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疑运动:不信“邪”的打假军团

译者: 实习的那谁 | 发布: | 发布时间:2013-09-15,星期日 | 阅读:2,678
原文:The Bullshit Police
原作者:Michael Moynihan

这群人才华横溢、学究气十足、同时自以为是得很,他们确实有令人钦佩之处,但有时候也确实令人厌恶,从伪科学、心灵现象到宗教信仰,他们发起的运动质疑你轻易相信的每一件事——他们的雄心是:颠覆你生活和思考的方式~

在拉斯维加斯西南方一片平坦的开阔地带上,距离绚丽浮华的拉斯维加斯大道6英里远处,坐落着一座巨大的南岬赌场酒店(South Point Hotel, Casino & Spa)。一进入宽敞的“赌场大厅”,你就会发觉自己置身于这样一个世界:到处是衣 着暴露的中年女侍者、老年赌徒以及身着背心、臂有纹身、匆匆翻阅《赛马新闻报》(The Racing Form)的男子。

不过在七月中旬有四天时间,除了这些典型的维加斯常客外,还有一群风格迥异的稀客也会入住这间酒店。在赌场的尽头,沿着自动扶梯向上,你就会来到一个无窗的会议中心。惊奇大会的年会正在这里举行,与会者简称它为TAM。

大 会由詹姆斯·兰迪教育基金会(JREF)筹办,该组织以怀疑论为信条,特异功能者、通灵者、冒牌科学家、信仰疗术师、顺势疗术师,以及任何公然质疑科学定 律的人都是它揭批的对象。怀疑主义追随者众多,互联网上到处都是自封为怀疑论者的博客、播客和论坛,而JREF则被普遍认为是这一运动的核心。今年与会者 超过千人,以座谈参与者和演讲者居多,其中有魔术师佩恩·吉列特(Penn Jillette)、喜剧明星“萨杜奇神父”【1】和耶鲁大学医学院教授史蒂 芬·诺维拉(Steven Novella)。(这个好斗的理性组织居然决定在赌场里召开年会,倒是颇有些讽刺意味。)

詹姆斯·兰迪在2013年惊奇大会上发言
摄影师Ingrid Laas/感谢詹姆斯·兰迪教育基金会提供

与会的活跃分子自认为正在进行一场点多面广的战斗,其目的在于逐渐让美国文化更具有科学性和逻辑性。结果他们发现,这是场阻力颇大的抗争。或许基金会创始人 詹姆斯·兰迪所说的”神奇招数(woo-woo)”是大多数美国人都多少有些相信的(“请使用‘神奇招术’这个词”,他要求我说,“我正努力推广这个词的 使用”)。譬如在2005年,盖洛普民调就发现,73%的美国人至少拥有一种超自然信仰。像约翰·爱德华这样的电视名人就是通过标榜通灵赢得大量粉丝的。 另外,许多美国人不是对顺势疗法推崇备至,就是喜欢摄入未经证实确有疗效的补品,还有些人不顾现实证据,轻信转基因食品会让人变成浑身长瘤的怪物。

实际上,不论是风水师对你公寓“能量”的重新调整,还是替代疗法支持者鼓吹的靠不住的体内“排毒”,“神奇招数”在美国都是个颇大的产业。“人们喜欢听人胡诌”,兰迪抱怨说,“什么事儿要是没有点胡编乱造的成分,人们反而不会喜欢”。

知 名网络杂志Slate的科普作家菲利·普莱特(Phil Plait)曾在2010年的惊奇大会上发表演讲。当时他坦言,他“有时不知道”怀疑论的目标是 否“现实”。这倒不是因为论据本身的缺乏,而是因为大多数人都不会质疑离奇的断言。普莱特认为,“我们的大脑之所以不那么运转,是因为它们不擅长批判式思 维;相反地,它们更容易轻信”。这其中存在着怀疑运动的核心挑战:如果我们天生就热衷于异想天开,如果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就喜欢听些胡编乱造,那么这群坚决 反对迷信的人真的能成功吗?

