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情妇文化没有速效解药

译者:气吞万里如虎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11-20,星期三 | 阅读:1,462
原文:No quick fix for China’s mistress culture


我必须告诉你一件有关中国的事:中国女人的作用,从道德层面而言可谓是“别出心裁”。

没有一家宾馆,按摩院,ktv或者城镇会议中心不是被“小姐”,护送人员(鸨婆),女服务员(陪女)或其他种类的妓女频繁光顾的。每个陷入非正常交往关系(即“被玩弄”)的女性都会获得一种特殊的称号:

先是“二奶”(二老婆),一个女人(她或许已有家室或孩子)会与一个已婚或未婚的男人沉溺于婚外情。这就是所谓的“第三者”——拿爱情当儿戏的人。

位于顶点的角色,其地位可直接挑战妻子(老婆)的,就是情妇。情妇,即蛇蝎美人,不仅可以让男人体验偷腥的刺激和快感,也是最能显示男人身份的象征:包养情妇意味着你很有钱!

从技术上看,只有已婚男人才能拥有情妇,否则,若这个男人是单身,我们则会将他的女伴—无论有几个—单纯地看作他的“女朋友”。中国人包养情妇的传统与基督徒眼中的通奸别无二致——是一种原罪;但在中国这不过是一种风俗习惯罢了。

因此,当西方人第一次来中国的时候,他们常常会被中国人对婚姻、浪漫和性之间严格的界限搞得摸不着头脑。在中国,这三种场景通常对应三个不同身份的女人。

江苏省官员徐其耀以140个情妇刷新了当地记录;我们是从他的性爱日记得知的;但他并非始作俑者:我还没有遇到过哪个妙龄少女不是隔三差五就收到已婚男人礼物的。至少,她们是这么对我说的。

接受已婚男人的礼物,不论是包,首饰,汽车或一次海南岛的旅行,都意味着成为他的情妇,这似乎是一条不成文的协议。是欲望和别样人生带来的刺激——豪华、免费、免责甚至违法的生活驱使这些20来岁的女孩不去结婚,或至少推迟婚期,直到她们的身体(对男人)不再有强大的吸引力。

那些事业心很强的女性也将在未来填补中国情妇的空缺。如果一个女孩到26岁还没结婚,她就失去了最美好的年华,也通常会被打上“剩女”的标签。

现在让我们聊聊中国已婚男人的境遇吧。正如婚前性行为在欧洲是受到鼓励的,婚后不忠的行为在中国也大行其道。令人难过的是,比起西方,中国女性鲜有因发现丈夫出轨而申请离婚的。

在中国,权力和性是一对好伙伴。据新华社最近报道,中国有95%的腐败官员包养情妇。经济学家汤姆.多克托洛夫(Tom Doctoroff)估算,二奶消费了中国三分之一的奢侈品。

让我们将目光移向中国首都北京。对夫妻来说,这里是一个彻头彻尾让人不幸福的地方:这是一个极端的父权社会(这里有情妇文化,但没有诸如情夫文化的东西),一些最有权势的男人,包括某些党员,创造了这片土地,并吸引无数商人、学者、外交家和企业家,这些人普遍认为搞个帮自己暖床的女人没什么大不了的。

事实上,《商业内参》(Business Insider)引用了某副部级官员的话“他这个级别的官员鲜有不包养几个情人的。”这是必需品。

受害者是中国的年轻女性。当她对任何特殊男人的兴趣都在减少(他们都是骗子,不是吗?)她自己也变得薄情,把当情妇看成一份业务或者一桩交易——消费主义的一种。

包养也分不同等级:最便宜的是睡大学生。她们年轻,时间灵活,缺钱花,又满脑子都是浪漫的幻想。她们往往最终会嫁给一个同学,但在那之前她们会在五道口,中关村或者朝阳区找个“干爹”。(译者注:a sugar daddy靠钱讨女人欢心的老男人)

接下来是职业女性。她们独立,有经验,有自己的房或租的房子。(她们甚至已婚,但她们的老公可能和小三正k歌k得很high,于是她们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包养成本最高的可能是能显示身份的情人(花瓶)。她们的目标和职业就是征服她们能接触的最有权势的男人。这是一种生活方式——是她们的信仰。想钩住这种高调的淘金女子,必须付出大量的金钱,并策划很多戏剧性的事件。

据观察,许多中国女人宁愿跳出喜欢搞外遇的中国丈夫的魔掌,转投外国男人的怀抱,最好是遵守传统一夫一妻制的西方国家的。当然,那些老外也可能出轨,但那更多是出于个人原因,不像中国,搞外遇是一种社会惯例和社会准则。

如果不减少年轻女孩对成功男士的供应,下到平民百姓,上到王侯将相,形形色色的人将继续推动情妇文化在中国盛行。如果女性不主动离婚,丈夫和情人会继续高兴地推动奢侈品市场,酒店房间业务和关于情妇的出版物的繁荣。还有,几乎算是个马后炮的——继续道德的堕落。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中国的情妇文化没有速效解药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45957.html

分类: 多向思维, 社会万象.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