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媒体札记:被叫停

来源:FT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4-11,星期五 | 阅读:892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徐达内 【作者微博

湖北广电荆州电视台垄上频道节目主播崔建宾红了。

视频显示,这个大学毕业没几年的毛头小伙子,在前天晚间的《垄上行》节目中,依据央视《经济半小时》7日对本省十堰市国家贫困县房县存在兴建豪华政府办公大楼情况的曝光报道,严词谴责当地官员追求奢侈。不料,当崔建宾慷慨激昂脱口而出“他们的思想奢靡腐化,真想对他们说一句,思想有多远,就滚多远吧”,他的目光偏离了镜头,以一幅无奈表情对着场外的某个人问道,“请让我说完好不好?”

他没能说完。请求无效,小伙子抿了抿嘴,摆了摆手,走出镜头。视频画面此时切换至演播台背景,而后以片花替代,直至将近一分钟后换上另一位女性主播。镜头中,这位看上去是来“救火”的女主播花费了几秒钟整理装束,而后改述一段有关和谐家庭四世同堂的故事。

是微博身份认证为湖北广播电视台垄上频道江汉记者站站长的@江汉新闻联播,以“湖北台主持直播中被换”为标题,在昨天中午上传了这段总长3分多钟的视频,随即引发围观。

绝大多数转发跟帖者都在为崔建宾的“仗义直言”叫好,对那个藏在幕后的“无耻领导”表示鄙夷,直至高呼“小伙子你会是下一个白岩松,崔永元”。@21世纪经济报道则转发了马光远的惊叹——“这也算创下了中国电视历史的纪录了吧”。

感受这一微博热点,新浪昨天傍晚在首页发布《被“叫停”的主持人——崔建宾》,讲述这个小伙子的来路:“2010年4月初,正在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公管072班读书的崔建宾,得知了湖北荆州电视台举办选拔主持人大赛的消息…… 最后在全国1700多名选手中脱颖而出,获得创维活力新主播冠军…… 毕业后,崔建宾来到湖北荆州电视台垄上频道…… 2013年,他成为2013湖北广电听众观众节金龙泉啤酒杯‘我最喜爱的主持人’的候选人之一。2014年1月16日,崔建宾还代表湖北广播电视台垄上频道,参加‘大地之子——2013年中央电视台农业科技人物颁奖典礼’。”

不过,根据报道所言,对于崔建宾在直播里被当场叫停,周围人并不感到意外:“‘我们根本不奇怪。’一位与其共事三年多的同事对新浪新闻客户端表示。实际上,就在几天前的《垄上行》直播里,崔建宾就‘有一些失控’。《湖北潜江:补偿款不透明,乡亲意见大》是当期节目里的一条新闻…… 在最后,崔建宾说:‘同时,也提醒某些基层假公济私的、贪得无厌的、不办实事的干部,早点滚蛋啊,否则后果,你hold不住。’‘本来加一些也可以,但是,不要过。’前述同事评价说。当期节目结束,崔建宾被节目组内部批评。‘崔建宾的主持风格,有热情,比较犀利,有些地方不那么专业。’一位同事评价说…… ‘这并不是所谓的叫停,是正常的播出情况’,对于此次崔建宾主持中断,湖北广播一位不愿具名的主管领导对新浪新闻客户端表示,‘讲了粗话,犯了错误,我们会进行批评教育,主持人都有个成长过程。’该主管领导还表示,不会对崔建宾有‘所谓的处罚’。”

的确,尽管从数量上看,赞扬崔建宾“骂得好”的声音在互联网上占据压倒性优势,但是,一些媒体同行对其“借题发泄个人情绪”也有批评,甚至对其动机心存狐疑。

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不合常理。一档电视节目,就算发生了主持人临时被换的情况,也必定会在几秒钟内加以剪辑处理,不至于以这样一种原汁原味的方式公诸于众。而以垄上频道江汉记者站站长的名义主动上传爆料,并声称“湖北贫困县几百官员享受奢靡,顶风上,主持人痛斥,遭受打压,直播现场被换下,后果很严重——可能丢饭碗”,更是超乎想象。