兰迪,人称詹姆斯·“神奇”兰迪,是最像怀疑运动(几乎与我交谈的每个人都称它为”运动“)领袖的一个人物了。 兰迪曾是美国最著名的魔术师和逃生大师之一,如今这位老人已经84岁,却依然精神矍铄,他脸上满是沟壑,留着查尔斯·达尔文式的长白胡子,额头上蜿蜒的眉 毛就好似得了白化病的毛毛虫。在20世纪70年代,他的职业生涯发生了一次较为严肃的的转折。和晚年将全部才智用于揭露灵媒的哈利·胡迪尼 (Harry Houdini)【2】一样,兰迪将注意力从表演魔术转向曝光那些伪装成超能力的魔术。(在畅销书《每天都是无神论者的节日》 (Every Day Is an Atheist Holiday)中,佩恩·吉列特写道,“詹姆斯·兰迪是我心中的英雄。他不仅是当代的胡迪尼,而且 比胡迪尼更为优秀”)

兰迪曾多次在约翰尼·卡森(Johnny Carson)主持的“今夜秀” (The Tonight Show Starring Johnny Carson)【3】节目中出镜。在此期间,他向美国人民介绍了还未被贴上标签的 怀疑论。就是在这个节目中,他出色地协助卡森(本身也是个业余魔术师)揭穿了尤里·盖勒(Uri Geller)的把戏,盖勒因能靠意念弯曲汤匙而名噪一 时,被大众认为拥有特异功能。后来他还为芭芭拉·沃特斯(Barbara Walters)重现了盖勒所谓的读心术,而沃特斯一直以为那是真正的特异功 能。卡森的节目还为兰迪提供了一个平台,来揭露利用电视进行信仰疗法的疗术师彼得·波波夫(Peter Popoff)。原来,波波夫揭示信徒生活隐私的 神示信息,不过是他妻子通过无线耳机传递过来的世俗消息而已。

事实证明,兰迪一直坚持不懈地规劝大众,控诉所谓的超自然现象,其抨击目标非 常广泛,从顺势疗法行业(为了嘲弄顺势疗法,他在舞台上当众吞服了一整瓶的顺势疗法“安眠药”)到Sniffex,一种伊拉克军队使用的不起作用的爆炸物 探测仪,可谓品类繁多,无所不包。当我称他为“打假大师”时,他回答说他更喜欢视自己为超自然现象“调查者”。但是当我问他,他是否曾经调查一起超自然现 象却没有揭穿其真相时,他轻声笑了起来,说道:“那还真没有过。”

你会感到他并不希望如此:兰迪教育基金会长期提供一项百万美元大奖,正式名称叫“百万美元超自然能力挑战奖”,授予任何能够在严格的科学实验条件下证明超自然能力存在的人。但这笔奖金至今仍存在纽约一家银行的账户里,没人能拿走。

对于兰迪的观点,我在很大程度上持赞成态度,但我这次来拉斯维加斯确实还有些问题想搞清楚。首先是,身为一个怀疑论者到底意味着什么?

怀 疑论者这个词的定义并不明确”,澳大利亚怀疑论者协会主席理查德•桑德斯(Richard Saunders)对我说,“但是大家都在用这个词。如果让我 来给我们这群人下个定义,那么最准确的说法是,我们对任何与已知科学规律相悖的言论都持怀疑态度。” 杰米·伊安·斯维斯 (Jamy Ian Swiss)是这一运动的另一位重要人物,和兰迪一样,他也是个魔术师,他说,怀疑论者在不停争论该不该使用这个名称,“我参加过的 地方性怀疑论者组织无一不在问同样的问题:“我们就不能想出个更合适的词儿来么?‘怀疑论者’太负面了。’这个问题我不止一两次地听到过。”

