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传销窝点的32个小时——献给想要一夜暴富的人们

作者:庞冰心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4-2,星期三 | 阅读:995

时隔3年多,我从来都没有完全忘记过你,更没有恨过你,也感觉似乎从没有离开过那个故事。或许,你会告诉我们共同的朋友,你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我,但其实,我一直为自己没有能力将你拉回“赤裸裸”的现实感到内疚与羞愧,我甚至不愿意相信那个故事中的主人公究竟是你,还是另有其人。

——致窝点闺蜜

“我们都是没有文化的人,得加强自我学习,打牌、往K厅跑都是没用的。你要对自己有信心,看那两个小女孩,没多久就在上海买房了,还是一百平米的,还是在中环区。很多事情在外面都是不可能的,但在我们公司就能够变成现实。一百万对于我们基层的打工者来说想都不敢想,但是在我们公司,只要努力了,成为百万富翁不是难题。你现在也是老板——只要参加公司分工的人就是老板。你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任何疑问我都会回答你,除了研究性的机要问题不能答。根据上边的1082条例,我必须有问必答。”你没有看错,这就是传说中的传销语录,我也将在下面讲述一个关于传销的故事。

中了传销的枪

讲故事之前,我想先介绍一下我们两个的一些情况。我们同岁,是高中同学,同窗三年,高中毕业的时候,她考上大学就走了,而我选择复读,高四结束之后,由于各种偶然的因素,也进入她读书的那所大学,也就是说,她比我高一级,但很有缘分。说来也奇怪,高中时代的我们,虽说没有好到彼此都认为是闺蜜的程度,也算朋友里关系非常好的那种。后来,我们成为大学校友,似乎有那种他乡遇故知的情愫,感情比原来更好了,会经常一起聚个小餐,跑到对方宿舍挤床铺,一切看起来都很自然,慢慢我们就成了闺蜜,无话不谈。

她先我一年毕业,本科专业是法律,她一度为司法考试担忧,据说很难考,我也劝她放宽心,来日方长,不急于毕业季这会儿。后来,她轻松地找到了一份做律所助理的工作,在一个叫邳州的城市。我们分别的时候,她说等她在那边安定下来,我可以过去找她玩儿,我欣然答应,后面的故事也证明了我兑现承诺——去她工作的那所城市看她。

她2010年6月毕业,大概8月的时候,我接到她打来的电话,她说已经安顿好了,还说我刚好也在度暑假,就去她那儿玩儿一周。我说,“我过一周就去,大概暑假快结束的时候,然后开学就直接回学校了。”她似乎不太乐意,就说这几天她们休假,她挺闲的,才想让我近几天就去。我想都没想,直接就同意了,既然她有空,我就去呗,万一一周后人家没空了,我去了还打扰她工作。我当天就要去车站买火车票,准备第二天出发。

当时有个朋友听说我马上要去徐州,提醒我说,“暑假传销团伙猖獗,你同学该不会是想拉你入伙吧?”我听到这种说法,心想,以我对她的了解,还有我们的关系,她肯定不是那种人。我之后就把我的内心想法告诉了朋友,说我只不过是去看一个老朋友,半年前还有联系呢,她之前也说过毕业安顿好就请我过去玩儿。

话虽这么说,心里还是有点犯嘀咕,想在确认一下。谁料,没等我打电话过去问,她当天下午就连续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主要就是问我票买了没,需不需要给我买返程票,还催促我抓紧买票,暑假游玩人多,票不太好买。我回答说,我会尽快的,手头有点事情,加上考研,我想带一些最新的书过去,还得去趟书店。我还说,她这么快就找到了工作,我为她感到高兴,想知道她具体是做什么工作的,工作内容是什么,还有怎么刚上班就要休假。她就回答说,也不是休假,就是有个领导不在,工作没法开展,领导说可以先休息几天,等他回来再忙起来。最后,挂电话之前,她还不忘提醒我,记得赶紧买票。

之后,我就把这个情况跟我身边的朋友描述了一下,这次他斩钉截铁地告诉我,我同学可能被传销洗脑了,让我最好不要去,去了就回不来了。

其实,传销这个东西我刚上大学时就有耳闻,对其骗人的方式也已经有很深刻的认识,据说,传销团队主要拉三种人入伙。第一种就是已被洗脑者的朋友,越亲近越好,这样容易上当,好朋友要同甘苦共患难,发财当然要一起发;第二种就是这些受害者的亲人,主要是夫妻、父母、子女等,每个人赚了钱最先分享的人大多是自己的亲人;第三种的准男女朋友,通过网络认识的,或者传销团伙中尚未暴露身份的帅哥靓妹介绍的,先俘虏了你的心,你就等于上了贼船。