所以,@吉四六认定这“又是一个炒作的例子”。这位媒体人翻出去年6月天涯论坛上《湖北电视台垄上频道20万年薪请来的农民工其实是电台主持人!》的指控帖,与同道中人分享观察结论:“这样一个无底线的炒作作派的电视台,我不信主持人被清出场的视频是真的…… 从男主持眼神首次暗示有人行动,到出场,给了他半分多钟的时间继续讲,而且他讲的内容并不是一个突然爆发的过程,而是从第一分钟就是如此,况且导播也完全不需要等他下场才插播广告。”

但是,就在新浪删除了@江汉新闻联播的上传视频以及自家那篇《被“叫停”的主持人——崔建宾》的同时,云南信息报却在深夜时分通过微博发布了更进一步的采访记录,并化为今晨见报稿件《电视主持人怒斥官员被中途换下》:“‘江汉新闻联播’接受采访称,节目是8日晚直播的,直播后节目视频就上传到《垄上行》栏目官网,‘因为自己有发节目视频的习惯,节目出来当晚,我就在微博上发了。’湖北电视台垄上频道分管新闻业务的陈姓负责人昨日接受采访回应称,在8日当晚的节目中,‘主持人在节目里讲了一些不该讲的话’,导致中途更换了另一名主持人,‘这就是一起节目播出事故,事情不复杂,很简单。’对于崔建宾是否会受到处罚的问题,该负责人士称,‘电视台有对播出事故的处理规章制度,此事会照着规章制度执行。’不过其表示,在4月10日,崔健宾仍会在节目中亮相。”

正如这篇被腾讯网易今晨推荐在首页的报道所言,昨天晚间,身处舆论漩涡中的崔建宾和《垄上行》节目组均已通过微博回应。前者在20时许留言:“真没有想到事情闹这么大,感谢各位网友对我的关心,我的工作没有受到影响。刚听到批评的时候,确实有点想不开,回头再看视频的时候发现,的确我的情绪有点失控,请大家宽容。非常感谢”;随后,节目组的口径是:“4月8日20时许,本栏目一新闻板块超时,导播要求主持人及时结束,引起大家关注。我们将进一步优化节目流程,提高节目质量。”

至于@江汉新闻联播,则在频繁地提示那些曾经转发视频的微博大V以及业界名人注意这两份声明:“一次栏目的小小意外,引起了大家的特别关注,有错就改,且行且珍惜!”只是,当发现仍有跟帖者质疑其“炒作”时,这个账号忍不住作出小小反击:“您是不是特别希望小崔和我丢饭碗?拜托了老兄,大家都不容易,我们一个对农村的频道,有这个必要吗?”

的确,就算当事各方都在试图息事宁人,也不能改变多数围观者对这起“事故”的性质认定。今晨,新京报作者刘晶瑶说了,“即便是炒作也别压制批评声”。钱江晚报更由评论员刘雪松出面,为那位年轻气盛的同行打气,并获新浪凤凰推荐展示:“愤怒的主持人屏幕之后激怒了谁?究竟是什么权力的尊严,高尚到了可以让一个主持人很没尊严地闭嘴走人?为什么我们的情绪可以包容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如此挥霍百姓的纳税钱,却容不下一个年轻的主持人在这条新闻的评论中质疑腐败?房县顶风大兴土木,如果没有像崔建宾质疑的那样有腐败现象,完全可以通过调查与监督,大大方方地告知社会,并且当作加勉…… 但是有些人旁观房县大胆花钱的权力不再激动,却很有情绪地嘲笑崔建宾的激情与稚嫩,实在是一件太不正常的事情。你只不过比崔建宾更懂得为一只饭碗妥协而已。”