兰迪曾是美国最富盛名的魔术师和逃生大师
亨利·格罗斯肯斯基(Henry Groskinsky)/《时代与生活画报》/盖帝图像

据 兰迪教育基金会网站介绍,该基金会意在“通过媒体揭露超自然和伪科学的把戏,并使媒体机构为宣传那些危险的骗术负起责任。”《怀疑论者》杂志的出版商—— 怀疑论者协会——将自己的使命描述为“致力于吸引顶级专家调查超常现象、边缘科学、伪科学以及各种离奇的论断,促进批判性思考,对寻求可靠的科学结论的人 们,这本杂志愿意成为服务他们的教育工具。”

但这描述的不就是朴素的传统科学吗?桑德斯解释,两者之间有一个重要的区别。“我们主要追查那 些与已知的科学规律相悖的论断,而科学总体来讲是对自然的研究。”换句话说,科学往往忽视鬼魂、妖精、浮空瑜伽士,以及声称能与死者沟通的读心灵媒。“我 们不研究科学,我们倡导科学”,斯维斯解释说,“我们提倡用科学的眼光看世界,以科学为手段解决问题。”

怀疑论面临的挑战之一,是很多不同的团体都在擅用这个名词。否认大屠杀的人称自己为“屠杀怀疑论者”。还有些人声称,麻腮风三联疫苗是自闭症儿童患者增加的幕后推手,媒体称他们为“疫苗怀疑论者”。

这 些混淆视听的观点都是怀疑运动明确反对的对象。但气候变化问题却稍显复杂,在某种程度上,这个问题在怀疑运动内部引起了意见分歧。质疑全球变暖的保守人士 称自己为“全球变暖怀疑论者”,尽管他们的观点和科学定论相悖,但还是对怀疑论者产生了侵蚀。例如,兰迪就说,尽管他“看到证据更倾向于证实人类发展导致 全球变暖“,但他“并非深信不疑”。他补充说:“我对此感到很怀疑,这才是健康的态度。”

今年的惊奇会议请到迈克尔·曼 (Michael Mann)发表演讲。他是一位著名的气象学家,也是全球变暖论这一科学共识的坚定捍卫者。他被选为发言人让一些与会者很生气,另一位发 言人罗伯特·谢佛甚至将他同“神创论者”相提并论。曼结束发言后,我问他,为什么你认为那些对人为原因造成全球变暖持怀疑态度的人不是怀疑论者。“他们反 对公认科学结论的理由一戳击破,经不起最简单的检验”,他回答道,“他们压根儿就不是在怀疑,因为他们的论点蠢透了。”

但是相比怀疑运动内部最大的分歧——对上帝的不同看法——关于气候变化的争论真的不算什么。尽管我在这次会议上遇到的所有怀疑论者都是无宗教信仰人士,但他们争论的焦点并不在于上帝的存在与否,而是怀疑论应不应该等同于无神论,还是这两项运动应该保持界限。

杰 米·伊安·斯维斯是一名职业近景魔术师,他是怀疑论与无神论保持各自界限的一个主要支持者。斯维斯住在南加州,但常常来往于纽约。 他健谈而固执,操着一 口轻快的布鲁克林口音(你在今天的布鲁克林都很难听到这种口音了),宣讲着极带讽刺的论断。他是一个左翼犹太人,轻视宗教(“教士 和唱诗班领唱者都是混 蛋,因为他们,我自从成年礼那一天起就决定不信上帝了。”),着迷于科学。他并非专业学者 ,但是他对激进记者I.F.斯通( I.F. Stone)作 品的了解和对科学史的熟知会使你相信他是位饱学之士。

2010年,在一群加利福尼亚的无神论者面前,斯维斯发表过一篇措辞激烈的演讲,主题 是关于怀疑论和无神论关系的。“看着我的口型:世上根本没他妈的上帝!”他吼道。“但这是我的个人信仰,而不是我投身的公共事业 。我的事业是科学的怀疑 主义。”PZ 迈尔斯是一位拥有广泛读者的学术和科学博主,他的挑剔众所周知。这次演讲过后,他谴责“混蛋”斯维斯的发言真是“难以置信地讨厌”,并且宣 布,他将不再把自己视为一个“怀疑论者”。 怀疑论者的世界常被指责、反指责和人身攻击搅得热闹非常,他们无休止地争论上帝是否是一个“可以验证的科学论 断”,或者像斯维斯这样的人是否在通过推销无神论提高怀疑运动的影响。