决意奔向窝点

朋友说我傻,怎么就劝不动我,我说,我是骑士。

我有两点理由,一是我不相信我朋友是那样的人,说不定她是真心邀请我去陪她几天,就算是这种情况的几率不大,我守信用也要去;二就是,假如她真的被洗脑了,在那里面也很危险,我不去怎么帮她呢?就更要去救她。那一年我刚刚过完21岁。

坐了几个小时的火车,我终于到站了,下车的时候是17:00左右,出站的路上透过高高的玻璃墙就能欣赏到美丽的夕阳,我给她打了电话说已经到站。她说她就在出站口,出了站就能看到她,她还带了一个男性朋友,说是可以帮我拿行李。看到她之前,我就以为同行的那个男生一定是她男朋友,因为她性格内敛,相貌像个男孩子,稍矮,微胖,短寸头,大学时她一直都没有对象,她老说男人都喜欢长头发,高挑身材的,她一定是上班后,有人追她,她就同意了。想着就走出了站,她果真在站口等候,除了感觉随行的男生有点太帅了,其他没有任何异常。通常,传销团伙的人不都很不自由吗?她既然能来接我,应该就是没问题了。我还夸了她几句,说她挺有眼光,会找对象,这么高,这么帅的都让她弄到手了,说明她本身是有魅力的。她支吾了两句,我没听太清,然后就说这个不是她男朋友,她男友出差了,不在这里。这时,我忽然想到了传销的事儿,心中蹦出一个疑问,那个不是她男友,又相貌极佳帅的男生到底是谁?

她倒是很爽快地打消了我的疑虑,说,这个人是她上司的表弟,是她同事,她说有个女同学要来,长得很漂亮,这个人就说要一起接站,想一睹美女芳容,顺便还能献殷勤。以前我听到这类话也不少,就没当回事儿,说了几句客套话,诸如认识你很高兴这类。

我同学说她住的地方有点乱,没好好收拾,天色也不早了,先给我找个附近的酒店住下吧。我表示客随主便,都听她安排,去了一家据说离她住处不远的地方。之后,男生还请我们俩一起吃了晚饭,说表达各种不虚此行的意思,第二天还要一早接我们去附近一个景点儿玩儿。饭后,男生就走了,我同学那晚没走,跟我一起住在酒店。我们随后聊了很多她毕业后发生的事儿,她还是一如既往对我挺好,也没有任何传销的蛛丝马迹。那晚,我心里就挺愧疚,想到不该怀疑她。

第二天,那男生来了,给我们俩买了早餐,吃完后,我们一起坐公交到了那个前一天说的景点。由于天太热,我们基本上都在景点的绿植区活动,散步、钓鱼、聊天等。

大约10点钟左右,问题来了。

我同学说去旁边的小超市买点儿冰镇饮料,让男生先跟我聊一会儿。他说,听说我要考研,还想去北京,问我知不知道北京什么都贵,房价高得一辈子我可能都买不起,他有赚钱的门道。说见我第一眼,就钟情于我,早听说要接的是个美女,没想到这么美,还是个混血儿;如果我可以留下来,他能照顾我,他家庭条件很好,除此之外,还能保证我一年赚500万,到时候再去北京。传销的马脚就这样露出来了……

我心里先是一慌,觉得很糟糕,我来之前朋友的预想是对的。但现在,我唯一的想法就是怎么脱身,那会儿感觉小时候读得历险记小书,看过的躲避敌人的电视剧都派上用场了。我按捺住自己不安的心,静静地听他给我讲怎么发财,心思还要想脱身的方法。

首先,我认为我一定不能被对方看出来已经知道他们的阴谋,也不能被对方看起来很慌乱。我就说考研其实是家里的意思,其实我不缺钱,就是很喜欢北京,北京是我从小的梦想之地,而且我不是混血儿,你夸我我也不喜欢你啊。这些话都是说给对方听的,我装作“非北京不去,非我男友不嫁”的架势,又岔开话题聊了一些我的专业——英语,聊英美文学、欧洲小说、同声传译交替传译等,大大转移对方的注意力,表现我对专业的爱好。他说不喜欢留在这里,也没关系,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只是没想到我已经有男友了。

