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时间遗忘的地方,宛若仙境

来源:微杂志•旅行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2-8,星期六 | 阅读:1,552

这是2013年《国家地理》做的一期新疆专题。被里头的摄影吸引。十月走了一次丝绸古道,从甘肃武威一直到吐鲁番的柏孜克里克,那是我走过最荒凉奇妙的路了,还没走到国境线,却莫名有种脱离人类的感觉,晚上从魔鬼城出来,大漠风沙鬼哭狼嚎,路上一个人没有,除了我们单枪匹马一辆车,真真切切无人区的样子。银河就在头顶上,我心里突然想,这风景大概就是可以被叫做遗忘的那种。

你知道被忘记的感觉么?就像脚下这块令指南针失却方向的土地,在人类出现之前,其实是一片海洋。

(摄影:陈志勇)

烽燧是中国历史上重要的军事设施,根据不同敌情举放不同形式的烟火,其信息传递速度一昼夜可传达两千里。新疆烽燧群的修筑与中央王朝统一国家,巩固边疆的举措密切相关。图为星空下的巴里坤烽燧遗址,这里地处古丝绸之路要道,历朝历代在这里留下了数十处烽燧遗址。

(摄影:郝沛)

在交通不便的年代,毛驴车是新疆农村家里不可缺少的运输工具。在乡野间,纯朴的维吾尔大叔,戴着做工精细的帽子,肩头扛着坎土曼,赶着驴车走在乡间小路上;年轻的农妇坐在毛驴车上,怀里抱着孩子,双腿晃晃悠悠,头巾在风中飘动。

(摄影:王聪)

在覆满积雪的冬季牧场上,马群慢跑,发出“簌簌”的踏雪声,留下细碎的蹄印;雪原上比牲畜蹄印更加明显清晰的,是摩托车的车辙。我问一位哈萨克族的牧马人,骑马好还是开摩托车好?他想了想告诉我:“出门还是骑马好。我喝醉了酒,马可以带我回家,摩托车不能。”

(摄影:赵磊)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海拔8611米的乔戈里峰上,峰顶的旗云飘扬着这座新疆第一高峰的骄傲。这里孕育了中国最长的内陆河——塔里木河,这里发育着我国最大的冰川——音苏盖提冰川。

(摄影:李学亮)

特克斯草原位于伊犁河支流特克斯河畔。在这里,上下起伏的绿色山坡像一块块绿色绸缎;潺潺的流水轻轻撞击石块,奏出了悦耳的音符。在这里,远处还常常传来马踏大地的声音、百鸟低鸣的声音、风吹丛林的声音……在特克斯草原上行走,你总能听到美妙的乐曲。

(摄影:赵登文)

塔什库尔干河谷最深处的大同村,随处可见的是杏花和石头,这里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杏花村,每家院子里都有杏树,树龄达几十年甚至上百年;这里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石头村,村中土少石多,难找一块平地,房屋只好建在山坡上、河道边,重石无法被搬运走,村民便任由其散布于房前屋后。

沙漠公路。

(摄影:郝沛)

楼兰古城千年一瞥,远处是佛塔,左侧建筑为三间房。前景处的巨大柱础是公元前后的建筑师的杰作,因地制宜,而且厚重对称。

这些红色地层分布在天山山麓、西部山岭、盆地边缘甚至沙漠腹地。亿万年以来沉积环境的变化造就了地层中不同化学元素的积累,显现出深浅不一的色带,地壳的构造运动使得原本水平的地层发生不同角度的倾斜和抬升,流水的切割和风沙的吹蚀,将这些延绵不绝的彩色条带暴露于地表。

(摄影:岱天荣)

图为慕士塔格山下宽广的冲击平原地区。在冰川融水的滋养下,海拔2700-3100米山麓处得草原成为当地重要的牧场。

(摄影:李学亮)

塔里木河是中国最大的内陆河,全长约2200公里。塔里木河的部分河段没有固定河床,河道分散穿插,被人们形容为“脱缰的野马”。严酷的沙漠和顽强的胡杨在千百年的时间里彼此对视和角力,形成了壮丽的景观。近年来,由于塔里木河下游经常断流,胡杨林的生存也面临着严峻挑战。

经年累月的风沙和雨水将西喀拉峻所在的夷平面切出万千沟壑,沟谷岩石裸露,坡顶被草原和牧道覆盖。光线在这微微起伏的地形里制造了柔和的明暗对比,使浑圆的坡顶如人体,草原如光洁的肌肤。有人形象地称之为“人体草原”,但居住其上的哈萨克牧民只是朴素地称之为“琼库什台”

赛里木湖。

(摄影:赵登文)

江南的杏花让人看到的是柔美,而西域帕米尔群峰中的杏花表达的却是坚毅,雪峰之下、荒原之中,杏树依然挺拔,杏花依旧怒放。

(摄影:李学亮)

有学者认为,图瓦人是成吉思汗西征时遗留的部分老、弱、病、残士兵,逐渐繁衍至今。图瓦村里的居民一般都住在蒙古包里,村里也有少数木楞房,村里人喝的是泉水“自来水”,而且这里还用上了电。冬天的图瓦村,游客稀少,白雪覆盖的村庄看上去像是一幅水墨画。

(摄影:黄彬)

高昌故城位于吐鲁番市东40公里火焰山旁,是丝绸之路上的历史名城。西域历史上发生的诸多重大事件,都和高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是西域大地古城中的超级都市。高昌城内大多是夯土建筑,布局大致和当年的长安城相仿。凭借遗址的轮廓,亦能想象出它往日的雄伟。

(摄影:宋琦)

草原是天山为牧民筑造的良田美宅。秋天的草原更接近游牧的精神特质:近于永恒的宁静。以天山为界,新疆分南、北两部分。但这道界线并不真正是一道“线”,而是千峰万壑、重峦叠嶂,中间躺着无数肥美的河谷、盆地,以及牧民生活其间的草原。

(摄影:陈渊)

喀拉峻草原上,浑厚而美丽的云层似乎紧贴着地面,萋萋芳草和满地鲜花宛如开在空中。每年5月,喀拉峻的牧草开始返青,黄、白、紫、蓝、红等各色花朵相继开放,将这里变成了名副其实的“五花草甸”。

(摄影:孙洁)

在喀拉峻草原上行走,低头可见盛开的百余种野花,远远望去是一望无垠的碧绿,再往更远处是银光闪耀的雪山,仰望高处是蓝得不能再蓝的苍穹。粉红、碧绿、银白、蔚蓝等各个色彩形成了层次分明的画卷。喀拉峻草原海拔约2000—3600米,为典型的高山草甸,生长有百余种优质牧草。

伊犁河谷两侧的天山山坡地带,分布着多种起源古老的野生果树树种。进入4月,天气转暖,野杏最先感知到温度的变化,迫不及待地把花朵挂满枝头,拉开伊犁整个花季的序幕。

(摄影:范书财)

地处高纬度的阿尔泰山有着很多因冰川侵蚀而成的围椅状洼地,洼地中积累冰雪融水及雨水,形成中小型的冰斗湖。阿尔泰山的冰斗湖星罗棋布,它们大多分布在中高山地区,默默记录着古冰川的分布和雪线曾经的位置。

(摄影:李学亮)

喀纳斯湖是新疆最著名的高山湖泊之一。喀纳斯湖很难让人真正平静下来,因为你的心总会被一帧又一帧美景所激荡。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被时间遗忘的地方,宛若仙境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48896.html

分类: 新闻视线, 风光摄影.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