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尔·桑德尔:自由是为了带来一个更公正的社会

来源:《人物》杂志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3-7,星期五 | 阅读:1,323
文|甘甜 编辑|张薇

迈克尔·桑德尔(Michael Sandel),他在哈佛大学的公开课《正义:该如何是好》风靡一时。身为美国哈佛大学政府系讲座教授,他也是当代西方社群主义最著名的理论代表人。他回答了《人物》关于自由与公正的提问。

人物PORTRAIT=P

迈克尔·桑德尔=M

P:你的课堂往往挑动大家去思考各种理论之间的冲突与共识,成功地变成了一个公民实践的微型演练场。你觉得公共辩论所引发的力量何在?

M:我认为公共辩论能让人们一起思考道德、公平以及市场、科技等角色带来的问题和挑战。在此过程中,人们可以让对方信服,或不信服,但他们自己能够明确自己的信仰是什么,以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信仰。

P:那如果大家越辩越分裂,越辩越彼此攻击呢?人们最终达成的不是共识,而是各持一词,甚至演变成骂战。

M: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有时候,辩论是能够让人们各持己见,越发分裂。但是也不尽然。这决定于这种辩论如何被有效组织,以及问题如何被有效定义。比如说,我在哈佛大学的关于公正的课上,组织这些辩论、讨论实际上并不会让人们更加分裂,即使他们不认同对方,在不认同对方的同时,这种形式却让他们更加接近,因为他们在这个特殊的课堂中,逐步地了解对方,慢慢地了解如何正确地聆听对方的意见,带着对彼此的尊重,如何正确地回击对方。他们在此过程中,是一段共同前进的旅途,从而来找到公正的方向。这种正确的辩论模式,是我所提倡的。

P:近年来你的哲学写作挑战的是主流的市场观念,包括对自由主义市场的反思。看到你在中国发表感慨,说中国真是“市场经济”有钱可买一切。金钱万能的逻辑最终腐蚀的是什么?

M:我想腐蚀最严重的结果,就是让金钱什么都可以买,特别是最近这几年我们在美国或者在中国看到的。这种趋势已经腐蚀了我们自己的感知,就是我们是社会上共同的群体,我们是同一个社群的人。

我这么说会比较简单。中国在经济增长上非常有成就,当某一社会一旦达到了一个有效的经济增长,人们通常问,会不会有比金钱更高的价值?人们问,GDP是否能买到快乐?快乐是否建立在比金钱更高的价值上?比如说道德的价值、公正性的问题。所以,我的书《金钱不能买什么》有一个目标,是让人们来思考比金钱更高的价值以及其来源,而这些都是金钱不能购买来的,比如说,人际关系、友谊、家庭关系、社会凝聚力⋯⋯我认为,在中国,有很多人认为,这些都是挑战。

P:你强调“共同善”、公民的德行、共同体的价值,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集体主义。在中国这个一直活在集体主义的阴影中、个人价值和个人自由远未被充分尊重的现实下,强调“共同善”算不算奢侈?

M:我的书主要激发人们探讨、辩论公正、道德,以及共同善。“共同善”有很多种不同解释,而集体主义是其中的一种解释,但是不是唯一一种。所以我在鼓励的是反思、学习,以及公共辩论关于给社会带来善,如何快乐地生活。我并不认为这些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我只是激发人们去思考这些问题。因为我觉得人们需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金钱、GDP并不是生命的全部。

P:你反对的不只是金钱的万能,还有生物技术。你认为生物技术和金钱所带来的问题非常类似。人们期待基因改良可以让人变得更完美,但你认为更高、更漂亮、更聪明并不是完美本身?

M:这些所谓的改良或增强可能并不能够说就是达到了完美,而是在一个竞争性很强的社会当中让你不断往上爬的工具。所以我们所讨论的这些特质,即便能实现,也不意味着人性的完美。完美是实现人类能力的全面潜力,它更多的是对于灵魂的升华。

P:自由选择我们的孩子将有什么遗传特性,难道不是我们对自由的最终表达吗?

M:基因工程的一部分吸引力是,基于自己的设计和自己的欲望,我们自己来重塑我们的大自然和我们的孩子,似乎是一种对自由的终极表达。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可能不是终极自由。因为如果我们选择一个男孩而不是一个女孩,一个高大的孩子而不是矮小的,或是一个超级聪明的孩子而不是一个智力一般的,如果我们做出选择,是因为我们想使我们的孩子在一个竞争的社会能有最好的机会,那真的是一种自由的表达吗?或者只是对现有的角色、期望、刻板印象和存在于我们社会的偏见的表达,但不需要这样。如果我们只是简单地对于这些偶然出现的偏见、刻板印象和社会角色保持一致,那我们真的自由了吗?如果这些现有角色、偏见和不平等是不公正的,那么,自由是存在于试图利用技术来让我们的孩子适应和满足这些需求和期望,还是存在于试图带来一个更公正的社会?

P:公平,似乎是你作为哲学家来反思社会问题的起点,也是终点?

M:在我看来,公正理念让我们作为可以反思的人,得以从成见、社会习俗、社会角色、不平等、偏见中摆脱出来。后者在任何时候都充斥于我们的社会,我们要询问一下这是我们想要的生活方式吗?这是一个有着机会和回报的公正安排吗?或者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P:那么,我们到底怎样可以做得更好?

M:一个是在一些生活的领域中保持谦卑和接受的美德,另一个是我们也不应该丧失评判世界,一起讨论社会安排方式应该如何变得更为公平和公正的心愿。因此,我认为,在改造世界的冲动和接受生活某些特性如生存方式的独特性和多样性之间,我们必须取得平衡。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迈克尔·桑德尔:自由是为了带来一个更公正的社会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0798.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新闻视线.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