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第一夫人访华为何带母亲

作者:多国丽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3-17,星期一 | 阅读:1,300

下周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将访华。她带自己的两个女儿来不稀奇,毕竟她是模范妈妈,即使在进行“夫人外交”的时候也得照顾好孩子。但米歇尔不仅带了孩子,还带了自己的母亲前来,这就有点让人不明白了——总统的岳母、总统夫人的母亲对外交有何用?

我的想法可能太实用主义了。想想也是的,自从奥巴马入主白宫后,“第一岳母”就一直在白宫帮米歇尔带孩子,孩子自然离不开外婆。带母亲出访的第一夫人不止米歇尔,克林顿访华时美国来了1200人,其中总统夫人希拉里就带了自己的女儿和母亲——虽说这是照顾孩子的需要,但想想这个外交场景就觉得怪怪的,不知道中国的外交官们要不要协调女婿与丈母娘的关系?

总统出访把全家都带上,如果是中国领导人这么干了,估计会被中国的网民吐槽“劳民伤财”,但美国的领导人就这么干了,而且还这么理所应当。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看到美国人对家庭的态度,实在很是有趣。

前几天看一部讲述波伏娃与萨特爱情的电影,叫《花神咖啡馆的情人们》,其中的一段情节是,波伏娃的美国情人离开自己的国家来到法国向她求婚,在波伏娃犹犹豫豫之后,美国情人终于愤怒地把她推到墙边说,“你把我当成了你的男妓。”

以前总觉得美国人开放,直到看了《绝望的主妇》,又深深被法国人的婚恋观所震惊,才觉得美国人实在是一个非常保守的民族——美国200多年的历史,44任总统,无一人在任内离婚,只有里根在竞选前十几年离过婚。看看法国,希拉克、萨科齐、奥朗德,哪一位不是绯闻漫天,情人无数。

美国总统也闹过绯闻,如克林顿与莱温斯基,但闹得动静之大几乎要让克林顿被弹劾下台。他之所以能过关,很大的原因是是因为希拉里当时忍辱地、沉着地、坚定地站在了丈夫这一边,让美国的民众看到了一个虽然经历挫折但稳固的让人放心的家庭。这样的桥段被搬到了美剧《傲骨贤妻》里,这部剧的第一集就是,检察官丈夫因为性丑闻辞职,身为前律师的妻子同样选择支持丈夫。

总统不离婚,还要无论去哪儿都要带着老婆,在公众面前还要时不时赞扬自己的妻子,而第一夫人也要时时刻刻表现出贤妻良母、贤内助、丈夫坚强后盾的形象——这样规规矩矩的家庭传承大概与美国的精神根源——清教徒精神有关。当1620年9月23日,第一批清教徒在牧师布莱斯特率领下乘五月花号前往北美的时候,他们就决定无论多么艰苦,都要在这块土地上创造出一片能够自由自在生活的乐园。在那里,他们“拼命地挣钱、拼命地省钱、拼命地捐钱”,始终过着一种自律、理性、关照精神信仰的生活,并为美国人奠定了精神的原动力。

所以我揣度,在婚姻问题上,美国民众是希望总统夫妇能成为楷模的,当总统婚姻出现问题,民众会觉得,你连自己的婚姻都管理不好,怎么能管理好一个国家呢?正是出于这样一个大传统中,所以“我们必须有一位忠诚的总统与一位贤惠的总统夫人”——作为美国人价值观的代表就这样塑造出来了。特别是第一夫人,无一例外都是贤内助甚至有点“忍辱负重”的形象。

最“忍辱负重”的我看要算杰奎琳-肯尼迪了吧,才结婚两个月,自己的丈夫就与女秘书有了关系,而自己怀孕时,丈夫在一个离异女人身边,甚至有一次,她在家中的衣柜发现了一件女人的内衣。这事儿如果放在法国总统夫人上,该闹离婚了吧。

看八集迷你剧《肯尼迪家族》,剧里的杰奎琳-肯尼迪是想离婚的,但老肯尼迪用国家的形象、家族的名誉与儿子的前程微言大义一番,杰奎琳只好含泪作罢。另一个“忍辱负重”的形象是希拉里,在克林顿丑闻10周年的时候,希拉里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说,“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比尔对我的爱,我从未怀疑过这个信念,也从未动摇过对女儿和整个家庭的承诺……因为我有强大的信念,所以我要冷静下来想清楚,对我以及我的家庭而言,什么才是正确的选择。”

在我们外人看来,这是咬碎多少牙齿才能镇定说出来的。她当时想过离婚吗,肯定也想过,但为了维护“第一夫人”的尊严,更重要地是为了维护民众对“第一夫人”的期盼,只能打掉门牙往肚里咽。

回到总统夫人出访带母亲的这个事情。就好像是“夫唱妇随”的总统家庭生活是美国精神的传承,另一方面,这也是政治的需要。所以,关于带母亲带岳母出访这件事,这大概也是外交的需要——看,美国第一家庭是多么地和睦,美国总统是多么地重视亲情关系。

米歇尔-奥巴马此次访华,并不涉及实质的政治问题,而是以教育为主的文化交流。其实她这样拖儿带女地来一趟,又能真正推动多少中美两国的教育事业呢?实质上,她大老远来一趟,是为他的丈夫,美国总统塑造一个“事业家庭两不误的美国精英母亲”的形象。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美国第一夫人访华为何带母亲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1337.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