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新闻业,我们应该知道什么?

译者:Hyouka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11-7,星期四 | 阅读:1,673
原文:Quora:What should everyone know about journalism?

Charles Duhigg,纽约时报专职作家 说:

我是一名纽约时报的记者

我认为记者的影响力大的可以

在我成为一名记者之前,我在一家私企度过了从哈佛毕业后的一段时光。我周围的几名记者里,有做过证劵经纪人的,有在Goldman Sach银行做金融的,还有一名哈佛毕业的前任律师。我真想告诉你当上记者以后我们都成了土豪,不过那样撒谎就太没节操了。我在私企工作的时候一年可以赚 45000美元。至于在我同学中排名几何,还请自己猜吧。

然后,很不幸的,许多出版商经营的不是太好。目前以出版商Arthur Ochs Sulzberger为中心,运营纽约时报的团队一次次拒绝了收购的请求,只能看着他们的财产缩水。

有记者在报道战争的过程中受重伤甚至丢掉性命的,有记者连续几个与研究一些无聊的选题(有人对应纳税额感兴趣的吗),有花钱雇佣记者报道那些公众不感兴趣 的话题(有人对应纳税额感兴趣的吗)最后血本无归的出版商。打个比方,认为这些人是“以老板的意志为主导,为实现物质最大化而努力”的,和认为人们参选宗 教中的头头是出于时髦一样。

当然,你也可以找到一些为满足读者欲求从事新闻行业的的例子。当然,媒体在被那些做为股东短期利润服务的企业把持着着实不是什么好事。但当你下次拿起报 纸,看一眼关于应纳税额的头条后立即翻页到下一页(或者点开一个喵星人的视频),问问你自己,在你生命的某一个时刻里是不是想过“我是不是会成为一名记 者?”而不是“买那张彩票真是闲的!”

Neil Sanford,专业新闻学  说

人人都应该知道新闻行业是可以按商业化的模型运营的一桩生意。对于新媒体最主要的目标就是主要通过广告来赚钱。新闻学由于商业化操作而不能保持原有的客观,我们所接触到的新闻都是由于所有者追求最大收益所扭曲的东西。

人人都知道性,暴力主题的新闻和花边八卦买的一样好。客观中立的新闻?洗洗睡吧。

记得辛普森杀妻案吗?当年从电视到广播都在报道这个案子,媒体发现我们消费新闻的欲望凌驾于其他需求之上。

为了保持竞争力,时代周刊发现如果把辛普森的面部照片暗化就能使他看得更加凶恶。新闻周刊用了原图,这就使得时代周刊的做法有种族偏见的倾向。但不是种族偏见,而是利益驱动时代周刊这件事情。

时代周刊与新闻周刊的封面对比

新闻媒体和他们的读者一样都有种族歧视的倾向。记得卡特里娜后的报道么?因为肤色,灾后人们寻找食物的报道大相径庭。

(译者注:美联社报道中用的是“掠夺”而法国新闻社用的是“寻找”)

当灾害发生时,媒体就发现洪水和关于当地暴乱导致了墙前,谋杀和“武装到牙齿的黑帮欺凌弱小”是个有钱途的好题材。洪水退去,新奥尔良时报出了一个题为“精心编造的死亡谣言”的新闻,官方宣布洪水中只有4人死亡。

新闻学是一个崇高的领域,而记者不应为行业自身的经营方式受到指责。而行业本身是问题的源头。新闻业的经营模式带来行业的发展,但发展却不会惠及一线的记 者。如果深究,追求收益是所有投观众所好的记者撰写新闻的动力,这些作者因此拓展视野。新闻行业是一个竞争性的市场,因此也是一个竞争性的领域。

当有人试着教你或者想向你传达什么的时候,你需要考虑他们的动机。他们仅仅是只想你知道这件事么?或者他们想向你灌输什么?当你接触到新闻的时候,记得考虑一下这点。

目前前五大新闻媒体均是对股东负责而非公众的企业,你可以放心,股东利益远高于客观相关的新闻报道。

——传媒集团

“独立,进步与切中要害的新闻对于一个建立于信息透明的社会是极为重要的。但是主流媒体对于他们应该加以监督的政治、经济势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媒体间的合并日趋平凡,这将限制大众媒体所报道的新闻的多样性。到最后,媒体被追求利润的企业所把持,依赖合作的广告商,那么独立的新闻就完全不复存在。

What’s Wrong With the News?

以下新闻来自多个可靠线人宣称真实的情报:

认为我的发言冒犯到您的各路记者,请理解我只是在指责体制而非记者。我没有说所有记者是为了利益最大化工作,那一段我写的是:“企业的所有人”。

是的,有许多出版商财务上捉襟见肘。但对于资本主义制度下大企业对于一个行业的影响有多大,还请问问你自己。

是的,我很清楚有记者从业的动机不是赚钱。见上文,记者是一线工作者,资本主义下,钱往高处走。

我引用一下自己的观点:“新闻业是一个充满竞争的市场,因此是一个充满竞争的领域。”

请记住,我在Quora写的一篇回答相对于针对这个问题的学术论文难以普遍化。

Karen Donner 曾经是记者,现在是编辑(从业21年) 说:

看来没人提起基于本地/社区的新闻行业,这也是我目前所从事的职业,我对此深信不已。

从社区的角度出发,新闻行业依然大部分关注负责的管理者,多为城市,乡村以及州的官员。分析竞选活动的财务数据库,紧密观察当地经济环境,分析政府支出效 果,分析经济增长,学校教育,生态系统与市政服务之间的复杂联系——这些都是我们的读者期望我们带给他们的。把枯燥无趣的东西在读者眼中感到是有趣且密切 相关的的确是挑战,但总体上我感觉我们做的不错。

举个例子,我们做了一系列关于当地政府承包商的报道。听起来是有点无聊、但是我们发现了其中浪费数百万美元税款的不当支出。最后有的不当支出被归还。(在这个过程中,两位主笔把无趣的事件变成有趣可读的报道帮了大忙)

我们当然也有监管职能。我们,我们在报道中会拍下许多监狱中的照片,许多娱乐性很强但是没有什么报道的价值。我们更多是执行保证我们的社区对重要事项的知情。

不像国家媒体,我们不做好我们现在的事情——没人会去做。本地的电视台没有足够的人力财力或者直播时间提供本地时间的深度报道,城镇上只有很少的报纸在营业。如果没有我们,当地居民监管城市官员将会非常困难。

我很高兴回复之中没有感到对我的专业有负面印象的,我为我同事所做的一切感到自豪。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对于新闻业,我们应该知道什么?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45584.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