在拉斯维加斯的那次会议上,我曾与丹尼尔·洛克斯顿 (Daniel Loxton)交谈过,他是一本阐述进化论的儿童读物的作者,还与人合著了一本刚刚出版的书:《可恶的科学!雪人,尼斯湖水怪以及其他著 名神秘生物的起源》。他说,怀疑运动内部关于无神论的争论是不久之前出现的。“9·11之后,一些人开始认为(宗教)宽容思想很危险 ,”他解释道。 “2005年前后,随着播客和博客的出现,一批入门级怀疑论者进入人们的视野,他们被怀疑主义的思潮所吸引,但他们的首要关注还是无神论。”

这 些吵吵嚷嚷的无神论者与理查德·道金斯( Richard Dawkins)、克里斯托弗·希钦斯(Christopher Hitchens)以及近些 年来为无神论事业带来新鲜力量的其他作者持有相似的观点。 怀疑论与这些所谓“新无神论者”的世界观确实有重叠的部分,这一点无可否认。所以后者中的许多 人被JREF基金会和惊奇大会吸引也就不足为奇了。

然而,对于新无神论在怀疑运动中日益扩大的影响,有些怀疑论者并不觉得舒服。澳大利亚怀 疑论者桑德斯对传统怀疑论与无神论的区别做出了这样的解释:“我就是他们所说的大脚怪怀疑论者,”他解释道,“我属于保守派。我感兴趣的是寻找超自然现象 存在的证据,探索怪异生物和奇妙的医病良方,破解勺子弯曲和跟死人对话的秘密——这才是我的兴趣所在。”

理查德·桑德斯对传统怀疑论与无神论的区别做出了这样解释:“我感兴趣的是寻找超自然现象存在的证据,探索怪异生物和奇妙的医病良方,破解勺子弯曲和与死人对话的秘密——这才是我的兴趣所在 。” 感谢詹姆斯·兰迪提供图片

在 惊奇大会上,保守派似乎将赢得这场内部斗争的胜利。我遇见的大多数人都认为,只要宗教信徒不推销神创论这类思想,怀疑运动就应该对他们张开怀抱。“我认识 许多信仰宗教的怀疑论者,但我们与宗教保持距离——只有个别人有狂热崇拜的偶像,” 戴尔·罗伊(Dale Roy)说。她过去是新罕布什尔州的一名科学 教师,她与丈夫特拉维斯一起成立了该州的怀疑论者协会。桑德斯的立场与她相似:“在澳大利亚的怀疑论者协会里,我们并不关心你是否持有宗教观点。”

而 且,如果怀疑论者未必都是无神论者,那么无神论者也不一定都支持怀疑论。我在惊奇大会上好几次听说,身为坚定的无神论者的喜剧演员比尔·马哈尔就对疫苗心 存质疑。斯维斯也讲过一个故事,他反对自己的孩子在学校里背诵效忠誓词——其中按宗教规定写道,我们的国家是“上帝庇护的国家”。他同是非信徒的妻子为此 组织了一场无神论者家长见面会。“一位参加见面会的家长问另一位家长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是什么星座?’”

尽管如此,没有人会否认怀疑论和 无神论至少是紧密相联的。“你有可能既是一个怀疑论者同时又是神的信徒吗?我认为这几乎不可能。”兰迪这么对我说。“作为一名怀疑论者,我不得不成为无神 论者。”马丁·加德纳(Martin Gardner)是兰迪心目中的一位英雄,他既是数学家。也是一位极端怀疑论者,他承认自己是自然神论【4】信仰 者。“他对我说,‘我找不到任何证据支持我成为自然神论的信仰者。我无法驳倒你, 但我信这个是因为这让我觉得更舒服。’这是诚实的态度。”

