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宝贝:烟火印度

作者:安妮宝贝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3-23,星期日 | 阅读:1,760

我走过幽暗的巷子和街道,在街边路过一家牛奶店,决定坐下来歇息。灯火通明的店堂,四五个穿白衣的年老男子在工作,角落里摆放着一些擦洗干净的铜制容器。他们出售生牛奶,热牛奶,奶酪,各式LASSI.很多客人光顾,有些堂吃,有些打包带走。一切整洁有序。我点了一杯热牛奶。看到男子用锡碗来回倒,让奶的温度略降低,然后装进玻璃杯送过来。杯口结出厚厚一层奶皮。如此醇浓的牛奶,的确很久没有喝到了。此时是深夜九点过。夜色中的店铺和人群,依旧充满生机。

敞开的店门口,一辆叮叮当当的老式的有轨电车开过,随之,男子驾驭着一架插满花朵的马车奔腾着经过。这幕场景,仿佛是发生在某个电影里。一切如此安然,我感受到眼睛里微微湿润的触动。这是加尔各答。一座古老的城市。它什么都不愿意放弃,什么也不曾错过。这个城市充满如此之多的新和旧的元素,有时搅动翻腾,让人觉得晕眩和不知所措。而这一切,正是印度。

三个小时之后,我赶到机场,等候搭凌晨的飞机回去昆明。候机厅里坐满脸色疲惫的夜行旅客。一个中年男子起身去买东西,让我照看他的行李。回来之后开始跟我闲聊。从城市、工作、个人经历一路说起,絮絮叨叨,强人所难。我突然发现自己在旅途中不喜欢跟陌生人说话。我宁愿看着右边一位喇嘛衣着的老人,打开他用黄布兜着的经文,独自安静诵经的样子。他脖子上挂着一串红珊瑚佛珠,眉毛已经雪白,裸露出来的手臂依然结实。而身边这个倾诉欲强烈的男子,开始说起自己始终无法习惯咖喱,一闻到咖喱气味就不舒服。这次在印度时间长,所以更加怀念中餐。期待着飞机一降落昆明机场就去找东西吃……而我在印度,经常有的感叹,恰恰是以后再也吃不到这样的劲道的咖喱。它们是多么美妙的食物。

人的开放性是不一样的。那种即便出来旅行,仍需固执地带上方便面和榨菜的中国人,真的不适合离开他们既定的生活规则和地理环境。旅行是拥有开放性的人才能享受到的乐趣。旅行意味着尝试、冒险、实践、探索,面对种种的不安定和不确定。这种不安定和不确定,在印度会显得更加酣畅淋漓。

例如,你必须随时面对突然变卦和耍赖的司机,他们会没有任何羞耻之心地索要额外的不合理的报酬。酒店里的服务员,强行进入房间摆弄一下床单和拖鞋,迟迟不走,只为等着得到小费。卖票的人不主动找零钱,除非你硬着头皮问他索要。路上冒出搭讪和纠缠的陌生人,一路说话,只为最后说服你去某个旅游代理处或购物场所……如此种种,有时不免让人的情绪产生波动。旅途劳顿之中,这些骗局、谎言、欺诈、赖皮的行为,有时令人心生厌恶,并变成自己不喜欢的样子,爆发出脾气及态度强硬。但这一切,正是印度。

在日本,或者在欧洲,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所有的人与事都是干净的,干脆的,有条理,有秩序。印度的旅程则注定让人无法轻松,总是需要绷住神经跟人斗智斗勇。总是需要提前作出一个坏的打算。无法相信别人,是一种最糟糕的情绪。因为这种情绪带来的困扰,对自己的强烈远甚于过错的对方。那些人在得逞和不得逞之间没有任何困扰。他们始终保持着可进可退的潇洒态度。

即便如此,这些小小的代价仍值得付出。如同精妙绝伦的咖喱酱汁只有印度才有。据说里面含有丁香、小茴香子、胡椒、桂皮、八角、草果、姜黄粉、川花椒、芥末子……等各种不同的香料,有些可多达数十种。每个不同的餐馆烹制出来的咖喱因此也不会单调,因为可以自主搭配。通常我会点羊肉咖喱,配蔬菜炒米饭或者一种叫作Naan的泥炉中烤制的扁面饼,搭配一杯清凉的Lassi,是新鲜的酸奶和冰水调制起来的饮料。这即是完美一餐,即使持续十几天也不厌倦。因为每一个不同的城市不同的餐馆,吃到的咖喱会有不一样的口味。我对咖喱的接受和熟悉度,如此直接,并不需要任何多余步骤。

着迷这个国度。即便它有时候看起来贫穷、污脏、疯狂、拖沓。同时,它又是这样的丰富、精妙、优雅、开阔。不拒绝先进的事物,但不丢弃骨子里的传承和血脉。所以,这个民族是充满开放性的,有十足韧性的,同时,也有珍惜而又包容的心。如同加尔各答的街头,能看到黄色出租车、人力三轮车、马车、有轨电车、轿车、地铁……各式交通工具。能看到清真寺、教堂和印度教的小寺庙共存。看到密密麻麻的餐厅、商铺,也看到各式小摊贩。他们只需要一小块地方,就可以在那里出售卷烟、水果、榨汁、蔬菜、各种小吃……在这种貌似无序和混乱的格局中得到一处小天地,于其中施施然地生存。这些人看起来不焦躁也不急迫,鲜少见到他们吵闹。每一天,如此密集地聚集在一起,在各种喇叭和市井噪音中度过热闹喧哗的白日。在这种处境中,你恰恰会发现他们因此而显得静而安稳。

像所有来到此地的世界各地的游客一样,我的常规生活,不过是每天上街逛逛,看人,看旧房子,在小餐厅里点辛辣芳香的咖喱。午后看一场男欢女爱的印度电影。电影院里,感情奔放的印度人经常随着剧情大呼小叫,不时哄笑或拍手,着实投入。黄昏走出剧场,街边骑楼下鸽子飞翔,野狗躺在人行道正中酣睡,骑象人赶着大象慢慢走过来,牛也出来觅食。这块天地,人与自然,人与动物,人与植物,相处得安好。新与旧,现在与过来,并不断裂。这种感触在斋浦尔、乌布代尔、加尔各答这样的城市更加明显。

我所着迷的,就是这样一种现代中的古老,前进中的退却,动中的静,以及混乱之中的优雅。而这一切,正是印度。(文/安妮宝贝)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安妮宝贝:烟火印度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1915.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多向思维, 文苑.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