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窒息的索契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2-25,星期二 | 阅读:1,288
玛丽亚·阿列希娜

俄罗斯索契——2月7日奥运会开幕当天,几个人走到莫斯科红场上。当他们试图唱起俄罗斯国歌时,所有人被抓了起来,带去了最近的警察局。“我们当时举着小彩虹旗,表达对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人群(LGBT)的支持,”我一位示威者朋友这样写道。就因为这,她平生第一次被拘留了。

第二天,警察逮捕了一群聚集在莫斯科驯马场广场的人。当天有大约60人撑开雨伞,表示对俄罗斯唯一一家独立电视频道“雨”(Dozhd)的支持,他们立即遭到了逮捕。近来,所有主要有线电视运营商都在政府的压力之下,停止播出该频道。政府看来是对“雨”在观众民意调查中所提的一个问题不满,因此施加了报复。

Sergei Karpukhin/Reuters
周一,玛丽亚·阿列希娜在下诺夫哥罗德面对记者。

这个问题就是:“为了成千上万生命免于一死,是不是二战时把列宁格勒交给纳粹反而会更好?”因为一个被认为“不爱国”的问题,这家电视频道濒临倒闭。只是因为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在如何爱国这个问题上最有发言权。

这个星期在索契,我和Pussy Riot的另一名成员娜杰日达·托罗克尼科娃(Nadezhda Tolokonnikova)三次被捕,然后在周三,手拿鞭子和胡椒喷雾剂的哥萨克民兵攻击了我们。普京会教你如何热爱自己的祖国。

为了奥运场馆的建设,这个国家已经投入了超过500亿美元(约合3000亿元人民币)。这些巨大的、毫无意义的建筑物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它们就是为了满足我们国家总统的虚荣心,提升他的地位,进入法老或帝王的行列。奥运主办城市索契实质上已经成为了一座封闭的军事设施。进出这座城市是受到严格限制的。而且它还会在奥运会结束后一个月内维持这种状态。

环保人士对于因腐败商业交易而产生的非法建设感到十分不安,他们这么想是有充分理由的。普京在将索契变为一座围城的同时,就已将战时的列宁格勒围城变为一件神圣不可侵犯的事。

法老可以关闭一座城池,可以在和平时期宣布封锁吗?是的,如果他在俄罗斯居住并施行统治。这就是“雨”频道遭到政府谴责的原因,因为它在围城期间提出了一个有关围城的问题。

和这些奥运会赛事的欺骗性外表一样,整个威权主义政权也是欺骗性的。一开始,政府并没有向人们直接发动攻击。而是有计划地迫使你接受在他们看来唯一合适的立场,也就是说被动地、不带任何政治观点地从后苏联体制中穿行而过,从小学到坟墓。

俄罗斯先锋派诗人尼古拉·扎波洛茨基(Nikolai Zabolotsky)受到了斯大林的打压,度过了8年的流放生活,他将走过生命的不同阶段比作从古拉格(gulag)的一个中转监狱转移到下一个中转监狱。由于斯大林时代的现实情况,以这样的直接隐喻表达观点是有必要的,即使是以失去自由为代价。

而当代俄罗斯的现实以及普京的目标,就是扼杀这样的隐喻——如果必要的话,还会诉诸武力——同时扼杀这些隐喻所蕴含的反思、分析和批评。在过去13年,这座政权的准法西斯路线依赖于这种对思考力的抑制。一旦这种漠然的状态结束,普京的权力也将终结。

在写这届奥运会的人,正在比赛现场的人,都不应该陷入这种漠然的状态,因为这是致命的。当你谈论本届奥运会时,不管你是否愿意,你就是在说俄罗斯。因为在这个国家里,人们会因为挥舞雨伞和小旗子而被捕,会像环保活动人士叶夫根尼·维提斯科(Yevgeny Vitishko)那样被送到流放地关押,仅仅是因为他在区长家的围栏上写下“森林属于所有人”这样的口号,他们也会因为表达对现状的不满而被判入狱五六年。

目前,我们国家最诚实的那些人都因为他们的异见而关在监狱里,就像沼泽广场(Bolotnaya Square)一案中的那些被告那样。2012年5月6日,他们来到莫斯科的这座广场上,加入示威的人群,反对总统选举中的舞弊行为,他们高呼,“普京,走开!”他们遭到手持警棍的防暴警察的痛打,然后被捕、被关押,被审判。

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他们不得不一再出现在一个袋鼠法庭(kangaroo court)上。在那里,他们日复一日无声无息地遭到酷刑折磨,这是普京整体政策的一部分。2月5日,他们做了最后陈词;对他们的判决定于2月21日宣布。

这件事本身要比奥运场馆重要,甚至比奥运会重要。这有关当今俄罗斯的真面目。它存在着,而它存在的代价就是对那些大声表达意见的无辜之人的监刑。

玛丽亚·阿列希娜(Maria Alyokhina)是朋克乐队Pussy Riot成员。本文由安娜·卡迪舍瓦(Anna Kadysheva)译自俄语。

翻译:曹莉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令人窒息的索契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49951.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