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衰败的委内瑞拉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3-27,星期四 | 阅读:1,297
莱奥波尔多·洛佩斯

委内瑞拉洛斯特克斯——当我在加拉加斯城外的拉莫弗迪(Ramo Verde)军事监狱写下这些文字时,我的脑海里满是委内瑞拉人承受的巨大苦难。

在这个国家,15年来“无法忍受”这个概念的底线不断被突破,直到我们悲哀地发现,我们国家的谋杀案发率处在西半球最高水平,通胀率高达57%,而基本物资的匮乏程度,在非战争时期是前所未有的。

Meridith Kohu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委内瑞拉加拉加斯,尼古拉斯·马杜罗和他的妻子西莉亚·弗洛雷斯(Cilia Flores)在这次历史性的总统选举公布结果后向支持者致意。

与瘫痪的经济伴随而来的,是同样让人感到压抑的政治空气。自2月4日爆发学生抗议活动以来,已有1500多名抗议者被拘押,30多人遇难,50多人称自己在遭警方扣留期间被刑讯逼供。抗议活动始于大学校园里反对刑事犯罪的和平游行,却暴露出了政府会以惩罚犯罪的手段,深入地惩戒异见。

我已经入狱一个多月了。2月12日,我呼吁委内瑞拉人行使抗议和言论自由的合法权利——但要以和平方式,不要使用暴力。当天,有三人遭枪击身亡。新闻机构《最新消息报》(Últimas Noticias)对现场视频进行分析后认为,子弹是从身着便衣的军人所在的方向射出的。

抗议活动发生后,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ás Maduro)总统亲自下令,以谋杀、纵火和从事恐怖主义活动的罪名逮捕我。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说,这些指控似乎是“一次带有政治动机的举动,目的是为了镇压异见”。迄今为止,官方没有拿出任何证据。

不久之后,更多的反对派的市长也将和我一样,被关入监狱。他们是在去年12月份的选举中以压倒性多数当选的。上周,政府逮捕了圣克里斯托瓦尔的市长——学生抗议活动就是从那里开始的;还逮捕了圣迭戈市长,指控其违抗了命令,没有清除抗议者设置的路障。但是,我们不会保持沉默。有些人认为,大声表达意见只会激怒执政党,使马杜罗更迅速地采取行动,制约权利,并让他们可以名正言顺地忽视目前经济和社会状况的恶化。在我看来,这种做法就如同一个被虐待的人,因为怕受到更多惩罚而忍气吞声一样。

更重要的是,数百万委内瑞拉人打不起“持久战”,也等不起永远不会到来的变革。

我们必须不断发声、行动和抗议。即使权利总是受到侵犯,我们也绝不能允许自己神经麻木。我们必须要追求变革的目标。

反对派领袖已经阐述了向前推进所需的一系列行动。

压迫、虐待和酷刑的受害者,以及死者的家属,应该得到公正的对待。责任人必须引咎辞职。亲政府的准军事组织曾试图通过暴力和恐吓打压抗议活动,这些组织必须解除武装。

对于所有被迫流亡的政治犯和异见人士,以及因为参加抗议活动而入狱的学生,必须允许回国或释放。在那之后,应该恢复重要机构的公正性,包括选举委员会和司法系统,这些机构是公民社会的支柱。

为了让我们的经济站稳脚跟,需要对通过汇率委员会实施的舞弊行为进行调查——去年,至少有150亿美元流入了实际上不存在的企业,或被用作回扣,这一现象直接导致了通胀的螺旋式上升和我们国家正在经历的严重物资短缺。

最后,我们需要国际社会的实实在在的关注,尤其是在拉美。一些人权机构做出了仗义执言的回应,这与委内瑞拉的许多拉美邻国恬不知耻的沉默形成了鲜明对比。面对眼下的人权危机和委内瑞拉沦为失败国家的暗淡前景,代表着西半球国家的美洲国家组织(Organization of American States),一直拒绝扮演任何真正的领导角色,虽然它成立的宗旨恰恰就是为了解决这样的问题。

默不作声就是让委内瑞拉的政治体制、经济和社会坠入深渊的帮凶,更是让数百万人陷入持久苦难的帮凶。拉丁美洲的许多现任领导人曾经经受过类似的苦难,他们不应该对今天的局面袖手旁观。

对于委内瑞拉人来说,领导层的更迭完全可以在宪法和法治的框架内完成。我们必须要倡导人权;言论自由;财产权、住房权、健康和教育权;司法体系中的平等,当然还有抗议的权利。这些目标并不偏激,它们是社会的基石。

翻译:王湛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全面衰败的委内瑞拉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2262.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