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华苓:文学应跨越政党 包容全世界

来源:腾讯文化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3-7,星期五 | 阅读:2,049

聂华苓的心自始至终都在中国。她到现在谈起中国的文学、作家,都是非常兴奋和鼓舞。时常会拿著作家的书展示给我,每一本都夹有书签,还有注脚。她通过阅读的方式回到祖国,这是她的表达方式。

聂华苓曾自喻为“一棵树,根在大陆,干在台湾,枝叶在爱荷华。”身为永远的“外乡人”,她常说“不要变,我就是不要变啊”!当时吐出这样的词汇时,她已是年届九旬的老人。当历史回过头来向她道歉,用她最爽朗的笑声作答,一切释然。

聂华苓认为文学应跨越政党 包容全世界

腾讯文化:说到女性身份,爱荷华国际写作计划最早邀请到过一位特别的女性——丁玲去美国。

陈安琪:1967年以后聂华苓一直都在邀请台湾作家去美国;大陆这方面是1976年改革开放以后才开始邀请,是第一个在美国的组织请中国大陆作家去美国。

第一批邀请的是萧干、艾青、丁玲……每个人物的背景都不一样,丁玲是个非常忠诚的共产党员。虽然在文革的时候受到委屈,但一直到见聂华苓为止,她自始至终仍然是一个忠诚的党员。丁玲一生同样经历各种波折,到最后依然没有改变自己信仰,自始至终都没有过。这点很让人钦佩,我同不同意她的立场反而不重要。

丁玲和保罗·安格尔坐在一起,一个代表共产主义,一个代表资本主义,两人在那里谈笑风生,已是非常难得。我们希望有一天全世界都可以这么包容,这也是国际写作计划想代表的精神,对聂华苓来说也是——永远不放弃自己的信念,有大爱在里面。这对我们来说是一种鼓励。

聂华苓年已88岁 已将墓碑放在丈夫身边

腾讯文化:“我在台湾是大六人,在美国是中国人,在中国是华裔美国人。”聂华苓女士常会说自己是外乡人。她笑着说这句话,您怎么理解她的这种洒脱又怀悲的心态?

陈安琪:我记得这部《三生三世聂华苓》放给很多外国人看的时候,其实他们也有很多离乡背井到处迁居的。中国在20世纪时,有很多离开自己故乡到国外谋生,成为所谓的“外乡人”。你们这代可能没有这种感觉,但上一代人尤其住在国外的,这种感受特别深切。

聂华苓的心自始至终都在中国。她到现在谈起中国的文学、作家,都是非常兴奋和鼓舞。时常会拿著作家的书展示给我,“我真的是每一本都在看”!每一本都夹有书签,还有注脚。所以她通过阅读的方式回到祖国,这是她的表达方式。

聂华苓已经88岁,在爱荷华住了半个世纪,她和保罗·安格尔的家到现在仍然舍不得,她女儿让她离开爱荷华(聂华苓独自住在大房子里)都不肯。那好像是她和保罗·安格尔在一起的方式,包括她在保罗·安格尔的墓碑边已经立好碑,刻上自己名字和出生年份(1925- ),她已经准备好合葬在保逻旁边。当然她非常热爱自己国家,写作也坚持写中文,在爱荷华仍然保持中国朋友关系,她完全没有忘记她的根。

腾讯文化:聂华苓遭受过跌宕起伏的人生际遇,许多事情即使放在男人身上也是不能承受的。但就在今天看到的她依然那么爽朗,她的精神支柱是什么?

陈安琪:我感觉这是她个人的性格,生来如此,她不会言弃。即使遇到困难,她都可以好好面对,放下,然后再继续前进。我和她相处那么长时间,她从来不会说别人坏话,也不记仇不记怨。她以前其实很苦的,但她都笑着说“我以前没东西吃,我刮呀刮呀刮……”把最后的那点米饭都刮乾净来吃。有的人就会愁眉苦脸“我们那时候好苦喔!没得吃……”聂华苓是一个乐观的性格,在面对逆境的时候她就很乐观地处理了。

(来源:腾讯文化 作者:潘思夷 陈书娣)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聂华苓:文学应跨越政党 包容全世界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0771.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文学走廊, 文艺评论, 新闻视线.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