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媒体札记:总理的定力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4-11,星期五 | 阅读:893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徐达内 【作者微博

一开始,从海南传来的主要声音是在争论互联网金融。而后,李克强在三亚欢迎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访华仪式上“打破外交惯例”地讨论失联客机MH370搜救工作,成为媒体聚光灯所在。

昨天上午,随着李克强在央视直播镜头中走上演讲台,博鳌亚洲论坛2014年年会正式开幕。

其实,只要对中国近期经济形势有基本了解,都不难预测出这位经济学博士总理会说些什么。他也确实这么说了,“我们不会为经济一时波动而采取短期的强刺激政策,而是更加注重中长期的健康发展,努力实现中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中国不会有短期强刺激政策”的官方口径,一周以来经由各路中央喉舌吹风,早已不是秘密。

承接去年四季度以来经济增长放缓态势,今年开春以来中国宏观经济持续承压,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出现不同程度回落,仿佛又回到了一年前的相同历史节点——困难比预料的多。

4月2日,新华社宣布,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为了“积极应对各种压力、风险和挑战,在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协同并进中稳增长”,“进一步创新宏观调控的方式方法”,“研究扩大小微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实施范围,部署进一步发挥开发性金融对棚户区改造的支持作用,确定深化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加快铁路建设的政策措施”。

这组以棚改、铁路等基建项目领衔的政策迅速被外界普遍定义为“微刺激”,各路智库、券商、学者众说纷纭,担心其重演“四万亿”者有之,认定其力度不足者有之,认为信号模糊、两难者亦有之。

此间,自有中南海直属媒体试图引导解读方向。其中,又以新华社6日所发《中国经济:要“兴奋”不要“兴奋剂”》最具风向标意义:“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大背景下,中国已经不能再走以前靠一轮接一轮的经济刺激计划来保持经济高速发展的老路:一旦感觉经济增长乏力,就立即打开货币政策的闸门,制造新的投资增长点,刺激房地产市场——这种注射‘兴奋剂’式的增长方式,虽然让中国经济能够在短期内实现数字上的高增长,留下的却是需要长久消化与面对的副作用——产能过剩、房价畸高、通货膨胀…… 与短期的‘刺激’相比,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更需要稳健而深入的改革。”

根据这篇文章所示,那些国内外媒体的“微刺激”解读并不正确:“不可否认,国务院常务会议出台的多项措施无疑将有助于中国经济实现稳增长和保就业的目标,不过将其简单地等同于在经济承压之下出台的刺激政策却多少有些言过其实。仔细研究政策不难发现,涉及面如此之广、针对性如此之强的各项措施,其实早在今年3月公布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就已经充分体现,其政策出发点甚至在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决定中都有提及。由此可见,与外界普遍解读成的‘新一轮经济微刺激’相比,国务院常务会议出台的政策带有更多具有既利当前、又惠长远的‘改革色彩’。”

在表达了对一些地方政府和房产企业“路径依赖”的担忧后,新华社为首辅李克强的“定力”叫好:“货币政策没有变,财政政策没有变,没有大规模的投资计划,没有为房地产市场松绑…… 在经济承压前行的时刻,中央政府保持着足够的耐心。即便要付出经济增速放缓的代价,改革仍在继续,因为只有全面深入的改革,才能让中国经济最终走上一条健康稳定的发展轨道。”

保持定力是为了保障改革。这一点,在人民日报8日所刊《坚定不移推动经济转型升级》中便有体现。这篇以“国家行政学院省部级领导干部经济转型升级专题研讨班”名义发表的述评强调:“从发达国家的发展历程看,它们之所以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迈入高收入国家行列,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及时调整经济结构,不断推动经济转型升级。长期落入中等收入陷阱国家的重要教训就是未能及时转型,导致数十年的发展停滞。”

