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其仁:规范央行权力边界 重点改革资本市场

作者:周其仁 | 来源:新浪财经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3-23,星期日 | 阅读:1,055

图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骆霄摄)

新浪财经讯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4”于3月22日-24日在钓鱼台举行。在“改革优先序与短期增长风险”分会场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发表主题演讲。

以下为发言实录

周其仁:论坛的题目还是挺难的,因为经济制度是方方面面都有互相联系。谈一项改革如果没有其他方向改革的配合很难推进,所以这次全会通过的决定是一个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不是一个单项的改革。但另一方面吴老师说改革像做一切事情一样资源也是有限的。你想全面改革,但实际上拥有的资源总是跟这个目标之间有差距,所以这中间就有一个选择的问题,怎么让用有限的改革的资源聚焦起来达到可以全面深化改革。我想,这个难题的破解还有一个思路,就是现在改革并不是完全从头画一个新体制的图,因为中国从78年以后已经进行了30多年的改革,社会生活的有些部分已经发生了非常重要的变化,只不过这个变化很不均衡。所以可以从现状的分析中发现哪些地方是相对薄弱的,而有限的资源是可能对它起较大的作用。而一旦突破对全面改革有较强的带动作用。顺着这个思路我讲一个看法,这个完全是要求教于各位。

这次全会决定最重要的一条,至少在经济制度方面最重要的一条是让市场在资源方面起决定性的作用。现在就落这一条,这条落下去和不落下去对未来中国是天差地别的差别。要落要寻找一个重点,我的看法是要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最重要是要找到那个场所,市场是一个场所,是一个market place,研究现在中国所有的场所,初级市场发育得很好,农贸市场、专项产品市场,其中有一些已经有全球的影响,义乌的小商品市场,阿里巴巴网上的市场、交易平台。这些不是下一步改革的重点,下一步改革的重点是场所中的高端的部分,是以交易所为代表的场所。这些场所很小,但完成了价格发现的功能,对全国的资源配置都有辐射性极强的影响。这是我们目前的一个薄弱环节。

你看我们多少年,我们的股市跟国民经济的增长之间是脱节的,这个脱节不是自然原因,就是我们高端市场的有些制度安排,这里头像政府和市场关系的界定这些问题没有解决所以我的看法如果要让有限的资源配置到全面改革当中去,让市场发挥决定性的作用当中,那些交易所为代表的高端市场是下个阶段改革的重点。其中就是一个资本市场,因为它的带动性非常强,我们现在讨论国有企业改革,讨论多种所有制,它有一个价格发现问题,它大量资产重新组合有定价的问题,如果没有一个好的定价机制,只能一对一谈,私人财产可以一对一谈,什么价就是什么价。共有财产一对一谈,政治上通不过,一定会弊端丛生,会带来大量政治上不能接受的问题。后来叫停实际上是跟这个原因有关的。

现在我们讨论要把一部分国有资产转到社会保障基金去,这是非常好的思路。但在为社会保障基金怎么做呢?它的高端市场保障基金才可以有效运作,没有市场调节高端市场是很难运作的。还有垄断企业的开放,要动员更多的民营企业,像刚才主题讨论会上讲到的,比如说电讯,组织更多的民营集团进去,中国的民营企业是比过去有很大的发展,但是要进入这些垄断性较强的市场,如果没有有效的资本市场来帮助做配置是很难实现的。

还有地方债务,第一是过去怎么了,第二是未来怎么办。完全拿土地压给银行套钱来发展,如果说没有走到头也快要走到头了。下一条路是什么?是要债市承担未来城市化融资的问题,债市也是一个高端市场。现在中国高幅度走出去,全球资源的配置外汇市场是非常重要的。外汇市场到今天很不容易了,双向汇率的变动。但可能还有一个关键性的改革要放进去。就是人民银行[微博]在这个市场中的地位要划清楚,要有一个权力清单,要有一个负面清单。简单地讲,就是除非出现某几种情况,一般不能入场这么大手地买卖外汇,银行在外汇市场里起的责任太大、责任太重,最后各方都在在跟央行[微博]博弈,会有很大的系统风险。央行撤出来会有很大的系统性风险,才可能反映供求。土地现在炒,就是拿现在重庆、成都、武汉、天津这四个农村土地产权交易市场为中心,组建一个交易所,这个体系。发挥作用以后会倒退过去推动确权,推动土地的流转,因为它会把流转的好处显示给相关各方便看。所以我的看法,这个交易所为代表的市场的场所是改革的重点。

那么要改这个领域也是要有最小的配套。

第一条要修法律,因为这些高端市场都有一些相应的法规盯着,这些法规有正面的东西,但是从经验来看也有反映过去观念跟不上、甚至一些部门利益包在法律里头。现在政府领导人的理念我认为是对得,法无禁止公民企业都可为,法无授权政府不可为。我认为这个原则是非常正确的。但是这个原则在中国要落一定要修订法律,因为现在法禁止的很多事情不合理,法授权的事情也不合理。总的来说是对市场活动的禁止偏多偏杂,对政府和政府主管部门的授权范围太大。所以一定要修法,如果全面修法有困难,我的市场就是在高端市场领域,允许现成的法律暂停发挥作用。

第二条,划清政府和市场的界限首先要在高端市场做,具体到高端市场就是监管部门和交易所的关系要理清楚,现在是边界跨域得太多,我有过这样的观点,现在的高端市场非常像计划时代的工厂。计划时代是部委管工厂,最后的结果是非全面改革不可。现在的高端市场叫市场,一举一动一招一式都要经过行政审批,人财物都管,没有发挥市场本身应该发挥的作用,上海交易所理事会十几年不开会,完全没有功能,完全了行政部门的附属机构,这样的市场是很难发挥作用的。

第三条,界定这个关系不能有现在的监管部门主导,你让他主导他难以割舍,要按照这次框架要有深化领导小组去主导。你让部门去主导,就是我在部门里我也一样舍不得啊。怎么可以把这个权放出去呢?所以我的看法,如果主席要我用一句话概括,我的概括就是全面深化改革,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作用,要紧紧围绕这个交易所为代表的高端市场,改法、改组织、改机构而且从整体看这些市场现在落后于国民经济的表现,因此如果改对了会有很明显的增长,可以避免短期增长的风险,也可以凝聚更多新的改革的获利的阶层来支持这个改革进一步推进。

谢谢各位!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周其仁:规范央行权力边界 重点改革资本市场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1886.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新闻视线.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