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全民免费医疗”:只是看起来很美

来源:网易【另一面】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10-10,星期四 | 阅读:1,467

导语:近日,“俄罗斯要实行全民免费医疗”,“付费医疗时代将宣告结束”的消息成为网民热议的话题。事实上,自苏联时期承袭的全民免费医疗政策一直在俄罗斯施行,但水平维持在一个极低的标准,公民看病依旧艰难。这样一个艰难维持的免费医疗体系,并不是病患的“天堂”。

俄罗斯1993年的联邦宪法已经确定“全民免费医疗”的原则

根 据俄罗斯联邦1993年宪法第41条的规定:所有人都有权享有健保和医疗。政府应向居民免费提供医疗,通过相应的政府预算、保险缴纳、和其他来源负担。在 实际操作中,资金主要来自自各企业、各机构按 1991年6月《俄联邦公民医疗保险法》规定缴纳的强制医疗保险费,以及俄联邦预算中对强制医疗保险计划的拨款,其中各企业各机构缴纳的保险费用占强制医 疗保险收入总额的90%以上。也就是说,所谓“全民免费医疗”体系自苏联解体以来便长久存在。

俄部长言论只是对宪法原则的重申,“将实行全民免费医疗”系误读

最 近,俄罗斯卫生部长斯科沃尔左娃在全俄医疗媒体论坛上援引宪法规定,宣布“保证俄罗斯公民在俄罗斯联邦所有政府和市政机构免费享受医疗服务”。她表示,这 项条款现在不会变更,以后也不会改变。所有包含在国家保障计划下的医疗服务,自每一位俄罗斯公民出生便可享受。且医疗服务项目每年都会增加。卫生部长的表 态,并不意味着俄联邦政府将启动新一轮的医疗体制改革,而只是对联邦宪法的重申。

此番表态更多地是为了安抚民众对政府预算缩减的担忧

俄 罗斯在2013年第一季度GDP同比增长仅为1.6%,资本净流出290亿美元;第二季度的资本净流出91亿美元。根据俄经济发展部的预测显示,全年资本 净流出额将达500亿美元。在此严峻的经济状况下,俄联邦各政府部门纷纷将削减开支的计划提上日程。2013年年9月,俄罗斯劳动部长马克西姆・托比林在 和社会政策委员会成员见面时宣布,联邦政府将有可能剥夺俄罗斯失业者享受免费医疗的权利。此番表态,用意其实是挽回普京政府正在缩水的支持率。

理论上,俄罗斯的免费医疗服务确实覆盖了全部公民

俄 罗斯1991到1993年启动的医改,开启了从公费医疗向医疗保险制度的转变:政府为失业者、残疾人、老人等弱势群体埋单,企业负责为雇员埋单,病人到医 院只需说出自己的医疗保险卡号,就可以享受到几乎是免费的医疗服务。理论上,俄罗斯的免费医疗范围很广,只有一个很有限的“负面清单”(门诊拿药、整容、 牙医、义肢、戒毒、教育性医疗活动等),此外都在公费医疗的范围内,1000多种常用药品也都实现了免费。

但实际上,资源不足导致医疗机构常不堪其负

俄 实行强制转诊制。类似于中国的“就近入学制”,公民被就近分到所在社区诊所就医,而再高一级市立综合医院只能接受区诊所转来的病人,否则就不能免费。而分 布于社会基层的区诊所因为数量不足导致经常人满为患,故排队就成为了家常便饭,而排队的周期可能长达一到两周,如果等不及想优先,就得付费。以圣彼得堡为 例:500万居民被分配到170个社区诊所,平均每个诊所承担近3万人。

免费医疗水平也仅止于基本医疗服务,大病无法指望保险

在 俄罗斯,所谓“免费”只针对基本的医疗服务。如果病患想享受额外的服务,比如需要水平更高的医生、更先进的设备仪器或者更高级的药物,就要相应地支付额外 的费用。大病重病患者就医情况依旧相当困难,国家也不完全做到全额负担这些人的医疗费用。近年来各级公立医院面临着资金不足的局面,医疗保险系统向病人提 供的免费药品也在逐年减少。患者常自费购“好药”或进口药。而且如果病人需要作大手术,或进行昂贵的长期治疗,就不能指望强制医疗保险。

药品保障缺失导致药价高昂,患者“吃不起药”

药 品保障不足,商业药品市场规模小,进口药和非处方药所占比重较高。俄药品保障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尚有较大差距。在商业药品市场上,俄罗斯的人均药品消费额 为19.1美元,远低于 OECD国家413美元的平均值。此外,大量的进口药充斥商业药品市场,非处方药所占比重较高。俄药品市场上的药品价格昂贵,不仅缺少应有的价格调控,而 且完全没有国家补贴,患者难以承受。

医疗水平增长长期面临着资金缺口的困扰

在美国《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09年的一篇文章中,俄罗斯被评为世界上医保体系最差的4个国家之一。在世卫组织关于医保的调查中,俄国在191个国家中排第130 位。强制性医疗保险体系至2012年初资金缺口约为1000亿卢布。即便在06年32亿的改革项目资金注入后,俄罗斯的医保体系仍存在资金不足的问题。世 界卫生组织要求各国至少把总支出的5%花费到医保当中,这个数字在俄罗斯为3.5%。虽然今年预计会达到4.7%,但只有达到6%,俄罗斯的医疗水平才可 以达到欧洲的平均水平。

医务人员收入仅为社会平均水平的65%,医疗领域腐败严重

医疗服务水平低,工作效率不高。造成这一情 况除医疗设备较落后外,与医务人员收入低有直接关系。2007年西方国家医生的收入是社会平均工资的2到3倍,而俄罗斯医生收入仅是社会平均工资的 65%。收入低导致医生提高业务水平的积极性不高。在俄罗斯,医生是真正的低收入阶层,由于工资低,俄医疗领域的腐败也十分严重,收“红包”现象十分普 遍。

相对于低水平的免费医疗,提供更好服务的私人医疗机构受到欢迎

由于到私人医院和诊所就医可节省很多时间,同时其也能提供 更高水平的治疗和护理,虽然开销很大。俄罗斯的私人医疗机构还是受到不少中高收入阶层人士的欢迎。以莫斯科为例:看一次感冒的诊疗费用需要交1500卢布 (约300元人民币),住院治疗每天的开销要4500卢布(约900元人民币),但由于其提供相对于公立医疗系统来说好得多的治疗水平和环境,还是受到了 患者的青睐。

出品:网易新闻另一面,编辑:席骁儒

anyShare分享到: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俄“全民免费医疗”:只是看起来很美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44715.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时事评论.
标签: , ,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