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周滨,你懂的

来源:《图说天下》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3-5,星期三 | 阅读:2,669

“朋友圈”悉数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先后落马,神秘的周滨和他的商业帝国逐渐面目清晰。在周滨的商业网中,周滨及其岳母是绝对主角,而周滨大学同学米晓东 也扮演重要角色。然而一个商人,为何有如此的力量能在政商两界、黑白两道翻云覆雨?政协发言人吕新华在回应相关反腐问题时,那句“你懂的”似乎是回答这个 问题的最佳答案。

周滨家事:生母曾在周家祖坟痛哭  死于车祸

早年,苦出身的周家并没有风水概念。厚桥人传说,1990年代周滨之父在北京时,曾请一老和尚看相,老和尚称其面相是好的,但做干部之后,到目前都是副职,是祖坟有问题。周氏为此数次打电话,叮嘱弟弟修坟。

周家祖坟的热闹,是在周滨之父的官越做越大之后。每至清明,扫墓者络绎不绝。来者多是干部,不仅有无锡本地、江苏其他地市,甚至还有来自上海、武警的车 辆。扫墓时,周家人多半陪着,扫墓者临走时,一般叫他们“跟周首长讲一声”。当地多名乡人告诉财新记者,十多年前,曾看到周滨生母王淑华在周家祖坟哭了一 场,周家人请她回家吃饭,被她拒绝。后来王淑华不幸死于车祸。2009年秋天的一个雨夜,周家祖坟突然发现被人挖了洞,不仅惊动了无锡警方,而且江苏省公 安厅、上海公安局,乃至公安部如临大敌,动用警力侦破。

2月12日上午11点,一辆乡村礼炮车鸣炮开道,一辆满载花圈的卡车紧随其后,十 几个村民抬着花圈出村。财新记者在现场看到,周元兴的儿子周晓华捧着火盆,面无表情,走在前头,一名少年沿路撒下黄色纸钱,一名少女捧着周元兴的照片跟随 其后,8个村民抬着红色棺木,缓缓走上村南的厚东路。

这是一场规模不大的出殡仪式,人群中除了周元兴的老妻泣不成声,其他人面色严峻,只是在走着。那条曾经象征着周家影响力的马路,如今仿佛也成为一个家族谢幕的舞台。

卖五粮液的周家二房

1960年代初,周滨的祖父病逝于西前头村东的数间平房里。彼时周滨的父亲周元根作为家中大哥,在北京石油学院就读,周滨的二叔周元兴、三叔周元青都是初中毕业后在乡务农。

之后,周元青当过大队支书、又娶了官员之女周玲英。周玲英是西前头村北安乐桥人,个矮,人称“矮玲英”,其父做过无锡县坊前镇党委书记、无锡县商业局长。 因此,周元青也走上了仕途,从大队书记做到无锡县厚桥镇副镇长,后落选,被调往其他镇任职。1995年6月,无锡县撤销,设锡山市,周元青曾任锡山市经济 技术协作办公室主任。2000年12月,锡山市拆分为锡山区和惠山区,周元青为惠山区国土局副局长,周玲英则长袖善舞。她先在厚桥供销社做营业员,后去厚 桥食品站,做过站长,再调至无锡县食品公司。近些年,周玲英和儿子周峰开始开公司,住到无锡市区一栋复式住宅里。

周元兴则一直留在西前头村看护祖庐。在兄弟相继发迹之后,周元兴家也迅速脱胎换骨。

“周元兴家发得太快了。他大哥在中石油时,他们家已有钱了;周家大哥到四川以后,二房就更有钱了。”附近乡人还记得,周元兴从前抽的是两块五的烟,打5毛钱的麻将,两圈牌打下来,就输得拿不出钱来,“现在不得了,他抽的是软中华,吃的老酒是五粮液,要吃多少有多少”。

周元兴父子俩经常去厚桥镇上的老K水暖店,在那里吃茶,抽香烟。他认识的,都敬上一根软中华,排场很大。他常去吃喝的地方,是镇上最好的花园酒店,别人送来的甲鱼、黑鱼,他吃不完,也寄存于此。

