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哈佛假校训”的生存逻辑

来源:理中客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4-01-4,星期六 | 阅读:4,869

要美丽的谎言还是残酷的真相?

第38期作者:南风    媒体人

出品:“理中客”工作室


此刻打盹,你将做梦,而此刻学习,你将圆梦;

我荒废的今日,正是昨日殒身之人祈求的明日;

觉得为时已晚的时候,恰恰是最早的时候;

……

看到这些,会不会下意识自省一下:呀,好像有道理哟。若再告诉你,这是哈佛的校训,会不会更让人觉得:果真有道理,不愧是世界名校!

此种气氛,蔓延在坊间久矣,更每每成为案头刻字或心中信条。然而,2013年的最后一天,一个响亮的耳光打来,伤者不详,但为数定不少——这些哈佛校训是假的。

环球网报道,哈佛大学图书馆官网回复网友提问时表示:“关于哈佛大学的校训在网上早已盛传,尤其是在中国,但我可以证明,哈佛任何墙壁上都没有所谓的校训。”

查询哈佛图书馆官网可知,环球网的报道确有其事。2013年7月16日,网友提问:“我听说在哈佛大学图书馆的墙上可以看到一系列校训,请问在哪可以看到?”截止目前,该问题点击量超过15万,而哈佛图书馆官方的回答中也确实否认了相关校训的存在,同时援引《华尔街日报》2012年11月15日的报道称,新一代中国学生对所谓校训的灵感仅仅来自于一个关于哈佛的骗局。

事件曝出后,舆论爆炸。批判者再次深挖民族劣根性,支持者若无其事,“不在乎是不是真,有道理就好”。众声喧哗中,有个关键的细节却让人尴尬——这新闻不新,早已火过好几轮了。

针对此事的辟谣始于上海田园高中高三年级英语教研室主任陈应宏。2009年12月,学校要把这20条哈佛校训做成展板,但陈应宏却发现这些格言的英语“一塌糊涂”。好奇之下,陈应宏向哈佛大学图书馆邮件求证,却被告知:没有这些所谓的校训,哈佛的校训只有一个拉丁文单词VERITAS(真理)。

2010年1月15日,《新华每日电讯》以陈应宏的故事为由头,发表长文《杜撰的“哈佛训言”,攒成“优秀畅销”书》,披露这些标语摘自畅销书《哈佛图书馆墙上的训言》,而作者丹尼·冯也承认这些“训言”不属实。该书选题策划刘铁坦言,书是作者根据网上走红的格言加上励志故事整理而成。

2010年1月27日,《中国青年报》同样以陈应宏的故事为切入口,发表新闻调查《伪“训言”是怎样流传的》。在本篇调查中,记者还原了这些所谓哈佛校训的传播路线图:

2008年3月初,各个论坛开始流行探讨“哈佛大学图书馆警句”的翻译;

2008年3月,《读者》杂志在当年第7期上刊登了作者署名为“爱谁谁”的《哈佛图书馆墙上的训言》一文,但只有中文内容;

2008年6月,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哈佛图书馆墙上的训言》一书,有媒体报道,中关村图书大厦2008年12月29日至2009年1月4日排行榜中,该书在社科类书籍销售排名第七;

2008年11月至12月,《三晋都市报》对《哈佛图书馆墙上的训言》一书的部分内容进行了连载;

2009年1月30日,《解放日报》春节特刊的第8版用了大半个版面刊载了这20条“训言”以及书中部分内容;

此后,这些所谓哈佛校训如病毒蔓延,不断被人引用传播,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济之声的“财富星空”节目也曾播出这些“训言”。

……

《新华每日电讯》、中青报等知名媒体以如此大规模的报道辟谣,照理说应该可以正视听了,但谣言依旧传播。2011年俞敏洪还专门将此文发送给公司所有成员,虽其后他知道此文为假,仍表示“格言本身内容无伤大雅,还是值得大家借鉴”。

如此,虽早挂上“谣言”的名号,这些“训言”仍是每隔不久就在网上死灰复燃。这次引发舆论热潮,也都是旧料重炒罢了。甚至略显讽刺的一点,哈佛图书馆本次给网友的回复与此前给陈应宏和《新华每日电讯》的回复几无差别。换到国内,恐怕那些图书管理员都“懒得回了”。

