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当代中国的“县官”?

来源:政见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4-13,星期日 | 阅读:960
□“政见”观察员 刘岩川 (本文已刊发于2014年04月09日出刊的《青年参考》

county500

当许多针对中国政治的研究聚焦于北京或省级的政坛精英时,英国研究者塞金顿(Ian Seckington)另辟蹊径,将目光投向更接地气却没那么引人注目的县级党政干部。

塞金顿于2006年前后搜集了全国268位县级党委正副书记、政府首脑的资料,其中包括五种行政单位的官员:县或内蒙古的旗、县级市、直辖市治下的区、地级市治下的区以及自治县。简历未在网上公开的官员不在考察范围内。需要注意的是,在直辖市内担任区党委正副书记或正副区长的官员,应该为厅局级。塞金顿将个别厅局级官员和县处级官员放在一起分析,未免有不严谨之处。

为了呈现县级党政干部的面貌,塞金顿从年龄、教育水平和任期等多个方面展开描述。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年龄便成为组织部门用人的重要考虑因素。邓小平曾将干部年轻化上升到战略层面。2006年,中央文件正式提出县级政府领导的平均年龄应为45岁。塞金顿的研究发现,当时中国县级党政领导的平均年龄为43.79岁,已经低于中央的封顶。

2006年的中央文件也提出,县级党政领导的学历应不低于本科,而此前的要求是大专或专科。统计表明,拥有本科或研究生学历的县级官员占考察人数的95%。但更仔细的研究发现,多数人的学历来自参加工作以后的在职学习。塞金顿以官员简历上参加工作的时间为指引,发现多数官员在正常毕业年龄前就开始工作了。例如,62%的官员是20岁或之前参加工作的,而12%的官员在17岁或之前就开始了职业生涯。此外,拥有研究生学历的官员集中在东部地区。

或许是为了弥补基层官员在专业知识上的不足,县级官员有不少在职教育和培训的机会。官员们可以在各级党校、行政学院、社科院等机构进修。2005年,中央还特地在上海浦东、延安以及井冈山设立干部学院。学习的科目多为政治与经济管理,但也包括法律等其他知识。此外,中国还为少数民族地区的干部设计了一套专门的培训机构。

在重视干部年龄和教育水平的同时,中央也希望通过延长官员任期避免其追求短期利益。2004年,官员的任期由3年延长至5年,而且不能在同一职位连任超过两届。塞金顿的统计表明,多数县级官员在位的时间在5年以内。至少在当时,中央延长官员任期的举措尚未在县级体现出来。

在年龄、教育水平以及任期之外,塞金顿还通过其他角度衡量中国的县级干部:男性居绝大多数;多数干部长年在同一地区工作,经历单一;有军旅经验的官员越来越少,在东部更是基本没有,和建国初期干部多来自部队的情况大为不同。民族也是塞金顿考察的指标之一。在诸如贵州和湖南等少数民族聚集地区,少数民族干部已经能在县级党政领导班子挑大梁。反观以新疆为代表的民族自治区,政府首脑依宪法都由少数民族担任,而权位更高的书记则往往由汉族出任。

塞金顿的考察已经过去数年,而改革的迫切性也让县级官员肩负了更多责任。在变革的时期,什么样的官员在治理中国的基层,不仅应该是组织部门重视的问题,也应该是大众关心的话题。

【参考文献】
Seckington, I. (2007). County Leadership in China: A Baseline Survey. China: 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5(2), 204-227.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谁是当代中国的“县官”?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3424.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