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四川人的精神

作者:莫之许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2-2,星期日 | 阅读:981

要是没有哥伦布,或许没有这么多的四川人。明代中期,甘薯、玉米、马铃薯等美洲高产作物开始传入中国,其中尤以玉米为最,凡高山峻岭,斜坡陡崖,“但得薄土,即可播种”,外来移民不惟入居盆地、谷地,也开始占据较干旱的丘陵地带和山区,繁衍生息。四川(含直辖前的重庆)人口由此持续上升,而为人口之大省。

自此,无数新移民落业生根,相互交融。作为移民群体,又有如美国西部开发那般的依田土为家,形成了四川农家各自散居、自成一体的生活空间,需要独立面对和处理生产生活的绝大多数事务,形成了四川人人格独立,自强自立的性格,和精于算计、勤劳灵巧的生活智慧。与此同时,在当时的政治经济条件下,形成了以农为本,工商淡薄的经济格局,农民以自然经济为根本,以集镇为生活区域的中心,又使得四川人大多缺乏工商意识,视野相对局限,这也就是所谓的“盆地意识”,而在我看来,这一品性并非由地理决定,而是由川人特有的生活内容所决定的。

由绝对比例的农民组成的四川人,既独立自强,精明勤劳,同时又缺乏识见,拙于创新,世人讥之曰川耗子,既褒又贬,倒也曲尽其情。尽管在走出夔门的川籍精英中,不乏英才卓越、紧跟时代风潮的健儿,尽管在传统四川确实有袍哥,有跑滩,尽管外人更为闲适的茶馆,精美的小吃所吸引,但整体而论,近代四川主要是落后的农业四川,近代川人也多是勤拙的农民,此为了解四川精神所不可不察的关键所在。20世纪至今的四川精神的流变,以及未来的方向,也需于此找寻脉络。

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来自海上,来自现代工商文明对传统农业帝国的挑战,四川的民情既为深固的传统农业社会,地理位置又远离沿海,在很长时间内,川人只是被动且滞后地感受外部冲击,四川的现代化发展更是远远落后。但是,当四川成为抗战大后方后,川人的奉献包容、牺牲奋斗,却足为表率,并成为抗战最终胜利的关键之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为什么如此重大的牺牲奉献,能够建立在一个未曾现代化的传统资源基础之上?那些毕生都未曾走出自己狭小生活半径的普通农家,那些不过刚刚放下锄头把子的英勇战士,何以能作出如此的牺牲奉献?其实,川人之所以能如此,离不开在日常生活中所铸就的独立自强品格,也离不开继承自传统文化的道德资源,换言之,四川欠缺现代发展本是一种不幸,但在家国危难的当时,这些尚未被现代文明所触动的传统资源,却被动员来支持了一场现代化的反侵略战争,只是代价太过惨剧,即使今日想来,犹有巨痛在心。若说那些英才卓绝之士代表了四川而为天下盐,那么,吾乡数百万无名牺牲之人,和整个抗战期间的四川人民,则不啻为天下的救命粮。

川人独立自强,精明勤劳之品性,在20世纪末期再一次得到发扬。数以千万计的四川农民工出川,加入到了全球生产体系中,为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也有不少川人在各地开餐馆、摆小摊、做保姆……祖上曾为移民的后裔再次开始了移民的历程,每年数以千亿计的回流收入,足以证明其不菲的价值,也展现出川人精于算计、勤劳灵巧的经济天赋,但是,不容讳言,新四川移民大多尚在如餐饮等传统服务业中求发展,又或是在现代产业体系的低端起步,在这场全球化和现代化的大戏中,四川人更多扮演的是配角,在四川人独立自强、精明勤劳的另一面,是四川人拙于创新和缺乏大格局。

100多年来的现代化阵痛中,四川曾输出了无数光辉的名字,不过,这些人的辉煌大多发生在离开四川之后,这表明,由于现代化程度的落后,以及因转型而带来的社会阵痛,四川很难留得住人才,而限于四川独特的民情,长期以来,创新和大格局也很难生长,所谓的“盆地意识“如影随形。随着四川现代化程度的提高,以及发达的通讯交通条件日益将四川融进迅速发展的全球体系,四川完全应该也可以成为人才辈出的创造之地,而要做到这一点,当然需要川人自身的精神革命,其中最核心的使命,就是要在这样的革新过程中,将根植于封闭农业社会的精神品格,置换为全球化信息时代的创新视野。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论四川人的精神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48579.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社会万象.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