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之长 美国之短

来源:通天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4-13,星期日 | 阅读:1,270

吴天艳 字贵江 @风灵_ 译

这是1969年。毛泽东主席开始在北京城到处挖地下防空洞,预计几天内就会有苏联的入侵和轰炸。中华人民共和国刚刚在罗布泊引爆了它的首枚氢弹,而乡村正在热火朝天地进行焚书坑儒的文化大革命。许多外国观察家认为,中国气数已尽。

这是1979年。为防止饥荒扩散和国内的动荡不宁,温文尔雅的邓小平总理迅速起草了农业改革的计划。中国人民解放军和越南之间的边境冲突演变为一场激烈战事,数十个步兵师参战。外商投资总额仅为80万美元。许多外国观察家认为,中国气数已尽。

这是1989年。致力于政治体制改革的戈尔巴乔夫为恢复中苏外交对话访问北京。国际媒体机构大肆报道两国间的这一大事,与此同时,成千上万的学生占领了中心广场。在夏天结束之前,坦克碾过了这个城市,跨国企业再次离开。许多外国观察家认为,中国气数已尽。

这是1999年。江泽民主席继续改革,将成千上万的国有企业私有化,使得超过400万中国人暂时失业。通货崩溃席卷东亚,韩国和泰国遭受重创。业界巨擘如大宇集团等破产。因一些新兴国家股市狂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贷给它们数百亿美元纾困。在此期间,中国出口放缓,GDP下降超过2.5%。许多外国观察家认为,中国气数已尽。

这是2009年。中国GDP增长放缓到不可思议的5%。由于需求萎缩到了个位数,中国对发达的国家出口几乎停止。一半的玩具厂关门倒闭,令成千上万的民工回老家务农。许多外国老板悄然离开工厂,留下那些被欠薪的工人。上市公司就海外投资的损失修改了资产负债表,致使内地股市持续下跌。许多外国观察家认为,中国气数已尽。

又一个十年,又一次传言“中央王国”遭遇了危机。若在相反的方向上追溯,也会有相同的情形,从1960年尼克松与肯尼迪关于台海危机的激烈辩论开始,到1948- 1949年的内战,甚至到20世纪30年代的日本侵略和占领。然而,一次又一次,不知为何,中国总是大难不死。

在超过5000年的漫漫历史长河中,中国承受了各种可堪料想的危机——既有天灾,也有人祸——而毫无疑问它将在最近的人造灾难中幸存。

然而,再一次,许多外国观察家,比如《时代》杂志,认为中国气数已尽。并且,主流学者如鲁里埃尔•鲁比尼和麦嘉华预测,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将会“硬着陆”。

但事实的真相是,不管中国的经济衰退是“硬的”还是“软的”,西方,特别是美国,将会碰到珠穆朗玛峰东北面的每一块石灰岩,然后会滚落青藏高原继续下坠。如果下届政府策略得当,美国很可能终结于“挑战者深渊”(位于地球最深的马里亚纳海沟——译者注),而不是停在吐鲁番盆地。

衰退中的自救

可以说,这次中国最糟也不过类似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日本的增长停滞。不是津巴布韦、不是阿根廷、不是魏玛共和国、不是冰岛、不是美国。事实上,约瑟夫•萨勒诺和彼得•希夫等评论家已经指出,尽管有挥霍无度的政府和零利率政策,日本仍然能够保持增长和(相对的)繁荣,这归功于它巨大的国内储蓄、经常账户盈余和强劲的制造业产能。

同样,普通的中国人不但几乎没有债务,而且实际上将他年收入的一半以上存了下来。学生贷款、汽车贷款和信用卡贷款就象紫色熊猫那么稀罕。省市级政府很少有财政赤字。哦,房屋净值(贷款)——那是什么东西?

