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的第一次国会大选

作者:唐元鹏 | 来源:南都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3-18,星期二 | 阅读:2,556

(图为“民国国会”油画。)

在大清朝被推翻一年之后,一项民主权利,悄然落入了中国人的头上。1912年12月,如果你是拥有小学以上文化水平,年满21岁的中国籍男子,同时在某地住满两年,并在过去一年纳税2元以上或拥有500元的不动产。那么你将获得两张选票,可以选举这个国家的参议员和众议员。而获得这个资格的公民,在全国约有4000万。

史上最大规模的民主选举 

如果从法定选民人数而言,民国第一届国会两院选举可以说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选举。4000万的选民自然是任何一个国家无法匹敌的。根据民国初期刊行的《国会组织法》,民国国会采用两院制,以参议院、众议院组成议会。

4000万选民要选举274名参议员,每省10人,蒙古27人,西藏10人,青海3人,中央学会8人,华侨6人。另外还有596名众议院,根据每80万人选1的比例,人口未满800万的省也至少选出10人。

这样一来,将有800余名国会议员经民主选举产生,史称“八百罗汉”。这也是当时全世界世界最大的经选举出来的议会。相比之下英国同时期,经选举产生的国会下院只有650个席位。

这还是一个相当民主的国会,在民国公民直接选举参议员时,作为民主灯塔的美国,他们的参议员还由州议会间接选举产生(1913年美国宪法17修正案,规定参议员由直选产生)。

中国人的第一次选战

对于4000万中国人来说,这张民主的馅饼来得如此突然,1912年9月5日政府公布选举日期,规定1912年12月10日进行众议院初选,翌年1月10日复选;而参议员则分别在1913年1月20与2月10日选举。等于公布选举时间三个月后大选开始。

如此大规模,如此民主的一次国会大选,就在这个国家肇始,民智未开之时,强行进入中国人的生活中。

参加竞选的主要有孙中山、宋教仁等组建的国民党,谷钟秀、吴景濂整合的共和党,还有由一些小团体组成的民主党,以梁启超为灵魂。除了这三家比较大的,其他还有独立候选人,各种小党派不计其数。

对于这场选举而言,属于破天荒第一次,谁也不知道如何操作。民国的政治家们只能有样学样摸索前行。

各地的城市乡镇也出现了许多拉票的竞选人,他们带着各自的助选团,敲锣打鼓,沿街吆喝,江苏共和党众议员王绍鏊回忆,“当时的竞选活动,除了有一些人暗中贿选外,一般都采取公开发表演说的方式。我在江苏都督府任职期间,曾抽暇到江苏的苏、松、太一带作过四十几次的竞选演说。竞选者作竞选演说,大多是在茶馆里或者在其他公共场合里。竞选者带着一些人,一面敲锣,一面高声叫喊:‘某某党某某某来发表竞选演说了,欢迎大家来听呀!’听众聚集后,就开始演说。有时,不同政党的竞选者在一个茶馆里同时演说,彼此分开两处各讲各的。”

下图为民国选举时,政府官员正向民众解释投票规则的情景:

当时的选举招数与今日所见大同小异。比如提出自己的政见,按照当时局面,大多十分空洞,对内阁制或总统制的各抒己见,对政府工作的批评或者支持,还有就是对竞选对手进行一定程度的人身攻击。

如清末有名的报人杭辛斋在浙江当选众议员,但不久被人控告其吸食鸦片——法律规定吸毒者无选民资格。后来虽然证明这是诬告,但也可以看出,某些惯用的选举手段已经在使用了。

在这场选战中,最辛苦的可能是宋教仁。这位国民党的干将在这次选战中充当了“党鞭”的角色,首先他推动了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1912年8月13日,国民党发表宣言组党。然后宋教仁对选战通盘谋篇布局,派人到各省建立党支部,作为地方选举指挥所。

而他本人则为了党游走各地进行演说,视察党务,鼓舞士气,安排宣传拉票。武汉、长沙、上海、南京等地都留下了他的足迹。而对于革命元勋黎元洪控制的湖北,更是宋教仁经营的地区。宋教仁的工作很有效果,其他党的候选人也承认国民党在选举方面组织能力很强。

各政党参加竞选懵懂生涩,选民更是对选举四六不懂,比如南通某地就有选民说,过去选农会的时候,自己老爹被被迫去投票,还得给2块钱投票费。自己老爹已经去世,但选票又来了,自己就将钱缴纳一下,人就不来了,请有关部门见谅。对他而言,选举就是去交钱。

为了让选民懂得如何投票,有的党团特地开办了私塾夜校,教授选民如何写候选人的名字。或者直接印候选人名片,交给选民照葫芦画瓢。

第一次体验的荒诞不经

到了选举这一天到来之时,种种原因之下,总共约有400万选民投了票,投票率10%,这就是所有第一次吃螃蟹的中国人。看看下图,即民国国会选举时,一名工人在投票:

既然是第一次,选举过程肯定显得荒诞不经,问题多多。首先是贿选、舞弊。作为一个不懂民主权利的老百姓来说,选票能给他们带来某些看得见的好处。

比如在桂林,选票可以换一张米粉券,选民凭券领米粉若干碗,如果不去吃或没吃完,还可以折价领现金。

如果你是无锡选民,选票价格在两毛五到五毛之间,宝山县便宜些两毛或三毛。要是苏州人,这选票可是能卖大价钱的,在复选时,在最后几日关键时刻,只差几票的候选人不惜重金收买,促成了票价大幅上涨。如果这时你手里还有一张没卖出去的选票,就发达了,共和党方面愿出300大洋认购。那些之前已经廉价售卖的选民懊悔不已。

当然这都比不上广东某位富商的大手笔,这位要过瘾当参议员的主,声称只要投票给他,一票就7套燕尾服,当时一套作价60,一票就是420大洋,他要当选至少付出了1万5千大洋。

除了大洋开路,还有种种舞弊行为,清河县市议会议长安树为了当选,就不劳烦选民自己选了,直接把马头镇的400票拿来填上,结果马头镇的选民不干了,直接把他告上法庭。

这种手法过于露骨,做得绝不如宝山县的商人金其源与沈士楷高超,他们先将选票抽出数百张,并在选举名册中加减年岁,使合法选民不能到场投票,这样就用空余选票找人冒名顶替。选举日,两位热心“民主人士”在选举场外发选票、名片和钱,结果被调查员发现,才暴露。

在中国的政治活动中怎能少得了全武行,江苏武进县的初选,支持孙民政长的一方派出打手打砸城乡各投票站,造成票箱被毁,管理员受伤。全县十个投票站只有两个幸存。

在湖北省第二选区,国民党田桐、石瑛等人身带手枪,纠合多人,在场外威胁投票,并将对手共和党多人殴打致伤,从而引起了司法诉讼。

在这场所有中国人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的大选中,共收到各地选举舞弊情况电文38起,其中最多的是滥用权力13起,投票违规12起,裁判不公5起,金钱贿选、开票作假、选举暴力、选票作弊等各2起。

有更深厚群众基础和组织能力的国民党在这次大选中获胜,他们斩获了269个众议员,123个参议员,成为参众两院第一大党。随后就是历史上千古悬案,宋教仁,这位国会第一大党团首脑遇刺案。

回顾这次国会选举时,人们可以极尽揶揄嘲笑之能事,但这就是中华民族的第一次,任何第一次都不一定美满,也不可能成熟。民智未开并不能成为理由,正如学者叶曙明所说的:“桥搭起来自然有人过,民主训练的最好办法,就是实行民主。”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民国的第一次国会大选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1437.html

分类: 历史档案, 历史纵横.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