而且,根据人民日报当日另一篇报道说法,即便是春节以来的人民币汇率持续贬值现象,也有助于转型升级:“随着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跨境资本流动也将回归正常的双向流动,这样一来,对冲外汇占款的压力减轻,存款准备金率有较大的下调空间,从而会带动利率走低,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有利于恢复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的活力”;“一个积极意义在于,改变了一直以来对人民币单边升值的预期,对热钱流入有抑制作用。这对房地产稳定有意义。”

所以,在此等充足而全面的铺垫预热作用下,李克强昨天在博鳌论坛上说出那句“我们不会为经济一时波动而采取短期的强刺激政策”,完全顺理成章。或许也是因为感觉并无新意,在播报这段演讲内容时,搜狐网易腾讯凤凰更多地将他那句因应时事的“将果断回应南海挑衅行为”做成了首页主标题。

当然,专长于经济政策研判的“智谷趋势”还是要细细研读,讲解此中“释放的信号”。据其微信公众号昨晚所析,“经济增速放缓几成定局”:“李克强称,经济增长预期目标是7.5%左右,他特意强调了‘左右’…… 在他看来,中国政府能够容忍的增长速度底线可以比7.5%更低,这一表态也向市场人士释出信号,高层对于可能出现的经济增速放缓已有预期…… 多重信号显示,当前国务院对经济形势的基本判断是,增长率可能跌破7.5%,但政府不能容忍其跌破7.2%,7.2%是需要力保的增长率底线。”

多重信号之一,来自经济日报头版所刊《保持定力,主动作为》。3日、4日、5日,这份由国务院直属的中央喉舌发表系列评论,强调“政府与市场关系将继续作为改革切口”、“实现责任和权力同步下放、放活和监管同步到位是当务之急”。其中,那篇对“既要保持定力,又要主动作为”的解读稿,确有对合理区间下限的评估:“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把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预期目标设定为7.5%,更多考虑的是保就业。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时,我们经历了一场增长与就业的‘压力测试’,国内生产总值增速一度降到7%以下,城镇就业曾出现严重问题,一两千万农民工失业返乡。据测算,现阶段我们要把城镇失业率控制在可接受的范围,经济增长速度不应低于7.2%。”

于是,智谷趋势预测“一定程度的经济刺激措施将继续出台”:“在今天的演讲中,李克强的一个提法值得关注。他说:‘我们不会为经济一时波动而采取短期的强刺激政策’。这里,他在‘刺激政策’前加了一个‘强’字,意味着对轻度刺激并不排斥…… 如果经济下行趋势持续,国务院还可能继续出台小幅度的‘微刺激’措施,而这些措施的着力点将继续聚焦在‘城镇化’、棚户区改造和中西部地区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在这些领域将持续涌现出投资机会。”

今晨出版的21世纪经济报道,亦通过《李克强“博鳌信号”:中国动力与亚洲未来》宣布:“面对中国经济统计数据可能低于预定值,外部复杂的经贸外交环境,李克强近三天海南之行和强有力的发言,正在有效稳定外界对中国平衡增长转型和推动亚太合作的预期。”

比预期更确定的是“沪港通”的落地。昨天上午,在论述如何“要向改革要动力”时,李克强宣布,“我们将积极创造条件,建立上海与香港股票市场交易互联互通机制,进一步促进中国内地与香港资本市场双向开放和健康发展。”

那边话音刚落,10时40分,港交所即宣布停牌。而后,中国证监会网站发布公告,声称两地监管机构已原则批准开展沪港股票市场交易互联互通机制试点。一周以来的传闻确认,沪指应声而涨,尤其是那些AH价格倒挂的公司股票。

于是,尽管新京报、京华时报、东方早报、广州日报、钱江晚报等多数同行还在用“中国不采取短期强刺激政策”作为今晨头条,南方都市报却已经把最大字号用在了《股市“沪港通”获批》上。