不过,据《纽约时报》报道,这种财政责任糟糕透顶,是当前危机的根源所在。亚洲人民储蓄了太多的钱,再以低利率将钱借给美国和其他西方政府,因而产生了资产泡沫。

CCTV近期的一集对话节目中重申了这个日益流行的论点。两名美国教授,北京大学的米切尔•佩蒂斯和南方卫理公会大学(SMU)的约翰•阿塔纳西奥指出,从1998年起,美国人开始了前所未有的消费和购物。佩蒂斯暗示,美国人得到了亚洲国家的资助。这些亚洲国家在1997 -98年经历了一场灾难性的金融危机之后,试图将储蓄放入安全的避风港(例如,美国国债)。因此,这些巨额储蓄扭曲了市场,资产泡沫随之而来。

重写故事

在当前狂热的市场中,显而易见,要想有效地分析相关经济体的健康状况,方法论仍然很重要。如上所述,众多媒体,包括CNN和彭博社,都在头版文章中聚焦于所谓摇摇欲坠的亚洲经济体,特别是中国。

一些文章指出,在某些地方比如广东省——世界制造业中心——濒临倒闭的工厂数以百计,而在此过程中,解雇了成千上万的低技术员工。彭博社最近报道,在过去的11个月内,超过一千万名工人失去了工作。中国那些曾经燃烧不息的钢铁厂已削减了从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石的订单,甚至日本的廉价废金属都无法卖到“节食”的中国。

评论家也迅速指出,出口的减少——以船舶吨位降低的方式来衡量——表明由于西方的消费持续枯竭,这一有害趋势将只会加剧。

更糟的是,商业建筑的泡沫已经破灭,房地产销售陡然下降,在上海和深圳等沿海大城市已经下降了40%,而北京甚至下降了55%。

而情形不能再坏了,中国的两个主要股票指数都已经从一年前的最高点跌去了几近三分之二。

显然中国遭受了重创,最先想到的解决方案就是实施一个人人购车的计划、建造数百艘航空母舰,并且将全部利率都降到零。

因此,在凯恩斯主义的框架下,中国储蓄太多而消费太少,这就注定了经济增长缓慢。而且,在凯恩斯主义者看来,企业家破产是市场失败的征兆。

或许并非如此。

极度扭曲的计划

我们假设GDP能精确衡量经济增长,并假设分析师麦嘉华是对的,中国一直伪造其GDP数据,它第三季度的增长不到9%。

与此相反,我们假设过去一年中中国的经济增长率是0%。那么未来将会如何?它能恢复增长,还是驶向深渊?

从凯恩斯主义的基本原则来看,中国应该立即停止一切储蓄,然后花掉他们所有的钱,建造通往喜马拉雅山脉尽头的桥梁;建立一个由质量不可靠的商船组成的船队;消耗大量资源树立一些宏伟的纪念碑,以刺激经济活动。

然而,如果认为用于资产投资的储蓄才是创造财富的真正催化剂,那么从这一角度来看,中国远远超过了西方同侪。

首先,中国居民通常不涉足异国的金融衍生品,也不贷款买悍马。中国的银行,不管西方试图将之描绘得多么臃肿不堪且效率低下,但它们却要求购房有20–30%的首付,而且所有贷款的三分之二都由银行存款提供(与西方债务人的资本市场正好相反)。

并且:

•中国的家庭债务总共约占GDP的13%,与美国的100%截然相反。

•正如中国铁路的IPO所示,政府仍然致力于私有化国有企业。而当此之际,许多西方政府正在国有化所有产业。

•中国继续实施土地改革。包括将土地使用权批给农民,允许他们把土地租赁或转让给他人——这在曾经仿效前苏联建立集体农场的地方是个创举。

•中国已着手将卖空交易和保证金交易合法化。相比之下,过去的一年中,西方用自私的方式限制其使用或选择性地彻底禁止。

•中国通过 QFII 和 QDII 开放资本市场,降低房地产税并取消购房印花税等其他税费。此外,整个区域内人民币的可兑换性和资本管制也正在放开。

•中国已最终完成了所有的国有大型银行的重组和私有化。中国农业银行(中国第三大银行)最近也剪断了其脐带,现在成败得失全看它自己。这与西方所走的路恰好相反。

•同样地,虽然这次房地产泡沫破灭,但中国的决策层还没有试图救市。而美联储和美国财政部购买了数千亿的抵押贷款证券,竭尽全力以阻止价格下跌。

毫无疑问,中国人做错了。这些鼠目寸光的自由化措施将以彻底的毁灭而告终,是吗?

