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要卖掉全国首富北京大学

作者:郝成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1-20,星期一 | 阅读:2,178

除了高校企业这一最大利益外,高校还有很多发财所在。

注:“10年前,北大提出要建世界一流大学,但今天看来校办企业是世界一流的,而教学和科研水平离世界一流还有距离。” 北京大学金融与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何小锋说。他曾在多个场合提到,卖掉北大校办企业,以高投入吸引顶尖学术人才,最终成就真正世界一流的大学。据《2012年度中国高等学校校办产业统计报告》,北大校办产业资产达969.40亿元,位居高校财富排行第一位。

在中国企业界,高校校办企业是一个特殊版块,多数管理人员均在学校任职,产权归属和监管混乱为高校官员贪腐提供了便利之门。

2013年12月31日,浙江省检察院一内部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证实,浙江大学副校长褚健涉嫌侵吞数亿元国有资产被检察院批捕。履历显示,自2005年起褚健掌管浙大校办企业达8年之久,而此次被调查就涉及校办企业的利益输送。

“她,出身贫寒,但不甘人后,兢兢业业……终于变为世界第一的富婆!她,就是本届世界高校财富排行榜上的首富!北京大学!下面有请记者郝成为北京大学颁奖!”

然后,我看到台下一个笑颜如花的领导,跌跌撞撞走上台来,激动地望着我手中的奖杯——一个鸡毛掸子!

这是我采访北大未果后,在未名湖畔想到的一个喜剧片段(因配合浙江大学褚健的报道,我一周前在积极联系北大、清华做采访)——事实上,据教育部科技中心的数据,北大绝对是国内首富,且极有可能也是世界首富 !

讽刺的是,北京大学拥有世界一流的校企,但绝非世界一流大学。北大原校长许智宏先生,就在不同场合多次提起,认为国内目前仍没有世界一流大学,当然,北大也绝不是。

不过,似乎有个办法可以让世界首富的北京大学,变为世界一流大学。北京大学经济学院何小锋教授,就认真设计了一套五步走的改革思路,希望能够实现这种转变,第一步,就是卖掉北大这些校企!

在我的理解中,卖掉,是为了让学校更专注于学术、科研,也是为了避免褚健式的问题继续出现,避免那些即将到来的风险。

高校产业成长记

被批捕的褚健所在的浙江大学,其校办产业资产全国排名第八,不足北大二十分之一!

校办产业,其实早在解放后五六十年代既已出现,但当时的规模和形态,均不可与现在作比较——比如一个学校搞个养鸡场,既没有工商注册,也没有进行企业化管理。

真正意义上的校办产业或者说校办企业,则是上世纪80年代才出现,主要以高校为主。当时高校缺钱,可是有技术和科研力量,所以办企业一是为了赚钱,同时也能转化技术。

北京大学,就是在1985年开始兴办企业的。其最初的“北京大学科技开发总公司”由无线电系的老师楼滨龙担任总经理,此后因推广王选先生的汉字激光照排系统,同时贩卖电脑,企业迅速做大。

楼滨龙在1992年被北大校方解职。据1993年12月出版的《经营大失败》记载,这位元老人物的离开,与当时校方提出让企业“上供”更多,以及校方对经营的干预直接相关。书中披露的“楼滨龙的申诉”还显示,此时学校、企业都存在着较为复杂的权力争夺。

这件事之所以能够被中关村的创业者、舆论形容为“老板危机”,背后反应的是一个群体的集体忧虑,而且这种忧虑今天仍然存在。无论最初是挂靠还是学校主导兴办,这些企业并未获得学校多少资金支持。做大,靠的是科研者的发明创造和经营者的智慧、努力,但此时学校却想要更多的管理权、更多分红,于是,创业者出局,企业则在行政的高度干预下负重运行(除了纳税之外,还要向学校上缴)。

有趣的是,即使这样,这些企业依然存活下来,而且能够继续做大。这或许与过去我国的市场不发达有很大关系,比如缺乏竞争者,科研转化渠道单一等。

校企每年给学校上缴多少?这方面信息现在仍旧很不透明,就像各个学校的“三公经费”。

在教育部三令五申督促下,2006年以来,各高校已经陆续成立资产公司,以管理下属校企。查询各个高校资产管理公司人员名单,发现这更像是一个形式化的应对——多数管理人员均在学校任职,这明显不符合教育部要求的“高校资产公司人员应相对独立于高校”的要求(《教育部关于高校产业规范化建设中组建高校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的若干意见》教技发〔2006〕1号)。

