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政治下的权力之路

来源:南都周刊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3-10,星期一 | 阅读:1,412

在《纸牌屋》中,几乎没有一个好人。人人都在践行着一个世俗的格言:如果你想战胜一个恶人,只能比他更恶毒。

文_思郁

《纸牌屋》第二季最后一集中,走投无路的副总统弗兰克·安德伍德(凯文·史派西饰演)兵行险招,用一台家传的老派打字机给加勒特·沃克总统(迈克·吉尔饰)写了一封“情真意挚”的求和信,宣称“自从你就职之日起,我唯一的目标就是为你而战,与你并肩作战……无论我们遇到多大的阻力……我都不会把你置于险境之中。”

这封信的高明之处在于,阴险狡诈的弗兰克在写信时,一边敲打着冠冕堂皇的话,一边用意味深长的眼神注视着我们,仿佛在说:你们知道我在说谎,我也知道我在说谎,但是只要这些话能让对方相信就可以了。

谎言成了政治的基础,也成就了政治与权力。弗兰克最终操纵着国会弹劾了总统,把自己推上了总统的宝座。

西方视觉的东方想象

实际上,《纸牌屋》第二季的中心剧情指向了中美关系和中国问题,无论是网络间谍、汇率操纵、稀土出口配额以及中日尖阁列岛(钓鱼岛)争端(在剧集中说的是台湾旁边的与那国岛),甚至包括中国式腐败,等等各种敏感话题都囊括其中。剧集中,有一个很重要的中国商人冯山德,周旋于中国高层的政治势力与美国资源大亨之间,他们甚至通过洗钱的方式资助美国国会大选,影响政治发展的进程。权力腐败与经济腐败紧密纠缠在了一起。

为什么选中国问题作为第二季的中心呢?《纸牌屋》的首席编剧提到一个原因,“《纸牌屋》是对最高层权力的探究。如今,如果不考虑中国的话,这个故事就没法讲。”虽然他们声称《纸牌屋》没有政治目的,但还是首次在一部美剧中把中国问题作为一个核心话题来探讨。随着中国在国际上日益壮大的影响力,任何国际政治议题很难撇开中国的参与。但在这部美剧中,中国所代表的形象并不是十分地令人感到舒服,冯山德被塑造成了一个非常有背景的人,他垄断着中国的电信行业,净资产有500多亿。他此行表面是代表中国权力的高层与美国副总统进行谈判,暗中却有自己的利益打算。当第一个镜头打在这位年轻的中国商人身上,他正在兴致勃勃地参与着一场3P性虐游戏。这还只是简单的开始,稍后的情节中,我们更加见识到了这位腐败商人的奢华生活,喝着四万美金一瓶的美酒,暗中设计、迫使中国政府官员实行更自由的金融政策,对中国高官的直接贿赂,通过在赌场豪赌的方式洗钱,等等。

这些相对负面的中国元素在《纸牌屋》中的使用却受到了热烈的追捧,一方面这与中国在国际上的一些形象有关,另外一方面也不乏西方视角的东方想象。在中国,近些年甚嚣尘上的各种现实问题一直吸引着西方媒体的眼球,比如官员腐败、贫富差距和不平等的生活状态,这些都和中国在世界日益壮大的影响力形成强烈的反差,但是西方对中国的崛起有天然的忧虑,他们担心中国会对世界的政治局势产生不容小觑的影响。

某种程度上,《纸牌屋》中很多中国形象的刻画,满足了美国国内观众对一个强大国家的意淫和想象,尤其是弗兰克劝告沃克总统时说的那句台词:“跟中国人打交道总是难以预料的,但有时坚持立场会比妥协好,因为他们会尊重强者。”但是从他们对冯山德这个角色的刻画上,同时又满足了中国观众对这个国家一小部分巨富阶层、小丑式的漫画形象的想象。

弗兰克在登上总统职位后首先做的事情,就是取消了对冯山德的政治避难的申请,遣送回国,这个情节的设置明显是为了讨好中国观众而故意为之的。中国腐败官员外逃一直都是热门话题,此次在《纸牌屋》中,这算是为数不多的一次遣送中国腐败官员回国的胜利之举吧。