这时,我同学回来了,我多次用眼色和言语暗示她,我想和她单独聊聊,想回到酒店去,不想玩儿了。同学就答应了,说也到该吃午饭的时候了。这时,大约12点,我已经和传销队员在一起19个小时。路上她说要带我去她同事家吃饭,因为她住的地方比较小,还没有做饭的厨具,就一起去同事家。我已经足够戒备了,不过还没想到脱身的合适方案,我的行李也还在酒店,还得去取,只好随他们的安排。但是,我已经料到是要进入传销窝点了。现在想来都后怕,我不是不想走,而是还傻傻地等机会带我同学一起走。

窝点在一家离火车站不远的居民楼里,是顶楼六层。据说把传销窝点安排在顶层是怕有的人没有被洗脑想不开跳楼,我反正是不会跳楼,这种事儿何必跟自己过不去呢,要智取,不能蛮干。

刚进门,就有女孩子亲切地叫我姐姐,帮我把行李放进卧室,一眼看上去也就十六七岁,怎么可能是我同学的同事,不过这个事实我上午就知道了,也不奇怪。窝点是个3房民居,我随便走了一圈,每个屋都有一摞高高的被褥,估计夏天用不着就放起来。我在心里默数了一下,群居10多个人,平均每个屋3人以上,男生多一点,年纪相仿。我同学帮我打了一盆水,说天热洗洗。我就坐下准备先洗个脚。谁知她说我太累了,要亲自帮我洗。我就惊到了,我们俩关系好了那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说要给我洗脚。洗就洗吧,先稳住再说,不能暴露身份。

大约12:30,同学说午饭好了,主食米饭,菜是炒土豆片。据说,传销队里,一天三顿土豆菜,土豆丝、土豆片、土豆块、土豆泥,爆炒、红烧、闷炖、清蒸各式做法换着来,不变的就是土豆。一女孩在客厅的地砖上铺了一块矩形的桌布,我们10多个人围坐在四个边,有人负责把大家的饭摆好,短的其中一边坐了个男生,说开饭,大家同时拿起碗筷。我想他一定是领导了。然后他表示了对新朋友——也就是我——的欢迎,欢迎我加入。我当场就调侃地反驳了一句,说我还没决定加入,总得看看是不是真能赚钱,让他们不要见怪。之后他又说了一堆兄弟姐妹们都不容易的话,才开始让大家吃饭。

怎么说呢,这个窝点其实并不像我听说的那种传销窝,没有强制,也没有恶语,没有人查身份证,我至今都把故事中的这些都看作是佛陀对我的眷顾,是为了放我一条生路,以我的身板和体能,想从强制的压迫中逃脱,难度还是不小的。

很快,不过10分钟,大家都吃完了,我同学去帮忙刷碗,说下午带我去超市买点儿晚饭的菜,还问我想吃什么肉。我等的机会终于来了,终于有机会和她单独出去逛逛了。可她说一个小妹妹也喜欢逛街,会跟我们一起。我心里真不是滋味,这明摆着是监视我们,跟帅哥的角色是一样的。但是我还是争取了我想要的安排。我说去超市也就10-20分,让她在家里等,外面太热,不好意思让人家一起啊,我们买完菜,送回来,再一起逛街多好。我同学同意了,去超市的时候,那个女孩果真没跟来。

这个机会真的好不容易。我想带行李走,又担心太明显,稍有不慎,得来不易的机会丢掉了会很可惜,几件衣服、几本书,带不走就不要了,先走人再说。下了楼,我就开始劝我同学,告诉她这就是一个骗局,赚不了钱还会把自己赔进去。她一脸微笑,都没当回事儿,还说我看电视剧太多了。我想打个电话,问问我其他朋友,这种情况该怎么办,我走很容易,这会儿没有监视,我同学也不拦我,她内心不是想拉我入伙,她也说了,我不感兴趣,她不会强留我,我随时就可以走。偏偏这时,手机号出了点问题,很神奇,我的号码死活拨不出去电话,也没有停机,去了移动厅,说是什么东西锁住了,卡主也不是我本人,得要卡主带着身份证到我号码归属地的移动厅去弄,看来这个事一时间是解决不了了。我借了同学的手机赶快给男友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我的手机卡坏掉,借了同学的卡,但是我现在安全,请不要担心。通常来讲,对方在知道是传销的情况下,听到的这样的剧情一定会慌张,担心。我就顺便借这个机会拖延时间,准备重新办一张手机卡,这样在外面和同学单独在一起的时间更长一些,期间,我们俩聊了一下三观方面的问题,还有对传销的看法,以及试探她到底愿不愿意跟我走。大约下午15点钟,我们的事情办好了,她还是不肯跟我走。在这个节骨眼上,或许很多人都会认为我应该直接一走了之,行李什么的就不要了,也不用回去取。但我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希望她哪一刻能回心转意,决定离开这个城市。因此,我决定继续拖延,跟她回去,再找机会。

