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调查日本战犯:几十年默默追踪

作者:陶短房 | 来源:网易UGC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4-14,星期一 | 阅读:1,288

美国人至今仍设立专门机构,默无声息、却持之以恒地监控着那些日本战犯的行踪,着实令人感慨。

文/陶短房

今年4月1日,美国联邦司法部发言人彼得.卡尔称,共有35名日本二战战犯嫌疑人被美国司法部特别调查办公室(OSI)列入禁止入境名单(Watchlist),被列入这一名单者一旦试图进入美国境内,就会立即被阻止。

今年已是二战胜利、日本投降后的第69个年头,被列入战犯行列,迄今仍然健在的日本人为数显然不会很多,且即便这名日本战犯在二战胜利时是个年仅20的年青人,如今也已将近90岁了。美国人至今仍设立专门机构,默无声息、却持之以恒地监控着这些日本战犯的行踪,着实令人感慨。

说起这件事,就要追溯到1978年。就在这一年,美国国会民主党籍众议员伊丽莎白.霍尔茨曼(Elizabeth Holtzman,纽约16区)领衔提出一项立法草案,要求美国驱逐战后移民该国的纳粹战犯出境。霍尔兹曼是当选时年纪最轻的女议员(后来又成为任职时间最长的女议员),1972年当选,两年后就作为众院司法委员会成员,在“水门事件”后对尼克松总统的弹劾中起到关键作用,因此一举成名,提出被俗称“霍尔茨曼提案”的驱逐纳粹战犯草案,受到广泛重视。在她推动下,当时的卡特政府在1979年于司法部内成立了OSI,专门负责调查纳粹战犯在美国的情况,1985年,里根政府又则称联邦总会计办公室系统调查纳粹战犯在二战后的活动情况。在OSI等机构的有效工作下,许多躲在美国的纳粹战犯被查出并驱逐,另有至少150名纳粹战犯因被查出身份,而为美国拒诸门外。

伊丽莎白.霍尔兹曼一贯主张政府情报部门信息公开透明,在她推动下,美国中央情报局开始允许查阅其纳粹战犯档案,1996年,参议员迈克尔.德文(Michael DeWine)在参院发起类似提案,众议员卡洛琳.马罗尼(Carolyn Maloney)则提出推动国际合作和情报、档案交换,以追究漏网纳粹战犯责任,并追踪纳粹掠夺资产以便物归原主的提案。1998年10月,国会通过了《纳粹战争罪行披露法》(PL105-246),根据该法规,美国联邦各机构有义务披露和纳粹战争罪行有关的档案资料。

1999年1月,“纳粹战争罪行跨机构工作组”(IWG)成立(根据1999年1月11日13110号行政命令),职能是协调各联邦机构,统筹对纳粹战争犯罪记录的调查、归档和跟踪。该机构成立时由3名成员组成,其中最著名的是霍尔兹曼众议员。除了3名正式成员外,还有国家档案和记录管理局(NARA)派遣的一名工作监督人员和一名档案研究人员,NARA负有监督IWG工作的责任。

针对纳粹战争罪行,IWG在大半年时间里协调12个联邦机构工作,调查资料逾600万页,其中详细调查100万页,并在1999年10月27日向国会递交了相关调查报告。2000年12月6日,根据《情报授权法案》,IWG的工作期限被延长至2004年12月(此后又多次延长),并根据《日本帝国政府档案跟踪法》,IWG的工作范围扩大到日本二战罪行,其名称改为“纳粹战争罪行和日本帝国政府档案跨机构工作组”。

截止2007年3月31日圆满完成职能,IWG调查了多达850多万页的相关记录,包括战略服务办公室(OSS)档案120多万页,中情局记录16.3万页,联邦调查局文件43.5万页,以及国务院、国防部、司法部、国家安全局、陆军反间谍总队、移民和归化局等机构的相关档案。由于冷战结束,IWG还获准查阅了部分前苏联、东欧档案。同年9月28日,IWG向美国国会提交了当年4月完成初稿、长达156页的“德国纳粹和日本帝国政府二战罪行最终调查报告”(NAZI WAR CRIMES&JAPANESE IMPERIAL GOVERNMENT RECORDS INTEAGENCY WORKING GROUP,FINAL REPORT TO THE UNITED STATES CONGRESS),这份报告不仅是迄今调查纳粹、日本军国主义二战罪责、战犯去向、二战被掠夺财产追踪等方面的最翔实资料,也为持续追踪仍然健在纳粹、日本军国主义战犯的指南。2000年12月,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的国家安全顾问塞缪尔.博格(Samuel Bogle)曾责成IWG调查1931-1945年间日本战争罪行,IWG就此得出“日本在战争期间有组织地强征占领区妇女充当慰安妇”的结论。

IWG除了完成上述报告,还制作出版了一系列揭露德、日二战战犯及战争罪行的著作,包括提供给美国国家档案局的“二战纳粹及日本军国主义战争罪行指南”、“日本战争罪行研究”、“美国情报档案中的纳粹和日本战争罪行”,等等。

如今IWG的使命虽已圆满完成,霍尔兹曼等原IWG成员也已功成身退,但IWG并非“死亡机构”,其官方网站www.archives.gov / IWG一直得到良好维护,并提供相关信息资料的查阅。而从此次美国联邦司法部发言人的表态可知,追踪、监控德、日战犯的工作业已常态化、制度化,且始终在不为人所瞩目的情况下悄然进行。1994年时,被列入Watchlist的日本战犯仅16人,如今则多达35人,考虑到时间又过去20年,许多战犯业已物故,名单上的人名居然翻了一番多,足见用心之深刻。

不过OSI等机构的工作,有时也会遇到一些障碍,如美国司法部曾要求日方配合,提供上榜日本战犯个人信息以便监控,但日方未予配合,美国政府曾考虑公开这些嫌疑人名单,但最终顾及美日同盟关系而作罢。正因如此,如今外界仅知道上榜者有35人之多,却不知道其中大部分人的姓名。

考虑到时间、年龄等因素,绝大多数上榜且至今健在的日本战犯嫌疑人,在二战中恐只是“小角色”,而真正的“大人物”或许寥寥无几,因为这些人在二战结束时普遍已不算年轻了。

有趣的是,迄今知道姓名的几个日本战犯嫌疑人,其上榜却都引起相当争议:1998年,日本人篠冢良雄和东史郎申请赴美国、加拿大旅行,结果在芝加哥奥黑尔国际机场被拒之门外。但这两人战后其实都已对战争罪责作出深刻忏悔,并成为著名和平反战人士。其中篠冢良雄是臭名昭著的细菌部队“731”的“娃娃兵”,1973年出庭作证时忏悔称“犯过不可饶恕的罪行”,而东史郎这名参加过南京大屠杀的日本老兵,后来则更以反战作品《东史郎日记》名扬世界,他们当时赴北美,是打算进行名为“二战时被忘却的亚洲大屠杀”巡回演讲,目的是忏悔战争罪责,揭露日本法西斯战争暴行,结果却因为被记入Watchlist而无法成行。很显然,OSI和IWG的努力虽堪称“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却稍嫌呆板——只注重这些战犯嫌疑人的既往历史和履历,却忽略了其战后的认知和表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美国调查日本战犯:几十年默默追踪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3520.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