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照师:和电影“一步之遥”的人

作者:刘慈心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2-4,星期二 | 阅读:2,313

《一步之遥》是傅军继四年前的《精武风云》后第二次拍舒淇,他把舒淇形容成玛丽莲· 梦露式的尤物,私底下文静温柔甚至羞涩,一上镜头却怎么拍都性感甜美。但傅军心知很难有机会给这位尤物抓拍生活照,“因为现在的艺人都有经纪公司打理,她们的肖像有版权,不能随便拍。另外,如今媒体太发达,再加上狗仔队的骚扰,明星们都有曝光过度的危险,再加上他们常常拍照,也烦了,因此一看到相机就躲避,不像过去那样放开了给你拍”

《一步之遥》剧照

 《一步之遥》剧照

 《鬼子来了》剧照 《一步之遥》剧照

巩俐

香港导演杜琪峰是著名的爆脾气,但傅军知道他是地道的“刀子嘴豆腐心”,因此镜头中的杜琪峰几乎从来不是“雷公脸”,反而时常绽开兴奋的笑容,像个得到玩具的小男孩傅军和谢晋再度合作是2000年,77岁的谢晋正在拍摄《女足9号》,这是一个极不讨巧的题材,其票房和口碑惨淡至极,最后竟成了谢晋生前绝唱

周迅 袁立

50多岁的傅军算得上是圈里最好的剧照摄影师,94年就入行,为《孔子》《关云长》《毒战》《精武风云》等影视剧组工作过。他最近给姜文新片《一步之遥》拍摄的剧照,在网上广为流传,其中一张,姜文憨笑着高举一块牌子,上面大剌剌地写着“Sex”,引人遐想。知名编剧史航看了心花怒放,在微博上对他情意绵绵来了句:“你在就放心了”——话虽肉麻,傅军在业内的声誉可见一斑。

他的成名作是1996年的《鸦片战争》,一组硝烟弥漫的剧照让某个本来犹豫的投资方看后觉得震撼,随即决定追加投资500万,这在90年代中期不是个小数目。自此导演谢晋对傅军刮目相看。

最初可不是这样的。当年70多岁的谢晋听到业内风评,把傅军叫来拍剧照。结果老人家完全看不惯傅军长发、墨镜的嬉皮打扮,就不大待见他。关键是,谢晋经常在现场找不到傅军的影子,大家忙得如火如荼,这个剧照师居然在宿营地睡大觉!

谢晋没有当面发脾气骂人,但故意派司机开着奥迪车,一本正经去“请”傅军回来,借此揶揄他——您是大爷,连导演都得请您来干活!

名气再加上天性,让傅军有着很“拽”的工作方式。剧组何时开工收工,他不管,他自行决定什么时候去现场——至于怎么拍、拍什么、拍多少,这些别人都不能约束他。

“拍剧照就是个手艺活”

热爱摄影的年轻人大概会很羡慕剧照师的工作——常年混迹剧组,跟随导演明星左右,听起来光鲜,又有机会拍摄到他们私底下的另一面,偶尔还能与明星成为朋友。

比如《大众电影》的摄影师周雁鸣就和巩俐关系不错,早年多次陪同她出席国际电影节,而傅军过去也常和姜文他们一起包饺子、游泳,何润东、刘亦菲都曾拜他为师学摄影。

但最好不要对这份职业抱有太多幻想。剧照是为电影的宣传发行部门所用,跟电影的摄制人员没什么关系,但剧照师的报酬却要从摄制组的制作费里拿,摄制组自然极不情愿,而且必定百般杀价。所以,剧照师的收入通常要比给时尚杂志、平面广告拍照的摄影师低得多。

剧照师的工作属于见缝插针,成天窝在角落里守株待兔,偶遇心仪的场景才端起相机抓拍。在忙成一锅粥的剧组里,剧照师看起来常像是闲杂人等,假使他们蹲的位置不对,还可能妨碍摄制组的工作,不免被人轰来轰去。这么一来,剧照师不受待见是常有的事。

即使到了傅军这个段位的摄影师,也照样受气。在今年一部古装动作片剧组,傅军为一位中年实力派男星拍照,大概是对剧组某个安排不满,这位男星把气撒在傅军头上,怎么也不肯配合,每次请他拍照,他都当没听见,拂袖而去。最后傅军趁全剧组休息的间隙,顾不上吃饭,把摄影器材扛到这位男星的休息处,等他吃完饭,起身走三步就能坐下开拍,这才完成任务。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傅军受邀去给一位当红男星拍剧照,刚拿起相机走近,那位男星抬手喝止:“等会儿,你别走这么近!我喘不上气来!”倨傲与做作毫不掩饰。不过,第二天或许是听人介绍了傅军的名气,这名男星的态度立刻起了180度大转变,主动向傅军打招呼。类似的事情,见怪不怪。

傅军最烦拍群星扎堆的电影海报,如今一部电影动辄搬用10多个明星,哪个都不肯吃亏,拍照时谁在前谁在后,谁正脸谁侧面,各路经纪人会为此争执不下。如果哪个明星不爽拂袖而去,倒霉的也是剧照师,为完不成工作焦头烂额。因此,傅军经常告诫那些跃跃欲试的新手,拍剧照就是个手艺活,地位远比外行人想象中要低,如果你对拍剧照没有足够的兴趣爱好,最好别做这一行。

那些可以放开了去拍明星的岁月

《一步之遥》已经是傅军和姜文的第四次合作了。两人在拍《秦颂》时相识,当时姜文只是演员,但觉得傅军拍得不错,就约他拍了《鬼子来了》。后来姜文所有的电影都先找傅军,只是拍《让子弹飞》和《太阳照常升起》时他实在没空,才换了人。