显然,刘雪松对那些“理性派”颇感不屑。固然也承认崔建宾那句“这样的领导,这样的干部不腐败可能吗,这样的领导干部不腐败你信不信?”乃是“主观的判断”,但他强调“气愤是正常的”:“从不激怒被批评对象、不给自己的领导添麻烦、保护自己的角度来看,崔建宾在表达的圆润程度上,显然不老到。但是,崔建宾的这番话,从挑刺的目光看是有漏洞,但从善意的目光看却可以是正常的质疑…… 我们许多经验丰富、将崔建宾被迫‘下场’当笑话看的同行,用新闻专业的标准和理性要求这位年轻的主持人,其实很多是对自己锋芒磨圆了、激情世故化了、行为犬儒化了的无视和不自知。”

媒体的公开抗争,总是容易引发包括同行在内的舆论特别关注。昨晚,南方都市报也曾通过网站发布《主持人回应直播时斥官员腐败被撤换:工作未受影响》,其评论部更是通过微博发布点评:“估计在台领导看来,这个激动的小伙子,还真是图样图森破了。不过,此举在行内或有争议,在网上却得到一边倒的点赞,这说明公众实在是太痛恨官场的奢靡浮华之风了。”

而在今晨出版的报纸上,南方都市报又为本省的另一场媒体行动助阵。配合头版报道《大鹏湾填海造地拟闭门开听证会》,社论《为了未来的深圳公民,请说出你的意见》有云:“‘我们目前不知道大鹏湾前景如何,我们也不知道未来的你们如何看待今人的抉择。我们今天以城市之名修书一封,谨愿深圳的每一次选择都不愧对子孙后代。’这是昨日深圳媒体在头版刊出的致未来深圳公民的一封信,其所关注的大鹏湾,为某央企深圳LNG应急调峰站项目的规划选址地。”

是深圳晚报昨天隆重其事的海报式头版,将正在当地民间酝酿的抗争推向更大视野。以“爱深圳的每个人”作为署名,这封写给“未来的深圳公民”的公开信满怀忧虑:“2014年之前的30多年里,深圳通过填海已造地69平方公里——超过6个蛇口半岛面积;因为发展,全市254公里海岸线只剩下40多公里自然岸线。就在今年,中石油提议在大鹏湾填海修建LNG应急调峰站,准备填海39.7公顷,引发全社会高度关注。为此,有关部门相当重视,准备召开听证会论断填海事宜。4月4日,公众听证代表名单出炉,除一个单位代表身份清晰外,4名个人代表身份未明示,再次引发舆论关注。”

事实上,面对由国家海洋局南海分局发布的填海公告,连日来已有多家深圳市委机关报下属媒体获准密集转达由人大代表领衔的质疑。早在3月20日,深圳新闻网即代言本地民众,问了声“亲!用填海换来的经济发展步子能慢点不?”

网络围观者中,已有人将之喻为另一个版本的PX风波。

针对茂名之事,承接中央媒体高调宣扬清华学生“科学保卫战”的脉络,人民网在首页推出“还原PX真相”系列报道,昨天是以《揭开神秘面纱,告诉你PX到底有多毒?》继续科普,今晨则强调“中国PX完全依靠进口或丧失话语权”。

只不过,腾讯尚无需像南方都市报那般局限在转载人民日报评论的尺度内。昨天,这家门户的大家专栏刊出法律学者姚遥针对北京青年报评论部主任张天蔚的商榷文章《了解PX不等于了解PX事件》,同台展示分歧所在:“来自民间的帮闲,一般支持项目建设时就是三套拳法:论证PX低毒而不是PX项目无害;论证环评报告是国家机密;指责要求企业公开环评报告是不道德的或者违法行为。但看到这里,我们还认为PX的毒害争论和PX建设项目的污染问题有关吗?完全没有。即便公众确实科学知识不够,有这样那样的误解,而建设项目的环评报告作为最具有科学权威和程序正义的合体产物,迟迟不能与公众见面,在现有的社会关系下,这样的行为只能加重公众误解认为项目确实有害公众健康,完全无助于消解公众的误解。”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责编王昉 [email protected]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金融时报》媒体札记:被叫停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3323.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