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根带土的台湾电影 火爆香港高校

来源:中评社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3-20,星期四 | 阅读:1,738
魏德圣在电影放映后和学生交流。(中评社记者 杨犇尧摄)

中评社香港3月20日电(记者 杨犇尧)“开学了,你带了一只行李箱,腾空了箱子。一个学期、两个学期、三个学期,转眼,又到了下山之期,”这是写在香港中文大学校园电影节海报上的文字。3月18日,中文大学举办“博群电影节:光影行李箱”系列活动,放映26部经过挑选的两岸三地电影,其中,台湾本土电影受到了中大师生的热捧,包括开幕影片《KANO》、露天放映的《男朋友女朋友》、菲林专场电影《恋恋风尘》《光阴的故事》等。

活动首日晚间,《KANO》制片人、台湾著名导演魏德圣来到中大新亚广场,和学生畅谈他的人生观以及对日治时期台湾历史的看法。

开幕影片《KANO》是上月台湾的周票房冠军,该片根据真实故事改编,描述在日治时期的台湾,南部嘉义出现了一支由日本人、汉人和台湾原住民组成的棒球队,起初这是一群热爱棒球、屡败屡战的年轻人,随后被专业的教练发掘。电影描述他们从纪律涣散到挑战“甲子园(日本高中棒球联赛)”冠军的拼搏心路。

电影放映当晚,举办地新亚广场被大学生挤爆,看台上塞满了观众,观影的人群延伸至广场以外,在最外围的五、六排,学生踩在搬来的椅凳上,踮着脚把电影看完。《KANO》片场达三个小时,而从当晚7时至10时的放映期间,鲜有观众离场,在广场周边教学楼的天台,也簇拥了从远处观影的学生。

《KANO》的监制魏德圣曾导演过《海角七号》《赛德克巴莱》这些耳熟能详的影片,在电影放映完以后,魏德圣走上前台与学生对话。

魏德圣:最想传递输跟赢的态度

在《KANO》这部电影中,魏德圣说最希望传递的理念是“单纯”。输赢之间,很多人太想去争取“赢”和超越身边的的人,然而,运动最本质的精神却在于不要输给自己。

魏德圣说,有很多比赛,第二年就没人记得第一名是谁了,但精彩的比赛却会永远会被人提起,就像这部电影里场景,在几十年以后的今天,人们依然会津津乐道那场比赛中的“输者不认输,赢者打不赢”,这样输跟赢的态度,才是赛场上最迷人之处。

从楼顶天台俯瞰新亚广场。(中评社记者 杨犇尧摄)

《KANO》是最后一部与日本相关的台湾电影

魏德圣表示,台湾是一个海岛,对外的联系就是海洋,过去只有船只能够进到台湾,因此他的三部影片是通过船只,来诠释日治时期台湾人对外来世界的看法——“海角七号”的离去象征日治时代的终结;《赛德克巴莱》里军舰的到来,暗示一场仇恨正酝酿爆发,而在《KANO》中,船只载回的是满满的荣耀。

“台湾原住民就有这么多族,然后是汉人的文化,再有日本带来的殖民元素,三种族群文化交汇在一起,构成了电影中最需要的戏剧张力,”他说,“同时台湾又是东西方文化的交汇点,18、19世纪是武力交汇的年代,到了20世纪初期,就变成为文化交汇的年代,虽然人跟人之间存在阶级,但各族群毕竟还是要共同生活,因此,那个时代就会出现单纯的热血,就会留下很多遗憾的爱情,”他回忆道:“当我在看日治时期台湾史的时候,感觉随便一翻就是一个好故事,因为族群的混杂,因而矛盾和冲突实在太多了,有些就好像是小孩在打架,大人在吵架”。

魏德圣说:“这是我最后一部跟日本有关的电影,以后不会再拍了,不然又要被有些人骂‘汉奸’,承受这样的评价心里挺难受的”。

魏德圣还提到了电影的选角,电影中的棒球队球员都是由素人演员饰演,魏德圣在全台湾上百支棒球队中进行了挑选,经过一轮轮的面试组成了主演团队。他半开玩笑地说:“运动员都很单纯。‘头脑简单’是因为他们的专注力非常强,因此,这些‘素人’演员在经过短暂的羞涩之后,很快就全神进入到镜头前的表演。”

来看电影的中大师生。(中评社记者 杨犇尧摄)
新亚书院历史上,第一次有上千名师生观看露天电影。(中评社记者 杨犇尧摄)
魏德圣与香港知名影评人冯家明对谈。(中评社记者 杨犇尧摄)
末尾几排的人都搬来了椅子,站在上面踮着脚看完电影。(中评社记者 杨犇尧摄)
魏德圣回答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自强的提问。(中评社记者 杨犇尧摄)
广场后方的观影人群。(中评社记者 杨犇尧摄)
《KANO》讲述日治时期发生在台湾嘉义的故事,而现场正好有一名来自嘉义的同学,气氛变得更加热络。(中评社记者 杨犇尧摄)
远处的新亚水塔和吐露港。(中评社记者 杨犇尧摄)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带根带土的台湾电影 火爆香港高校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1749.html

分类: 教育观点, 新闻视线, 时尚·娱乐.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