这并非孤例。

前些年,《西点军校22条军规》、《执行力》、《没有任何借口》等畅销书也都被媒体“查无此事”。

与之相似的,我们也经常看到一些所谓的“名人警句”,仓央嘉措、柴静、白岩松等每每“被上榜”。白岩松就曾对媒体辟谣,“有些话真不是我说的”,而其他名人所谓警句也大多被证伪。

若要再往前追溯,此种现象在古代科举中早已盛行。最出名的是宋代苏轼21岁科考写作《刑赏忠厚之至论》,有传说称,主考官欧阳修等人不知文中尧与皋陶的对刑法相互制约的出处,便当面问他,得到的答复是“想当然耳”。这种“想当然”估计好多人在学生时代都有过,因老师纵容,可谓屡试不爽。

苏轼的“想当然”乃应考之策,那么当下诸如“哈佛假校训”这类谣言又为何经久不衰呢?

·对权威的盲从和渴望。正如鲁迅“门前两棵树”的争议,普通人说就是废话,鲁迅说就是经典。某些道理更是如此,普通人说出来没有听众,可一旦冠上某个名人的头衔,赞和弹都来了。

对此有很多解释,诸如古代科举要求必须引经据典的“遗毒”、中国人不够自信、中国畸形的社会形态让普通人失声、权力崇拜让每个人的声音变质等等。而在哈佛事件中,又何尝不是假托了哈佛这个世界名校来传播呢?如果换成国内某不知名大学的名头,纵有几分道理,又有几人来听?

·“励志学”与“心灵鸡汤”的巨大市场。因为有了上面的盲从和渴望,人们传播时总会假托,人们接受信息时也会选择,这就造就了巨大的市场。同时,这种市场需求反过来也刺激了诸多谣言的产生。从学校到职场,好多人都靠着这些过活,但这真的就是成功吗?抑或只是内心太过脆弱?若要再扯远一点,我们是否该考虑这个社会信仰的缺失,或者我们的信仰太过现实?

·媒体常成帮凶。从哈佛谣言的传播过程看,出版社的轻率、其他报刊对信息准确性的失察都在“助纣为虐”。一旦谣言成型,后面媒体的辟谣便常常是一种声音对抗另一种声音,且因为人们先入为主的意识,效果甚微。

这其实是当下媒体最应当警惕的事,不能仅仅为吸引眼球,更得为新闻本身负责。越是火爆的事件越要严谨,越要有信息核实的过程。曾经“每个信息都要有可靠来源”是新闻基本要求,现在却好像成了难能可贵的品质,让人叹息。

·美丽谎言对残酷真相的冲击。在这个信息膨胀的时代,乱花迷眼,人们所看到的一切常常是自己愿意相信的一切。也就是说,人们对信息的挑选机制不是真伪或优劣,而是能否与自己的内心契合,这是诸多谣言经久不衰的秘密。

举例来说,前不久网上热议新版新华字典里“没了自由”,诸多不满情绪便集中发泄,虽然很快被辟谣,但还是很多人愿意相信谣言才是真相,因为人们觉得谣言描述的才与现实相符。纵然事件是假,但现象为真,那好像就够了。

同样的逻辑,哈佛校训的谣言被多次辟谣后,很多人还是若无其事,觉得只要道理好,是不是谣言又怎样呢?俞敏洪在“哈佛假校训”事件中不就如此吗!这看似无可厚非,但若这谣言是恶毒的信息,后果可不会如此轻描淡写。

美丽的谎言会让人短暂沉醉,但稍有不慎就有长远的恶果。残酷的真相或有短暂疼痛,却可以让人时刻清晰。然而,若要改变人们内心对信息的挑选机制,恐怕并非个人反省这么简单,整个社会对信息的排序、筛选、传播、评判等机制都应当革新。

“理中客”点评:

要美丽的谎言还是残酷的真相?这在当下确是个难题,尚不谈那些高深的社会影响和长远效应,单是真相是否必须这一点已很难实现统一。正如南风所分析的,“哈佛假校训”整个事件过程只是中国当下信息排序、筛选、传播、评判等机制的畸形缩影。如何能让其变得更好?至少教育和媒体可以率先做出些改变。

(观测网络流言,剖析热点事件,欢迎赐稿[email protected]

来源:理中客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解剖“哈佛假校训”的生存逻辑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47600.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教育观点,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