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撒谎

作者:曹保印 | 来源:百度百家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4-4,星期五 | 阅读:1,753

导读:中国人特别爱撒谎,撒谎的水平非常高,撒谎的频率非常多,撒谎成了中国人集体的行为习惯,从庙堂之高,到江湖之远,中国人无一不撒谎。中国人国民性中的撒谎成了血液,它在每一个中国人身上流淌,经意不经意地,张开嘴来,流出的全是谎言。

亲爱的朋友,欢迎收看《保印说国民性》。在本期《保印说国民性》中,我给大家谈一谈“中国人的撒谎”。

中国人是不是一个特别爱撒谎的民族,关于这一点,恐怕我不用说,你心里其实早就有了答案。在中国,有非常多的流行语,比如“老实人吃亏”、“实话不说实说”,些流行语有的已经流行了上千年。从这些流行语中,你可以看出中国人真是特别爱撒谎,撒谎的水平非常高,撒谎的频率也非常多,几乎见人只说三分话,成了所有人的说话规则。这样一来,你要想从中国人嘴中得到实话,真是非常难。因此,对于西方人来说,听中国人说话,那是一个高难度的动作,因为需要去揣摩中国人的心思。

中国人爱撒谎这样一个国民性,早在乾隆五十八年的时候,就给西方人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当时,有一个英国使团第一次来到中国,在他们来中国之前,对中国和中国人充满了想象,认为中国是世界上最文明的地方,是最讲究礼仪之邦,人人都是君子,人与人之间坦诚互信、彬彬有礼,以至于很多人对中国充满了向往。这和很多人想象印度遍地都是黄金是一个道理。相比印度,西方人将中国想象成“黄金式的文明”,从某种意义上说,这要比印度的遍地黄金要有分量得多。

可是,当这样的英国使团带着如此美好的想象,踏上大清帝国土地的时候,他们发现中国人和中国不仅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美好,反而处处充满了欺骗,处处充满了谎言,处处充满了暴力,处处充满了奴性,以至于这些人大为感叹说,这那里是中国啊,这那里是人居住的地方,分明就是一个大大的猪圈。

也正是由于有了这样的一种印象,所以西方社会对中国的评价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从前将中国和中国人奉在高高的神坛上,而当使团抵达中国,接触了中国人和中国社会之后,马上就将中国和中国人从神坛上拉了下来,重重地摔倒地上,并且把无数只脚踩了上去。

乾隆五十八年发生的这些历史,到了今天是不是有了很大的改观呢?很遗憾,依然没有。不仅没有,在某一些地方,根性反而加深了。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要说,中国人国民性中的撒谎几乎成了血液,它在每一个中国人身上都在流淌,经意不经意地,张开嘴来,说出的就是谎言。那么,为什么中国人的国民性中,会有如此喜欢撒谎的行为呢?是因为撒谎的成本足够低,还是因为撒谎的利益足够高?事实上,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计算题。

我们都知道这样一句话:“如果你说了一句谎言,就需要用一千个谎言来掩盖。”可是,掩盖之后,这一千个新的谎言,又需要用一千倍的谎言去掩盖。由此,谎言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最终只能让一千遍的谎言、一万遍的谎言,慢慢地谎成了“真理”。所以说,说谎的成本和代价,事实上是极大的,无论是对个人还是对社会,都是如此。

也正是由于这样,我们才说,人应该说真话,国家和社会也都应该说真话。只有说真话,才能大大降低社会成本,也才能提高人与人之间的互信。否则,你猜我的心思,我猜你的心思,猜来猜去,大量的沟通成本就此产生,而大量的互信就此白白流失。

那么,相比其他民族而言,中国人为什么更加爱撒谎呢?

说到国民性,有两个人最具代表性,一个是鲁迅先生,另外一个就是胡适。这两个人可以说都是思想文化界的领袖,他们的价值观,他们的思想观念,一直到今天还在影响着很多人。

鲁迅先生在批判国民性的时候,将重点放在批判国人的道德上,放在批判中国人的传统文化上,认为只要从道德上改良,甚至打破旧道德、重建新道德之后,中国人的国民性才会改进。但事实证明,中国人的国民性虽然经过了鲁迅先生的口诛笔伐,但依然没有丝毫的进步。在鲁迅晚年的时候,他甚至非常悲哀地得出结论,虽然经过自己一生的努力,却不仅没有改变中国人国民性中的劣根,反而看到中国人的国民性越来越倒退,劣根越来越多,劣根扎得也越来越深。