由 于在这样的派系斗争上耗时太多,怀疑运动可能开始变得跟“占领华尔街“集会一样,无休止地争论思想意识偏差和哲学纯洁性等问题。但我一回到真实生活,就发 现了该运动的价值,并开始关注“神奇招术”对我们的日常生活到底有多大影响。在拉斯维加斯的某个晚上,我遇到了一群朋友——他们在城里参加另一个和惊奇大 会无关的会议——我和一个看起来相当聪明且见多识广的女人攀谈起来。她原本在自顾自地说吃天然食材多么重要,当我说自己正饱受1型糖尿病的折磨时,她睁大 了双眼,似乎因得到助人良机而备感欣喜。她提出一个内分泌医师从未提过的治疗方案。“改吃未加工的食物”,她建议我。这回轮到我睁大双眼了。“你是说吃生 食可以帮我降低血糖吗?”我问道。“不不不”,她似乎有点恼怒,“它可以治愈糖尿病”。当我还在质疑咀嚼生马铃薯是否可以激活我几乎残废的胰腺时,她却指 责我思想僵化。

在兰迪的帮助下,心灵术士尤里·盖勒那广为流传并被大家信以为真的弯曲汤匙的把戏遭到揭穿。
感谢詹姆斯·兰迪教育基金会提供图片

怀 疑运动对现实生活影响深远,可能最具代表性的案例就是它对加州霸能公司(Power Balance)的叫板。霸能公司是腕带制造商,据说佩戴其生产的腕 带可以提升体力、平衡力和灵活性。霸能公司曾一度在网站上宣称:“该腕带可以安全地恢复和优化体内电磁平衡”。光是2010年,就有大概250万人佩戴霸 能腕带。比尔·克林顿,大卫·贝克汉姆,凯特王妃,沙奎尔·奥尼尔(Shaquille O’Neal)和无数职业运动员都曾经戴过。霸能公司一下子赚的 盆满钵满,甚至还在2011年买下了萨克拉门托国王队运动场的冠名权。

桑德斯却对这种产品感到怀疑。“我曾看过一档介绍这些神奇腕带的新闻 报道,他们在节目里做了相关演示。所以我给记者写信说:‘嘿,我知道这把戏是怎么回事儿’”。汤姆·奥多德(Tom O’Dowd)是当时霸能腕带在澳大 利亚的授权经销商。记者就安排他与桑德斯在全国电视节目中对腕带进行测试。“五个测试均告失败,霸能公司由此开始销售下滑、走向没落”。此后,澳大利亚监 管机构介入调查并公布了发现,霸能公司被迫承认其销售的产品言不符实。该公司承认说:“在广告中,我们声称这款腕带可以提升体力、平衡力和灵活性。我们现 在承认这并没有可靠的科学依据“。不久之后,该公司即申请破产。

如今,霸能公司网站已另易其主,网站上保留的尽是些含糊不清和令人困惑的广 告词。腕带的全息贴纸上写着,“设计基于东方哲学”,“很多东方哲学蕴含对于能量的思考……人们相信,不少为人所知的实践会对这些能量产生影响,例如针 灸、冥想和风水[原文如此]。全息图的理念就和此类实践相契合”。

但是他们到底耍了什么把戏让客户对这样的东西深信不疑呢?翻阅 YouTube,你就会看到大量的视频:试验人员单腿站立,手臂平伸,晒得黝黑、长着龅牙的推销员在这些人的胳膊肘上轻轻一碰,他们就摇摇晃晃站不稳了。 但戴上腕带后,他们立刻身处霸能力场的笼罩之中,无论推销员如何低吼发力,他们始终纹丝不动。

惊奇会议上,年轻的澳大利亚怀疑论者利亚姆· 琼斯向我揭秘了这个小把戏。(简单来说,就是在推戴腕带和不戴腕带的试验人员时,用力方式稍有不同)。第二天,我在拉斯维加斯的 “奇迹一英里”商店街散 步,碰到一个语速飞快的推销员向我推销T-Band腕带,在我看来,这和霸能腕带是一样的东西。那腕带售价35美元,推销员说它能让我这个弱不禁风的作家 更强壮,具有更好的平衡性和灵活性。

