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年胡耀邦中央党校讲话:党史颠倒的东西多了

作者:沈宝祥 | 来源:同舟共进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9-19,星期四 | 阅读:1,873

4月15日为胡耀邦逝世24周年纪念日,陆陆续续有游客在胡耀邦墓前鞠躬凭吊

核心提示:还讲十三年大丰收?还能讲假话吗?不讲事实?过去讲林彪反对江青、打击江青,还能这样讲吗?党史颠倒的东西多了,我们不能这样讲。

本文摘自:《同舟共进》2012年第11期,作者:沈宝祥,原题:《胡耀邦的一次发言》

1987年,笔者作出一个决定:拿出一定时间和精力研究胡耀邦,首先研究胡耀邦发动和推进的真理标准问题讨论这一历史事件。经过多年的努力,形成了一批成果。这篇短文则仅谈一件事。

据笔者的考证和研究,胡耀邦是我们党内提出用实践标准检验总结“文革”的第一位领导人。胡耀邦究竟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场合提出实践标准的?笔者经过 多年搜寻史料,终于找到了。这就是,1977年12月2日中共中央党校的党委会上,胡耀邦明确提出,要用实践标准来检验和总结十年“文革”。笔者将这个讲 话作完整的介绍,与读者分享。

先讲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1977年10月9日,中共中央党校隆重举行复校后的开学典礼,华国锋和党中央其他许多领导人都来参加。华国锋首先讲话,接着由叶剑英副 主席讲话。叶副主席在讲话最后提出:“我希望在党校工作的同志,来党校学习的同志,都来用心研究我们党的历史,特别是第九次、第十次、第十一次路线斗争的 历史。”(《人民日报》1977年10月10日)这是党中央交给中央党校的一项重要任务、一个重要的教学内容。实际上,这也是党的十一大提出的要求。华国 锋在十一大政治报告中提出:“要认真组织力量研究党史,学习和总结党的历史经验,特别是第九次、第十次、第十一次路线斗争的经验。”胡耀邦作为主持中央党 校工作的副校长,当然要很好地贯彻这个精神,完成这一项重要任务。

“文革”已经过去了36年,需要对当年的用语(“第九次、第十次、第十一次路线斗争”)作一点说明。毛泽东把1969年“文革”开始打倒刘少奇、邓 小平,称为第九次路线斗争,将反对林彪、陈伯达称为第十次路线斗争。后来,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被接续称为第十一次路线斗争。很明显,总结这 三次路线斗争,实际上就是要总结十年“文革”。这是一项很重要很复杂很敏感的任务。

胡耀邦对这项任务采取了严肃认真的态度。他让党史和党建教研室拟出总结这“三次路线斗争”经验的教学方案。1977年12月2日,胡耀邦召开中央党 校党委会议,审议拟出的教学方案。方案的基本思路是,在肯定“文革”的前提下,揭露林彪、“四人帮”对“文革”的干扰破坏。胡耀邦在这个会上没有作长篇讲 话,他在议论过程中多次以插话的形式发表自己的看法。笔者找到了一位与会者的笔记,记得很详细。将胡耀邦在这个会议上的发言连贯起来就是一篇系统的讲话。 全文如下:

我看你们的稿子不能用。方案是抄人家的,你们自己把历史都颠倒了。这个不行。文件要立即收回,宣传了错误的东西,走漏出去怎么办?