17岁小妹的骗局

窝点那个妹妹已经等得有点着急了。她细声细气地抱怨了几句,说以为我不喜欢她,不想让她跟我们一起出去逛。我客套说,我们有点事情耽误了,请她见谅。之后,我们三个一起去逛商场。聊天得知,这位妹妹高中没毕业就辍学了,已过17岁,家是南方贵州那边的,她说家里有个男生是她老乡,也是她男友,一起到这边来打工。我心里还挺同情的,但是又不能说破。她跟我说想给我买衣服、发卡之类的,我说她比我小那么多,我俩才刚认识不到12小时,不好让她买。到此,她终于进入正题了,跟上午的帅哥一个口气,说我买不起房子,都不怕过没钱的日子吗?上午陪我们的男生是他们领导的亲戚,一年赚好几百万之类的。我都不知该如何应答,只能淡定地表示我根本不缺钱,也没想暴富,我跟她讲了我在大学期间的事儿,包括做家教、做翻译、做摄影模特以及做小生意,卖围巾、袜子、电话卡、收音机、杂志、军训服等一些丰富的经历,除了这些,我还有很多赚钱的方法。我以为我的杀手锏——说我写稿一个字一块钱,千字千元的事儿,一定能让她放弃说服我留下来。

后来,她好像也明白了一些,只是劝我好好再想想,而我同学竟然一路沉默。走着走着,我忽然发现我们已经过了闹市区的商场,走到了一条比较安静冷清的街道。而真正的阴谋可能也在前方。

我开玩笑地问她,咱们这是要去哪儿,不像是去买衣服吧。小妹说,姐姐来一趟不容易,晚上家里的几个姐妹订了KTV,想邀请你跟我们一起唱歌,我们放松一下。这时是傍晚18:30左右。听到这个,我的步子慢了,因为前方根本不像是有KTV的地方。我停下来对二人说,这会儿在平时,我都吃过晚饭了,要不我们找个饭馆先吃饭再去?我认为这是合情理的,而且我逛了一天,早就累了,哪有力气唱歌啊。我同学终于开口了,说我知道你会有点累,前方再有200米,就到唱歌的地方了,我同事备了一些吃的,不会饿到你的。那个小妹连声附和,估计觉得就快要大功告成了吧。我内心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前方那个地方一定是个更大的窝点,这次坚决不能去。

我不想往前走,也不知道怎么往回退,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言语上与之周旋。我说,姐姐真的饿了,也很累,我五音不全,况且很少进这种场合来。小妹说,来都来了,让我进去歇会儿,见见朋友们,否则不太礼貌,不想唱,待会儿再走也行。我这时哪还管礼不礼貌?我说,这儿这么荒凉,都没有人,而且K歌的地方连个牌子都没有,不敢去啊。我是真的饿了,先回去找饭馆了,你们去唱歌,再见啊。说着撒腿就跑。

当时,觉得学生时代上体育课短跑、长跑都会,大学有打太极,的确很有用,把体能打造得还不错,跑出200米,她们都没追上来,小城市就是这样,这么短的距离,足以跑到人烟多的地方了。看她们追来还得几分钟,我就停在了街中的一个小广场上,她们来了,我就假装随着广场大妈们一起跳广场舞,至少危机暂时已解除。

后来大约20:00的时候,她们才出现在我面前,我同学没说话,那小妹问我跑什么呢?想吃饭就和大家一起,多开心。我说,我就不想唱歌,又不想走路,你们让我走那么远,还逼我去唱歌,我很难理解,就想歇会儿而已。后来,我们三个相顾无言,一直沉默到广场舞结束。时间已经到了21:30,这时小妹提出一起回家,说他们的晚饭都是22:30开始。我说行,并问她要回哪个家。她说就是我放行李吃午饭的那个家。

