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放光芒

来源:荔枝小集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4-7,星期一 | 阅读:1,115

文/刀劈三观荔枝

由于人类长期存活在险恶的环境中,技术创造发明很慢,财富积累更不易。但政制的创新倒很多,从希腊城邦直接民主到波斯帝国共和制,北欧异教徒议会制到南欧的君权神授,以及远东的帝国专制等等不一而足。说白了这些政制是分配财富的不同手段。其中控制人口的政策由来已久,在资本主义到来之前人类的苦逼生活一直没有得到改善。人类对于认识资源的思维方式是静态的。因此控制人口论成了基本国策。我国的计划生育当然也是这种思维和思想的产物。

只有资本主义的到来使得人类的物质生产发生质变,创新、组织化、产权保护等等才使得积累财富成为可能。随着资本主义创新越来越多,人们开始意识到资源其实并非一张饼,众口啃完就等死。古代的人们对于如何应用石油是无知的,今天石油成为很重要的生产资源。朝鲜的地理环境不错,农耕技术也不赖,人人在劳动,为何还是贫穷?除了专制的盘剥外,对朝鲜的制裁重要的一点是让他们没有石油可用。袁隆平的技术即便在朝鲜推广,也无济于事。没有农药和饲料,亩产就是低,不足以养活人口。袁隆平的杂交米有多少人吃过?其口感之差,连农民自己都不愿意种了吃。我们的记忆中没有多少杂交米的印象,市面上很少卖杂交米。但笔者的焦点并非在质疑袁隆平是否真正养活了中国人。是什么使得人类生活质量发生质变?还是资本主义。

我们当中很多人认为资本主义盘剥穷人。一个以自愿原则交易的制度怎么能够说是盘剥呢?许多人把自己生活的不利归因于资本主义制度的不公,认为不打工就得饿死,逼不得已才去打工。而这种所谓的“不得已”竟然成了某些人口中的“被剥削”。这是我所见过的最荒谬的言论,是懒人骨子里赤裸裸的贪婪。而这种心态被有意识形态目的政治机构拿来利用,煽动对资本主义的仇恨。这一煽动是为了让群众服帖地遵从政治分配。这一政治分配以平等主义(平均主义)为特色。早在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的古希腊时期,就已出现平均主义思想。由于“公民”人均有份,那么人口越多对于资源的分配就越紧迫,所得越少。自然而然,在每个人眼中,其他人就成为多余的。除之而后快。平均主义是会杀人的。

杀人的平均主义和过去野蛮部族的杀婴、吃战俘、活人祭没有本质的区别。他们都认为人并不是资源,人只会消耗资源,而食物始终是稀缺的。在奴隶制国家,人就是财产,可以拿来买卖交换。华莱士认为奴隶主会鼓励奴隶生育,这样对主人有利;休谟认为奴隶主会阻止奴隶生育,因为他们消耗更多的资源。可见,资本主义之前的历史当中,鲜少有对权利的认识,但不是说讨论权利的著作没有。即便在欧洲,大部分人尊重生命主权、尊重财产权也是在基督教训导之下。感谢整个中古世纪,没有这个时期欧洲人不会变得更文明。

笔者发现,对自然权利的广泛讨论还是在资本主义时期,尤其是维多利亚时期。因为市场交易需要权利规则的保障。其实资本主义早在中古世纪的伦巴第联盟自由城市中萌芽。这些城市沿着河港、海港分布,参与国际贸易,实行商业信誉制度。欧洲圈地运动开始,失地农民纷纷进入城市从事手工业,这是资产阶级壮大的前奏。在英国光荣革命时期,资产阶级的胜利空前绝后。他们保障了自己的权利和自由。

当我们再把目光放回中国。中国没有这样的历史,也无从谈起制度化的资本主义。清末买办崛起,工商业繁荣,可惜好不容易萌发的资本主义被扼杀在革命中。长期战乱和左翼思想的传入,使得中国就此走上另一条道路。我们不能说这段历史是错误的,因为历史不可逆转,而每个时代有自己本身的历史特殊性。这样的特殊性并不妨碍我们追求普世规则。如果我们足够文明,就应该有自信接受批判,何须捶胸顿足?当笔者针对中国的落后提起批判,所遭遇的并非中国人引以自豪的雅量。你敢骂骂中国文化试试?

然而事实就是事实。不接受现实就只能被麻痹、被追打。反思是进步的前提。没有理性,只有感性,乃至只有情绪,是不可能有所进步的。我们中国人的问题,我们自己应该很清楚。我们最喜欢讲以史为鉴,那就把目光从自己的历史移开,看看别人的历史。不要一味地陶醉自己建构的历史中(没多少真实含量),去看看真正的文明世界的历史。这样,你才能成长!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资本主义放光芒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3043.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