那么胡适先生呢?他则将批判中国人国民性劣根的重点放在制度建设上。胡适先生曾经发表过一个著名的观点:“一个肮脏的国家,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一个干净的国家,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谈高尚,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规范,人人大公无私,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

你看,在改造国民性上,胡适和鲁迅走了两条路。然而,我们看今天,国民性为什么并没有多少好转呢?接下来,我们到底要按照鲁迅先生的路子,走道德建设这个方向呢,还是按照胡适先生的路子,走制度建设这个方向呢?或者说,我们将他们两个的方向综合起来,一手抓道德建设,一手抓制度建设,“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在我看来,恐怕我们真需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而在抓之前,也需要反思一下,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在引导着、诱导着中国人说谎。

如果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那么你就会看到,人之所以爱撒谎,就是因为怕一旦说出真话,自己的利益受损,自然就采取说谎话的方式来保护自己。因为他不想成为透明人。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透明,而别人不透明,那就好比自己完全脱光了,而别人还穿着衣服,这个时候自己自然就会成为别人的笑话,也会成为别人眼中的疯子。所以,他绝对不愿意说真话。如果他这样想,其他人也都这么想,结果自然是人人都不愿意说真话。

可是,这种心理的根源又来自哪里呢?在我看来,应该就来自于社会专制。在专制社会之中,权力的拥有者是不会允许被统治的人说真话的。因为一旦这些人说真话,权力拥有者所说的一切谎言都会被一一拆穿。比如说,历代的皇帝一定要称自己是“天子”,不仅是“天子”,还是“真龙天子”。什么叫“天子”?就是“天”的儿子。既然是“天”的儿子,那么皇帝就是在“替天行道”。所以,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替“天”做。既然是替“天”做,那么老百姓就必须要听从,否则你就是“逆天”。“逆天”行事,自然要被“天打五雷轰”。而作为“真龙天子”的皇帝,更是代表着“天”的旨意,所以皇帝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人,他的身体是龙体,因此他要住龙庭、坐龙椅、穿龙袍;他的媳妇也不是普通的女人,而是凤,因此她要凤冠霞披。

“龙凤呈祥”这是现在民间象征吉祥、幸福的说法,而事实上,“龙凤”在传统社会中是最高权力的象征。可事实上呢,我们知道,哪里有什么“天子”,哪里有什么“真龙天子”,哪里有什么“龙子龙孙”,分明就是最高权力的拥有者借此愚弄百姓,进而可以确保自己运用权力为所欲为。而事实上,我们当然很清楚,比如像刘邦这样一个人,他是“真龙天子”吗?本身就是一个流氓无赖,在乱世之中结交了一群狐朋狗友,于是成就了天下。像朱元璋这样一个人,也同样是底层的一个小混混,也同样是利用乱世,召集了一批人打打杀杀,最终打下了江山。假如这样的人真是“天子”,真是“真龙天子”,那么刘家子孙和朱家子孙怎么可能会守不住江山呢?所以,专制者编造的“天子”之说、“真龙天子”之说,分明就是天下第一号谎言。

这样的弥天大谎,就让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感觉到,既然“老大”都在说假话,那么我们也必须要说假话,才能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不仅如此,最高权力的拥有者们也不愿意让底层百姓对自己的各种做法发表评论,连基本的议论也不允许,因为议论来、议论去,人多嘴杂,最终就会暴露出这些权力拥有者的丑恶嘴脸。于是,从秦朝开始,中国历朝历代的皇帝们,无不把打击说真话作为最重要的统治手段。在个别朝代,甚至不允许三五成群的人在一起说话,就算是路人相迎而过,也不允许随便交谈,在权力拥有者们看来,“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样一来,在数千年的专制社会制度掌控之下,中国人就变得不敢说话,就变得“见人只说三分话,不敢全抛一片心”。

历史发展到现在,我们清晰地看到,这种说谎事实上并不仅仅是底层百姓的集体习惯,更是统治者精心策划的专制手段。统治者通过一个又一个的谎言粉饰太平,掩盖真相,以至于人们在看不到真相的时候,往往也会“上梁不正下梁歪”地编造一个又一个的谎言。为了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不惜伤害他人的利益,更不惜伤害公众利益。