和霸能网站一样,T-Band腕带的网站上也有很多让人不知所云的介绍:“无论是手机信号塔还是微波 [原文如此]都会产生对我们整体健康有害的辐射”、“准确的说,这款腕带能让线粒体中的能量工场调整到最佳工作状态”云云。根据他们在Linkedln社 交网站上的简介,该公司的老板拥有“企业管理学士学位”,听起来似乎还挺靠谱的。(他没有回复我征求意见的邮件)。

我提起霸能公司的案例, 那个推销员只是对我的问题敷衍了一番(他说这个粘性橡胶腕带是不一样的)。然后他先让我摇摇晃晃地单腿站立,先双手平伸,然后迅速向地面垂落双手。接着就 是检验T-Band腕带效果的时候了,我妻子适时地掺和进来说:“我来推”。她那天早些时候刚刚听过我揭穿这个把戏。她毫不费力就把我推的摇摇晃晃,推销 员脸上露出了紧张的神色,说要用他们所谓恰当的方式来推。为什么T-Band的测试没成功?他的解释是,“有时候情况不正常”。一个小时后我又折回此地, 看见一大批看起来很好骗,没准还喝多了的游客围在售卖T-band腕带的小车周围,他们对这小小的魔力胶带啧啧称奇,甚至已经打算掏腰包了。

对 霸能公司取得的胜利让怀疑论者相信,他们激烈的争论能够转化为可以量化的、实实在在的成绩。比如说,澳大利亚反疫苗组织如今的处境就岌岌可危,”桑德斯说 道,“这要归功于我们不懈的努力。”实际上,当被问及对手的情况是好是坏时,我遇到的大部分怀疑论者都持谨慎乐观态度,他们称,运动规模迅速扩张,对上帝 的信仰也稍有触动。

但是正如《怀疑论者》杂志的编辑迈克尔·谢尔默(Michael Shermer)所言,“怀疑论者、无神论者以及反宗 教主义的斗士们,为了瓦解人们对更高力量、来生论、神圣眷顾的盲目信仰,与一万年来的人类历史和大约十万年的人类进化公然唱起了反调”。民意调查在统计了 美国人相信幽灵、第六感及其他超自然现象的比例之后得出结论:怀疑运动充其量只能算在某些方面取得了进步。其中的原因或许可以用历史的积习来解释。(一些 数据显示怀疑运动卓有成效,也有一些数据显示恰恰相反:例如根据皮尤民意调查的结果,自1990至2009年间,自认为见过幽灵的美国人从9%翻番到了 18%。)

很多人认为怀疑运动的偏狭和过于自信不利于扩大自身影响力”。在2010年惊奇大会的演讲上,Slate杂志的菲利·普莱特 (Phil Plait)向同盟者发出一些严厉的批评:如果你们想赢得人心,他说,“就不要表现得像个傻瓜。”他警告道,“我们现在做事的方法无异于自取 灭亡”,他还说,“我们变得越来越刻薄和恶毒。”在跟惊奇会议与会者交谈的过程中,我确实关注到一些现象,任何对怀疑论的怀疑都会招来夸张的白眼一副“匪 夷所思”的表情。不难理解,这种狂妄自大的态度可不是赢得信任的最佳方案。

兰迪的怀疑运动成败几何至今还无一定论。他自己说,“我们在很多 方面取得了进步。新加入我们的很多伙伴都很优秀,不少人受过高等教育,过去他们并不同意我们的观点。然而在普通大众当中,事情就完全不同了,这都是媒体造 成的。”不管是兰迪还是斯维斯都指责媒体,尤其是脱口秀行业,指责他们传播垃圾科学。“通常说来,媒体从不太在乎他们的报道是否属实,也不在乎他们的言论 是否会对他人造成情感伤害或是经济损失”,兰迪说。