1998年姜文筹备《鬼子来了》,开机前傅军拍了几张日本演员体验生活的黑白照片,姜文和摄影师顾长卫偶然看到,感觉很有意思,索性把《鬼子来了》拍成一部黑白片。在这部电影中,傅军抓拍到一张凄厉的剧照:一个学生气的日本小兵把刺刀狠狠捅进白发老者的胸口,画面凄厉震撼,很多人看后觉得脊梁发冷。如今这张照片仍是行业范本。

《鬼子来了》大概是傅军最怀念的剧组,片场的料总是很足,令他不停地想摁快门。片尾“马大三”的脑袋被砍掉的镜头,影迷多半以为是用特效制作出来的,但实际上是剧组在地上挖了一个深坑,姜文把身子埋在坑里,脖子套块木板再盖上土,光露出一个洒满了血浆的脑袋。姜文拍戏够拼命,愣是把自己这么“活埋”了好几个小时,四肢完全无法动弹。趁着休息时间,顾长卫他们围着姜文的脑袋,做出枪毙的手势,姜文还让人往自己嘴里塞了一根烟,这搞怪而生猛的一幕,被收在了傅军的相机里。

有趣的是,傅军十多年前两次抓拍到姜文接受凤凰卫视采访的场景,照片中姜文都坐在沙发上谈笑风生,而记者则半跪在地上举着话筒仰脸恭听,姜文的霸气一览无余。这份气度,如今的中国影坛无人匹敌,只怕是连姜文自己也找不回来。

最令傅军遗憾的是世道不同、行情也变了。上个世纪的明星,无论多大牌,在镜头面前几乎都很配合。《周渔的火车》的导演孙周有意让傅军拍几张接吻剧照,孙红雷和巩俐二话没说答应了,一开始两人还有些放不开,拍摄效果不好,他们听话地换了个地方继续吻,拍出来果然很不错,“现在稍大一些的腕儿,让你拍?哼,门都没有!”

《一步之遥》是傅军继四年前的《精武风云》后第二次拍舒淇,他把舒淇形容成玛丽莲·梦露式的尤物,私底下文静温柔甚至羞涩,一上镜头却怎么拍都性感甜美。但傅军心知很难有机会给这位尤物抓拍生活照,“因为现在的艺人都有经纪公司打理,她们的肖像有版权,不能随便拍。另外,如今媒体太发达,再加上狗仔队的骚扰,明星们都有曝光过度的危险,再加上他们常常拍照,也烦了,因此一看到相机就躲避,不像过去那样放开了给你拍”。

傅军回想起当初在《鬼子来了》片场,姜文曾拉着女主角姜宏波,站在一棵歪脖子树下任由傅军摆布。但傅军喜欢出其不意的抓拍,嫌弃摆拍没意思,只拍了一张就作罢,如今,他回想起来颇感遗憾。

发掘明星的别样气质

好的剧照师能抓住明星身上连本人都没有意识到的气质。傅军曾在《周渔的火车》中两次抓拍到生活中的巩俐,一次是剧组收工后,巩俐穿着长裙凉鞋坐在楼梯上休息,一束余晖打在她的头发上,腾起一团光晕,傅军本能地举起相机,巩俐没有推托躲避,很自然地一抬脸,露出招牌式的微笑。另一次是巩俐在片场低头看摄影机,当时光线很好,傅军再次把镜头对准她,巩俐依然配合地扬起脸一笑,衬以蓬松短发和牛仔上衣,青春灿烂。

很多人喜欢《周渔的火车》中巩俐同梁家辉手拉手漫步铁轨的剧照,殊不知这一幕相当惊魂。拍摄时一列火车从背后快速驶来,梁家辉先行跳下铁轨,沉浸在戏中的巩俐浑然不知,依旧闭目站在铁轨上,直到火车司机拉响汽笛,巩俐才被惊醒跳了下来。傅军抓拍到这一幕时,也吓得心提到嗓子眼。

剧照有时也像是一种“正名”。在80年代观众的心目中,陈冲永远是“妹妹找哥泪花流”的清纯少女,直到她在美国电影《大班》里裸身演出,人们才恍然发现昔日的“小花”已经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陌生的形容词——性感,在80年代,这两个字简直充满禁忌甚至羞耻的意味。一时间评论界羞愤难当,对陈冲口诛笔伐,致使她一度抑郁消沉。

几年后傅军得到机会拍摄陈冲,第一眼的感觉恰恰就是天生的性感,于是没有化妆和打光,傅军简单地就着自然光,从背后拍下了陈冲的脖子,干干净净、优美性感。后来再看《末代皇帝》和《太阳照常升起》中的陈冲,性感果然是她的武器,早应该充分利用。

对那些芳华不再的女明星来说,剧照有时还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残酷。1999年袁立在电视剧《致命邂逅》剧组遇到傅军,想让他给自己拍几张照片。在傅军眼中,当时的袁立五官漂亮,浓眉大眼颇有几分赫本的味道,尤其单纯倔强的性情最让人印象深刻,于是他给袁立拍了一组不施粉黛、质感粗砺的正面肖像照,跟当时流行的甜美风格大相径庭。

谁知袁立看后很不满意,觉得傅军把她拍得很丑,弃之不用,傅军一气之下把所有底片都毁了,只留了一张照片。如今再看那张照片,年轻的袁立真实可爱,而年过四十的袁立,留在人们脑海里的只剩那身蕾丝透视装。岁月究竟夺走了什么,只怕是越回想越伤心。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剧照师:和电影“一步之遥”的人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48686.html

分类: 文艺评论, 新闻视线, 时尚·娱乐, 艺术走廊, 视觉走廊.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