能花钱的时候为什么要存钱?

资深国会议员与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一起,正在推动新一轮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而白宫也正寻找替代方案,以让美国用它自己的支出摆脱衰退。经济学家鲁里埃尔•鲁比尼和保罗•克鲁格曼各自都提出了6000-8500亿美元的支出计划,并且当选总统奧巴马表示,在他治下财政赤字将不是问题。

但问题是,即使他们能获取政治投票及民众的认可,他们的方法也于事无补。

为筹集2008年2月份出台的经济刺激计划所需的最后1680亿美元,国会实际上不得不向国外借钱。真相本是:计划所需的钱不是来自于财政部的地下金库,而是来自于日本、中国、俄罗斯,以及中东地区的外国储户。政客们只是借了一笔需要由纳税人偿还本息的贷款。

许多美国人收到邮件中寄来的折扣券之后,按照要求乖乖地去沃尔玛这样的地方购物。而沃尔玛则把大部分的钱返还给在中国这些地方的原料制造商。而中国人反过来用这些钱买更多的美国国债。

如果没有中国人,美国不可能有任何临时性的经济刺激措施。如果没有中国人,美国将无法承担它巨额的财政赤字。

而没有一个健康的中国(经济),美国再不能指望下一轮人为的刺激计划。

事实上,由于受到凯恩斯主义蒙蔽,一些美国人非但不感谢中国人支撑了他们虚假的美国梦,反而责备他们存了太多钱,声称由于中国人的高存款率需要寻找投资渠道,因此成了制造人为信贷泡沫的罪魁祸首。

这完全忽视了中央银行操纵利率的角色,以及各种联邦房产机构扭曲市场的作用。这也同样没有认识到储蓄在促进经济增长中的作用。

目前在国会加速通过的新一轮刺激计划,除非它包括削减联邦开支或增加税收,否则还得由外国人来买单。至少在外国人厌倦这种一成不变的“漂洗周期”并将他们的资金重新投放美国之外以前,必须如此。

后来居上

如前文所述,去年至少有67000家中国工厂倒闭,成千上万的外来务工人员已经返乡。虽然短期内这种现象会令人痛苦,但中国人至少允许破产,以清除无效的经营模式。

而在美国,破产已非可选项。事实上,超过8.5万亿美元都用以挽救花旗、房地美、房利美和AIG这类岌岌可危的公司。

因此从长远来看,中国作为一个整体,将有能力适应市场条件的变化,并且繁荣昌盛,因为那些重病缠身的公司将被驱逐于市场之外,资本也将重新分配给最有效率的市场参与者。而相反,由于西方已放弃了破产制度和倒闭的自由,他们将继续疲于应付,拯救那些经营不善的公司。

此外,中国人不仅有相对较高的家庭储蓄,和相对较低的公司负债率,而且政府仍在私有化国有企业,并允许他们破产。

所以,未来唯一不确定的因素就是,美联储的政策到底会对美元产生多大的损害,是否会吓跑美元的外国持有者。

如果历史可鉴,就算2019年中国或将再次面临不确定,但现在它有近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和稳定的金融基础作为支撑。而美国并非如此。也许外国观察家们当引以为戒。

(译者注:我们选译《米塞斯日报》,较重视和中国相关的文章,但并不等于译者赞同文中观点。本文发表于2009年初,作者对中国政府面对危机的“不干预”政策大肆赞美,但恐怕没想到,话音刚落,中国的4万亿就出台了)

资助通天译

支付宝:

https://me.alipay.com/tbitranslation([email protected]

比特币:

13eH6bysjAjUs8BCRZCt9tpw1FFADVLSRC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之长 美国之短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3456.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