那么,到底要怎么样做,才能根除这些谎言呢?到底要怎么样做,才能让人们改变习惯性撒谎的行为模式,进而认同并切身体验到,只有说真话才可以赢取最大利益呢?恐怕,我们要继续按照鲁迅先生的道德建设这个方向走,同时也继续按照胡适先生的制度建设这个方向走,两者齐头并进,同舟共济。

在道德建设上,我们要尽量说真话,至少不说假话;如果被迫说假话,那么也不要说伤害他人的假话。在这种情况之下,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就会慢慢建立起来,我们的社会也可以慢慢变成诚信社会。生活在这样的社会之中,你一定是感觉幸福的,也一定是感觉有尊严的。

在制度建设上,我们应该和道德建设同步,制定说真话不说假话的规则,确保对共同规则的遵守从上层开始。上行才能下效,上梁正了,下梁才不会歪。比如说,对当政的官员们来说,政府究竟有多少信息需要成为秘密,又有多少信息必须向民众公开,这就必须要用法律有规则地框定起来,不能说我不想说这些信息,我就可以不说,你也不能逼着我说。

然而,不无遗憾的是,虽然我们已经制定了相关法律,要求政府信息公开,但事实上我们看到,公开的依然是少数,不公开的还是大多数。可是,按照现代政治文明的基本常识,这个做法却应该是反向的,即不公开的、作为秘密必须是极少数,公开的、不能作为秘密的必须是绝大多数;就算是那些不公开的信息,也必须要设定解密的时间段,在这个时间段之后,所有的信息都必须公开。无论是法律出台的背景,还是政策出台的背景;无论是官员的个人财产,还是官员的权力取得过程……所有这一切都应该以公开为第一要务。

假如我们的政治上层人士,真能带头做到将自己彻底公开透明,这也就同时给民众树立起一个巨大的信心,那就是完全可以坦坦荡荡地做人为官,因为所有的事情都呈现在了阳光下,包括权力运行过程本身。这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让权力受到时时刻刻的监督。只有这样,民众才可以自由地说话,才可以不会因为自己说了真话,而受到各种打击。

必须要认识到,什么时候权力不再以专制的政治模式出现,而是真真正正做到权力来自于人民,而又真正服从于人民,什么时候人民才会除了坚守共同规则和个人良知,无所畏惧。只有权力真正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了,中国人国民性中的爱撒谎这一劣根,才会变得越来越少。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假如我们的社会不是人人撒谎,而是人人坦诚相待;假如政府公布的各种信息不是藏着掖着,而是大大方方地拿到阳光之下日常晒、各种晒;假如权力运作的全过程完全透明,权力24小时实时被监督……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取得更大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成就呢?我们是不是可以活得不但没有那么累呢,而且还可以活得很有尊严,甚至活得很漂亮?这样一来,各种不必要的社会成本消耗,是不是也可以因此大大减低呢?

现在的中国,包括传统的中国,虽然依然是假话连天、谎话遍地,但我们依然不能绝望,而必须要充满希望,并且我们依然要有自己努力的目标,那就是说真话、说实话、说良心话。只有实现了从“假话国”、“谎话国”向“真话国”、“良心话国”的转变,每一个中国人才可以既自尊又能尊重他人、并且被他人尊重地活着。进而,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也同样可以获得更多的自尊与他尊,至少有了自尊、尊他以及被他人尊重的资格。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才能理直气壮地说,中华民族真真正正可以凭一身傲骨,独立于环宇之中。作为一头睡狮的中国,也真真正开始醒来,它的一声怒吼,不仅会让整个世界抖三抖,更会让整个世界致以最尊重、最尊敬的目光,视之为“狮子王”。

接下来,作为公民个人,我们更要极为慎重地思考,该如何面对自己国民性中的撒谎劣根,最大限度地不说假话,最大努力地说真话、说实话、说良心话。不仅要在公共生活的场域中这样做,也要在私人生活的场域中这样坚持,从而既为他人做很好的示范了,也为自己以及自己的亲人们树立榜样,且行且珍惜吧!不要让撒谎蚕食了我们的生活,更不要让谎言偷走了我们的心和灵魂。说真话,会让魔鬼变成天使;说谎话,木头人的鼻子也会变长。你不信?那么,就在说过谎话之后,摸摸自己的鼻子吧!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人的撒谎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2839.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