至于每日经济新闻,更需想股民之所想,把大半个头版都用于刊载《沪港通试点起惊雷,投港股50万可砸“金花”》和《沪港直通推升股指缺乏后劲》。第一财经日报则奉上《“沪港通”决策幕后:保守两年的机密》:“不管是昨日下午的论坛,还是晚上举行的‘香港晚餐会’,‘沪港通’都成为了最受关注的话题…… 权威市场人士告诉本报,‘沪港通’落地意味着上证所不再会有国际板,‘沪港通’也是对上证所的一种补偿。”

甚至,在向全国媒体播发着《三大动力续写“中国故事”新传奇》等电稿的同时,新华社也在其微信渠道“阿尔法工场”里用头条位置解析“沪港通背后的大棋局”:“本届政府有个特点,就是说一套做一套,不是说不诚信,不像上一届政府,这一届政府可能更多是从降低政治交易成本考虑。按照我们的理解和得到的一些信号,很显然政府是在准备释放藏起来的子弹…… 本级政府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快很准,动作快…… 香港失去了人民币套利基地的灰色红利之后,香港到底何去何从?要说经济结构调整,最需要的是香港,比内地畸形得多。一旦切掉这个脐带,香港就出问题了,所以我们看到2月份以来香港社会出现的动荡。当然这与乌克兰危机和中美博弈可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但直接的原因是去年以来对香港金融体系的打击。为了救赎香港,当局看来是想了一整套办法…… 第一个是中信集团的整体上市和迁址香港…… 第二个就是今天的沪港通…… 一举三得,一是安慰香港,给香港打开了国际资本投资投资A股的通道,虽然现在额度只有3000亿,但说了‘可以视情况调整’;二是,为A股市场也打开了增量资本进入的通道;三是,换一个通道探路人民币国际化。”

按照这篇源自MFI金融研究团队的分析,这真是“一盘大棋”:“下一站是哪里?应该是台湾。台湾学生反服贸运动大家都知道,造成的国际影响相当巨大,我们不仅需要通过香港示意台湾,可能还需要与台湾面对面,两岸自贸区会不会也有新的推进?我们拭目以待…… 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所以,国内的打老虎行动看上去有些裹足不前了。近日前任总书记露面似乎也在说着什么。总之,打虎暂歇,港台上位。”

作为注脚,昨天傍晚,央行和银监会携手发布“严厉谴责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有关不实报道”的声明,指责对方此前所刊《央行与银监会分歧危及市场信心》《监管机构内耗阻碍中国金融改革》“文章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肆意歪曲事实,对人民银行和银监会声誉造成恶劣影响。”

据此,微信号“投实”虚拟各大媒体头条,创作段子一串:“自媒体:《网传已久的107号文为何无下文?现在有解了——央行与银监会内斗!》;环球时报:《西方不要妄想干涉中国金融监管顶层设计!》,胡锡进亲撰导语——不是中国的金融监管制度需要改进,而是某些西方人士的视角需要改变;参考消息:《全球财经传媒界强烈谴责FT不实报道》;《财经》杂志:《谁在挑拨央行银监会?》;财新传媒:《舒立时间:胡舒立对话吉密欧——我为何会激怒央行》……”

至少,环球时报那段大致是对的。这家人民日报子报今晨社评是《“中国经济崩溃论”腆着脸唱到今天》:“李克强总理10日上午在博鳌亚洲论坛上介绍中国经济形势,带动了全球舆论对中国经济新一轮的探讨。由于昨天公布的中国3月份进出口数据都有 所下降,这成了西方一些观察家唱衰中国经济的新佐证…… 西方的‘中国经济崩溃论’已经唱了二十多年,比较集中地出现过十来轮。像克鲁格曼那样的‘大家’,得过诺贝尔经济学奖,谈全球经济挺靠谱,一预测中国经济就落空,这说明他们的理论模式不适合中国,或者说适合西方社会制度安排的主流经济学是存在自身狭义性和缺陷的。当然,他们有些人太希望中国垮掉了,每每站到中国面前就失去了客观性。”

(注:本文)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金融时报》媒体札记:总理的定力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3386.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