权力是唯一的春药

早在亚里士多德时代,财富对政治生活的影响就成了人们关注的对象:“区分寡头整体和民主政体的正是财富的有无。其中的基本点是,倘若占有政治权力是因为占有经济权力或财富,那么,无论占有权力的人数是多少,这都是寡头政体,如果没有财产的等级拥有权力,这就是民主政体。”

但事实上,现如今无论是什么政体,无论哪个国家,财富对政治的影响已经无孔不入。当弗兰克得知能源大亨雷蒙德·塔斯克 (杰拉尔德·麦克雷尼饰演)一直暗中资助着美国国会时,弗兰克一语道破了天机:“原来是你塑造了国会。”

事实上,美国的政治竞选,如果背后没有各大财团的支持,几乎不可能胜选。《纸牌屋》中,弗兰克拉总统下台的手段就是把他与能源大亨雷蒙德系起来,致使两人反目成仇,两败俱伤。而弗兰克坐享其成,登上总统宝座。

《纸牌屋》受到的热捧,与凯文·史派西饰演的政客弗兰克密不可分。按照惯常的逻辑,弗兰克是一个坏人,但是对一个政治人物来说,用坏人来形容他过于简单了。一个简单的道德判断并不适用一个政治家,一个枭雄似的人物。凯文·史派西在接受访谈中一语道破了这个人物角色的魅力所在:“了解一个总统如何运用政治资本来谋取选举成功的过程是很有趣,我们这部剧就是围绕着一种道德的两难境地展开的:主角内心邪恶,手段残忍,但是这一切都行之有效,他成功了。”他成功了,这就如同我们阅读一本成功人物的传记,我们希望搁置对他的道德评判,先是被他成功的魅力所俘获。成功就是最有说服力的广告效应。

美国总统奥巴马对《纸牌屋》的热衷,其中提到同样一个原因,他曾经开玩笑地说,要是现在华盛顿的事情像《纸牌屋》里那样有效率就好了,“凯文·史派西(的角色)办成了很多事”。弗兰克在在第一季里成功推动了教育改革法案,第二季更是利用议事规则,在参议院强行推动福利改革,他还帮助他的敌人争取老年痴呆的研究基金。

这个看似冷面无情的人,也有他在乎的人,他的妻子克莱尔、他的幕僚长道格、他的贴身保镖密查姆、后来加入的媒体主管赛斯也赢得了他的信任,他们组成一个团体,无坚不摧,无懈可击。弗兰克与克莱尔的爱情在第一季中受到了严峻的考验,在新季中却已经无坚不摧了,他们更近似白宫版的《雌雄大盗》,为了弗兰克的野心和仕途,克莱尔不惜牺牲自己的声誉,断送自己与情人之间的感情。他们之间的爱情已经超越了普通人的卿卿我我,两人之间有着绝对的坦诚和信任,更有一种绝不放弃对方,时刻以对方为傲的荣耀感。这种超越常理的爱情,有一种无声的惊心动魄之美。

弗兰克在宣誓就职副总统时,用这部剧特殊的内心独白的方式说出了他内心对民主的蔑视:“离总统只差一步,却用不着一张选票,民主也不过如此。”在第一集中,弗兰克会见新提拔的党鞭洁姬·夏普时,墙上悬挂着美国第36任总统林登·约翰逊的头像,这是弗兰克的偶像之一。约翰逊被认为是美国近代历史上最会耍弄权术的总统,也是一个不择手段的政客,但同时也是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在任时通过了《民权法案》,建立了晚年医保制度,完善了美国的社会保障体系,为美国的进步作出了重大的贡献。在《纸牌屋》中,弗兰克就是以其为楷模和行事的法则,甚至连推动的福利改革也有着很大的相似性,在第一季中,我们甚至看到了弗兰克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本约翰逊的传记《通向权力之路》。

在《纸牌屋》中,几乎没有一个好人。人人都在践行着一个世俗的格言:如果你想战胜一个恶人,只能比他更恶毒。上至总统、副总统,下至一个普通的国会议员,人人都觊觎着自己的利益得失。在白宫中的生活被塑造成了在狼群中突围,时刻要警醒着周围发生的一切,谎言塑造着他们的生活,权力引诱着他们前行,欲望指引着方向,动物兽性的本能帮他们寻找同盟,同时瓦解着敌人。权力是他们唯一追逐的春药,离开权力,他们的生命就会枯萎。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谎言政治下的权力之路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0946.html

分类: 文艺评论, 新闻视线, 时尚·娱乐.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