有人曾经去他家,看到五粮液很多,茅台很多,香烟很多。还有三块翡翠,都是五公斤一块,其中一块雕佛,一块雕鹰。

厚桥的人一开始还搞不清楚,他的钱从哪里来?慢慢地,关于他做五粮液代理的事在镇上流传。

故事的一个版本称,当时周元兴的儿子周晓华去四川,想做五粮液的外包装,五粮液酒厂的盒子有专业防伪标识,有自己的彩印厂,就发了一车五粮液,让他去销 售。周晓华联系无锡市糖烟酒公司,后者担心五粮液是假的,还请了江南大学的品酒师去鉴定,而且要正规发票。周晓华又去宜宾拿发票,糖烟酒公司这下相信了, 吃下半车五粮液,还有半车转至上海销售。之后,周家父子就做了五粮液代理。此举给周元兴带来滚滚财源,“不出门就可以赚钞票”。

周家发家的另一路径,是替人摆平事情,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比如有人要安排工作,企业有事情搞不定了,他去说合。”村民称。

再往后,随着周元根权势日长,周家的“公关”生意,还包括了替人在打官司时说情和捞人。该项收费的价格不菲。知情者透露,无锡某镇党委书记出事,面临判刑,亲戚到周家去求,周家开价15万,还不打包票。

周家的业务还包括向江苏某警校输送学生。学生的成绩达不到录取线,周家父子去讲讲情,就送进去了。

周家的财源滚滚,让厚桥人印象深刻。村民称,周元兴曾经吹牛:我只要出去走一次,回来40万稳拿。也有人反映,周家“职业”口碑不算好,有的事情没办好,拿了人家钞票也不退。

发达之后的周元兴,见了人还是很客气,一人一根软中华。但曾经一起喝酒的村民称,“我们高攀不上了”。

其子周晓华经常开一辆车牌尾号为001的车子,出现在厚桥镇上,大伯父步步高升,周晓华在当地也被戏称为“部长”。

“部长”文化不高,但是胆大。厚桥人传说,他去四川找大伯时,传达室说没有这个人,他回到宾馆里砸了电视机,警察出动了,后来他被车子接走。

与四川寻亲传闻相比,“部长”打警察更为乡人所知。村民称,周晓华有一次开车,遇警察拦车检查,发生争执,周晓华顺手打了警察两个耳光,“叫你们局长来”。结果警察向周晓华赔礼道歉,赔偿周被拉坏的衣服。

“无锡的警察只要知道车子是厚桥西前头的,都很注意,害怕他们是周家亲戚。”知情者称,附近村民如果在马路上违章,一说是厚桥西前头的,问题不大。

成也石油,败也石油

纵观媒体披露的关于周滨的履历,我们发现,从上学到娶妻再到做生意,他的一切都和石油脱不开关系。周滨毕业于西南石油大学。1993年,21岁周滨来到德 克萨斯,继续学习攻读石油勘探方面的专业。周滨的妻子黄婉可以说是来自“石油世家”,其祖父黄汲清,是被誉为“一代宗师、地学泰斗”的著名地质学家,在新 中国石油系统有“中国石油之父”之称,是发现大庆油田的功臣。

周滨实际控制的中旭阳光公司,成立三年后,即拿下中石油旗下十多家省级分公司涉及8000座加油站的零售管理系统信息化大单。最后,随着石油窝案爆发,曾经的神秘商人被层层揭开面纱,其与落马的中石油高官之间的关系被暴露于公众面前,成也石油,败也石油,我们都懂的。

背后有靠山:从来都不是白手起家

周滨成为富商的第一步,主要还是靠的自己的丈母娘詹敏利。2004年4月初,北京中旭阳光石油天然气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金500万元。大股东就是詹 敏利,公司注册地址在北四环中路华亭嘉园内,后迁至北苑路168号中安盛业大厦,公司注册资金也上升至2000万元,其中詹敏利出资1600万 元。  2010年2月,更名为北京中旭阳光能源科技股份公司。

直到2009年12月30日,马上就要迎来38岁生日的周滨,才出现在北京中旭阳光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名单。中旭阳光石油天然气科技有限公司股东 大会决定,詹敏利将1600万元股权转让给周滨。2010年2月,中旭阳光改制为股份公司,周滨持2400万股占80%,担任董事长一职,黄渝生亦进入董 事会,詹敏利为监事。2012年12月,周滨不再担任董事,变为黄婉,并由黄婉出任董事长。

身前有傀儡:带着白手套的人到处留下指纹

白手套,就是指替别人把“黑钱”漂白,替别人打掩护的人。周滨被冠以神秘富商,一个很大的原因在于,一直有人在前台为他打理商业事务,公众对他本人知之甚 少。其中,作为周滨“白手套”的米晓东是周滨的大学同学,有媒体报道,米晓东帮助周滨及其亲属涉嫌以“不名誉”手段取得中石油长庆油田的两个高产区块,并 转手获得高额收益。

