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古代科举是官员选举,无奈高考也成变相科举

来源:张鸣说史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11-26,星期二 | 阅读:1,758

新式教育的出口,是社会,不是官场。1952年高校改革之后,所有大中专学校的学生,国家都包分配,给予干部待遇。结果把大中专学校变成了变相的科举。

《清代待试图》,考生等待进入试场。

► 中国古代,是个选举社会,这个选举是指选官。因为自秦汉之后,中国就是一个官僚制的国家,官员的好坏,决定朝代的兴衰。所以,各种制度之中,选拔官吏的制度,是核心中的核心。隋唐科举制实行之后,选举就变成了科举。凡是跟科举有关的人,才可能被称为士大夫,这样,社会精英跟科举有了密切的关联。

► 考试取士,是科举制的一个核心内容,平民子弟只要考试合格,就可以做官。而考试录取过程,大体是公平的。这样的考试,一直到科举废除前夕,都能坚持其公正性。所以,即使一般民众,对于科举制也比较的认同,科名高第,即使村野匹夫,也是崇拜的。其他途径的得官,无论如何都是不正当的,不被社会舆论认可,在官场也低人一等。

► 都说皇帝实行愚民政策,但在王朝时代,统治者并不阻止百姓读书识字。中世纪的中国,民众接受教育之普遍,识字率之高,是世界之最。同样,统治者也不大管百姓读书的事,虽说淫书是被禁止的,但每个王朝都没专门机构管这种事,所以,黄色书籍照样出版,照样卖,流传甚广。究其原因,是因为那时的政府,毕竟是小政府,没有这个能力管这么多事。

► 科举时代,由于长期只考四书内容,而且越来越程式化,所以,好些读书人只读跟考试有关的书,对于历史茫然无知。据说有科甲高第而不知司马迁为何人。其实这样的倾向在今天的大学生中更为普遍,只要研习教材讲义,就不难拿高分,结果学生除了教材和讲义之外,什么都不读。很多研究生的书架上,只有几本教材。

► 中国的教育在晚清有一个转型,从传统的识字、礼仪教育转变为西式的学科教育,即从四书五经到声光化电。这样的转变,的确是巨大的,对中国社会有很大的冲击。从当时的效果看,转变还算平稳。到了民国阶段,新教育在中国已经生根。

► 民国教育办的好,就是因为它是一个开放式的教育模式。政府不包办,也包办不了。教会、私立和公办三足鼎立,不像今天,教会完全被驱逐出教育领域,而所谓的私立学校,又唯钱是命。当年,无论中学和大学都是教会办的好。

► 教会学校曾经在晚清到民国的教育中,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从小学、中学到大学,教会学校的教学质量,一直为人们所称道,民国年间,真正的名牌大学,其实有很多都是教会大学,比如上海的圣约翰,北京的燕京和协和医学院,名声特别响。

► 北洋政府是不管大学的,他们就没有这个想法去管,即使是国立大学,也放手让其自治。但国民党当家之后,觉得有必要管起来,想制订统一教学规划,开设党义课,设立训导处,搞军训。最后,统一教学规划没搞成,党义课开了但师生糊弄,训导处没有权力,没人理会。大学还是可以抵抗,让政府的介入成为形式。因为不管怎样,大学的自治还在,教授治校的格局还在。

► 建国后的统一高考制度,其实是新中国对高等教育改革的一部分,这种改法,是把原来的美式教育,变成了苏式教育。但高考改革,没有受到任何阻力,即使是教育界人士,也基本赞同,这是因为高考实际上等于是变相的科举。

► 高等教育,原本就是培养人的。但在中国,教育方针却是培养接班人,培养建设者。这样的话,政治不合格的人不能上。考大学的政审似乎取消了,但读博士,还要有政审。身体不合格的人也不能上,因为毕业以后不能劳动了。结果等于剥夺了残疾人的受教育权利。到现在这样的教育方针不能改,说明我们国家的计划体制是多么的牢固。

► 中国的高考制度,其形成过程,跟计划经济和户籍制度是同步配套的。在市场化和城市化发展到今天,愈发显示出它的荒谬。但是这样的制度,却迟迟不能改变。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形成了有关的利益集团,而这样的集团,可以利用权力配置资源的便利,让这个制度最大限度地为自己牟利。

► 新式教育的出口,是社会,不是官场。进官场的只是特例。但是,中国由于过去科举制的影响,读书做官的思想根深蒂固。1952年高校改革之后,所有大中专学校的学生,国家都包分配,给予干部待遇。结果把大中专学校变成了变相的科举,其余毒,至今未消。

来源:网易微博

编辑:黎凤

来源:张鸣说史(张鸣: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历史学者。)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张鸣:古代科举是官员选举,无奈高考也成变相科举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46174.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多向思维, 教育观点.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