过往的改革思路中,“校企分离”一再被提及,很多人认为会像“军企分离”一样彻底分开,时至今日,改革似乎并未再往这个方向行进。

分不开的,当然是利益。除了高校企业这一最大利益外,高校还有很多发财所在,比如开发商邀请高校在新建小区里开一个附中、附小,挂牌式的分校、工业园区……这些行为,怎么看都像是一个企业,而非学校。

为啥卖掉北大产业?

花200亿,吸引200个世界顶尖人才如何?卖掉校企,北大非但不会减少收入,反而会更迅速地成为世界一流大学。

学校能挣钱,不一定是坏事,但如果钱的来源、去向都不公开透明,始终暗箱操作,那就会成为腐败的温床。

除了腐败,更大的风险则在于企业给学校带来的担保、责任等牵连风险。虽然北大、清华等早在七八年前既已将下属企业名字中的“北大”“清华”字样去掉,但基于股份、管理上的牵连始终都在。而其他一些高校与下属企业的责任牵扯远比北大、清华更甚,这种风险一旦出现,后果肯定比查处一两个腐败分子复杂。

按照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副会长、北京大学金融与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经济学院金融系教授、博导何小锋的分析,他认为当前北大产业最大的风险,来自于正在成为全牌照金融集团的方正。

他认为,由于我国金融市场潜力大,方正接下来必然要大举扩张,而这个过程带给北大的风险会非常大。所以他建议北大应该适时把下属校企卖出去。比如当前正重启IPO,此时卖就可能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卖出去,除了应对风险,何小锋认为此举更可以成为北大走向真正世界一流大学变革的第一步。按照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数据,北大校办产业的资产在2012年末已接近1000亿。

如果真能卖出1000亿,何小锋提出的改革第二步,就是用这笔资金可以成立一个母基金(Fund of Funds,简称FoF)。通过运作母基金,每年大概又能带来200亿的回报,而这两百亿则可以进行改革第三步,即吸引人才,他甚至认为要吸引一个世界顶尖人才,花一个亿都在所不惜。

改革第四步则主要针对人才优化,而第五步则完全指向如何把实现北京大学变为世界一流大学这一目标,变为一种长效的和谐机制。

卖掉校企带来的变化会有很多,但学校的收入不会减少。千亿级别的母基金,足以吸引很多世界一流的管理人才加盟,更可以从容地选择世界上最靠谱的PE(编者注:PE是“Private Equity”的简称,一般被译为“私人股权投资”)去投,还可以吸引社会资金进入,进一步做大。盈利会比现在经营30多个企业更容易,也更方便管理。

不过遗憾的是,由于北大校办产业管理委员会(也称北大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的领导拒绝了我的采访,所以很难判断校方是想要我颁发的鸡毛掸子奖,还是想认真考虑一下何小锋教授的改革建议。

有意思的是,我发现虽然官方没有任何表态,但何小锋的改革思路确实已经被许多校企所注意到。多个中层人员表示“力顶”,不过也有校企“老师”(许多校企里,对领导并不喊总,而是喊某老师)认为,卖掉校企,会严重影响高校的科研成果转化。

但我认为这是一个伪命题,80年代之所以校办企业成为高校科研成果转化的重要、甚至唯一渠道,是因为当时没有转化所需的市场机制、甚至可以做转化的企业,但现在这一情况早已变化。如果断开了固定、单一的渠道,未来收获的则是更好的渠道,和更好的激励机制。

举一个不恰当的例子,我所看到的资料中,带头研发了“汉字激光照排系统”的王选,似乎并未获得什么专利费用,也未能成为方正股东。但如果是现在,一个像他一样的科研工作者,其成果转化的渠道肯定会更多、更市场化,获益也会更有保障。

附:《2013年中国高校财富排行榜》榜单

数据统计截至2012年12月31日

注:数据来源为《2012年度中国高等学校校办产业统计报告》,该书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与中国高校校办产业协会编写。

记者郝成微信:jizhehaocheng

作者:郝成 《中国经营报》记者



0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为何要卖掉全国首富北京大学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48217.html

分类: 教育观点,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