回到家中,众人已经把饭菜盛好,摆成矩形状,还是原来的场地,还有原来的土豆,只不过没出所料,换成了炖的。同样,吃饭前,帅哥的表哥,也就是团伙领导要讲话。他的重点就是欢迎新人加入,希望我能好好干,争取早日出成绩。而我没有能力说服我同学跟我一起走,就还是决定自己先走,脱身再说。而那天晚上就是我该离开的时候了,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既然要走,就要保证不引起各位的注意,不能像刚来的时候,领导欢迎我入伙那时豪情反驳。为了我的脱身大计,我趋炎附势了几句,表示我支持他们的活动,并且准备暂时不走了。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晚饭过后已将近23:30,至此我进入窝点30多个小时。领导开始安排睡铺,让我和我同学还有小妹们睡一屋。我自知不能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但周围里里外外都是人,硬走不太可能成功,我需要同盟。我拉着我同学到卫生间,和她低语,让她送我下楼,她不同意,说我出尔反尔,决定暂时不走了还要出去,不给她面子。我也明白了,这样的话,跟她白费口舌又有什么用呢?那么我还有谁可以求助?小妹吗?她知道后百分百会向那个所谓的领导告发。看来,我只能用最后的手段了,还有唯一一个我可以求助的人,就是我下车和我同学一起接站的帅哥。

我迅速找到我的行李车,放在客厅朝大门的位置,然后各屋搜索帅哥的身影。他正在和一些兄弟打扑克,我顺势招手,他走到我面前,问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说我要去酒店住,这儿人太多,睡不好,白天没有精神,会很影响身体和办事效率。他说这个他做不了主,客气地说外面不安全,哪能让我这么晚自己出去。他竟然马上扭头告诉了他表哥。表哥笑脸迎面,问我原因,还说考虑到不安全,才让我住这儿的,而且又不收费。既然都装,我也只能继续装下去。我说,我习惯一个人睡,两人一屋也行,但让我睡大通铺,这么多人一个屋,我真的很难接受。不是花钱的问题,我来到这里,还需要再适应一段时间,今天也不早了,要不今晚先让我去外面,明天再商量?结果就是几位都不同意。后来,我只能,让大家都散了,继续使招。我把帅哥拉到墙角,对他讲,我是真心不能在这个环境睡安稳,现在这么晚了,他应该也不忍心我这么难熬吧,要么我们俩一起出去找个酒店,不放心就看着我?我心想既然他是领导的表弟,关系近,就说跟女孩一起出去住,估计有极大可能通过。帅哥顿时兴奋起来,同意我的主意,他这就帮我去请假,带我出去。

此时已过0:00。帅哥欣欣然帮我提着行李,下楼,跟我一起走出居民楼,到了灯光通亮的街道上,我们聊着,先骗他帮我找到住处。然而,一出那个门,我已经表现出了比较强势的一面,而且我明确告诉他,我不能认同他们的赚钱方案,希望他不要白费力气和口舌了。他开玩笑似的没有当真,仍旧表示他对帮我找酒店的兴趣。由于街道紧凑,我认得去往火车站的方向,有意把他引向距离火车站近的区域。指了一家有挂牌的旅馆,一起走了进去。我请店主给我找一间离过道和出口比较近的房间,并私下与店主达成一致,要求半个小时内不要离开我的房门。事情进展很顺利。事实上,帅哥是个很绅士的男生,也许是我严肃的表情和坚决的态度让他望而生畏,再加上店主一直站走我房门10米远,不肯离开。帅哥迫于压力,说先回去跟领导汇报一下情况,因为他出来匆忙,连手机都没有带。

0:30的时候,看到帅哥离去的那一刻,可以确定此次历险的巨幕已经落下,解救行动失败,只能保证自己脱身了。30多小时,我终于能够轻松呼一口气了。0:40,我迅速决定离开这家旅馆,之后表达谢意,告别店主。然后立即去火车站买了票,然后在车站附近50米左右的偏僻休息室重新订了一间房,1:00进入梦乡。早晨4:00,我发短信告知我那亲爱的闺蜜,我已经坐上了3:30的火车离开了这个城市,大家无需到旅馆找我了。而根据车票的实际情况,我实际的离开时间是次日下午17:00。

写于2014年3月30日星期日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在传销窝点的32个小时——献给想要一夜暴富的人们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2601.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