉默”的日子也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中国能源巨头拥有大量的资金来支持其行动。中石化拥有100万员工,是以营收计的世界第四大公司,仅次于荷兰皇家壳牌公司(Royal Dutch Shell)、沃尔玛(Walmart)和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第五大公司是中国石油公司。凭借着雄厚的财力,这些公司一直在大举投资北美页岩业务;2012年,中石化斥资22亿美元购买了戴文能源公司(Devon Energy)美国页岩气和石油业务30%的股份。

在中国,工作场所的安全状况是一个极大的问题。根据政府的统计数字,每年有数以千计的人在煤矿死亡,这个数字促成了过去十年里一次成功的全国性打击行动。

石油天然气行业拥有强大的政治背景,多数为国家所有,关于其安全和环境记录的公开可得信息非常有限。但中石化已经承认去年有两起造成人员死亡的事故,尽管与水力压裂无关。青岛一条石油管线的爆炸导致62人死亡,136人受伤,东莞中石化的餐厅爆炸导致一人死亡。

焦石镇的爆炸发生之后,关于当地居民健康和田地所受影响的担忧挥之不去。

村民们在去年8月和今年2月接受采访时说,他们去年遭遇的那种快速弥漫的气体有一股难闻的味道。中石化说,公司已经进行了空气检测,没有发现任何有毒的污染物,但拒绝透露这种气体是什么。

这种气体在当地引发了尤其强烈的担忧,因为中石油2003年曾在东北方向约120英里的位置开采,泄漏的毒气导致243人死亡,数千人患病。不过,那起事故只涉及传统的天然气开采,不是水力压裂。

这里的居民还担心,开采地点柴油的溢流污染了当地的河流,以及至少一口水井。农民田晓云说,开采“制造了非常大的噪音,从山上流下来的水变得脏多了,根本没法喝;现在,水闻起来还有柴油味”。

中石化表示,去年春天,开采浮沫涌出附近一个山洞之后,公司曾向村民提供临时饮用水,并改变了钻探方法。该公司表示,随后的测试显示,当地的水“可以饮用”。

跟其他受访居民一样,田晓云虽然满腹怨言,但也因一个理由而欢迎开采活动,这个理由就是:钱。

中石化以每年每英亩9000元的价格从农民那里租用土地,而农民只有在最好的年份才能通过种庄稼赚到这么多钱,还得劳动几百个小时才行。

田晓云说,“农民们不介意,现在他们可以买大米,不用自己种了。”她接着说:“我喝的还是这里的水。”

本文最初发表于2014年4月4日。

翻译:王湛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大力开发高风险页岩气资源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3570.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