中央文件怎么选?不能贴标签。因为是中央文件就是正确的,这是什么论啊?有些文件受林彪、“四人帮”干扰,错了就是错了嘛,部分错了就是部分错了嘛,全错了就是全错嘛。

这十几年的历史,不要根据哪个文件、哪个同志讲话。反面材料光看文件不行,林彪、“四人帮”还有许多没有形成文件的,还要看实践嘛。林彪、“四人 帮”对党的破坏,你们应听到一些嘛。内蒙古27万党员,打成“内人党”的35万,打死、重伤5万,把我们党破坏成什么样子!还有工、农各业的破坏,时间越 久,越看到“四人帮”给党、国家、民族带来的灾难的深重,把党分裂了、群众分裂了、民族分裂了。肃清他们的流毒,需要花多少力量、多少时间!最近好多单位 开控诉会、批判会,北大、清华、七机部、体委……听说人民日报社批得好,听说林业部揭盖子。“四人帮”派……搞特务,这些事都惊心动魄,清算这些人先根据 大量事实,文件只是一小部分。XXX去年粮食多报30亿斤……去年全国粮产5800亿斤,能相信吗?所以明年还要困难。去年我只相信5500亿斤,每人有 600斤原粮就不错了。假定明年搞6100亿斤,还不能算大增产,因为去年浮夸了,还得补去年的。我们能这样讲党史吗?还讲十三年大丰收?还能讲假话吗? 不讲事实?过去讲林彪反对江青、打击江青,还能这样讲吗?党史颠倒的东西多了,我们不能这样讲。你们的稿子不能用,要收回销毁。怎么讲,同志们议论。

这个方案都是抄来的,可以原谅。要是独立思考出来的,就很严重。批林运动没批下去,是否伟大胜利?过去的提法灌了一脑子,要严格审查。

“四人帮”夺权就是打击党、打击老干部、大批判,批来批去,还不是批老干部,批来批去就是批毛主席革命路线,把毛主席路线当XXX路线批了,这是最大的颠倒。所以,从头到尾都要清算一下……

你们的整个体系都是抄来的,要用真正的毛主席思想,通过实践检验来分析。引证过去的文件要注意,要用现在的观点分析。方案要重新定,好多提法值得考虑。以哪个人讲话、哪个文件为根据,不是科学态度,那就不是研究了。

由吴江同志牵头,缪楚黄、周逸同志参加(缪楚黄,时任中央党校中共党史教研室副主任,主持工作;周逸,女,时任中央党校党建教研室主任——作者 注),下周到我处研究,文彬同志也参加(即冯文彬,时任中央党校副教育长,后任副校长——作者注)。一个月搞出方案。完全按科学态度研究清楚了,提交党委 讨论。

胡耀邦的这个讲话,态度鲜明,观点明确,最主要的是,他提出要用实践标准来检验总结“文革”。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这本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常识。 但胡耀邦在这里不是一般地提出实践标准,而是有着明确的针对性和排他性。他说:这十几年的历史,不要根据哪个文件、哪个同志的讲话,要通过实践检验来分 析。胡耀邦否定了曾经风行的红头文件标准,特别是“最高指示”标准。

在当时的条件下,耀邦作出这样的发言,需要多大的勇气啊!到目前为止,笔者还没有发现其他人在当时提出过这样明确的思想观点。所以,笔者才得出本文开头的结论:胡耀邦是我们党内提出用实践标准检验总结“文革”的第一位领导人。

胡耀邦的这个讲话,应视为解放思想、拨乱反正的历史文献。

主 持会议的冯文彬同志说:“……要研究党史就要恢复党的传统,敢于实事求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如果脑子里还有旧的框子、精神枷锁,就研究不好。已经粉 碎‘四人帮’了,不应再说违心之言,做违心之事。没这一条,根本不要干。按着现在的方案搞,越搞越糊涂。搞党史要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这次党委会议后,在胡耀邦的具体指导下,吴江等人起草了供中央党校学员讨论的学习文件:《关于第九次、第十次、第十一次路线斗争的若干问题(征集意 见稿)》。在这个文件中,作为研究“三次路线斗争”的一条指导原则,鲜明地提出:“应当以实践为检验真理、辨别路线是非的标准,实事求是地进行研究。”随 后,胡耀邦组织中央党校八百学员讨论这个文件,开始以实践为标准研究“这十几年的历史”(即十年“文革”)。八百学员的讨论十分热烈,许多人提出了疑问。

实际上,这是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的前奏。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77年胡耀邦中央党校讲话:党史颠倒的东西多了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44078.html

分类: 历史纵横, 多向思维, 新闻视线.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