“新加入我们的很多伙伴都很优秀,不少人受过高等教育,过去他们并不同意我们的观点。然而在普通大众当中,事情就完全不同了,这都是媒体造成的。”  感谢詹姆斯·兰迪教育基金会提供图片

但 在怀疑论与其反对派的斗争中,电视并不是关键因素,甚至不是主要因素。互联网的作用也十分巨大。一方面,互联网使更多人了解怀疑运动,巩固了这一运动的群 众基础。但另一方面,互联网也推动了反疫苗组织、顺势疗法行业以及其他同类运动的发展。因为打破了精英阶层对信息的垄断,互联网也让更多人有了接触伪科学 的机会。

与此同时,已被怀疑论揭批的人物和证伪的思想却一再卷土重来。最近,一部介绍心灵术士尤里·盖勒的BBC纪录片向人们展示了他华丽 的英格兰乡村豪宅——这可是靠弯曲汤匙赚来的一座“布莱兹海德庄园”【5】。盖勒现在到处做巡回励志演讲,还主持了几档以他名字命名的电视节目。据兰迪 说,电视灵媒约翰·爱德华(John Edward)拒绝接受 JREF基金会的检测,却仍然在全国范围内出售现场降灵会的入场券(160美元的票价包含 “问答环节和灵界讯息”等项目)。霸能公司本该已经破产了,可是换了董事长和新的名人代言人之后,他们又东山再起。兰迪很早以前在约翰尼·卡森主持的“今 夜秀”上揭露过的“神”医—彼得·波波夫,如今仍在大卖“神奇泉水”,狂敛患者钱财。

各种神奇招术和宗教信仰都是难缠的对手,但这丝毫没有 削弱兰迪的斗志。即使有时斗争如同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拉锯战,双方常常互有得失,孰成孰败难以言说,他仍一如既往地与那些反科学的狂言乱语做着斗争。谈及 将来,兰迪咧嘴一笑,举起手向我展示他的新婚戒指。“嘘~,”他说,“我打算在会上公布这件事。”上月,84岁高龄的兰迪从佛罗里达来到华盛顿,因为佛州 的法律不允许同性恋婚姻,所以他要与他的伴侣——扎着马尾辫的委内瑞拉人德伊奇·匹拿(Deyvi Pena) 到华盛顿结婚。 我突然想到,兰迪的婚姻 ——长期被法律、宗教教条和迷信所禁止的同性恋婚姻,不正是怀疑论的胜利成果之一吗?

【译注】

· 1.吉多·萨杜奇神父(Father Guido Sarducci):美国喜剧演员Don Novello塑造的一个喜剧人物。

· 2.哈利·胡迪尼(Harry Houdini):美国著名魔术师、催眠师,曾大力揭露灵媒的骗术。

· 3.“今夜秀”(The Tonight Show):美国全国广播公司一档著名脱口秀节目,约翰尼·卡森(Johnny Carson)曾长期担任主持人。

· 4. 自然神论(Deism):17到18世纪的英国和18世纪的法国出现的一个哲学观点,主要是回应牛顿力学对传统神学世界观的冲击。这个思想认为虽然上帝创造了宇宙和它存在的规则,但是在此之后上帝并不再对这个世界的发展产生影响。

· 5. 布莱兹海德庄园( Brideshead):英國作家伊芙琳·沃(Evelyn Waugh)于1945年发表的小說《重返布莱兹海德庄园》的故事发生地,后来成为奢华生活的代表。该书2008年被美国导演搬上银幕,中译名是《故园风雨后》。


协作成员:负责人:实习的那谁   特邀审校:孤独的鬼手

译者:孤独的鬼手某种微笑seepriscilla找不到用户名qinxinxiaomi



 

版权声明

文章编辑: ( 点击名字查看他发布的更多文章 )
文章标题:怀疑运动:不信“邪”的打假军团
文章链接:http://ccdigs.com/43912.html

分类: 国际观察, 新闻视线, 社会万象, 科技新闻, 科技驿站, 趣味科技.
标签: , ,

发表评论