所谓的“白手套”现象,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不法的商人和腐败的官员背后,多少会有一副“白手套”,以助其家人发家致富,并管理这些财富。比如,刘志军的 “白手套”是女商人丁书苗。丁书苗利用刘志军的关系,获取了内地高达万亿元的多个高铁项目合同,并从中积累个人财富达20亿元。据称,刘志军本打算在某个 时间用这些钱来疏通关系,以便进一步攫升。

我们还不懂的:迟迟未有官方消息

什么样的能力让他在政商两界、黑白两道翻云覆雨

早在求学期间,“特权”二字就在周滨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上世纪80年代末,“李华林安排了成绩并不优异的周滨入读西南石油学院”。周滨前往美国之后, 李华林亦成为照顾周滨的“保姆”。彼时的李华林,已经是一名副处级干部。今年2月20日,山西省吕梁市原市委副书记丁雪峰被免职,据接近案件人士透露,其 被调查的原因系其两年前买官案发,周滨也牵扯其中。

除了在官场,周滨还将自己的长袖舞到了黑道之上,被誉为目前中国最黑的黑社会头目刘汉案件,最近被深度挖掘出来,其中我们又看见了周滨的身影:据刘汉好友 透露:2001年,刘汉遇到“贵人”后发迹,之后言语之间连省里的官员也不放在眼里。另一名匿名人士称,有特殊背景的商人周滨2002年前后到四川投资, 刘汉为维护关系高价从其手中买项目。我们不能确定一个商人,背后到底有怎样的资源,才能如此这般在政商两界、黑白两道翻云覆雨,但能确定的是仅仅靠钱是不 够的。

无影像资料、无查处消息,周滨依旧很神秘

关于周滨,网上目前无法搜到任何官方介绍,也无任何影像资料,这在这个信息数字化的互联网时代,不得不说是件极其诡异的事情。而随着中石油窝案的爆发,周 滨和诸多落马官员均有交集,然而这时的周滨,依然只是存在于媒体的只言片语之中,官方依旧没有任何信息披露。从郎酒集团的汪俊林,到四川汉龙的刘汉,富商 被调查见诸报端也已成常态,而周滨,依然很神秘。

周滨背后是否会牵出家族窝案?

据媒体披露,周滨的叔叔们,目前大多数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周滨二叔家经销五粮液、替人平事捞人;三叔家开奥迪4S店、与中石油合伙做液化天然气生意。周家的财源滚滚,让厚桥人印象深刻。村民称,周滨二叔叔周元兴曾经吹牛:我只要出去走一次,回来40万稳拿。

据媒体披露,周滨已于去年12月初从自己在首都机场附近的别墅中被警察带走。同时被带走的还包括他43岁的妻子、持美国护照的黄婉。据财新记者所知,周滨 的岳父黄渝生也同期失去联系,周滨的三叔周元青、三婶周玲英和堂弟周峰去年12月被带往北京。知情人称,周元青夫妇的生意发达与被调查,与其侄子周滨有 关。

一个叫做“富商周滨”的腐败故事背后

还有多少神秘富商是我们不知道的

神秘富商周滨插手中石油、陕北等油田转卖,插手采油设备销售,插手四川水电,插手地方卖官。这是人们已知的,而其插手的不为人知的“业务”又有多少?在周滨的商业帝国中,一切交易都是由权力操纵。可以说周滨的每一交易以损伤国家利益、人民利益为前提。

全国政协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吕新华表示,不论是什么人不论其职位有多高,只要是触犯了党纪国法,都要受到严肃的追查和严厉的惩处,决不是一句空话。 我们相信周滨的所作所为,但凡是触及法律,必当得到严惩。在此同时,我们还应该关心一下另一个问题:如今还有多少像周滨一样从事“权钱交易”的神秘富商?

周滨利益集团如何形成,才是问题的实质

连日来,这个叫做“富商周滨”的腐败故事,十分地引人注目。从某种程度上说,政府的不适当管理和干预,即市场化改革的不彻底,是形成既得利益集团的背后因 素。周滨得以腐败成功,则是缘于他有个“先得月”的“近水楼台”;“楼台”上方,则撑着一把行政权力对经济生活,尤其是资源配置强力干预的保护伞。这才是 问题的实质。(完)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关于周滨,你懂的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50599.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