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也夫:“爷”的变迁

作者:郑也夫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3-10,星期一 | 阅读:1,550

“爷” 自古就是口语中流行的字眼。在书面语言中其最初的意思是“父亲”。北朝乐府《木兰诗》中“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 中的“爷”即指木兰的父亲,但在以后的口语中它更多地意指“祖父”。据清人赵翼考证,自唐朝始,从“爷”中引申出了尊人之称的意思。以后这一尊称的应用越 来越广。王爷、老爷、少爷、驸马爷——有地位的男性最先被戴上“爷”的冠冕。继之,宗教和神话中的神祇也被奉之为“爷”:佛爷、龙王爷、土地爷、财神爷、 灶王爷。如同我们上节所说,因为“官”的至尊,社会上的一般性尊称也要努力借上这个字眼、沾点官气,遂有了对常人的尊称:官人、客官、看官。原本指父亲和 祖父的“爷”也有着同样的命运,被人借用到客气的称呼上。如前所述,走进老北京的澡堂子,你会听到跑堂的殷勤地招呼:“爷儿们,里头请。”“爷儿们”是市 井社会中对陌生男子最流行的客气称谓。农村中若在大庭广众下讲几句话,开场的称呼往往是“老少爷儿们”。遇上某位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周围人多称之“鲁爷 儿们”。下层社会中男性间发生冲突时,常有人拍着胸脯以“大爷”自称,借此拔高以显示高人一筹的气派。江湖好汉间更流行着这样的豪言壮语:“此处不留爷, 自有留爷处。”“爷”真有点顶天立地的派头。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特定的历史时期中,这句俗话后面又被添补了两句:“处处不留爷,爷去当八路。” 在当时“爷”与“八路”都给人以“好汉”、“桀骜不驯”之感。然而那个时代的人们无论如何不会想到,八路最终是最不留爷的,恰恰是在革命胜利后,“爷”逐 渐从语言和社会中消失了。

1949 年以后,首先是平等的价值观扫荡掉了富贵者的尊严,“老爷”、“王爷”、“少爷”通通从语言中被铲除。接着,无神论破迷信的活动赶走了“龙王爷”、“财神 爷”、“土地爷”、“灶王爷”。其后发展起来的社会灭绝了“大爷”的存在基础。它要求每个人成为党领导下的“普通一员”,作“螺丝钉”,不允许个人英雄主 义发展,自然更不能容忍社会上有无数自命“大爷”的人存在。在这众多带“爷”的字眼消失后,上年岁的人挂在嘴上的“爷儿们”怕是“爷”的最后一缕余韵了。 但因“爷”的威风已不复存在,这最后一小块地盘已属名存实亡。平等价值观扫除了社会地位上的“爷”,无神论思想扫除了信仰王国的“爷”,工具价值观又扫除 了人格中的“爷”。一个几乎无“爷”的社会来到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自70 年代末叶始,在社会语言中“爷” 又复活了。在一些新起的“爷”中,最红的两个角色是“倒爷”和“侃爷”。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一种社会现象已经在社会语言中凝固成了一个专用名称 时,这一现象必然是颇不一般了。“倒爷”和“侃爷”的称呼几乎风靡全国,也正与社会上“倒”和“侃” 两大风气的流行相一致。但“倒”与“侃”却并不相干,何以都挂钩于“爷”,其共性何在?显然,“倒爷”和“侃爷”中的“爷” 都含有能干的意思,即不仅指常“倒”、常“侃”的人,更指“能倒”、“能侃”的人。但对“能者”,汉语是不乏惯用表达方式的。“木匠”、“工匠”、“文字 巨匠”中的“匠”均为“能者”之意。不选择其他字眼,偏偏选中了“爷”,其意味是什么呢?社会语言往往不是有意识的选择,但在广泛的接受中却包含了某种赞 同。笔者以为大众选择了这个字眼,是看中了其“个性”色彩。倒爷、侃爷的兴起及这种称谓的出现说明着个性的复活。倒爷是敢作敢为的,自不待言,侃爷大多也 是颇有棱角的。侃爷的称呼是在倒爷之后,带有对“倒爷”中“爷”字使用的效仿和发展。而倒爷的称呼又带有摆脱官办意识形态的味道。自“文革”前始,官方已 将个体商贩称为“投机倒把者”;而大众在语言上显然不像官方这样刻薄、极端, 他们宁愿选择一个玩世不恭、略带嬉笑、主流上属中性的词汇。大众毕竟与“倒爷”共生在一个社会中,他们即使对倒爷有几分厌恶, 却也知道倒爷的必要性,他们不使用“投机倒把者”的称呼说明了他们不想对这种角色大加讨伐。社会语言上“倒爷”对“投机倒把者” 的取代显示了中国民众的平和、幽默和宽容。

摘自郑也夫著:《语镜子》,中信出版社,2014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郑也夫:“爷”的变迁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0978.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学术评论.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